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五十五节 兄弟
    别人吃瓜子能吃出个臭虫,叶枫从来没有想到,他吃面竟然能吃出个黑社会老大。

    他还在奇怪,为什么一个黑社会的老大,会去面摊吃面,怎么被人砍的狼狈不堪,身边只带了个软骨虫,那个软骨虫关键的时候还弄个下落不明,只是才一出警局,就发现老大到底还是老大,对面街道依次停着三辆豪华轿车,见到龙威出来后,七八个人齐刷刷的下车,脸色如同出殡一样,齐声叫了句,“董事长!”

    叶枫早就明白了一点,如今的年头,就算黑社会,也是有技术含量的,打打杀杀的年代已经过去,现在的黑社会老大,怎么看,怎么都是衣冠楚楚,文质彬彬的,很有儒商的潜质,反倒是某些商人伪劣制假,图财害命,更像是黑社会的产物。

    龙威出来后,脸色阴沉的有如寒冬腊月,头都不点,径直来到一辆车子面前,好像记起了什么,扭头望向叶枫,“兄弟,请过来坐。”

    一帮手下都是西装革履,衣服黑的和炭一样,好像不这样,不代表黑社会一样,见到龙哥的时候,都是脸色尊敬,目不斜视,只是听到龙哥竟然称呼别人兄弟的时候,眼中都是露出诧异的神色。

    龙哥除了对白剥皮叫句老大外,到现在为止,就算虎哥豹哥在他嘴里,也不过是老二老三的称谓,他们都知道一点,龙哥对于兄弟这两个字,那是看的比什么都重,到现在为止,能让龙哥称呼兄弟的,不过三个人而已!

    而叶枫,就是第四个!

    “龙哥……

    不等叶枫回答,一个发嗲,腻的出水的声音已经天外噪乐般响了起来。车门一开,一个女人已经钻了出来。

    叶枫瞄了一眼,吓了一跳。抛开这女人的美丑不说,只是紫色的眼圈,吃死孩子般的红嘴唇就让人触目惊心,这还不算她低头出来时的胸前澎湃,抬头抬腿时裙底的春光乍泄。

    这个女人天生是个炒作地题材,君不见,很多大牌明星人气不足。偶尔到了盛大的场合,都是不经意的**一两次不等。等到报纸张扬地时候,却又痛骂媒体的无良,媒体和明星之间,就如老鸨和姑娘之间,双赢的的情况却担负着恶名,这个题材股举手投足都是水波一般的颤动。如果让叶枫来描述一下,他也只能用风骚入骨来形容。

    声音才到,香气又闻,叶枫闻到一股香气冲到鼻子里,那股香气很有特别,叶枫闻到。心中一动,突然打了个喷喷,转瞬掏出纸巾,脸上有些惭愧道:“龙哥,不好意思。我对这种香味过敏。”

    众人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叶枫,觉得这小子大难临头的。龙哥地女人你看一眼也就罢了,可是你竟然敢闻龙哥女人身上的香气?

    叶枫却觉得有点无辜,这好像是路边公厕中地臭气一样,那是不由分说的钻入你的鼻子,你不想闻都不行的,龙威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伸掌一怕女人的屁股,‘啪’的一声,听起来就觉得弹性十足,“你对这香味过敏,不知道你对这女人过敏不?”

    望着叶枫,一脸地鄙夷,不等叶枫回答,女人就已经腻声说道:“龙哥,你说什么呢?怎么的,腻我了,想换个新鲜的了?”

    龙哥淡淡道:“你这种女人,天天有花样的,无论是床上还是心思,别人怎么会腻?”他说的肆无忌惮,一语双关,手下都和木头一样,没有什么表情,看来不但**会传染,就像表情也会传染的,叶枫地表情这会也和木头一样,好像没有理解龙哥的含意。

    “龙哥,你好坏呦……女人的舌头好像用面杖起来一样,靠在龙哥的肩头,用拳头捶击龙哥的胸膛,“怎么会当外人面前说这些。”

    叶枫嘴上不说,心中却有些奇怪,不知道龙哥喜欢这调调还是怎地,因为怎么看,这女人地表现,都已经和龙哥的身份不符,这就像狗肉上不了大席一样,这种女人,对龙哥而言,也就是玩玩就算,但是眼下看来,她好像在龙哥心目中,有些分量。

    龙威嘴角淡淡地笑,“对了,你不是说今天出去旅游,怎么还在这里?”

    “我是想出去旅游的,可是对你又放心不下,”女人满脸的柔情蜜意,脸上的粉底都挡不住,“这不到了机场,想了很久,又回来陪你,可是刚才听到你出了事情,这才迫不及待的赶过来看你。”

    “是吗?”龙威搂住她的肩头,有些感动,“宝贝,让你担心了。”

    “我担心无所谓,只好你平安就好,哎呀,龙哥,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女人好像才看到龙威身上的纱布,大惊小叫起来,“你痛不痛,谁会下这么狠的手?”

    “我怎么知道,”龙哥脸色有些冷漠,“想杀我的人很多,这也包括你。”

    女人一下怔住,眼中露出惊骇,“龙哥,你说什么?”

    龙威一丝笑容浮了出来,“你当然想杀我,不然每次在床上怎么都叫的那么欢,那么卖力?”

    女人就算脸皮用钢板做的,看到众人的斜睨,都是忍不住的泛红,用力掐了龙哥的胳膊一把,“龙哥,你坏死了!”

    龙哥夸张的笑,“不过今晚你的目的不是招待我,而是好好照顾我的兄弟。”

    叶枫吓了一跳,“龙先生,我受不起。”

    女人好像这才看了叶枫第二眼,看起来更有些厌恶,好像除了龙哥,谁都不能入了她的法眼,“龙哥,这是你新收的小弟?”

    “这是我兄弟。”龙威突然脸色一扳。

    “你这小弟看起来油头粉面的,想必没有什么用。”女人随口说了一句,没有注意龙哥的脸色。

    ‘啪’的一声响,刚才是龙哥拍女人的屁股,现在是搧到她的脸上。

    “龙哥,你?”女人捂住脸,一脸的错愕,“我做错了什么?”

    “我说话不喜欢说第二遍,你跟了我这么久,应该记得,”龙威望着女人,一字字道:“钟云水,我警告你,这是我的兄弟,不是小弟!”

    钟云水捂着脸,脸上的物理作用超过了化学反应,起了红,诺诺道:“龙哥,对不起,我不知道,我错了。”

    “你道歉的对象是我兄弟,而不是我。”龙哥一张脸冷的刮下一斤霜来。

    “这,”女人望向了叶枫,眼中闪出了一丝怨毒,突然又展颜道:“这位兄弟,真对不起,刚才是我的不对,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见怪的。”

    叶枫只是笑,“其实你说的没错,我本来就没有什么本事,只不过是龙哥看重才是。”

    龙威听到他称呼自己龙哥,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喜意,伸手用力拍拍叶枫的肩头,“我当初一眼就看出,你是个人物,当然不会和这种女人一般见识,走,你说喝茶,我请你去喝茶。”看到了叶枫神色的犹豫,龙威笑了下,“你不要忘记了,我还欠你十万块。”

    叶枫觉得这茶不见得比警局的好喝,却也只是笑笑,“那好,就是不知道十万块是好大的一摞?我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见过!”

    “兄弟说笑了,你这样的人物,仗义能打,”龙哥笑了起来,“只要你愿意,金钱,女人,还是召之即来的!走,今晚我招待你,就在我的天天夜总会。”

    叶枫和龙哥来到天天夜总会的时候,已是夜色阑珊,很多人已经准备入睡的时候,对于一些人来讲,还只不过是一天的开始。

    叶枫知道天天夜总会,本城能够和它媲美的,只有大富翁夜总会,叶枫其实去过夜总会,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无人注意,他也不会注意别人,天天夜总会里面的豪华常人难以想到,一杯水的价格,都能让平民有种心痛的感觉。

    只不过百姓眼中的钱,在这里和白纸差不了多少,叶枫和龙哥并排走进来的时候,十分的低调,没有谁招呼,龙哥带着叶枫来到了一个很大的房间,奢华典雅,钟云水一直跟着,反倒有些嫉妒二人的关系。

    酒水到来的时候,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也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见面就说,“龙哥,你来了,怎么不通知我。”

    中年人长的不差,除了眼角的皱纹,微微有些发福的的肚子,也算是个小白脸。

    “我走到哪里,还要向你请示吗?”龙哥端过一杯红酒,凝望着里面的红色,有如鲜血。

    中年人一怔,有些尴尬,“不是不是,龙哥,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龙哥缓缓问道。

    “我,我。”中年人大汗有些冒了出来,目光好像瞟了叶枫一眼,又像望向钟云水。

    “这里好像不是很热,”龙哥望着中年人,沉声道:“你为什么会出汗,是不是因为问心有愧的缘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