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四十二节 伤心人别有怀抱
    点石成金 四十二节 伤心人别有怀抱

    “沈总,红色的玫瑰代表什么意思呢?”

    薰倩倩压低了声音,望着女孩子手中的玫瑰,一脸的艳羡,她长的虽然不错,可是因为性格的原因,别人送给她的通常逃走的背影,不要说玟瑰,就是煤炭都没得送的。

    “那个,你不是上过大学嘛,怎么这点常识都不知道?”沈阳看了叶枫一眼,有些奇怪,玫瑰红的让人心跳激动,许总已经接过了玫瑰,伸手拿出里面的卡片,只是看了一眼,脸色好像都被玫瑰映的也有些发红,疲惫中添了些许的娇羞。

    薰倩倩一幅很羞愧的样子,“我哪有沈总三年名企见多识广,再说,哪个大学什么专业会教这些知识?你告诉我一声,我去补习一下?”

    沈阳不知道她是讽刺还是赞扬,也不清楚董倩倩是真糊涂假糊涂,亦或在装糊涂,看到叶枫头都不转过来一下,心中有些嘀咕,叶总送玫瑰不论束,通常都是按吨计算,上次一场玫瑰雨几乎和下场暴风雪没有什么区别,若是他送的,许总没有道理不向叶枫望一眼,可是若不是叶总送的,那更是没有道理!

    “红玫瑰当然代表火热的爱情。”沈阳低声说,看到许舒婷已经把花签收,放在鼻子下闻了下,好像很陶醉,更是纳闷。

    “我当然知道是代表爱情,你以为我真不明白?”董倩倩看着白痴一样看着沈阳,“可是就是代表爱情才让我纳闷,这代表谁的爱情?你看许总和叶总的神情,用后脑勺都能猜到,这花肯定不是叶总送的!”

    “啊?”沈阳有些发呆,发现这个丫头虽然大学才上了三年。某些方面懂的却比大学教授还要多,某些思维实在比哲学家考虑的悠远,他们交谈压低了声音,看到许舒婷才放下玫瑰,手机又响了起来。接听了两句,说了一句,“那好,晚上见。”

    声音虽然低。可是办公室地都听的清清楚楚,手中捧着玫瑰,许舒婷头也不回,快步走出了公司,消失不见。沈阳和董倩倩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向叶枫望去,看到他望向窗外,好像并没有注意到那束玫瑰,沈阳踱了过去。“叶总,玟瑰花很漂亮的。”

    “嗯。”叶枫点点头,“沈总,你送的?”

    沈阳吓了一跳,慌忙摇头摆手晃屁股,“怎么可能是我。我要送,也是送给叶总你呀。”

    那面‘噗通噗通’地摔倒了一片,叶枫脸色没了笑容,正常的男人这个时候,都应该是气愤吧?叶枫这么想的时候。也表现的很男人地样子,“不是你。那是谁?”

    沈阳有些苦笑,觉得应该帮助叶枫一回,看了四下一眼,压低了声音,“我怎么能知道,但是现在有能查的,比如说私家侦探?”

    突然想起许舒婷刚才说的话,沈阳心中一颤。

    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发生,那一定是我的错。你和他一起这么久,希望能站在叶枫的身边。

    沈阳有些气愤,又有些不解,难道许舒婷未卜先知,已经知道对叶枫不起,这才提前打个预防针?可是这次不用许总说,自己也要站在叶总这边,叶总地表现,实在让人无话可说,许总离开这里的日子,叶总哪件事情不是做的干净利索,身边有一个**的,电子厂那面的女人无数,可从来没有看到他认真看上一眼,男人做到这样,你还能指责他什么?你还好意思接受别人地玫瑰花?

    是可忍孰不可忍,沈阳拍了拍钱包,预想请私家侦探的花销不会太多,再多也多不过那八百万,“叶总,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算了吧。”叶枫反倒有些妥协,又有些宽宏大量,“沈总,你现在的工作是专心业务,好好的做事,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那一定是我的错,你一直跟着许总,希望你能一如既往的支持她。”

    沈阳愣了一下,突然觉得这话很耳熟,自己没过一天就已经听了两遍,“叶总,你怎么能有错?”

    “那个,”叶枫望着沈阳,多少有些感动,“伟人都会有错呢,何况我这个平常人。”

    “无论你有什么错,这件事情你肯定不会错。”沈阳连连摇头,“叶总,你一定要许总给你个解释,这算哪跟哪儿呢?”

    话音才落地,沈阳地身后传来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叶总,今天上哪里吃饭呢?”

    沈阳回头一看,脖子差点扭断,陈小青站在他身后不远,依旧青色的外套,淡淡的装束,精心修饰的脸上充满着比阳光还要绚烂地笑容。

    “你说上哪儿吃饭呢?”叶枫看起来为人光明磊落,就算找情人都是如此。

    公司的人都没有走,都替叶总不值,只想等待沈阳表达完哀悼关心后,轮流替位上岗,看到陈小青来到,都打消了这个念头,看来自怜幽独.伤心人别有怀抱不适合许总和叶总,二人只是怕抱不过来才对,许总才接了束玟瑰花,这面地叶总已经采取了实际行动。

    “我今晚还不是什么都听你的。”陈小青的一句话让众人浮想联翩,一个还字意味着二人早就勾搭成奸,一句什么都听你的,让别人想到了言外之意,面红心跳。

    叶枫只是笑,笑很多时候,也是他掩饰感情的一种手段,他习惯笑,高兴的时候笑,痛苦的时候也在笑,他不会让人看到他的痛苦,因为朋友看到了,只有多了一个人的痛苦,若是仇人看到了,只是平添仇人的快乐。

    “出去再说。”叶枫一句话割断了众人联想的风筝,看到他们二人并肩走了出去,虽然没有如同娱乐圈中十指相扣的高调表达恋情,却也能看出二人的关系亲密的,显然并非男女之间那种纯洁的友谊。

    “沈总,到底怎么回事?”董倩倩如此的智商,都是难以揣摩,本来以为许总变心,接受别的男人的追求,现在看起来,事情的复杂,已经远远超出她的想像。

    “我怎么知道。”沈阳只有摇头,王军臣却是憋出了一句,“这都不明白?”

    “你明白?那你说说。”二人异口同声的问,就算张小绢都没有时钟一样的准时下班,围了过来,有的时候,八卦显然比男朋友更加吸引女人的注意力。

    “女人心,海底针,”王军臣深有感触的说,叶枫的一句十倍利益返回让他觉得,叶总英明神武,实在是个好男人,“你们没有看到,那束玟瑰花,许总接花的表情,这一切都已经是有力的证明,许总先变心的,都说男人花心,但是女人要变心,那比泼出的水还要难以收回的,这下叶总,真的很伤心,很伤心。”

    王军臣说这个是有切肤体会的,吴虹走了后,他其实和她联系了两次,只不过每次接电话的时候,那面的声音都像冰箱拿出的死鱼一样,没有半分的暖意,再后来,电话打了也不接,然后呢,此号码不存在,请查证再拨,王军臣得到这个答案的时候,有些失落,女人呀,都是容易改变的动物,枉费了自己的一往情深,看来每次空虚的时候,还要去夜总会酒吧去解决。

    虽然看起来两人都已经变心,可是在王军臣看来,显然这里还有五十步和百步的区别,董倩倩‘切’了一声,“伤心个屁,我看叶总比任何时候都开心!你看那个陈小青,情意绵绵的样子,按照我说呢,是叶总订婚后,先变心,然后引发许总的不满,这才去了马来西亚,两个月的功夫,你听听,陈小青说的,今晚还不是什么都听你的,那是不是还包括上床呢?”

    众人倒。

    薰倩倩倒还是脸都不红一下,“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你们别表现的和幼稚园的一样。”

    “那是,那是。”众人都是点头。

    “许总心有不忿,这才再找一个,”董倩倩给这件事情下了定论,“这件事情我说,是叶总理亏在先,怎么的,就允许你们男人到处花心,女人找第二个都不行的?你们也太大男子主义了吧?”

    张小绢其实也是这样的想法,只怕叶枫知道自己不支持他,把十倍的利润要回去,拉了董倩倩手臂一下,“别说了,感情的事情,很难说明白谁对谁错的,许总和叶总的事情,我们当下属的,不要讨论太多,今天大家有空,去我那吃饭怎么样?”

    这些议论早已在叶枫意料之中,他走出了大厦,突然说了一句,“谢谢你。”

    “谢谢我?”陈小青笑了起来,依偎在叶枫身边,好像粘了胶水,“你对我还是那么见外?说句实话,你的要求,我很难拒绝,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让我假扮一次你的情人,男人甩女人,像你这样的招数,很少有人用的,男人变心更喜欢不讲理由,最多来句没有感觉,感情破裂了,叶枫,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无非是想让人觉得你负心,只不过可惜的是,刚才我看到了你们的许总,她捧着一束玫瑰花,好像已经变心在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