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四十节 暗战
    点石成金 第四十节 暗战子承父业实在是和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并列的三大顺其自然的事情,可是听到老大要把生意交给儿子打理,四个兄弟中其余的三人,神色都是有些异样。

    “我年纪大了,也有些累了,”老大叹息了一口气,并没有得到想像中的安慰,脸上的不解好像淹死的浮尸一样冒了出来,“老三,你不同意我把生意交给剑冰吗?”

    “我算哪棵葱,可以说不同意?”老三还是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剑冰是你儿子,你把你的产业交给你儿子打理,好像还轮不到我反对的。”

    老大笑了笑,“老四,你呢,你反对吗?”

    “老大,你这个问题问的本身就有毛病,”老四斜睨了叶贝宫一眼,“没有人会反对你把自己的产业交给儿子打理。”

    自己的产业五个字,老四微微加重了语气,好像其中有什么玄机,老大脸色有些异样,眼神中好像有些愤恨,缓缓望向叶贝宫,“老二,现在我只想听听你的意见。”

    叶贝宫坐在椅子上,手指轻轻的扣动桌面,听到这话,抬起头来,“我觉得老四说的很对。”

    大厅的气氛有些沉抑,叶贝宫回了一句后,却又低下头来,只是眼中隐约有了一丝不安,老大突然大笑起来,“贝宫,你都这么说,看来我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只不过你也知道,沈爷已经有段时间不和我们见面,对于后一辈的发展,也不甚了然,但我想。他还是很关心我们,还有我们的子女。”

    叶贝宫也是笑,“老大说的不错。”

    “剑冰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沈爷,”老大终于忍不住道:“他挺想念的,不知道贝宫你什么时候。能让他和沈爷谈谈,我记得沈爷说过,他很喜欢和年轻人说话,说那样。他也会感觉年轻很多。”

    二人谈地是亲情,本来应该是脉脉的,只不过眼下好像是在争夺遗产之间的那种亲情,叶贝宫认真想了一下,“沈爷最近只是想要静养。这个,你们也是知道的。”

    “剑冰是年轻,”老大叹息一声,看到旁边的两个兄弟看戏一样,心中有些恼怒。“他地能力肯定远远不如我们四兄弟,可是总要给他个磨练的机会,贝宫,你说是不是?”

    “谁说不是?”叶贝宫望见老大的目光,心中一动,“老大。我想沈爷也是通情达理的人,你名下地产业,怎么让剑冰处理,他都不会反对的。”

    他只是扣住老大名下的产业,老大听了有些不悦。终于不再绕圈子,“沈爷当初把产业分给我们一部分。虽然比较平均,可是沈爷大部分的产业还是贝宫你来打理,对于这点,我们四兄弟没有异议,沈爷是商业奇才,贝宫你也一样,可是如今,我们好像年纪都大了,也应该考虑把事业交给下一代去处理。”

    “二哥就算交权,也会交给叶枫的,”老三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一把小刀,精心地修剪着指甲,态度云里藏着,“老大,剑冰是不错,可是都说龙生龙,凤生凤,二哥是商业之龙,他的儿子只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

    “叶枫是不错,”老大提及叶枫,脸上多少有了一丝沮丧,“这个我是承认,可是三年了,老二,剑冰算是十年磨一剑,发愤图强,如今早非吴下阿蒙,而叶枫他现在在做什么?”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定性。”叶贝宫眼中有了古怪,“他也很少和我联系,只不过在我看来,等到他倦的那一天,终究能收了性子,好好的做事。”

    “已经过去三年了,老二,你觉得这套说辞还行得通吗?我们已经又等了三年,人影都不见一个,你还准备让我们等多久?十年,还是二十年?”老大脸上涌出了气愤,知道这个时候不能退让,他们四个兄弟当初分了沈爷地部分产业,已经都是叱诧风云的,沈爷如今留下的产业,用金山都是难以形容,这让他不能不去争,“我承认,叶枫是个奇才,就算我们这帮老家伙,老三,老四,都是交口称赞的。”

    老三手中的小刀看起来锋锐非常,望了一眼老四,“我对这两个侄子都很看好,不过,好像老四更喜欢叶枫一些。”

    “不错,”老四对于这点倒是直言不讳,“如果说我们四兄弟的下一代,能够有接管沈爷产业地,我想最佳人选当然就是叶枫,我这不是偏袒,而是说的实情,当初云梅两家的纠纷,我们都是束手无策,叶枫单枪匹马,解决的干净利落,只这一件事,就能看出他的能力,相比之下,剑冰还是略显稚嫩了一些,我知道二哥地为人,如果剑冰有能力,叶枫不行的话,也不会一直等下去,他做地一切,还不是为了沈爷和我们四兄弟的利益?”

    “

    能力这东西,还不是培养出来的,”老大忍不住的气愤,“你就算是个天才,可是没有环境,一样的无法发挥,我……

    “这样吧,”叶贝宫终于发话,“再过半年,就是沈爷九十大寿,他虽然不让我们张扬,可是人这一辈子,有几个能活到九十?我想为他小小的庆祝一下,那天,老大带着剑冰来,也可以和沈爷聊聊天。”

    “半年后?”老大目光闪动,隐约有了点喜意。

    “大家等了三年,不在乎再多等半年的。”叶贝宫站了起来,示意结束了这场对话,他虽然在这四人中排行第二,可是眼下看来,他的分量实在的举足轻重。

    “谈了这么久,和我有关的屁事没有,”老三伸了个懒腰,手掌一动,那把小刀已经不知道藏在了哪里。“还是夏威夷的太阳舒服,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一步。”

    “叶枫半年后会出现吗?”老大突然问道,老三也止住了脚步。

    “这个,”叶贝宫沉吟了一下。“我并不清楚,不知道老大是希望他出现呢,还是?”

    “我怎么会不希望他出现,”老大居然不悦的样子。“贝宫,说句实话,人老了,肯定有私心地,我当然是希望剑冰能够有出息。这个我不否认,可是没有高山,也显不出平地,我更希望的是,有公平的竞争。剑冰就算输,也要输的心服口服。”

    他把公平两个字说的很重,显然是有些嘲讽不满地意思,叶贝宫无动于衷的笑,“老大,你可以不相信我。难道会不相信沈爷的公平?”

    “当然不是,”老大只能摇头,“我也很久没有见到过叶枫贤侄,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逍遥快活?”

    “我也不清楚,”叶贝宫摇头。“可能在瑞士,新加坡。或者去非洲也说不定的,能够琢磨到他心思地,只有他自己。”

    “原来是这样,”老大应了一声,“人老了,就是不中用的,就算去旅游,也没有当年的兴趣,叶枫倒是好兴致,好了,不早了,大家都歇息吧。”

    他转过身来的时候,嘴角一丝冷笑,看到老三望着自己,飞快的收敛笑容,“老三,我们也好久不见地,今天不要去陪你的光屁股妞,不如陪我这个老头子聊聊,好不好?”

    “当然可以,”老三笑了起来,“只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老大有些愕然。

    “我们聊的话题,只能是光屁股妞,”老三大笑了起来,“你可千万不要和我谈生意上的事情,我可半点兴趣都没有的。”

    四人听了都是笑,空气中地尴尬好像一扫而空,老大老三走出了大厅,老四也站了起来,“二哥,如果没事的话,我也要走了。”

    叶贝宫望着老四,只是说了声,“你一切小心。”

    老四点点头,“二哥,你也保重。”

    二人交谈了一句后,好像已经无话可说,只是彼此的目光都是流露着真诚和关切,老四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已经无声无息的出了大厅,叶贝宫却是叹息一口气,又坐了下来。

    良久,叶贝宫突然说道:“纤纤,你怎么还不休息?”

    “我睡不着。”一身白衣的纤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到了大厅,望着叶贝宫的背影,眼中只有崇敬,“伯父,你也不是没有休息?你还在为今天地事情发愁?”

    叶贝宫缓缓点头,“纤纤,你怎么看?”

    “花伯父显然是想趁叶枫不在的时候,让花剑冰取而代之,”纤纤沉声道:“伯父,你已经拖了三年,只是希望叶枫能够恢复记忆,只不过现在看来,如今形势已经迫在眉睫,只是叶枫……

    “枫儿选择了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不想再勉强,他现在不是活的很快乐?这就已经足够!”叶贝宫摇头,“其实就算把这产业交给花剑冰,对我而言,也是无所谓的,我忧心地不是这个,现在钱对我们来说,已经不是那么的重要,只不过老大人老了,也糊涂了,剑冰我观察了很久,难堪大用,我只怕大权转移到剑冰手上地时候,也是我们四人反目的日子,那样的话,沈爷的一番心血,可就要毁于一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