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四十七节 辞职
    本来好好的一对,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就出现了裂隙呢?沈阳想不明白。

    沈阳发誓,以后只结婚,不订婚的,如果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么订婚只能算是丧钟为爱情而鸣,如此看来,没有必要进坟墓之前,再敲一遍丧钟的。恋人之间,囊中羞涩的送一朵红玫瑰,代表我的心中只有你,送两朵意味着这世界只有我们两人,送三朵当然不代表两人之间出现了第三者,只是代表我爱你的意思。

    沈阳这两天每天都睡不好,办公室的玫瑰总是新鲜的,没有三十朵,也有二十多的,他没有心思去琢磨这些数目到底代表海枯石烂,还是至死不渝的,他觉得,没有什么爱情会等待到海枯石烂的,或许只有王八的爱情才可能有那么久,至死不渝也很可笑,岂不闻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叶枫和许舒婷还没有大难临头呢,就已经劳燕分飞,如此看来,这世上还有什么爱情?

    几十朵玫瑰天天都和大石头一样,压在沈阳的胸口,让他很不舒畅,叶总最近沉默了很多,天天笑话也不说一个,沈阳觉得,叶枫以前每天都能给办公室带来无穷的欢乐,可是许总回来后,每天玫瑰花催命一样的送到,这让众人都沉默了很多,董倩倩昨天趁许舒婷不在的时候,主动给叶枫抛抛媚眼,却如同石头抛出了大海,除了‘咚’的一声外,回音都没有一个。

    今天出了电梯。沈阳就发现那个送花的小姑娘已经站在办公室门口,暗想火箭发射的时候,都没有你这么准时,本来小姑娘长地眉清目秀的,看起来让人有说不出的喜欢,可是现在沈阳只想把她一脚踢出去。

    小姑娘已经和这办公室人的混的比较熟,天天见到包子,还能记得新鲜不新鲜呢。“沈总,许总不在吗?”

    “你自己长眼睛,不会看呀。”沈阳吃火药一样回了一句,愤愤的回到自己座位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发现叶枫和许舒婷都不在。

    小姑娘暗自嘀咕一句有病,看到张小绢望着自己,笑着走了过去。“你好,许总还没有来吗?”

    张小绢老年痴呆一样,扭头看了一眼许舒婷的座位,然后扭过了脖子,缓缓的摇摇头。

    “许总今天来吗?”小姑娘忍不住又问,店里地生意忙,跑腿的不多,虽然这个主顾大方,但送完这个,她还要去忙别的客户。

    张小绢望了她半晌。又摇了下头,低头翻起手中的资料,不过是倒的。

    小姑娘虽然不是什么双料博士,mba的,却也觉得整个公司运作出现了问题。好在回头的时候,发现了叶枫,主动迎了上去,“这位先生,许总呢?”

    叶枫笑笑,“还没有来。”

    同样的一句话。让他地笑容一渲染出来,有着说不出的动听,小姑娘以为碰到了正常人,却不知道如果按照正常的道理,这位掐死自己都有可能。“那她什么时候来?”

    “这个,我不太清楚。”叶枫摇摇头。看到了小姑娘眼中的为难,热心道:“要不我给你打个电话问一下,好漂亮的玫瑰。”

    众人倒,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那好。多谢你了,你真是好人。”小姑娘的嘴好像抹了蜂蜜一样。

    叶枫才拿出手机,突然又放下,小姑娘没有催促,眼睛已经越过了叶枫,望向对面的许舒婷,“许小姐,你的花。”

    许舒婷接过了玫瑰,望了叶枫一眼,转过了目光,说了声谢谢,回转到了座位上,细心的把花放在桌面上,好像连玫瑰花瓣都舍不得碰掉一枚,叶枫耸耸肩头,若无其事的回转到了座位,打开电脑,破天荒地‘劈里啪啦’的敲打起键盘。

    沈阳望了叶枫一眼,霍然站起,来到了许舒婷的面前,“许总,我找你有事。”

    “你说。”许舒婷头不不抬。

    “可以单独在会议室说一下吗?”沈阳突然有些于心不忍,自从许舒婷回来后,因为叶枫的缘故,他都没有正眼看过许舒婷,当然这句话很容易让人误会,他是因为许舒婷是叶枫的未婚妻,所以早就摒弃了以前地崇拜,他当叶枫是朋友!

    朋友一词虽然只有两个字,可是沈阳每次想起来,竟然激动莫名,他不知,自己除了酒肉朋友外,还有真心为其考虑的朋友,今天无论如何,他也要把心里话说出来,就算叶枫和许舒婷都不高兴。可是当他看到了许舒婷的侧脸,心中一动,因为许舒婷虽然化了淡淡的妆,眉头却是微

    微的起,嘴角抿的一条弧线,并没有半丝女人被追求,甜蜜的笑容,这让他看到,竟然感觉到许总有些累,有些憔悴。

    “好。”许舒婷抬起头来,没有问什么,已经径直走进了会议室,沈阳望着她的背影,快步的跟了上去,他只怕自己看久了,就丧失再向许舒婷责诘的勇气。

    “许总,回来几天了,休息好了没有?”沈阳望着许舒婷的双眸,只觉得里面如同碧水,藏着什么,决定采用迂回战术。

    “好了很多,谢谢沈阳你地关心。”许舒婷回了一句,悠远淡漠。

    “那个最近业务还是呈上升的势头,陈总,许总现在还没有看到吧?他出差地效果很好,金迪真的给面子,手指缝漏下点,就够我们小打小闹几个月的,电子厂那面,天天加班,那面的人员加了几次工资,都乐的够呛。”沈阳绕了半天,有些绕不回来的感觉。

    “哦,你要申请加工资?”许舒婷缓缓道:“叶枫和我说了下,说最近公司里面的人,做事都很用心,成绩都在这摆着,加工资的要求,也是很正常的。”

    “不是,不是,”沈阳连连摇头,脖子感觉有点痛,“我想说的是另外的事情。”

    “你说。”许舒婷不急不燥,好像变心的是沈阳。

    “叶总在你不在的时候,表现真的很好。”沈阳想起了陈小青,觉得那是个美丽的错误,男人犯错误不可避免,改正了就是好同志。

    “这个成绩我也看到了,你不用说,我也知道的。”许舒婷垂下头来,“我不在的时候,我发现,这个公司比我在的时候,运作还要好。”

    “不是这样的,”沈阳有些着急,觉得这是裤裆里放屁,走两岔了,“许总,这个公司是你的,大家卖力,不还是为了你,叶总显然也是这样,他这么努力是为了谁,总不是为了我吧?”

    许舒婷笑笑,笑容有些发苦,“我知道。”

    “你知道,你知道,你知道个屁!”沈阳看到许舒婷的脸色,再也按捺不住怒火,拍桌子站了起来,“你都知道,你还接受别人的玫瑰花?你知道叶总现在多痛苦,这种事情对男人来说有多痛苦,他大度,顺其自然,不好说什么,我说!”

    他霍然站起,董倩倩在外边见到,差点把扫把扔出去,她头一回见到沈阳这么气愤,也头一回觉得,沈阳还像个男人!

    许舒婷眼皮子都不抬起一下,低低的声音,“沈阳,有事情,坐下来谈。”

    沈阳拍案而起,有些后悔,犹豫了一下,终于坐了下来,“许总,叶总是个好男人,你不能让一时的冲动毁了你们的感情,我讨厌做媒,可是这次奉劝的可是真心真意。”

    “我知道,”许舒婷低着头,“可是这次的玫瑰花,我真的很难拒绝。”

    “为什么?”沈阳的怒气差点把房盖掀起来。

    “记得你才到公司的时候,我就说过,我有个男朋友,”许舒婷还是低着头,茶杯中现起了丝波澜,好像一颗水珠掉到了上面。

    “啊?”沈阳有些发呆,记得真的有这么回事,当初只是以为许舒婷是在暗示自己,迂回的拒绝,没有想到她竟然旧事重提。

    “他出国了,”许舒婷继续道:“说让我等他两年,我一直在等他,和叶枫订婚,是我的意志不坚定,我对此深表抱歉,我以前的男朋友,现在回来了,并没有因此责怪我,天天送我玫瑰花,”许舒婷还是低着头,“沈阳,你若是是我,应该怎么做?”

    “我,我,”沈阳有些郁闷,“你,你……

    许舒婷已经站了起来,扭头向门口走去,“你埋怨我,我不怪你,因为这本来就是我的错,沈阳,你是好人,也是好心,我也知道,只不过很多事情,真的很无奈,我也没有办法。”

    沈阳半天才从会议室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叶枫放了张纸在许舒婷面前,心中一凛,觉得有些不妙,“叶总,这是什么?”

    他眼尖,已经看到了辞职信三个字,叶枫笑笑,“我的辞职信,请许总批准。”

    许舒婷望着那封信良久,当沈阳以为时间都要凝固的时候,终于听到云里的声音传到了耳中,化成了霹雳,“我同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