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四十一节 神秘玫瑰
    点石成金 四十一节 神秘玫瑰

    沈阳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叶枫正在收拾自己桌面的东西。

    “叶总,你干什么?”沈阳有些愕然,又有些惶恐,竟然头一回没有想到他是准备携款潜逃,只是有种朋友要远游,不舍又有些担心的感觉。

    叶枫最近一举一动,看起来都是准备后事的那种从容,沈阳看着公司一步步的走上正轨,高速运作,有如看着自己孩子成才的那种喜悦,可这离不开老师的谆谆教诲,如今老师要打包走人,沈阳真的有些急了。

    “我去那边坐。”叶枫指了指自己原先的位置,“沈总,麻烦你帮我搬一下机器。”

    “好好的,为什么要搬?”沈阳有些不解,却已经放下了心事。

    “这本来就不是我的位置,”叶枫一如往常,“还有,搬完机器,开个会吧。”

    众人都是有些忐忑的坐在办公室,哈里波董也一样,叶枫笑了笑,“今天其实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宣布,公司最近的发展势头很不错,这当然得益所有人的齐心协力,就算董秘书,也把本职工作做的很好,窗明几净的办公环境让人赏心悦目,希望能继续保持下去。”

    “叶总,你说点有用的吧。”薰倩倩虽然被表扬,却是有些闹心,最近来到公司,除了扫地,就是扫地,好像这一辈子扫地工作都要在这段时间完成的,可惜她这岗位,吃了尘土,又没有贪官收刮地皮一样的畅快,回去对老爸还只能说,叶总很照顾我。给我安排的工作很简单。

    “有用的基本和你没有关系的,”叶枫一句话估计又让董倩倩今夜无眠,“今天主要有两件事情,第一,上次你们几个投资地钱。我准备连本带利的一块和你们算算。”

    王军臣和张小娟都有些兴奋,沈阳却是心中一沉,“叶总,不着急的。”

    “最近多少有点盈利。收益还不错,你们的本金十倍的返还吧,”叶枫随口一句,差点把几人震个跟头。

    “十倍?”众人异口同声地问,一颗心噗通噗通的跳。

    “嗯。”叶枫点点头。“你们现在可以随时来领取,不过领取前,还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众人心中一沉,觉得这小子不地道。

    “保证在公司好好工作。”叶枫笑。

    “那是自然。”众人长舒口气,沈阳暂时把自己的预测放了放。心中那个激动,十倍,自己如果按照叶枫的说法,八十万地本金,那不是转眼八百万到手,就算东扣西扣的。那是一笔横财,妈妈个姥姥,姥姥个爷,这个叶总就是赚钱机器呀,他手头的六百多万。那不是要变成六千万?不行,这辈子叶总走到哪里。自己要跟到哪里。

    看到众人多少带有兴奋的表情,叶枫宣布了第二个消息,“许总回来了。”

    众人惊喜之下,忘乎所以,差点问了一句,哪个许总,只不过话到嘴边醒悟了过来,“那恭喜叶总了。”

    都想着什么小别胜新婚,这个叶总这段时间,估计是盼星星盼月亮的,薰倩倩倒是百无禁忌,“叶总,许总就是你地未婚妻?”

    叶枫觉得这个问题相当的复杂,以董倩倩的智商,很难向她解释明白,“好了,没有别的事情了,许总回来后,大家更要努力的做事,关于马来西亚地事情,大家能不提,就不要提的。”

    众人多少都知道马来西亚海啸的事情,不想捐款,只是点头。

    “叶总,许总回来了,那我怎么办?”董倩倩的一句话有点暧昧,好像正房回来后,二奶的惶恐,叶枫却是认真的想了半天,“你这个名人,还没有人找你签约吗?”

    “叶总真能开玩笑,什么名人,不过是个人名罢了,不过找签约地还是有,荆文军呀,叶总难道忘记了?”董倩倩现在有点饥不择食,慌不择路,“可惜让你给回绝了。”

    叶枫望了她半晌,“我不拒绝他,估计你现在人名都不是了。”

    “那是,那是,”董倩倩倒是有自知之明,一脸谄媚的笑容,“叶总,许总什么时候来呢,这里就我没有看到过她,听说是个美女?”

    叶枫眼睛已经望向了窗外,“已经来了。”

    众人都是霍然转头,发现许舒婷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出了会议室,众人多少都有些陌生的感觉,叶枫却已经率先走上前,笑着说道:“许总,你离开地时候,我一共做了两件事。”

    许舒婷眼波水一样的平静,只不过其中是否暗藏波涛,没有人知道,“哪两件事情?”

    “一件就是炒了吴虹地鱿鱼,另外一件就是招了董秘书

    叶枫,“你说这买卖也算划算,无论怎么看,这个董秘书都比那个吴虹顺眼的多。”

    薰倩倩小媳妇一样的遮遮掩掩,偷看着许舒婷,她发现这个许舒婷神色虽然有些倦怠,可是别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这可能就是她目前无法达到的女人的成熟,她当然并不知道,许舒婷看到她的时候,只是羡慕她的青春。

    人都是如此,很多时候都是望着别人的优点,想着自己的不足,叶枫很多时候,却是看着别人的优点,想着自己的优点,倒也自得其乐。

    “哦,”许舒婷看了一眼董倩倩,缓缓点头,“你是公司的总经理,当然有招人和裁人的权利,董倩倩是吧?欢迎你来到开拓者。”

    她站了起来,伸出手来,礼貌的和董倩倩握下手,董倩倩在别人面前总是调皮捣蛋,见到了许舒婷。一时不太适应,只是笑。

    “叶总,你好像忘记了陈总。”沈阳忍不住的提醒,觉得叶枫心中只有女人,陈方也让他很奇怪。因为他在编不在岗,平日的时候,很少见到这个人,这几天更是人影都不见。

    “那我倒忽略了。对了,还有个陈方陈副总,只不过他现在出差了。”叶枫说的轻描淡写,许舒婷只是点点头,对于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关心。

    “许总,你才回来,要不要休息一下?”沈阳望着许舒婷的憔悴,看了叶枫一眼,觉得人家都是小别胜新婚地。这两位怎么搞的生疏起来。

    “不用。”许舒婷摇摇头,“我才回来,很多事情,都不清楚,沈总,你到会议室。给我汇报一下。”

    “我?”沈阳有种越俎代庖的不适,指着自己的鼻子。

    “嗯。”许舒婷用鼻子应了一声,转身向会议室走去,叶枫却是回到自己靠窗的位置走过去,坐了下来。望向窗外。

    二人一个向左,一个向右。除了开始地谈话,眼神都没有交流一个,薰倩倩看的纳闷,心想难道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竟然是真的?或者距离产生美就是假地,她已经知道二人订婚没有多久,可是这两人的三年之痛,七年之痒好像提前的来临。

    “许总,最近公司的发展良好,”沈阳二进宫一样来到了会议室,所有的记忆蓦然都涌了上来,后背有些发热,低着头看着桌面,只是怕看到许舒婷眼中地失落,“马,马上就要到新的一年的。”

    本来想问马来西亚那面怎么样,好在念头转的快,却差点咬到舌头。

    “马来西亚那面一塌糊涂,”许舒婷有些苦笑,“海啸过后,什么都没有剩下,这下真的赔本,却连吆喝都没有赚到。”

    “这是天灾,没有人能够料到地,”沈阳安慰了一句,本来想说,你那面陪了,叶总两个月却是几千万到手,你们是拆了东墙补西墙,西方不亮东方亮的,只是看到刚才二人好像有了隔阂,想要当一下和事佬,“许总不在的日子,叶总真的很努力,公司现在已经发展到一个新的台阶,我想许总也不用把马来西亚的事情,太放在心上,有失有得是很正常地事情。”

    沈阳止住了话,会议室中难言的沉寂,沈阳憋的心中发慌,抬头看了眼许舒婷,发现她好像望着自己,目光又像是越过了自己,望到了对面的墙,好像墙上有什么东西,沈阳心中有些发慌,后脊梁有些发凉,以为自己身后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许总?许总!”

    许舒婷回过神来,“什么事?”

    “没事。”沈阳只能道。

    “哦,叶枫是个好人,好男人,”许舒婷突然道:“沈总,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发生,那一定是我地错。你和他一起这么久,希望能站在叶枫的身边。”

    “许总,你说什么?”沈阳有些摸不着头脑。

    许舒婷已经站了起来,走出了会议室,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沈阳一头雾水地走了出来,感慨和叶总一起久的人,也染上他说话不靠谱的毛病,一天在不正常的正常中渡过,就算董倩倩都是安静了很多,还没有下班的时候,许舒婷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许舒婷应了两声,神神秘秘的一看就有内幕。

    众人都是有些奇怪,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许舒婷这样,她的电话除了客户,还是客户,可是和客户说话用不着这么神秘吧?

    许舒婷放下电话的时候,摆弄着手中的文件,一幅心不在焉的样子,不一会的功夫,门外突然响起了几下敲门声,一个女孩子捧着一束鲜红如血的玫瑰,轻声问道:“请问许舒婷许小姐是在这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