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五十六节 奸情
    叶枫其实只想过来要十万块而已。

    他并不是什么守财奴,最少他不会像阿巴贡一样,去马棚偷吃荞麦,他也不是什么微软的大款,地上有五万美金,弯腰捡的功夫都没有,不是他的,他不会强求,是他的,他也不会放过。

    可是目前看起来,这个龙哥却很有夏洛克的阴险凶残,他的随意一句话好像都蕴含着丰富的暗示,自从他见到那个情人钟云水后,叶枫就觉得这个龙哥,话里有话。

    中年人听到了龙哥的问话,愣了一下,表情反倒镇静了下来,“龙哥,我的确问心有愧,你把我请来打理天天夜总会,是对我的信任,我跟了龙哥这么多年,没有让天天夜总会更上一层楼,反倒让大富翁攀比下去,实在是心中很不好受。”

    “龙哥,华仔跟了你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大富翁夜总会最近请来的小姐各各都是赛天仙一样,我看了都心动,何况那些臭男人,”钟云水一路上沉默了很多,本来一直和龙哥并排坐着,这会儿又倚在龙哥的肩头,双峰不动声色的抵着龙哥,暗示着什么,“龙哥,你也累了,我知道,今天的事情,很让你的烦心,不如洗洗,早点睡吧。”

    “哦?”龙哥无动于衷,却也没有推开钟云水,一双眸子寒光闪烁,“你能这么想,我也很高兴的。”

    他说了一句后,不知对谁,钟云水和华仔互望了一眼,还要说什么,却看到龙哥点燃根香烟,把自己埋在沙发里面,吐了几口烟圈,陷入了沉默,华仔走也不是,反问也不好。叶枫打了个哈欠,好像吸毒的犯了毒瘾,找钱救命。“龙哥,我的钱?”

    华仔有些诧异的望了叶枫一眼,心想这小子的胆子是马桶做的,怎么竟然还管龙哥要钱?这里向来都是龙哥伸手管别人要钱的份!

    没有想到龙哥竟然一笑,“兄弟,请你等等。”

    华仔跌碎了一地眼镜片,却是不能多说一句。叶枫只好点头,回了一句让华仔想要撞墙的话。“别让我久等。”

    除了叶枫,就算钟云水都不敢说这句话,他们见到龙哥不发话,都是猜不透他的用意,只是见到他一根接着一根香烟地在抽,钟云水想要撒娇表关心的说一句。龙哥,身体要紧,可是看到他脸色阴沉的滴地出水来,只好作罢。

    她是龙哥身边的女人,当然知道一点,龙哥心情不好的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避而远之,因为这个龙哥有迁怒于人的习惯,他找不到砍他的人,就可能去砍别人,他发起火来。那是六亲不认的,更何况自己不过是他众多女人中地一个。算不上六亲。

    钟云水目光望向了叶枫片刻,发现这人不识货,从始至终他就就没有正眼看过自己,她不能不承认,叶枫这种男人长的地确比较帅,也是能让她心动的类型,只是可惜,她和邓莎的观点也是仿佛,女人的漂亮可以当饭吃,但是男人的漂亮很多时候,只能耗费粮食的,在龙哥地面前,她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别的男人,目光好像不经意的略过华仔,投射到对面的墙壁上,只是已经看到了华仔眼中的惶恐,不由皱了下眉头。

    “咚,咚,”房门轻响了两下,华仔霍然转头,只觉得后背的汗水已经湿透了内衣,看到来人推门进来,脸色变了一下,那人身材高瘦,手长脚长地,华仔认得,他是龙哥手下很能打的一个人物,别人都叫他是绣叶青。

    绣叶青是茶是酒也可以是一种毒蛇,这人看模样,显然是最后一种,华涛知道,他比竹叶青还要毒,最少别人被竹叶青咬了,还有活命的希望,可是落在了他手上,那只是后悔为什么还没有死。

    “龙哥,你要的东西。”绣叶青看都不看华仔一眼,递给龙哥一个鼓鼓的牛皮信封,叶枫精神一振,坐直了腰板,觉得里面很像是钞票,龙哥伸手接过信封,并不拆开,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张支票簿,笔走龙蛇,一蹴而就,手一撕,递给叶枫一张支票。

    “兄弟,这是你应得地。”

    叶枫倒有些意外,看了信封一眼,“我以为龙哥不会开支票,这会的功夫,去给我取钱呢。”

    龙哥哈哈笑了起来,“你地性格,很好,我喜欢。”

    叶枫小心翼翼的把支票揣好,“如果没有别的事情……”

    “等一下。”龙哥手一挥,空气好像都凝结了一下,众人都是心道,你以为龙哥的钱那么好拿的?

    “还有什么事?”叶枫倒是波澜不惊。

    “这个叫做华涛,我们都叫做华仔,跟了我也有五六年,”龙哥叼着烟,嘴唇一动一动的,吐字倒还清晰,

    这个天天夜总会是我开的,看中了他的经营能力,请他当了总经理,开始几年,业绩做的不错。”

    叶枫抬头望了一眼,只能点头,“幸会幸会。”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叶枫虽然是凭本事赚钱,不过钱一到手,还不至于翻脸无情的,对于这种以后八杆子碰不到的人物,叶枫并不想纠缠,只是想着龙哥的意图,开始的几年业绩不错,是不是说明现在已经不行?他看似懒散的表面下,头脑一直转个不停,与虎谋皮的确很爽,不过也要担心被虎咬到。

    “这个叫钟云水,我的马子,”龙哥指了下女人,漫不经心的,“算起来,认识也有一年了。”

    叶枫有些忐忑,不好接话,幸会两个字只好烂在肚子里面,他生怕龙哥有着刘玄德的美德,兄弟如手足,把老婆当作衣服,破旧了,送给自己穿。

    “龙哥。”钟云水娇哼了一声,“你今天怎么了,我感觉怪怪的。”

    “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以发生很多事情,”龙哥突然叹息一声,“我的女人不少,能跟我一年以上的,我基本都会给安排个好归宿。”

    “龙哥?”钟云水脸色有些发白,“你要赶我走?我不干。”

    龙哥把烟头掐在烟灰缸里,用力的捻着,“我的女人一剑手打组走了后,我从来不限制她另外找人家,大家好聚好散,我知道人在江湖,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可是我的女人,我还是希望她能过的好。”

    “龙哥!”钟云水的眼角突然溢出了泪水,“我不走,你不是我这辈子的第一个男人,可却是最后一个,除了你,我谁都不找……”

    她话音未落,龙哥本来有些感伤的表情突然变的冰冷,霍然站起,用力把手中的牛皮纸袋摔在桌子上,‘砰’的一声响,“最后一个?那这照片上的男人是第几个?”

    一沓照片飞出了牛皮袋,散了一地,钟云水愣了一下,低头望了眼,突然脸色大变,“龙哥,这,这个……

    不但钟云水变了脸色,华涛的一张脸突然也变得苍白,‘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龙哥,我……

    一张照片到了叶枫的脚下,叶枫已经看清楚,上面有着一对男女,关系亲热,16k小说网作品照的虽然不算清晰,但还能认出好像就是华涛和钟云水,皱了下眉头,心道这个华涛看起来斯文败类,胆小如鼠,怎么会有胆子勾引龙哥的老婆,难道色胆包天竟然是真的?

    “龙哥,”华仔看着想说这是个误会,只是看到龙哥眼中的怒火,突然一指钟云水,“龙哥,是她勾引我的,不然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动龙哥的马子的。”

    ‘啪’的一声响,不等钟云水反驳,龙哥已经一记耳光煽了过去,“你***的还算是个男人?”

    华仔倒退了几步,眼前金星闪烁,嘴角已经流了鲜血,钟云水见了,眼中竟然闪动着大为快意的光芒,心想龙哥就算千错万错,华涛你小子这次可是大错特错,你和我被他抓住,你以为能轻易的推卸责任?一把抓住了龙哥的胳膊,眼泪鼻涕的流了出来,“龙哥,虽然是他用钱买我上床,可是我知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砰’的一声响,钟云水变成了滚地葫芦,‘咚’的一声装到墙角,有些发懵的捂着额头,那里热乎乎的液体流了下来,突然意识到流了血,心中的一种恐惧压制了另外一种,不敢惊呼,只是喃喃的说,“龙哥,是我的错。”

    “你这个婊子养的婊子,”龙哥吐了口浓痰,子弹一样,“不是你的错,难道还是我的错?***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老子一个月给你的钱还少了,他用钱能让你上床,你这荡妇还装什么纯情!”

    叶枫低头喝茶,清官难断家务事呢,他糊里糊涂的,不知道这时候说什么,但是不说,无疑是种明智的举动。

    “你们两个也不用说是谁勾引谁,”龙哥只是连连冷笑,“华涛,这一年来,我因为信任你,所以把天天夜总会的账目放心给你打点,只不过前段时间才发现账目亏空了近千万,我疑心是你做的手脚,放出了风声要查账,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有了反应。”

    “龙哥,你说什么?”华仔捂着脸,双膝二节棍一样,不能直立支撑,‘噗通’的跪在地上。

    “我只是想问你一句,”龙哥缓缓的吸了一口气,“今天砍我的三个人,是不是你出钱买的杀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