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五十一节 暗算
    叶枫耳朵不算太好使,最少一个苍蝇飞过去,他还是听不出公母,可是报纸折叠发出的声音,还是快刀翻动发出的声音,他倒还是能听出区别。

    他坐下来的时候,并没有太留心周围的食客,面摊上人不多,不过也不算少,大伙吃完就走,哪里管的了许多,叶枫有很多身份,当然他的表面工作不是什么研究僧,也不是扫地的,他只不过是一个打工仔,但是南北黑道流传的黑侠,叶枫知道,就是说他,不过这个黑侠一点都不黑,反倒是个小白脸,这个除了npc对面的隐者,并没有别人知道。

    他并非喜欢故作神秘的样子,他也想轻轻松松的过日子,来到这个面摊,就是想安安稳稳的吃碗面,这段时间,掉到钱眼一般,虽然赚的是让人吃惊的数字,可是他自身却一分钱都没有动,他吃面,用的是自己的薪水,住房也一样,他是个要求很简单的人。

    那面的人一拍桌子,桌子上的报纸‘咯噔’一声响,叶枫头也不抬,就已经知道报纸里面裹着一把刀。

    “老王师傅,有辣椒吗?”叶枫高叫了一声,打断了那人的怒喝,举目四望,好像在寻找什么,已经借机把那桌上的人看的清楚,就算桌面上的那把刀也顺势瞄了一眼。

    那面桌子有三人,却只有一把刀,听到叶枫高声喊叫,望了这面一眼。

    “不就在你桌子上。”老王师傅忍不住道:“你还是那么懒,难道非要把辣椒放在你鼻子下面才找的到?”

    叶枫低头一看。桌子上果然有瓶辣椒,却只是摇头,“我不要这种水拌的,你能不能搞点油炸的?”

    “就你事多,没有,你不知道现在油价涨了?”老王师傅摇摇头,好像最近粮食涨价,炸辣椒只能用汽油了。他嘴上不停,手上却也不闲着,几碗面转眼之间已经做好,送到了那个拍桌子人地面前,“抱歉抱歉,刚拉的!还冒热气呢!请吃请吃!”

    那人本来拍完桌子后,被身边的人拉了一下,怒气下了很多。听到这里,又忍不住喝道:“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刚拉的,冒热气呢,你以为拉屎呢,你让不让人吃了?”

    老王师傅一愣,忙着搓手,“我是说这面才做好,有点烫嘴,请吃,请吃。”

    叶枫这会的功夫已经看清楚了三人。一个脸上有个铜钱大小的青色胎记,另外一个下颌一颗黑痣,长了两三根黑毛,剩下的那个拍桌子的,脸色黝黑。一口牙倒是很白,他们裹把刀带过来,当然不是砍猪肉,多半是想砍人地,叶枫隔着报纸看了刀的形状,知道那是一把巨侠快刀。刀身平直,刀口锋锐,不论砍人捅人,都是不差,实在是居家旅游。杀人灭口的必备工具。

    他们在这埋伏?还是吃饱了准备去砍人?叶枫寻思着低下头来,嘟囔了一句。“就你小气,辣椒油都是兑水的。”

    筷子划了下拉面,有些警觉,他能活到现在,没有被天涯明月刀砍成十七八块,不但是因为他的功夫好,还是因为他的头脑活,别看他慵慵懒懒,很多时候发现不对,总能保持警觉,叶枫知道,认为他是好人的不少,可是想把他大卸八块的也有几个。

    虎哥目前不会,龙哥豹哥就有可能,自己拉拢了虎哥,很多人看似风光羡慕,却不知道三人本来平衡已经被打破,反倒会引起龙哥豹哥地嫉妒,这也是福祸相存的道理,当然想砍自己的还有几个,戈民辉说不定也会,都说狗急了还跳墙呢,戈民辉最近想必急的想要咬人,一股怒火上升,理智下降,买凶杀人也是大有可能。

    叶枫寻思的功夫,那面长青色胎记的已经拉了黑面的一把,“吃面吃面。”

    他们三个人有着买卖,显然不想让小事耽搁,黑面的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拉面,怒火又涌了出来,“为什么他的牛肉那么多,我地只有这点?”

    黑面的指的是叶枫,王师傅一愣,只是搓手,“这个,这个嘛……

    “因为我是老主顾。”叶枫笑着抬起头来。

    “老主顾多个球?”黑面的望着叶枫,霍然站起。

    叶枫听到他的一声喊,反倒放下心来,除了这个火爆脾气地,其余两个人都是沉稳干练,隔着衣服看不到赘肉那种,这三个人绝对不是街头那种常见的混混可比,如果他们的目标是自己,多半不会这么张扬,“老主顾倒是不多球,”叶枫笑容和缓,不想和他们起什么冲突,“只不过,我每次都是付二十块,一碗面要三份牛肉的。”

    他伸手到口袋中,摸出了二十块钱,有些肉痛,他认识老王师傅,每次过来贪小便宜,多吃点牛肉,没有想到,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一点不假,他今天这一次,就已经把半年地小便宜一口气还清了。

    老王有鞋愕然,看到叶枫向自己使了个眼色,知道他在为自己解围,只能说,“吃完再付账也来得及的。”

    虽然这么说,却还是用围裙擦擦手上的面粉,把钱接了过来,丢在钱匣子里面。

    叶枫又笑道:“我是老主顾,知道这里的规矩,可能几位不知道,加份牛肉多加五块,我加三份,自然分量也足一些,几位要想吃牛肉也行,多加点钱就行。”

    黑面的见到,嘟囓地做了下来,“吃那么多干什么,要撑死吗?”

    叶枫笑笑,轻描淡写的用二十块化解了人民内部矛盾,向老王师傅打个手势,继续吃面。老王有些感激,才回到面案前,又有两个走了过来,一屁股坐了下来,“老板,两份牛腩面,多加牛腩。”

    老王师傅应了一声,专心做面。却没有发现那面地三人埋下头来,黑面一只手放在报纸上,手上露出了青筋。

    两个人显然没有留意面摊上的旁人,坐了下来,压低了声音,说了几句,一个人看起来颇有威严,一张脸很严肃。只不过因为严肃地久了,下巴有些长,和驴子一样,身上的西服都是几千块一套,坐在这种地摊吃面,显得格格不入,另外一个人倒像个跟班的应声虫,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叶枫望见那两个人的时候,好像有些错愕,握着筷子的手好像握住刀一样。只不过也是如那三人一样,埋头吃面,不经意的望了下四周的环境,算计着哪里跑路最好。

    那个穿昂贵西装地人他认识,可是却想不到他也会上这里吃面。这就像大款也买经济房一样,叶枫觉得,这个人上这里吃面,自己好像只有去路边捧个盒饭去吃,才符合所谓的等级制度,白老大手下三大将他都认识。谁都想不到,一向倨傲的龙哥竟然会来到这种地方吃饭。

    老王师傅并不认识龙哥,所以把牛腩面端上来的时候,并没有多加一块牛腩,龙哥倒是没有挑刺。提筷子就吃,才吃了两口。问了一声,“老板,有辣椒没有?”

    “在你桌子上呢?”老王师傅答了一句。

    龙哥好像有些心事,望桌子上看了一下,“我不要这种辣椒。”

    “你也要带油的?这没有。”王师傅未卜先知的截断他的要求。

    旁桌突然站起了一个人,“我这桌子上有,你要吗?”

    应话的是脸上带着一块青色地胎记的男人,手中拿着一罐小钢壶,里面放的显然都是调料,酱油,醋,辣椒什么的,龙哥看起来有些高兴,“那多谢你了。”

    王师傅一怔,才要说什么,那人已经到了龙哥桌子的对面,龙哥还在说,“这年头,你这么好心的,实在不多的。”

    那人只是笑,“没什么,没什么。”

    龙哥接过那人手中的小壶,揭开了盖子,看到也和自己桌子上的一样,才要摇头,那人已经冷笑一声,一脚竟然踢翻了桌子!

    他这一脚的力道实在不小,桌子不高,桌子上连汤带水地扑面向龙哥冲了过去,龙哥愣了不到半秒的功夫,已经反应了过来,侧身闪到一边,那个手下不想吃辣椒,头都不抬,没有想到竟然也有祸事,被两碗面浇的一头一脸,哇哇大叫。

    龙哥身子闪到一边,已经伸手向一个木凳抄了过来,想要砸向对方,怎么说他也混过黑社会,现在虽然是老大,身手却是没有放下,只不过才伸出手去,就觉得胳膊一凉,心中一凛,来不及抓凳子,竟然不退反进,合身向前扑了过来,一把抱住那个有胎记的男人,厉喝一声,挡在身后。

    这一切发生可以说是光电火闪,吃面的都是抬起头来,见到这种情况,知道是有人打斗,都是一声喊,窜地有如中箭的兔子,一时间面摊七零八落,老王师傅手一抖,整个面筋掉入了热锅里面,溅出的汤水到身上,茫然不觉。

    龙哥一把抱住了那人,挡在身后,才觉得胳膊有些疼痛,好像已经出血,瞥见隔着一个黑面小子,手握快刀,杀气腾腾的,觉得抱着那人用力一挣,回肘撞在龙哥的胸口,龙哥大喝一声,一脚把那人踢了出去,人却借力后退,就要冲出这个伏击陷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