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五十二节 挨刀也得漂
    人在江湖漂,有谁不挨刀?

    只不过老江湖都知道,挨刀也得漂,要不怎么有句话说过,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既然退不出,只有想办法漂的好一些罢了。

    虎哥已经有些厌倦,他说自己不过想要安安稳稳的过下辈子,能握茶杯的时候,没有想去握刀子,能躺在床上的时候,谁想暴尸街头?

    这些龙哥显然也知道,可是他也明白,他今天要想躺在床头,就要先拼命街头,他踢倒了先头那人,已经往后退,才退了两步,心中一寒,龙哥身经百战,突然想到刚才望的一眼,桌子旁有三人,青皮的踢翻了桌子,黑面的劈了自己一刀,还有一人呢?他应该不会还在吃面!

    下意识的向旁再闪,只觉得肋下又是一凉,龙哥想都不想,回腿踢了过去,一脚中的,却觉得踢中了一块巨木,脚面有些生痛,有些不稳,人向前踉跄的奔了两步,回头一瞥的功夫,看到身后那人站在那里,有如桩子一样,手中一把弹簧刀还在滴着鲜血。

    众人逃出了面摊,离的远远的,又不忍不看热闹,躲在角落,街道拐弯处啧啧称奇,以前都是在电视上看到的斗殴场面,这次能够亲眼目睹,回去饭后,可有吹嘘的资本。

    人有看热闹被砸死的先例,跑出去的那些也是人,所以为了看热闹,甘心冒着被砍的生命危险。叶枫并不想看热闹,他看到黑面小子目露凶光地时候,已经生出了警觉,看到青皮男人走过来的时候,就知道不好,看到龙哥竟然没有什么戒备的时候,却有些疑惑,因为这不像一个黑社会的老大。怎么会连基本的警觉都没有!

    叶枫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随众人一块跑到一旁看热闹,不过他并非撤退最慢的那个,老王师傅拿个大勺,好像英雄儿女一样,坚守着最后阵地,满脸的焦急好像炭火熊熊,却不敢说什么向我开炮。向我开炮什么的豪言壮语,只是一个劲地念叨,“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老王师傅看起来五大三粗的,却是个老实人,脑袋虽然不聪明,可也看出来,这不是一般的流氓打架,劝劝就能息事宁人的,这一会的功夫。那个吃饭的先生,他不像叶枫眼力好,认识是龙哥,已经被人砍了一刀,刺了一匕首。这三个人吃起面来火气暴躁,没有想到动起手来阴狠,几张桌子是不值几个钱,可是他上次家当已经被城管的掀翻一次,东挪西凑的组织起来不容易,想起家里有病地老婆。学校上学的孩子,不由暗暗叫苦。

    “还不走?”叶枫已经到了他的身边。

    “我走不了。”老王师傅用勺子护住了自己的摊子,准备谁来给谁一勺子,这些东西在某些人眼中不够一脚踹的,在老王眼中可是命根子。

    “走吧。”叶枫知道他的心思。拉了他一把,“伤着你更麻烦。”

    叶枫话音才落。面摊上的桌子已经没有一张脚着地的,都如死鱼一样的,肚皮向上,碎碗面条一片狼藉,三个杀手显然训练有素,开始就已经堵住龙哥的退路,龙哥左冲右突,不得其法,身上转瞬又多了两道伤痕,突然怒吼一声,踢起了一面桌子,挡住了黑面地快刀,竟然向老王这面冲来。

    老王脸上有些变色,才要一马勺砸过去,却被叶枫一把抓住,老王保护自家的产业心切,顾不了那么多,叶枫却是心知肚明,老王这一马勺打过去,龙哥有事没事不说,老王明天全家老小就可能被龙哥的手下砍死。

    叶枫抓住了老王的一只手,夺下他的马勺,不动声色递给了冲到面前地龙哥,龙哥愣了一下,看了叶枫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喜意,抓过了马勺,‘当,当,当’的挡了几刀,顺手舀了一勺热汤洒出去,这招实在有些狠毒,汤水滚沸,烫上了一个泡会雨后蘑菇一样的长出来,叶枫拉住老王,低下身来,黑面猝不及防,被一勺子肉汤泼在了脸上,哇的叫了一声,只不过这小子脸皮够黑,可能也够厚,一抹脸上的肉汤,竟然又是一刀砍来。

    龙哥心中一惊,已经来不及舀汤,人家都是一本漫画闯天涯,他是一把马勺闯天下,只不过这东西并不趁手,挡了几下,又想故伎重施,有黑痣的那个,长地和霸王举鼎一样,一脚踢翻了那个熬汤的大锅,锅倒骨头散,众人纷纷跳脚,躲避汤水四溅,只不过混乱只是片刻,像水中砸出来个大坑一样,转瞬又凝聚在一起。

    叶枫突然低声向老王说了几句,老王犹豫一下,终于撤离了阵地,龙哥却已经冲到了叶枫的面前,低声道:“帮我挡住他们。”

    “什么?”叶枫问了一句,好像很不理解。

    “我是龙威!”龙哥再次喝了一声。

    “什么?”叶枫还是不明白的样子。

    “我给你十万块钱。”龙哥马勺翻飞,大喝了一句。

    “好。”叶枫对于这个反应倒是快捷。

    青皮已经听的清楚,冷笑道:“滚开,十万块命都不要了?”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抽出一把快刀来,竟然一刀向叶枫劈了过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叶枫不是不知道,对于这几个杀手,还是龙哥,他觉得狗咬狗地无所谓,如果不是为了老王,他早就鞋底抹油开溜的。

    青皮显然没有把叶枫放在眼中,这一刀也是威吓地成分居多,他们要砍的目标是龙哥,只是想速战速决,警察虽然来的不够快,但是终究还是会来的,他一刀砍出去,已经看到了叶枫的抱头鼠窜,龙哥皱了下眉头,本来看到很多人都是兔子一样的胆小,这小子还能留在这里,胆子可能是浴缸做的,如今一看,多半只有指甲盖大小。

    叶枫一招未挡,已经向后退去,青皮冷笑一声,才要扭头,突然背心挨了重重的一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到地上,黑面大吼了一声,“小心。”

    只不过他提醒的晚了一些,叶枫的一个木凳丢出去,好像铁锤一样砸在了青皮的背心,他一口血没有吐出来,人却向地上倒了过去,快刀支在地上,差点把自己捅个透明的窟窿。

    龙哥老奸巨猾,如何能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见到叶枫出手,反倒不急于逃命,一脚踢在青皮胳膊上,‘咔嚓’一声响,青皮闷哼了一声,翻身跌倒在地上,用力一甩,刀光一闪,快刀脱手而出,直奔龙哥的胸口。

    叶枫那面离的倒远,不想和别人贴身肉搏,只不过黑痣已经看到他砸倒了青皮,又惊又恨,竟然放开龙哥,来到想要置身事外的叶枫面前,话不说一句,手一挥,匕首恶狠狠的捅了过来,叶枫随手拎起个凳子,架住了匕首,‘当当当’的几下,虽然显得狼狈不堪,倒还可以顶住。

    那面的龙哥却是伸手抓刀,空中血光一现,虽然抓住了快刀,手却又被划破,显然龙虎爪练的并不到家,他这会的功夫,已经被连砍带刺的,血人一般,却反倒激发他的脾气,厉喝了一声,刀身一转,双手扣刀,一刀向黑面劈了过去。

    “龟儿子,砍老子,你还嫩了点!”

    他一刀砍了出去,黑面骇了一跳,伸刀一架,‘当’的一声响,火光四溅,手下酸软,竟然退后了一步。

    龙哥一刀劈出,又骂了句龟儿子,叶枫听到了,才知道这是四川的黑社会,龙哥骂了三句龟儿子,劈出了四刀,刀刀快愈闪电,虽然比不上天涯明月刀,却也是风声阵阵,劲道十足。黑面架了四刀后,就已经心胆俱寒,本来他是砍人的,心理就有优势,看到别人在他刀下鬼哭狼嚎的逃窜,那有说不出的快感,却没有想到风水轮流转,今天他挨砍,那个心理完全是不同以往。

    “过来帮手,”黑面吼了一声,看到黑痣还在和叶枫打斗,怒气上涌,“正事要紧!”

    黑痣突然醒悟,狠狠的望了叶枫一眼,才要转身过去砍龙哥,叶枫不知道糊涂了还是怎么,反守为攻,一凳子砸了过去,呼呼的风声。

    黑痣吓了一跳,慌忙跳开躲闪,“小子,滚远点。”

    “打的好。”龙哥那面却是大笑了一声,竟然有说不出的豪气,开始的惊慌已经不见,他几刀砍了下去,昔日的勇气竟然回转了过来,又是刷刷的两刀下去,重的有如关老爷那把青龙偃月刀一样。

    黑面再架了一刀,‘当啷’一声响,手中的快刀竟然落在了地上,抽身一滚,只觉得胳膊一凉,血光迸出,吓了顾不得砍人,滚了几滚,出了面摊,站起来就跑,黑痣扭头一看,这一会的功夫,黑面青皮都已经不见,那面的龙哥已经拎刀向这面冲了过来,顾不得别的,扭头就跑,感觉到背心一痛,知道又被叶枫偷袭得手暗骂了一声,踉跄的冲了出去,耳边已经听到了‘呜啦呜啦’的警笛声音适时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