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四十八节 心思
    我愿意,我同意,只不过差了一个字,可是含意却有着千万的差别。

    言犹在耳,沈阳却有种恍惚的感觉,他记得许舒婷那天,在游轮上,说起我愿意的时候,梦幻一般的神采飞扬,可是今天说出我同意三个字的时候,只是感觉到梦游一样的行尸走肉。

    办公室里一片静寂,没有人想到许舒婷为了几束玫瑰花,竟然自毁长城,叶枫辞职有情可原,可是许舒婷不做挽留,好像是天理不容。

    就算是关心人情不如关心猪肉的王军臣,都有些愕然,想要站起来,却又埋下头去,心中只是想,女人呀,女人,真的是个奇怪的动物,那个送你玫瑰的男人有什么好,比得上游轮好?

    王军臣侧重物质文明建设,没有小康,只是维持个吃糠的水平,董倩倩却是更注重精神方面,只不过她建设的也不算有什么成绩,总是被别人认为精神建设的出了问题,也就是常说的精神病,现在她目瞪口呆,“叶总,你要辞职,我不准。”

    叶枫看了她一眼,觉得她扫地这么久,怎么还是个急躁的性格,分不清主次,可是董耀最近也说了,丫头在家,也知道打扫卫生,关心人的,没事还能给他老爸沏个茶,这要归功感谢叶枫的教导有方,董耀没有问叶枫怎么调教的,因为他信任叶枫,当然董耀说到感谢的时候,隐讳的提了一下,自己的茶叶又喝完了,叶枫没事求他。只是当作没有听见。

    关心则乱这句话一点不错,董倩倩一句我不准说过之后,有些脸红,自己算是什么,又有什么资格这么说话,看到许舒婷望着自己,董倩倩诺诺道:“我是说,做地好好的。为什么要走人。”

    “是呀,叶总,走什么,是嫌工资低了吧?我帮你申请。”张小绢竟然也站了起来,主动的说情,众人都是劝说,只有许舒婷维持沉默,只是咬着嘴唇。

    “许总。你倒说句话呀。”众人都有些着急,头一回没有想到钱。

    “叶枫,你……许舒婷由于一下,才要说什么,叶枫已经打断了她的话头,“我要走了,我这人不习惯在一个地方太久的,你们不要搞的生离死别一样,我还会过来看你们的。”

    许舒婷看起来的挽留当场夭折,“那你保重。我让李姐,把你地工资,还有奖金都算算。”

    “那好。”叶枫点点头,“我的账号你也知道,直接打到我的卡上就行。”看到他转身要走。许舒婷突然叫了一声,“叶枫。”

    众人心中一喜,以为有了希望,从事态和事实来看,叶枫的走和许舒婷的态度大有关系,做的好好的。突然离职,肯定是那束天天到来的,见鬼地玫瑰在捣鬼,叶枫愤然辞职,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覆水还能重收,破镜也能重圆的。许舒婷只要挽留,只要放弃那束玫瑰,叶枫留下来,不是没有可能!

    “什么事?”叶枫头也不回。

    许舒婷望着他的背影,双眸好像钉在上面一样,半晌才吐了口气,“你怎么说,也在这里做了这么久,晚上请你吃饭,包括这里所有的人,我请客。”

    “我受不起。”叶枫还没有回答,沈阳已经愤然应了一句,“许总,今天我有事,请假。”

    “我也是,天舒晚上请我看电影,外国大片。”张小绢懦懦道,觉得不好翻脸,这年头,虽然是人浮于事,但是工作岗位空出来,不用等发霉,就如同洪水冲到洼地,很快的填满,你和工作过不去,其实是和自己过不去,老板无所谓的,大街上打劫的,讨饭的,都是本科毕业呢,你算个球?

    “哦。”许舒婷望都不望薰倩倩一眼,回转到了座位,再不发一言。

    叶枫前脚迈进了电梯,沈阳后脚就跟了进来,“叶总,等等。”

    “等什么,等你请我吃饭?”叶枫脸上竟然还是慵懒的笑容,让沈阳看到了,几乎想用手指头帮他抹去,他觉得叶枫这是强打精神浪,黄莲树下弹琴,苦中作乐。

    “请你吃饭,没有问题,我只怕你吃不下。”沈阳有些苦笑,“你都走了,我觉得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看来我明天也要辞职地。”

    “为什么?”叶枫皱了下眉头,“沈总,以开拓者目前的形势,你留在这里,会有很好的发展,”他用力拍了拍沈阳的肩头,“好好的做下去,不要意气用事,更何况,许总需要你们地帮忙。”

    “她若是真的需要我们的帮忙怎么会不给我们面子?她的解释太滑稽了,叶总,你不好意思问,我帮你问了。”沈阳对许舒婷的态度很不满,解释听到了,可是这种解释,从他和叶枫的关系上来讲,很难解释地通。

    “她说什么?”叶枫忍不住的问。

    “她说以前有个男朋友,出国了,本来以为死了呢,没有想到后来又回来了,所以许总可能又找到初恋的感觉了吧?”沈阳皮里阳秋的讽刺了一句,觉得好像心中的那口气还没有吐出来,继续说道:“你说这算什么事,她说和你订婚是立场不坚定,哦,你一句立场不坚定,说把人家甩了,就把人家甩了,你当哥们是什么?皮球吗?这不是什么先来后到地问题,也不是春运你起的早就能买到票地问题,有的时候,起的早还有票卖光的时候呢。”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叶枫忍不住的笑。

    沈阳看到了叶枫的笑,心中反倒是想哭,他想说一句,哥们,有痛苦的时候,还是哭出来的好,只不过眼珠子转了转,“我只是想说,感情这东西,也不是分时间早晚的问题,许总的这句立场不坚定,太过可笑,不过叶总,你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和她那样的老总共事,我没有安全感!”

    “你有空吗?”叶枫突然问了一句。

    “怎么?”沈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终于醒悟,连连点头,“有空,有空,你没有听我向许总说,请假了。”

    “那好,你陪我走走。”叶枫走出了奥神大厦,回头望过去,突然叹息一声,“你知道我看到这座大厦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多半是睹物思人吧?沈阳想这么说,却觉得有些伤人,只能摇头,“我不知道。”

    “不止这座大厦,所有的大厦,不过是钢筋混凝构成的,这本来是给人提温暖躲避的环境,可是为什么人进入了里面,也被染上了钢筋的硬,混凝土的阴冷?”

    叶枫凝望着大厦的玻璃幕墙,阳光照在上面,折射出颇为强烈的光芒,他突然醒悟了过来,以往的时候,他看到的都是柔和的落日辉照,无私的洒在每个人的身上,只不过匆匆忙忙的人群通常都是头都懒得抬起一下,太阳的光辉是无私的,无私的让人已经忽略到它的温暖,或许只有在阴冷的天气才能想起它的好,可是叶枫看到这个光芒的时候,却意识到,自己很可能,再也不会踏入这里。

    “叶总,你怎么了?不就是被人甩了,用不着这么意志消沉吧,我其实比你惨,我以前的记录,三天被人甩四次呢。”沈阳有些担忧,希望叶枫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叶枫摇摇头,已经缓步向前走去,沈阳跟在他身边,不知道说些什么,街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嘈杂,沈阳心中更乱,他只怕叶枫去撞车,好在他的设想并没有实现,叶枫走过了几条街道,来到了一家花店前。

    “叶总,你做什么?”沈阳茫然不解。

    叶枫笑了下,推门走了进去,一个小姑娘迎了上来,“欢迎光临,先生,需要什么?”

    “我想问个事情,可以吗?”叶枫笑着问。

    若是别人这么问,小姑娘多半早已拿扫把轰他出去,只不过望着叶枫的笑容,小姑娘只是笑,“当然可以。”

    “我是开拓者公司的。”叶枫报出家门,让沈阳觉得不解。

    “开拓者?”小姑娘有些诧异,“什么事?”

    “是这样的,”叶枫缓缓道:“最近你们送的花……”

    他拖了个长音,小姑娘显然不知道叶枫的用意,忍不住的问,“怎么的,有什么问题吗?”

    沈阳才有些明白,原来叶枫要自己充当把私家侦探,过来调查,莫非还要和许总的前男友决斗?

    “不是这样,”叶枫摇摇头,“玫瑰花很好看,只不过最近不需要了。”

    “不需要了,许总没有说呀?”小姑娘有些诧异,“她付了钱,订了花,说连续送一个星期的,这都是预定好的,不能退的。”

    沈阳愣住。

    “哦,是这样,许总没有说,以为能退呢,”叶枫倒是脸色如常,“那我回去再问问。”

    二人才一走出花店,沈阳就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叶总,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