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四十六节 江湖恩怨
    “老三,最近生意怎么样?”

    “老大,我不是说,谈什么都行,就是不谈生意。”

    老大坐在一张藤椅上,一杯茶放在桌面上,却是动也不动,望着床上斜依的老三,有些苦笑,“你难道没有正经的时候?”

    “我现在就很正经,”老三终于坐直了身子,“老大,今天我身边没有女人,已经算是我最正经的时候。”

    “可是贝宫显然不这么认为,”老大突然冷冷的笑,“你在澳门,拉斯维加斯,太阳城,还有大西洋城的产业,他都能了解的一清二楚,如果不是他说,我还不知道梦来你的生意做的越来越大。”

    “他知道又能如何?”老三眼中闪过了一丝冷冷光芒,转瞬又显得满不在乎,“我们四兄弟的事情,沈爷都不会管,二哥他更不会管。”

    老大捕捉到老三眼中的冷意,却是不动声色,“可是他这么关注你是为了什么?”

    “你说他为了什么?”老三不答反问。

    “我承认,贝宫是个商业奇才,”老大叹息一声,脸色沉重的有如浓云,“可是做生意的,疑心都大,他了解你的生意,说好听了,是关心你,说不好听的,他对你有戒心。”

    “老大你觉得二哥是什么意思?”老三笑了起来,眼睛眯缝起来,低头望着自己的一双手,他的手指修长,和叶枫一样。可以说是艺术家的手,只是一握起来,谁都不会怀疑,一拳能打倒个壮汉。

    老大愣了一下,干笑了一声,“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老三,并没有别地意思。”

    老三松开了拳头。还是那个神色,“大哥,我只是想说,我们兄弟四人,到今天,几十年的兄弟之情,我实在很珍惜。”

    “那是,那是。”老大连连点头,“我当然也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怕贝宫太为儿子着想,忽略了我们四人的感情。”

    老三望了大哥一眼,淡然道:“没有哪个父母不为自己子女着想,我想大哥也是一样的。”

    室内静寂了下来,其中弥漫着难言的微妙,老大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叶,突然呛了喉咙。剧烈的咳嗽起来,老三终于从床上下来,伸掌在老大背上拍了拍,眼中的目光很复杂,“大哥。当心。”

    老大终于止住了咳嗽,直起腰来的时候,已经满脸通红,抬头望向老三地时候,目光有了感喟,“人老了。不中用了。”

    “老大在我眼中,还是一如当年的。”老三说话终于有了一点私人的感情,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还记得十多年前,”老大话锋一转,有些缅怀的样子。“在澳门,我们碰到朴恩宇的时候?他那时嚣张的不可一世。结果如何了?”

    老三淡淡道:“他当初在澳门势力只能用只手遮天来形容,人有势力和能力,难免张狂,不过太狂太傲的人,死地也通常很早,当初我和他为了一个赌场的权利归属,一言不合,没有想到他竟然派人来暗杀我,如果不是大哥当时也在澳门,我多半阴沟翻船的。”

    “其实凭借你的身手和机心,他不见得能算计你的,但是他显然知道你的弱点,”老大摇头道:“老三,你可知道,你最大的弱点就是女人!你这个弱点很容易被别人利用!”

    老三叹息一声,缓缓道:“不错,我虽然一直都知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的,可是竟然还对一个婊子动情,可算是蠢的不能再蠢,我没有想到的是,她那样地一个纯洁的女人,竟然也是朴恩宇派来暗算我的。后来老大你及时赶到,不但救了我,而且当机立断,派人杀到朴恩宇的老窝,那孙子做梦也没有想到,本来庆功宴的夜晚会变成阎王宴,我想他死地那一刻也想不到,大哥出手会那么快。”

    “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老大沉声道:“朴恩宇敢砍你一刀,无疑就是砍在我身上,他得罪了我不要紧,可是得罪了我的兄弟,我会让他死的很难看。”

    “我欠了大哥一条命,”老三缓缓道:“我会记得。”

    “兄弟说这个干什么,”老大摇头道:“你若是这么说,就是不把我当作兄弟,只不过梦来,朴恩宇的儿子朴人兴一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他接手了老子的事业,竟然做的比老子还大,前段时间,听贝宫说,你去了澳门,朴人兴竟然也死了,真地不是你下的手?”

    老大望着老三,多少有些疑惑的样子,老三苦笑摇头,“二哥因为当年的恩怨,这么想我,怎么大哥也是这么想,其实我到澳门只不过是打理下生意,没有想到第二天就听到他暴毙的消息,说句实话,黑道上,很多人都在怀疑我,虽然不是我,可是我不在乎,就算所有地坏事都扣在我脑袋上,又能如何?”

    “真的不是你?”老大一拍桌子,有些激动,“别人不信老三你,我信!”

    老三望了老大良久,这才说道:“我知道,老大一直都会支持我。”

    他说地虽然淡,老大却是满意他的回答,拧着眉头,“如果不是你的话,那又会是谁?朴恩宇的势力很大,当初我们杀了他,虽说他们理屈在先,可如果不是沈爷说了一句公道话,我想我们兄弟二人都会有不小的麻烦,但如今的朴人兴本身势力就不小,才又娶了东南亚黑帮组织,雅库吉教父的女儿,听说那女人年纪不大,手段却是很不差,她父亲的帮会都让她打理的井井有条,不知道怎么会看上了朴人兴,非他不嫁,没有想到才嫁了一个多月,老公就暴死家中,听说这女人已经放下了狠话,一定为老公报仇的。”

    “那能怎么样?”老三脸色不变,“第一,这件事不是我做的,第二,这件事就算是我做的,我也不见得怕他们,雅库吉教父算得上哪根葱,除非他们不惹我,要是真的找上门来,我也不会让他们有好日子过!”

    “话是这么说,可是,”老大叹息一声,突然用力握住老三的手,“只不过老三,你放心,无论什么时候,什么情况,我都会站在你的这边。”

    老三有些感动,“谢谢大哥。”

    室内又是一阵沉寂,两兄弟好像都在想着心事,又是老大打破了沉默,“老三,说句实话,当年沈爷把生意交给我们四人打理,虽然从表面上看,我们分到的很均匀,可是过了这么久,我觉得,你,我,老四三兄弟的生意加起来,恐怕还不到贝宫生意的一半,更何况,老四天生对生意不感兴趣,他的生意一向是交给贝宫打理,你当初就是心高气傲,我又是为了剑冰着想,可是你显然也不算会做生意,最少你没有贝宫做的那么轻松自如,不然也不会和朴恩宇起了冲突。”

    老三默然不语。

    老大抿抿嘴唇,看着老三的脸色,并不再说下去,有的时候,种子播种下去,只要顺其自然,等待收获即可,不然■苗助长,反倒没有什么好效果,话题一转,“老三,再过半年就是沈爷的大寿,你准备给沈爷送点什么礼物,也让大哥我参详一下才好。”

    “还有半年,急什么?”老三从沉默中复苏过来,“我想大哥关心的不是如何送礼,而是剑冰如何得到沈爷的信任吧?只不过大哥,说句实话,有叶枫在,剑冰很难让沈爷赏识。”

    老大嘴张了两下,想要说些什么,半晌突然问,“不知道叶枫现在在哪里?我承认,剑冰的确不如叶枫,就算这三年,叶枫半点长进都没有,剑冰这孩子也赶不上,剑冰为人就是太过忠厚一些。”

    老三笑容云一样,捉摸不定,听到老大说剑冰忠厚,笑容有些古怪,仿佛听说狼爱上羊一样的可笑。

    “老三,你最近总是四处走动,不知道见到叶枫那孩子没有。”老大态度诚恳,“三年前,不知道怎么的,他突然没了消息,贝宫总是说他四处游荡,没有定性,可是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梅家这三年也是一直没有消息?”

    “你问我,我问谁?”老三笑道,“虽然我是他的干叔叔,可是我不是他老子,儿子的下落,自然有老子去关心,你看二哥天天若无其事的样子,想必叶枫没有什么大事吧。”

    “我真的有点担心他。”老大脸上有了忧虑。

    “老大,”老三目光有些闪动,“有件事情很古怪,不知道你注意没有。”

    “哦?什么事情?”老大心中一动。

    “前一段时间,二哥的公爵号游艇去了一趟南海,老大你不知道?”老二缓缓道。

    “贝宫的公爵号去了南海,”老大有些吃惊的样子,“那是大事,只不过我最近有些心烦,没有留意。”

    “那个你可以留心一下,”老三若有深意,“说不定,你能查出一些,你想要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