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六十三节 香水有毒
    “原来龙威是来试探我的。”叶枫喃喃自语,嘴角一丝淡淡的笑。

    “叶枫,你要明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千千摇摇头,“儿子虽然忘记了父亲,可是父亲永远不会忘记儿子,花剑冰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这里,却不知道叶伯父早已经知道。”

    “什么都在你们的掌握之中,那叶枫也没有什么用的。”叶枫叹息一声。

    “可是我们保护你一时,保护不了你一世。”千千终于站了起来,“花剑冰不是以前叶枫的对手,可是不见得杀不了现在的叶枫,为了沈爷的产业,他可以做出的事情,别人难以想象,我言尽于此,故事也完了,以后怎么发展,不是我们能够预料的事情。”

    叶枫只是点头,“你要走了?”

    “是的,我可能要离开你一段时间,”千千有些无奈,“叶枫,我还想和你说最后一句话。”

    “你说,只不过我不希望这是最后一句。”叶枫的嘴角有了笑容。

    千千眼前一亮,“这世上不是只有你才有刻骨铭心的爱情,爱情也不是生活的全部,世上还有亲情,友情,你有更多有意义的事情去做,应该尝试去接受下新生活,而不是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再把自己终日埋在痛苦的记忆中,甚至,不敢去翻动。”

    “你说的不错,”叶枫缓缓道:“只是为什么你还放不下?”

    千千愣住。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谁都知道,可是分辨出当局者,还是旁观者,已经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叶枫沉思了片刻又道:“我其实也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你说。”千千有些兴奋。

    “有一种香水叫做毕扬,是龙诞香系列。龙涎香很贵。所以那种香水也不便宜,每盎司都能达到三百美元。”

    叶枫说的好像风马牛不相及,千千也是迷惑不解,“那又怎么了?我对香水不感兴趣,你这个正人君子难道要培养这方面的兴趣?”

    “这种香水本来少见,一般人用不起的,不过我却在钟云水身上闻到,她戴的黄金项链看起来都是18k的,怎么会把比金子还贵重地香水。水一样地倒在身上?”叶枫淡淡道。

    千千沉默良久,这才说道:“你很细心,比我想像的要细心很多,希望你能好运。”

    她说了这句话后,就已经消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叶枫却是缓缓的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喃喃自语道:“看来明天一定是晴天。”华夏中文网玄幻武侠akqny1vpk5

    他伸手掏出了npc,那个尘封很久的npc,红灯一闪一闪的。神色有些犹豫,他不知道,npc的那头,隐者是否还是一如既往的等着他,或者,已经把他忘记!

    早上起床的时候。叶枫的表现好像昨晚不过是一场梦,看到客厅地方绣筠已经不在,沉思了一会儿,还是一如既往的洗脸刷牙,他对着镜子凝视,想看看现在的叶枫到底哪里与众不同,或者是霉运已过,否极泰来?镜子中的那个叶枫。还是以前的那个懒散的叶枫,只不过好像印堂发黑。莫非有血光之灾?

    叶枫觉得自己看的不准,又细看了一下,方竹筠也走到卫生间,拿起牙刷,问了一句,“早。”

    “今天大记者没有出去采访?”叶枫放弃了相面,隔着镜子看着美女飘渺,发现镜子上地灰重,找到了印堂发黑的根源,“看来我们要请个佣人才行。”

    “你出钱呀?”方竹筠白了他一眼,“你那么有钱,怎么不买房子?有房子,女朋友就会找上门来的,如果没有女朋友,我也能沾光的。”

    早上不热,叶枫却有些冒汗,放弃了这个谈婚论嫁地话题,他的笑容还是懒散,心中却多少有些发愁,他通常都是先考虑别人,再考虑自己,花剑冰这小子到这里,显然不是投资房地产,而且他也极有可能知道自己的住所,他和戈民辉做梦估计都希望自己死,可是他和戈民辉有着本质的区别,最少戈民辉还是个正经人家的孩子,有着法律的道德约束,花剑冰既然染指了黑道,就可能不折手段,无所顾忌。

    “想什么呢?让开点,看什么看,你怎么看,就是那个模样,准备相亲去吗?”方竹筠用胳膊肘碰了叶枫一下,示意他退位让贤。

    “嗯,这个嘛,房子是不着急买地。”叶枫移开了位置,却没有走出去,“据我观察,本市的房价虚高,我们应该持币观望的,你做新闻的,难道不知道,前几天,

    本市有个大款叫做仇晓明,发动起来抵制高昂的房价,号召大伙三年不买房呢,他是个大款,还把房子卖掉,租房子住,我也准备去签个名报道呢。”

    方竹筠忍不住的笑,“你总有你的理由,你怎么不说你没有定性?”刷牙的时候,看了叶枫一眼,“你不会准备搬过去和那个仇晓明一块住吧?”

    叶枫到真地有这个意思,只不过听到方竹筠未卜先知,目光雪亮,只好先放弃这个念头,“现在工作习惯吗?真情在线怎么样?我有段时间没有买报纸了。”叶枫问了句。

    “还不是老样子,”方竹筠虽然有些自谦,却是笑的很灿烂,上面写满了自信,“你虽然不买报纸,可是罗总一直念叨你呢,说要请你喝茶。”

    叶枫笑了起来,“陆斐出手快捷,抢在别人地前面完成了都市娱乐报的收购工作,罗刚还找我做什么?现在有大笔的资金注入,他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发展,你的位置板上钉钉,再说目前,你是都市娱乐报王牌,就算没有资金注入,你给都市娱乐报带来的价值和关注,已经远远的超出你的薪水,一个有脑子的老板,可以和员工过不去,但是不会和利益过不去的。”

    “你没有看报纸,但是你好像比罗总还要明白我们公司的近况,”方绣筠笑意溶溶的望着叶枫,看到叶枫的不自在,突然问,“叶枫,我昨天做了一个梦。”

    叶枫的表情有些郁闷,“我一天晚上能做十个八个的。”

    “我做的和你有关。”方绣筠含了口水在嘴里,含糊不清的说。

    叶枫只是希望她不是做梦和自己拜堂成亲,“那我真的很荣幸。”

    方竹筠放下了杯子,这才笑道:“你不想听听?”

    叶枫看了下时间,琢磨着怎么开口,“反正我也没事,如果你也有空的话,不妨说说。”

    “我昨天做梦你想亲我,可是不敢。”方竹筠说完这句话,把脸埋在水里,让人看不清脸色,半晌才露了出来,用毛巾擦擦脸上的水痕,发现叶枫和关二哥一样脸皮,“怎么了?”

    “这个,我实在很惭愧,”叶枫的表情好像吞了十个八个臭鸡蛋在嘴里,“我没有想到,我这人在梦里竟然这么胆小。”

    “你现实中胆很大吗?你在现实中,想吻我,就会吻吗?”方竹筠火热的目光望着叶枫,饶是叶枫的脸皮是钢板做的,也有点被烧透的感觉,“我现实中,其实比梦境中胆子更小,好在梦中我没有亲你,不然今天被你打可划不来。”

    方竹筠笑的前仰后合,几乎笑出了眼泪,“叶枫,你可真逗,也真老实,我做的梦怎么能算到你的头上!”

    叶枫尴尬的笑笑,总觉得今天这老实两个字听起来有些刺耳。

    “对了,梦里你亲我未遂后,我又做了一个梦。”方竹筠开始化妆,她用的都是普通的香水,并非龙诞香那种,可是她其实已经不需要香水,因为她的人洗漱后,已经有如出水芙蓉一样,叶枫看着她的笑,有些发呆,不知道是不是她和琼阿姨一样,有六个梦可做,“后来梦到了什么?”

    “我梦到了你和女人说话。”方竹筠缓缓道。

    “这个很正常,我现在就和女人说话呢。”叶枫的表情有些异样。

    “可是那个女人好像对一个叶枫的感兴趣。”方竹筠双眸如水,里面总是蕴含着什么。

    叶枫终于明白方竹筠有备而来,“做梦做不了准的,你最近太忙了,应该都是幻觉的。”

    他拿不准方竹筠知道多少,却不想让方竹筠卷到这个漩涡里来,这不属于她的世界。

    “真的是幻觉?”方竹筠也是不敢确定的表情。

    “是这样的,”叶枫看着她的表情,有些心安,只能硬着头皮,“我也有这种处境,人太累了,太辛苦,现实中事情难免会带到梦境来。你为我着想,怕我上女人的当,所以做梦我和女人说话很正常。”

    听叶枫周公一样的解梦,方竹筠连连点头,等到走到客厅的时候,突然问了一句,“叶枫,昨天有个叫千千的女人说认识你,一直在你的房间等你,我睡着了她还没走,后来你见到她没有?”

    “啊?”叶枫有些发愣,手中的毛巾掉在地上,却是浑然不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