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四十五节 带壳的不都是海鲜
    戈民辉的一双筷子抛出,有如王母娘娘的金簪,在他和金迪之间划了一条天堑,可是却把叶枫划到了天堑的那面,而且因为对手的一致,彭建兵和叶枫的关系反倒显得很近。

    二人开起叶枫的玩笑,看来也不过是善意的,叶枫不等回答,斐少爷已经大声说道:“小青不是叶总的恋人,叶总有老婆的人,你们就别拖他下水了。”

    陈小青才想表示一下羞涩,把云雅琪的笑话变成现实或者捕风捉影,经过斐少爷的搅和,羞涩没有成形,就已经晨雾见到阳光般的散了,

    “这位是?”彭建兵看了斐少爷一眼,这位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就是伙夫,只不过从他手指上的宝石金戒指来看,伙夫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陆斐,”叶枫责无旁贷的介绍起来,“年轻有为,最近有意报业发展。”

    云雅琪没有注意到陆斐,只是注重他说的话,有些愕然的看了叶枫一眼,“叶总,你有老婆了?”

    叶枫不能如牛魔王一样,说什么感情破裂了,只能摇头,“你别听他胡说,小青和我是工作上的交往,”看到陈小青脸色不豫,只能再补充一句,“也是我的好朋友。”

    “是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这么说,就算他有老婆,有女朋友,也希望别人把他当作单身来看待?”云雅琪问的很认真。

    叶枫有些汗,“我不是每个男人,我只不过是一个男人,再说按照经验而言。这个问老彭更合适一些的。”

    他借力打力,顺水推舟的功夫实在一流,彭建兵一听大笑了起来,倒有些高兴,“雅琪,你说地太绝对,最少我不是这种人,叶枫是不是。那只有时间能考察,谁都知道我有老婆,而且我很怕老婆的。”

    “你怕老婆,因为你的爱,”云雅琪笑了起来,“你不爱,何来的怕?”

    “这个问题很深奥。”叶枫成功的脱身,招呼大家坐了下来。“很适合做个下酒菜的。”

    人不多,一共六个,申赢一路无语,却没有人把他当哑巴卖了,所以现在还要占个座位,看到这里的人,男的豪放,女地娇美,尤其那个云雅琪,好像一眼就能看到你的心底。不知道叶枫这个人不行,怎么认识的都是人中吕布,见到无人搭理自己,讪讪的挨着斐少爷坐了下来,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觉得自己的存在。

    只不过才一落座,申赢感觉到斐少爷投来的目光,刀剑一般,就知道自己又做了错事,他就算不抢着陈小青的身边坐,把叶枫挤出去。也不能坐在斐少爷的身边,让陈小青无可选择。

    果不其然,陈小青找了个对面地位置,叶枫的身边坐了下来,斐少爷的另一边被五大三粗的彭建兵占据。斐少爷虽然没有被王母娘娘狠心的棒打鸳鸯,却也只能执手相望泪眼。竟无语凝噎。

    云雅琪坐下来的最慢,只不过到她坐下来的时候,只有一个空位,那就是叶枫的身边,叶枫左右逢源,更让斐少爷有着说不出的郁闷,只是觉得不读书的坏处,排列组合应用地不好,伸手一挥,“今天我请客,谁抢我和谁急。”

    众人望了他一眼,又望了下叶枫,叶枫倒是不在乎,“那今天就斐少爷请,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还请的。”

    斐少爷拿过了菜单,看了一眼服务生,“有什么带壳的没有?这我比较喜欢吃。”

    “有,花生瓜子。”服务生答。

    众人喝了一口茶水,又差点喷了服务生一脸,陆斐觉得这位脑袋被驴踢了,“我是说的是海鲜。”

    “先生你早说呀,”服务生有些惶恐,“有,有很多。”

    二人议论了半天,把菜谱确定下来,陆斐放下了菜单,觉得不能点红酒,以免给叶枫炫耀的机会,“有啤酒吗?”

    “当然有。”服务生觉得这位问话实在有让人意料不到地白痴。

    “有八二年的吗?”斐少爷问了一句。

    “这个,倒没有。”服务生想要去撞墙,众人不想拦着他,也是想陪着他去撞墙,除了陈小青和叶枫,没有人知道陆斐为什么要喝八二年的啤酒,这个估计要比八二年的拉菲还难找。

    “实在有些可惜。”陆斐遗憾道:“叶总,没有八二年的啤酒,你可怎么办?”

    叶枫倒还冷静,“啤酒我喝新鲜的就行。”

    陆斐望见陈小青地冷笑,知道自己又有了问题,不想再在年份上做文章,只是吩咐道:“最贵的,来一箱,我今天和叶总一醉

    方休。”

    叶枫等到斐少爷炫耀完毕,这才对彭建兵说,“老彭,这次你也要多喝点,难得有这个机会。”

    “是呀,难得有这个你请客,别人掏钱的机会,”彭建兵有些佩服,“小叶,我别的可能不服你,可是这种见缝插针的功夫,我头一个佩服你,我以为给你介绍点我们不做地生意,这次总能让你放点血,没有想到你还是老样子,你属鸡的吧?”

    “我属铁公鸡地。”叶枫笑容可掬,脸皮厚的让彭建兵自愧不如,“趁着没醉的时候,我先把正经事说了,这两位我事先和小青说过了,一位是彭建兵彭总,另外一个是云雅琪小姐,这位是陈小青小姐,勤诚信的主要负责人,说话很管用的。”

    云雅琪突然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位陈小姐和陈友信先生什么关系?”

    “那是家父。”陈小青望着云雅琪,竟然有丝嫉妒,她一直觉得自己的举动只能用优雅来形容,可是和云雅琪一比,那不过是原始人文明人的对比,云雅琪一句话让她的嫉妒消减了不少,“陈先生我一直很尊敬的,看来虎父无犬女一点不错,今天能认识陈小姐,实在是意外之喜。”

    “听说云小姐也是金迪的骨干,”陈小青用谦虚掩饰着心中的高兴,“今天认识你们两个,希望以后能够多多的合作。”

    “我今天也很高兴,这杯酒喝了,以后就希望大家齐心合力,同声同气,”叶枫虽然攀上了高枝,可是看起来是被人用枪逼上去的一样,“我们许总回来了,可是有事不能来,她让我帮忙问候一下,有时间,她一定再补请的。”

    众人嘻嘻哈哈的酒桌上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牢靠不牢靠只有天知道,等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时候,彭建兵和叶枫的关系已经和打过铁的一样铁。

    “叶总,其实这顿饭,我们过来吃,还是要寻思一下的,毕竟我们是竞争对手,可是雅琪说了,虽然大家一块竞标过,但是我们目前还是构不成竞争的,因为你们主要是中低端市场,金迪目前的发展方向,主要是中高端的客户,不过陈小姐算得上我们的主顾,还得多谢你不避嫌的介绍,看起来我以前真的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叶枫君子般的笑,又有些谦虚,“我别的不知道,大道理不会讲,只是明白,多条朋友多条路,多个仇家多面墙,老彭你以后,就是我的朋友,也是开拓者的朋友,开拓者有什么消息,做不下的,一定会想着你们,比如这次勤诚信,陈小姐人很聪明,做事也有魄力,实在不可多得。”

    叶枫一句话让陈小青听的神采飞扬,陆斐看了,忍不住的去琢磨,为什么叶枫的一句话就让陈小青高兴,自己说十句话只能让彼此郁闷?

    彭建兵已经有些面红耳赤,觉得这小子说的仗义,但不能隔着桌子去拍他的肩头,只好拍在桌子上,震的带壳的海鲜一动一动,活过来一样,“小叶你都这么说了,我老彭虽然不能说百分百的做主,却也答应你,你是我的朋友,也是我们金迪的朋友,以后我们有什么消息,不想做的,一定会想着你的。”

    云雅琪觉得这个叶枫真的很聪明,老彭中了他的算计,叶枫只不过用了点芝麻,就换回个西瓜,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一如当初,她很多时候都能看穿了叶枫的用心,却是兴不起厌恶的感觉,只是觉得他公司小,为了经营,用些手段,也是无可厚非的。

    “其实我还真的有些惭愧,”叶枫突然叹口气,“开拓者现在是小,可能在金迪眼中,做对手的资格都不够,但是我敢说,用不了几年,开拓者的发展,绝对不是能够金迪能想到的。”

    “别人说这句话,我觉得是吹牛,”彭建兵拍掌大笑,“可是叶枫你小子说了,我知道,绝对不是玩笑话,可是我宁愿你们壮大,也不愿意成天面对戈民辉那种对手,生意是靠实力的,一个公司,没有竞争对手看起来是好事,可是实际上已经危机四伏,磨砺中才能让你保持警惕,一个公司失去了竞争,也就失去了活力,小叶,不过我很想知道,你最近有什么计划没有,你尽管说,能帮的,我一定会帮。”

    叶枫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今天找你们来,还是想请你们参谋一下,如果要收购开荒者那样的公司,需要准备些什么。”

    “啊?”众人都是有些吃惊,斐少爷心中一颤,蟹壳掉了下来,砸到酒杯中,还是茫然不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