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五十七节 口味不同
    华仔本来嘴角流血,脸色苍白,听到龙哥的质问,惊的魂飞魄散,泡龙哥的马子可能被砍手,可是想要龙哥命的,可是会被砍个几百刀的。

    恨不得刨个坑把自己埋了,只可惜地上连个缝隙都没有,华仔豆大的汗珠冒出了额头,静寂的房间内,好像都能听到自己心脏在打鼓,“龙哥,我为,为什么出钱买杀手?”

    “为什么?”龙哥的愤怒好像闪电般,划过了长空,造成震撼后,表情归于平静,“因为你吞了我千万的巨款,因为你泡了我的马子,因为你害怕被我发现,所以才先下手为强。”

    “龙哥,”华仔勉强的咽了口吐沫,“你认为我敢动杀你的念头?我这个人,杀鸡都不敢的。”

    “那可难说,”龙哥淡淡道:“我只知道四个字,色胆包天。”

    华仔望了钟云水一眼,发现这女人沉默的和蒙娜丽莎在打盹一样,只能自救道:“龙哥,无论你怎么看,我是不是男人,我都要把事情说清楚,我和钟云水说不上谁勾引谁,男人被女人喜欢,谁都忍不住卖弄,我和钟云水是比较亲密,她也说,龙哥的女人从来没有超过一年的时候,她说喜欢我的能力,准备留后路,所以我当时头脑发热,听了她的怂恿,开始做假帐,挪用了公司的一些钱,可是那不过是几十万的数目,龙哥说的近千万,我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哦?”龙哥眯缝起眼睛。里面好像藏了一根针,“说下去。”

    “这个账目我可以对天发誓,龙哥无论怎么去查。”华仔渐渐镇静了下来,“我知道我对不起龙哥,可是我也知道龙哥公道,是我的错就是我的,可是天地良心,借我个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找人砍龙哥。我如果真地砍了龙哥,知道龙哥没事。还会在这里等龙哥来?”

    “兄弟,你怎么看?”龙哥转过头去,望向了叶枫。

    叶枫看戏一样,没有想到自己突然当了把龙套,倒有些错愕,“这个。我是个外人,再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龙哥伸手止住了叶枫的客套,“兄弟,自从你递过饭勺的时候,我就把你当作是生死兄弟。”

    华仔不明白龙哥什么意思,也一直不明白叶枫地路数。听到龙哥这么说,几乎以为叶枫是个大厨,不然怎么会递给龙哥一个饭勺?只是叶枫说了一句,几乎让他想把这个厨子砍死,“有时候。他不逃走,只是怕显示心虚。这叫富贵险中求,龙哥,你说是不是?”

    “不是这样的,龙哥。”华仔几乎双眼喷火的望着叶枫。

    龙哥冷冷的笑,“我说话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插嘴,我兄弟说话的时候,也不需要别人插嘴。”

    华仔只好住嘴,叶枫笑笑,“不过我看那三个杀手训练有素的样子,好像价格不低,不知道这位华先生能不能请地动?再说为了几十万来杀龙哥,那只有蠢人才会这么做,看眼前的这位华先生,好像并不蠢,当然,我这不过是一点不成熟地想法,具体怎么做,还是要龙哥自己处理的。”

    华仔热泪满眶,觉得生他的是爹娘,知他的就是眼前这个厨子呀,龙哥却是陷入了沉思,半晌才挥挥手,“竹叶青,带他们下去。”

    “龙哥,怎么处理?”竹叶青面无表情。

    “怎么处理?当然是按照勾引大嫂的家法处理。”龙哥说到这里的时候,表情超然地好像是个和尚,“你们反对吗?”

    华仔连连摇头,只是脸色苍白的和纸一样,钟云水一直沉默,听到这里,竟然还是咬牙沉默,三人走出了房间,竟然波澜不惊,叶枫倒有些意外,屋内静的让人发慌,叶枫觉得龙哥怎么变的和那个宁警官一样,态度暧昧,“龙哥,如果没有别的事情……

    “不用着急,我还有些事情和兄弟聊聊。”龙哥摆摆手。

    叶枫觉得这话有些耳熟,想了想,记得宁警官也说过,“什么事?”

    “我和兄弟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龙哥望着叶枫,沉声道:“我相信自己的眼力,也知道兄弟会有自己地选择,我这是家丑,可是我没有当兄弟是外人。”

    叶枫觉得自己才混个白领,转瞬又要被染黑了,“那十万块已经是报酬。”

    “那是你应得的。”龙哥摇摇头,“刚才的

    一番话,充分的证明,兄弟你不但能打,还有头脑,不能和我那些猛撞的手下相比。”

    叶枫只能谦虚地说过奖过奖。

    龙哥话题一转,“兄弟是旁观者清,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在警局的时候,就一直在想,到底谁想砍我,可是我只是想到了华涛,但是经过兄弟一分析,我才发现另有别情,根据账目地亏欠,华涛的确动用了公司的钱,可是数目远远不对,虽然我还没有查账,但是我觉得华涛不像在说谎,这说明还有另外的人在对付我,那个人,很可能才是真正想要我命的人。”

    “那龙哥可要好好的想想,一切小心,侥幸的事情,不会很多。”叶枫表达着自己的关心,心中却总是感觉到有些不对,具体是哪里,偏偏一时想不明白,这让他心中产生了一丝警惕,危险他从来不怕,可怕的是明知道危险,却不知道在哪里,这就是让他不安的事情。

    “兄弟你觉得会是谁?”龙哥有些犹豫。

    “这个嘛,”叶枫倒有些为难,“我怎么会清楚,只不过我想知道,龙哥是自己发觉华涛的事情,还是有别人提醒?”

    叶枫并没有和别人一样的追问他是谁,只是淡淡的笑,抿了口茶,心中的疑云更大,只是表面上,还是懵懵懂懂的故作聪明,有的时候,有人装笨要掩盖自己的聪明,可是现在叶枫知道,他要表现的聪明一些才对。

    “兄弟果然有见识,有头脑,现在我就缺你这样的人才,”龙哥好像想通了什么,大声笑了起来,“不如过来帮我做事?这个华涛就算没有吞我很多钱,可是他勾引我马子,已经做不成这个天天娱乐城的总经理,兄弟这么能干,不如上这里当个总经理玩玩,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叶枫没有这个位置的概念,不知道这个总经理的位置有多少人眼红,摇头拒绝,“龙哥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还有别的事情做。”

    “不用这么着急拒绝,”龙哥笑了起来,“我知道,你对我恐怕还有一些误会,其实我做的也是正经生意,只不过赚的多,所以很多人眼红。不过这个位置待遇不错,每个月工资就有几万,还不算分红的,兄弟,你再考虑几天,有决定的时候,打我的电话。”

    伸手递过了一张名片,龙哥打了个哈欠,叶枫倒是松了口气,知道聪明人这个时候都知道这是送客的意思,站了起来,“龙哥,那我再考虑一下,好像不早了……

    “不急不急。”龙哥笑着摆摆手,“到了我这里,好歹也要玩玩再走,”他说到这里,又打了个哈欠,起身向门外走去,“兄弟,这里,你尽情的玩,小姐随便你选,消费免费的,只不过要是赌的话,可要自己掏腰包的,我累了,要先回去休息。你还年轻,可不要学我这老头子,老了,老了,不中用的。”

    叶枫看着他走出去,想了一会儿,这才走了出去,才到门口,就碰到一个花枝招展的中年女人迎了过来,香气扑鼻,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说不出的诱惑,“叶先生,你好,我是这里的妈咪,你也可以叫我于姐。”

    “于姐好。”叶枫表现的和小学生一样规矩。

    “龙哥说了,今天这里的小姐,随便叶先生挑选的,”于姐笑容比狐狸精还妩媚,“说实话,叶先生,我在这里这么多年,发现龙哥这么瞧得起的真没有几个,看来以后叶先生还要多多关照才是。”

    “哪里,哪里。”叶枫有些汗颜,“我和龙哥也不熟。”

    “叶先生真会开玩笑,”于姐凑了过来,创可贴一样,几乎要贴在叶枫的身上,“叶先生头一次来,我不知道叶先生什么口味,是要清纯的,还是要泼辣的,要性感的,还是要骨干的?叶先生,不是我王婆卖瓜,我们这里的小姐,质量绝对一流,要不要试试几个学生妹,保证未开苞的。”

    叶枫却只是望着于姐,“我想要哪个都行

    “当然!”于姐毫不犹豫。

    “我就要你!”叶枫看着于姐的嘴里好像塞了几个癞蛤蟆进去,淡淡的笑。

    于姐暗骂了一声这位有病,却还是笑的灿烂,“没有想到叶先生眼光还很独特,只不过我不接客的。”

    “你想到哪里去了,”叶枫只是笑,“我不过是想让你带路,陪我去赌场试试手气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