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六十二节 放不下
    “叶枫长的和你一模一样!”千千瞪着叶枫,“如果说你们站在一起,恐怕没有人能够分辨出哪个是哪个!”

    “哦?”叶枫的笑容有些发苦,“真的?”

    “可是你们又完全的不同,”千千莫名的叹息一口气,“他是个纨绔才子,放荡不羁,生平女人数不胜数,他惊才绝艳,运筹帷幄,他能别人之不能,他想做什么就会去做什么,不会理会世俗的眼光,”看着叶枫一本正经的表情,千千想笑,心中却想哭,“你却是个正人君子,无论你怎么伪装!如果你不是君子,那这世上已经不会再有什么所谓的君子,我暗中观察过你,发现你连女人的手都很少去摸,更不要说别的,你虽然聪明,但是太过拘泥,你虽然能别人之不能,但是你已经失去了去做事的**,你已经完全的被世俗道德标准所约束,你是个好人,是很多人眼中的好人,可是你这样的人,我不喜欢!”

    叶枫看了她半晌,并不反驳,只是问,“你喜欢那个纨绔才子?”

    “我不是喜欢,我是爱,只不过我爱他,却也恨他,”千千咬牙望着叶枫,“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他许诺要娶我,可是他却在和我订婚的那一天逃之夭夭,你如果是我,你应该怎么办?”

    叶枫眼中痛苦夹杂着感动,“我会一刀砍了他。”

    千千一怔,转瞬想哭,“叶枫,你是好人,可惜我不喜欢你,也是因为你是好人,这世上,好人不吃香的。”

    叶枫并没有觉得千千说的矛盾。实际上。千千不是喜欢坏人做老公,她不过是喜欢以前的那个叶枫,一个人十八岁的时候,和在八十岁的时候,显然都算一个人,但是其实本质已经发生了改变,十八岁的叶枫有很多女人喜欢,但是八十岁的叶枫那就很难说地,同理亦然。现在地叶枫和以前的那个叶枫无疑还是一个人,但是他们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别!

    “我为什么一定要吃香,人生的意义就是在于香也吃得,苦也吃得,他是他,我是我。”叶枫说话的口气没有冷漠,只是感慨。没有不满,只有劝慰,“其实你不必为了一片树叶,放弃了整个森林的。”

    千千一直望着叶枫。听到这话握紧了拳头,良久才道:“我放不下。”

    叶枫无语。

    “你刚才说过,香也吃得,苦也吃得才是人生,我却认为放不下的才是人生,”千千缓缓说道:“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同。若是千篇一律,那这个世界不是太单调?”

    叶枫笑了起来,“你说的不错,不过一个故事有始有终地才叫做故事,你的故事好像还没有结束,甚至连情节都没有。”

    千千笑笑,“其实没有任何事情会有结束,因为结束就是开始。叶枫的性格我和你说过,花剑冰的不妨也说一下。花剑冰是花铁树的儿子,为人也算聪明,只不过聪明都是相对的,他和叶枫一比,那只能说比叶枫脚后跟聪明一些。”

    叶枫哑然失笑,没有想到千千竟然也很幽默。

    “花铁树虽然是名义上的老大,可是一直屈居在叶贝宫地手下,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都是命中注定,改变不了的,如果说五年前,花剑冰要想要叶枫争取沈爷的欢心,那无疑是痴人说梦,因为他们实在不是一个档次上地人物,只不过自从叶枫从和我的订婚仪式上逃走,事情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叶枫静静的听,一言不发。

    “我们再发现叶枫的时候,他已经陷入了疯狂的状态,显然是精神受到了很大地打击,经过叶伯父请了中西的名医,很长时间的医治,他才慢慢的恢复了常态,只不过他开始的时候,痴痴呆呆,后来才慢慢的恢复常人的技能,只不过他却失去了记忆,连亲生父亲和我都不再认得,我们亲人对他很关心,也很担心。”

    叶枫眼中闪过一丝痛苦,更多的是感动,无论你如何落魄,亲情显然是无怨无悔地跟随。

    “我们试图召回他的记忆,发现却是徒劳,因为每一次这样,就算是催眠,都会遭到他潜意识很强烈地抵抗,后果就是他的疯病更加的严重,”千千俏美的容颜多了憔悴,“我们最后无计可施,只能放任自流,当然,这件事情都是在绝对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知道的人很少。这一遮掩就是几年。我们知道叶枫很辛苦,可是谁又知道,叶伯父更辛苦。”

    叶枫笑容已经有些僵硬,“叶枫其实很幸福,无论如何,他总有人关怀的。

    “可是他觉得自己很痛苦,”千千缓缓道:“虽然对于当初发生的事情,我们一无所知,但是我最少知道,以他的意志,能让他疯狂的事情实在不多,由此可以想想当初的事情实在骇人听闻。只不过我唯一知道的一件事就是,他当初离开我,只是为了去见另外的一个女人。”

    叶枫喃喃念道:“是为了女人?看来他也不算高明。”

    “他这人看似风流,别人自然认为他滥情,其实这只是因为没有他没有找到一个值得他付出的女人,”千千盯着叶枫,“他若是用情,肯定比别人更深,若是失败,肯定受到的打击也比别人更大,他情场得意,但是若是真的失意一次,那也可能让他这种人承受不住。”

    “这是你的看法?”叶枫问。

    “我一直在想,只不过除了女人,我实在想不出别的理由,”千千突然目光一亮,“那你的看法呢?”

    “我不是他,我怎么知道。”叶枫摇头。

    千千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可是毕竟纸里包不住火,叶枫几年没有出现,已经让花老大产生了怀疑,只不过他还是不敢确定,他本来也在等机会,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儿子要和叶枫争夺沈爷的产业,无疑以卵击石,他拖下去,还有机会,若是确定了,反倒只有失望,叶伯父利用了他这点,一直也没有提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花老大前一段时间好像终于得到了叶枫出事的风声,开始主动提及事业继承的事情,叶伯父迫不得已,只能说在半年内,一定和沈爷商量此事。因为半年后,就是沈爷九十岁的大寿,叶枫如果那个时候,再不出现,于情于理都已经说不过去,毕竟沈爷最疼爱的就是他!”

    叶枫叹息一声,“这么说给叶枫恢复记忆的期限,只有半年的时间?到那个时候,叶枫如果还不出现,很可能沈爷的产业就交给花剑冰打理?”

    “你说的不错。”千千突然心中一动,脸上竟然现出一丝喜意。

    “因为我和叶枫长的一样,名字也一样,或者就是那个失忆的叶枫,”叶枫缓缓道:“所以你还准备试一下,跟我说清楚一切,就算叶枫真的不能恢复记忆,我去也是能救场的?”

    千千一怔,她来的时候,本来没有这个心意,只是想再试一次,这个想法的确是刚才才想到的,却没有想到被叶枫先说了出来,失忆的叶枫虽然少了几分风流倜傥,可是心思的转动,好像差不了以前的叶枫多少。

    “你是好人,好人总要做好事的。”千千倒是有了期望,“无论你是不是叶枫,总不忍心让叶伯父失望吧?”

    “他失望什么?”叶枫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诮,“他就算只有沈爷的百分之五的产业,以他的聪明才干,赚的钱,几辈子都不能花完,他费尽心力赚了那么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处?人活着一辈子,不能只为了钱,那和钱的奴隶有什么区别?”

    千千一愣,突然有些气愤,“叶枫,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要知道,一个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叶伯父的苦心并非为了自己,他的钱都是用于正道,对于很多地方而言,钱只是嫌少的,你以为你这种小打小闹的帮助一些人,已经很了不起?我实话告诉你,如今叶伯父帮助的人,比你多千倍万倍!他的心胸比你宽广,你不过是求一己心安,那你觉得他求的是什么?”

    叶枫愣住,无言以对,他神色多少有些疲倦,“怎么说还有半年的时间,你让我想想,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那时候,叶枫会出现。”

    “没有半年了。”千千冷冷道:“花剑冰已经到了这里,估计他也多少知道了你的消息,只不过他迟迟不敢动手,一来是畏惧叶伯父,二来,他对你有所畏惧,摸不清你失忆的事情是真是假。”

    “他难道敢下手杀我?”叶枫笑容变冷。

    “有什么不敢!”千千冷笑道:“叶枫也不多什么,他或许还比花剑冰少了心狠手辣,这世上,为了钱,有些人亲爹都不认的,今天龙哥遇到你,你以为是偶然?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花剑冰来到了本市,第一个找到的就是地头蛇龙威,他们已经对你开始了试探,可惜你还是懵懂无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