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四十九节 一波三折
    “许总的父亲叫做许学才,为人还算不错,只不过死的早。”

    叶枫听到沈阳的询问,缓步向前走去,答了一句。

    沈阳有些发愣,他也虽然没有自负伯牙之才,却也觉得有钟子期之耳,闻弦琴知雅意并不困难,只不过怎么每次听叶枫说话,都如云龙出爪,让他琢磨不透。

    “你肯定奇怪我为什么说起许学才,”叶枫并不回头,却好像已经猜透了沈阳的心事,“你要了解许舒婷,还得要从她的家庭开始。”

    “叶总高见,许总的家庭怎么了?”沈阳只能答,心中却想,叶总你倒适合做个娘家人的,考察未来的女婿,通常不都是从他的家庭开始?

    “许舒婷是女承父业的,这个你想必也知道?”叶枫停下了脚步,凝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目光有了些许的感慨。

    “我知道一些。”沈阳答道:“许总不是那种特别有魄力的女人,她其实算不上一个女强人,有的时候,我看到的不是她的风光,只是她的辛苦。”

    叶枫缓缓点头,“你说的不错,你能看出这点,说明你也很关注,或者说是关心她。”

    沈阳涨红了脸,“叶总,你说的什么话?”

    “关心一个人永远没有错,关心一个人,也不代表一定要爱上她,所以你不用紧张,”叶枫淡淡道:“我只是希望这世上多一些你这样的的人。”

    沈阳感觉听叶枫说话有如听亿万富翁交待遗言一样,不能不听,生怕遗漏。“她女承父业怎么了?这和许总的为人有什么关系?”

    “许学才为人勤奋,豪爽,好交朋友,本来是个内地地公务员,后来赶上下海的大潮,来到了这里,凭借技术和刻苦,终于闯出了一番事业。这也是开拓者的前身。”叶枫说的平淡,沈阳听的奇怪,忍不住问道:“叶总,这是许总告诉你的吗?”

    叶枫微笑道:“那倒不是,只不过人有耳朵,可以去听,人还有一张嘴,可以去问。人有一双眼,可以去看的。”

    沈阳莫名其妙,只能道:“叶总说的是大实话。”他心中只是想,你这都是废话,只不过你对许总地父亲调查的这么清楚,想必花费了不少时间,你不在许总男朋友是哪个身上花费功夫,却在许学才身上用功夫,实在是古怪的奇怪。

    “许学才有了点成就后,张兰英。也就是现在的许母也跟着过来,”叶枫目光有些古怪,“许总为了事业,也为了子女的将来,工作可以说得上废寝忘食。只不过他却忽略了健康,导致身体很差,却不自知,很多人都是这样,拼命赚钱,为事业。却不知道得到的多,失去的更多。”

    沈阳默默的咀嚼这句话,总觉得有说不出地味道,不由有些发痴,叶枫看起来不会比他大多少。或许说,他甚至比自己要小上几岁。怎么说出的话,有着七老八十的老头子都没有的沧桑?只不过叶枫说的这些,又和许舒婷买玫瑰花送给她自己有什么关系?沈阳一向不觉得自己多笨,只是把脑袋劈成两半,也是想不出其中的关系。

    叶枫沉默了很久,这才又道:“许舒婷和父亲的关系很好,却并不想继承父亲的产业,只不过世事总是难以预料,许学才做梦也没有想到过,有人竟要算计他。”

    “你又怎么知道?那人是谁?”沈阳忘记了许舒婷的事情,又觉得叶枫有些神秘,他本来是个聪明人,但是现在看起来,倒更有私家侦探的潜质。

    叶枫并不回答他地问题,继续道:“那人是许学才的大学同学。”

    沈阳一怔,“他们既然是同学,为什么不能彼此帮助,反倒要算计个你死我活?”

    这句话沈阳说的并非无因,因为他知道许舒婷的父亲已经死了。

    “有的时候,就算是兄弟父子也会算计地,”叶枫淡淡道:“更何况是大学同学?”

    沈阳望了叶枫一眼,发现他脸上的笑容已经有些僵硬,不明所以,“他算计许学才干什么?难道许学才大学的时候,欠他钱没有还?”

    “那人的算计的原因倒也不复杂,只是因为许学才的第一个老婆也是他们地大学同学,”叶枫缓缓道:“听说那个女人是个校花,看重了许学才的才华,嫁给了许学才,只不过红颜薄命,她为许学才生个女儿后,就撒手西归,可她虽然死了,但是嫉妒仇恨并不随之消失,许学才的那个大学同学本来和他是好朋友,却因为这件事情把他恨的刻骨铭心,等到许学才来到这里的时候,正巧遇上他,那人开始和许学才拉同学交情,他当时也算是事业

    有成,许学才不虞其他,竟然和他合作。”

    沈阳叹息一声,已经想到了结局,只不过却不清楚叶枫怎么知道这些?

    “那人博取了许学才地信任,精心设计了一个商业陷阱,他介绍许学才认识一个商业巨头,当然那是个骗子,说是和许学才合作,说客户需要,让他帮忙赶做一批电子用品,用途十分狭隘,数目不小,给的利益合情合理,却是在许学才倾尽公司地财力后,甚至借了银行的贷款后,翻脸不认账,许学才做了一堆无人要的电子产品,银行催债又紧,又急又气,再加上本来有病,这才一命呜呼。”

    沈阳叹息一口气,“他是个生意人,怎么会这么大意?”

    久久不闻叶枫的回答,沈阳忍不住问道:“叶总,怎么的,我说的不对?”

    叶枫半晌才道:“我只能说,你现在旁观者清,很多圈套看起来简单,可是身在其中,却很难分辨的出来,那人看穿了许学才豪爽的性格,再加以利用,许学才又没有防备,不中计反倒不符合情理,再说商场之中,无非一个利字,你看得穿,怎么还会在商场?”

    沈阳想了半天,若有所悟,可是又有些不解,“叶总,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你对我说了这些,有什么用?”

    “法律对于这种事情,无可奈何,因为那人算计的十分精明,骗的许学才倾家荡产,却能置身事外,已经算是高明的手段,”说到这里的时候,叶枫微微皱了下眉头,很轻微,轻微的让沈阳都没有发现,“可是张兰英显然记得,许舒婷也知道,她毅然接手父亲留下的空壳子,从头做起,只是为了让九泉之下的父亲能够瞑目。”

    沈阳愣了半晌,“那又如何?”

    “我是说,这个公司虽然是个空壳子,许舒婷接手后,全心全意的打理,只是因为在许舒婷的眼中,这公司实在比她的性命还要重要。”叶枫缓缓道:“她把这个公司交给我打理,那已经是对我的无比信任,对于这点,我很感谢。”

    沈阳有些愕然,又有些气愤,“你为什么不说她在利用你?叶总,你就是心肠太好,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她需要你的时候,让你打理,等到公司上了轨道后,男朋友回来后,却把你一脚踢开,这算什么信任?”

    叶枫叹息一声,“你今天听到卖花的小姑娘说的什么,难道还想不明白?”

    沈阳一愣,“对了,那花是许总买的,她为什么要买花送给自己?她的男朋友呢?”

    他本来以为自己什么都一清二楚,谁想到一回到这个话题,又是稀里糊涂。

    “许总是有个男朋友,几年前出国留学到德国,”叶枫淡淡道:“这我也知道。”

    沈阳吃吃道:“我好像也知道这点,只不过你为什么好像一点不生气的样子?”

    “他们本来准备一同出国留学的,”叶枫缓缓道:“只是后来许舒婷为了接管父亲的公司,只能留了下来,那个男人为了事业,为了将来,还是决定去德国,他答应许舒婷,两年后一定回来。”

    沈阳有些咬牙,“她有男朋友,这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只不过我觉得气愤的是,她有男朋友,为什么还要和你订婚?她既然和你订婚,为什么又对以前的男朋友念念不忘,他一回来,就迫不及待的回心转意?这说好听的是什么难以抉择,说不好听的就是水性杨花!”

    “有些人很难被忘记,”叶枫目光又有了一丝古怪,“有的时候,你以为自己已经忘记,却不知道,她已经钻入了你的心底,你不用见到她,也能记得她的一言一行。”看着沈阳不解的眼神,叶枫叹口气道:“其实不止初恋情人如此,只要你真正爱上她,你就会觉得,时间空间都不是问题。”

    “那什么是问题?”沈阳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个男人叫做宋可超,”叶枫放低了声音,还是避而不答,“许舒婷喜欢他,他多半也是喜欢许舒婷的,只不过对于很多女人而言,爱情可以意味着一切,对于男人来讲,爱情只不过算是一个附属,他选择了事业,却也还算珍惜这段爱情。”

    沈阳默然半晌,好像有些明白,“叶总,你既然这么说,我也无话可说。”

    他才要起步,叶枫突然叫住他,沈阳终于回头,“叶总,什么事?”

    叶枫目光越过他的头顶,望到天上去一样,“我还忘记告诉你一件事,宋可超已经死了,两年前,死于从国外回来的一次空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