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六十节 复苏
    “这是谁在造谣?”

    花公子说的轻描淡写,龙哥的脸色却凝重的和暴风雨前的浓云,怒声吼了一句,突然觉得有些不对,慌忙纠正道:“现在是我在接管白老大的产业,替白老大打理,传出这种谣言,明显是针对我的,花公子聪明绝顶,显然不会听信这种谣传。”

    “我不信有什么用?”花公子笑着摇头,“龙哥,我来这里,说句实话,当然不是为了你,”看着龙哥脸色讪讪,花公子心中冷笑,“可是我们总算还有过交情,见到你有难,我当然不能不帮,叶枫这个人,是个十分阴险的人物,我们对付他,也不能按照常理出牌。”

    “是,是。”龙哥脸色阴晴不定,暗想叶枫是什么样的人我不清楚,但是你更不见得是好鸟,你用这个谣言来压我,显然是别有用心,可是你都不敢对叶枫出手,难道他大有来头?

    “只不过这个谣言和叶枫有什么关系?”望着花公子一副悲天悯人的看白痴的表情,龙哥心中一凛,“花公子,你总不会说,这个谣言是叶枫造出来的?”

    “这我倒没有说过,”花公子知道已经成功的埋下了仇恨的种子,现在只要等着它生根发芽就行,他现在做的,不是■苗助长,而是适当的浇浇水,促进仇恨的增长,“但是这个谣言对龙哥你,显然是最不利,白老大老了,人老了,自然多疑,他一多疑,就算是捕风捉影的事情,都可能相信。更何况空穴来风,未见无因。”

    “无论是谁散布的这个谣言,只要我查出来,绝对不让他好过。”龙哥拳头握的‘咯咯’作响。

    “要知道谁传的这谎言,其实也很简单。”花公子突然道。

    “怎么个简单法?”龙哥迫不及待的问。

    “谁从这个消息受益,谁显然就是谣言的传播者,”花公子笑了起来,“你想想,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正常人都不会做地。”

    “你是说向虎?”龙哥突然一怔。

    “我什么都没有说。”花公子倒是那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只不过我还知道一句话。”

    “什么话?”龙哥急问。

    “人无害虎意,虎有伤人心。”花公子叹息一口气,特意着重了个虎字,“你难道还不知道,前一段时间,叶枫去拜访了向虎,向虎最近一系列的举动突然变的聪明起来,就是因为叶枫的计谋。叶枫早就开始设局对付你,只是可惜,你却是懵懂无知。”

    龙哥心中一寒,“这是真的?”

    花公子只能摇头,“你不要以为你的位置是稳的,龙虎豹三人,实际上的竞争只有你和向虎,以前向虎不是你的对手,可是这段时间,他频频地曝光。走的慈善路线又和白老大不谋而合,已经深得白老大的欢心,他们又想出了毒计,挑拨你和白老大的关系,无论这个谣言是不是真的。传到白老大的耳中,都已经在你们二人中产生了芥蒂,让他的选择更倾向向虎,你现在还不想办法的话,到时候可真地悔之晚矣。”

    龙哥脸色又变,“那花公子。我该怎么做?”

    “你只要按照我的意思去做,管保你前途无忧的。”花公子沉声说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

    ***

    叶枫一把输了八万块,走出天天夜总会的时候,好像输了八块一样。

    夜总会里面的灯光永远是不太真实。迷离的人在里面找到所谓的真实,真实的人在其中发现了期待地迷离。叶枫有着迷离的真实,只是因为他一直想着那种危险的感觉。

    星空有些乌蒙蒙的,叶枫看了下时间,才发现夜已很深,更准确的说,已经到了凌晨。

    回到住所地他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客厅的电视还在开着,方竹筠倚在沙发的一角,已经沉沉睡去,遥控器落在一旁。

    叶枫带上房门,并没有惊醒方竹筠,他站在门口很久,一直借着电视屏幕不断闪烁的光线望着方竹筠,他知道方竹筠在等他,方竹筠没有看这么晚还看电视地习惯。

    只不过他是不是方竹筠要等的那个人,叶枫不知道。这几年的时间,不是没有女人喜欢过他,恰恰相反的是,喜欢他的女人很有几个,他在别人露出情感苗头地时候,已经落荒而逃,他一直在逃避,他不想触及感情,只是因为他的感情有一处雷区,他只怕甜蜜地爱情会引起刻骨的痛。

    这几年里,他苦行僧一样的过活,可是发现一切却躲不过命运,时间有情,时间无情,时间可以冲淡记忆,时间有时又可以帮助你恢复记忆。

    他本来以

    为自己可以遗忘,可是就像再次碰到方竹筠一样的命中注定,他的记忆恢复也是命中注定。

    他记起了张发财,记起了沈孝天,甚至想起了十九层,他还想起了很多很多事情,点点滴滴,可是想的越多,他内心反倒有种战栗,他喜欢过现在的生活,无拘无束,无忧无虑,这八个字看起来容易,只是人在江湖,想要实现,那是比什么都要艰难。

    今天押大小的那一刻,他站在那里的一会,已经知道押小稳赢无疑,可是押注的那一刻,他鬼使神差的放在大上,他输了,他心情有些沉重,他沉重不是因为输,只是因为他做的好像记忆中那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现在叶枫习惯做的。

    他已经开始了勾心斗角,因为他察觉到有些不对,他正在想着应变的方法,这不是叶枫,最少不是以往的叶枫!

    缓步的走到方竹筠的面前,看着熟睡的她,嘴角露着一丝甜甜的微笑,似乎睡梦中也是甜美的,恋爱中的人无疑是幸福的,就算等待都是充满着甜蜜,叶枫不知道方竹筠在等他做什么,讨论真情在线以后的发展,还是觉得这段时间二人忙的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这次补足?

    缓缓的弯下腰来,想要抱起她放到床上,却又害怕惊醒她的美梦,转念一想,拿过个毛毯,盖在方竹筠的身上,弯腰的那一刻,他觉得离着方绣筠是如此的亲近,感觉却是又有些疏远,叶枫知道,距离在于他。

    望着方竹筠微有潮红的脸颊,淡红的嘴唇,光洁的额头,还有那安详的面容,叶枫久久没有起身,突然觉察到她呼吸的急促,叶枫霍然起身,却发现她长长的眼睫毛动了下,换了个睡姿,喃喃自语了一句,又安然睡去。

    叶枫笑了下,关上了电视,轻手轻脚的向自己房间走去。

    他手才握到房间的把手,突然愣了下,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推开了房门。

    屋内有人!

    叶枫并没有吃惊,只是随手的带上了房门,望着那人说道:“这次你怎么没有带刀来?”

    那人背窗坐着,看不清面容,月亮的光华斜泄了下来,拖出了一条长长的,略显孤单的影子,一如那个有些单薄的身形。

    “你认得我?”女人低低的声音,有些柔弱,她这次并没有蒙面,她望了叶枫一眼,方佛望了一辈子。

    叶枫心中一颤,缓缓的找个凳子坐了下来,“找我有事?”

    他脸上没有了慵懒的笑容,竟然多了一丝凝重,他当然认得坐在床头的那个人,三年了,足足三年,每隔一段时间,她都和自己有深仇大恨一样,每次出刀的时候,都是毫不留情,有几次,她甚至一刀差点砍断他的胳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兴不起对她的恨,因为他在游轮上,他的记忆中,已经有了那人的影子。

    那个看似柔弱,几次他面前流泪,外柔内刚的女子!

    她虽然蒙着面,可是叶枫已经知道了她是谁。

    千千突然叹口气,“我一直在等你。”

    “哦?”叶枫皱了下眉头,等着她的下文。

    看着叶枫的平静,千千却是一阵心痛,只不过她虽然心痛,却还记得......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花剑冰来到了这里。”

    “花剑冰?”叶枫喃喃念了一遍,“花剑冰是谁?”

    千千望了他半晌,“我知道,你还记得十九层,因为姚君武找过他。”

    “不错。”叶枫叹息一口气,“当初我需要有人帮忙,我就想到了他。”

    “你既然记得十九层,怎么会不记得花剑冰?”千千的口气中有些激动,声音还是低低的,她显然也知道,外边有个熟睡的方竹筠。

    “我不记得。”叶枫一字字道,毫不犹豫。

    “你记得什么?”千千已经没有了激动,剩下的只是和缓。

    “我记得有人为了帮我,不停的砍我。”叶枫说了一句,龙哥要是听到,多半会以头撞墙,觉得千千和花公子是兄妹,因为他们的手段很类似。

    千千眼角有了泪水,垂下头来,“除了这个呢?”

    “除了这个,我记不了很多,可是你来到这里,一定是来告诉我,我不记得的一切,不是吗?”叶枫目光灼灼。

    千千霍然抬头,“你会听?”

    “只要你说,我就听!”叶枫再不犹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