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三十九节 貌合神离
    点石成金 第三十九节 貌合神离姚君武当然见过直升飞机,上次在姐姐订婚的场合就见过一次,那时候的他,已经觉得很不容易,其实他也想过,如果有机会的话,自己订婚的时候,也搞一下这么浪漫的,不止是他,电子厂那面,如果有调查研究的话,估计百分之九十九会有这个想法,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过,他到了国外,竟然有机会坐直升飞机摆谱,遗憾的是,文静并不知道。

    十九层到底是干什么的,叶枫怎么会认识他,但是他好像又不认识叶枫?

    姚君武飞机上,思维混的一团麻一样,下了飞机后,满目的疮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腥臭的气息,地上更是狼藉一片,坍塌的废墟随处,灾情看起来很严重,汽车已经无法通行,姚君武一连换了最少三种交通工具,包含气垫船,这才来到了姐姐的身边。

    许舒婷落魄的站在高地的一角,双眼有些红肿,咬着嘴唇,望着远方的亮晶晶的水面,冷风一吹,神情落寞,听到了弟弟呼唤的时候,有些难以置信的回头,揉了揉眼睛,吃惊的问道:“君武,怎么是你?”

    姚君武几乎从水中奔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姐姐的手,第一句就是,“姐姐,我们回去吧。”

    “你怎么来的?”许舒婷见到了亲人,反倒镇静了下来,上下打量了姚君武一眼,“你没事吧?”

    “我有什么事?”姚君武愣了一下,恍然知道姐姐以为自己海啸前赶来的,心中感动,却只是道:“听到这里海啸的消息,我们急的不得了,叶枫走不开。安排了人送我过来,他,他也很担心你的。”

    姚君武明明知道这句话说出来,后果难以预料,可是看到一向倔强姐姐。此刻难言的失落,忍不住落水人抓稻草一样把叶枫扯了出来。

    “他,他,他还好吧?”许舒婷犹豫了半天。这才问道,感觉鼻梁中有种酸意,扭过头去。

    “他有什么不好地,能吃能睡,”姚君武竭力用大笑来冲淡空气中的抑郁和伤感。又觉得这好像说叶枫没心没肺一样,补充了一句,“不过海啸的消息,还是他通知我的,不然我一门的搞开发。还不知道。”

    “哦。”许舒婷应了一声,半晌才道:“这里地厂房毁了,重建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辛辛苦苦两个月的准备,一夜间毁于一旦,许舒婷只觉得心里针扎的痛,却是竭力装作无事的样子。

    “先回去。”姚君武毫不犹豫地说。“姐姐,海啸过后,瘟疫,传染什么的都弥漫的很快,重建并不要紧。也是不切合实际的,我千里迢迢。辛辛苦苦的赶过来,你可不能再说不行。”

    许舒婷只是望着远方,缓缓道:“现在,我有不回去地理由吗?”

    xxx

    堂皇富丽的大厅里,灯火通明!光线从窗口照了出去,更加映衬出天空如墨,光明和黑暗总是和恋人一样,纠缠不清,只不过有的时候,恋人之间的纠缠固然有缠绵婉转甜,却也能让人有铭心刻骨的痛。

    如果有外人来到这里,可能会吃惊地下巴砸到了脚面,这里随便的一个青花瓷瓶,一张檀木椅子都是平常人几年工资无法买到,或许,就是有钱都买不到!

    奢华的大厅前站着一个人,望着窗外的夜空,若有所思,不时的轻轻的咳嗽一下,好像感染了风寒,只是他地一双眸子却是明亮非常,本来一双修长的手掌微微握紧,和他本身的潇逸有种淡淡的不合,或是忧郁,或是不安。

    大厅虽然金碧辉煌,却多少显得有些空旷,大厅中央的位置,只放了四张椅子,除此之外,竟然没有其他地摆设……

    “贝宫,累了就要休息,感冒了更要注意。”一个人的声音从大厅外传来,脚步声也是不慢,转瞬已经到了大厅。

    叶贝宫回转身地时候,紧缩的眉头已经舒展不见,脸上一幅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倒是想休息,只是实在是身不由己。”

    来到大厅的那人脸型瘦削,额头高兀,颇有智慧的模样,只不过一张脸有如倒立的三角,破坏了脸部的风水,他在颌下加了一蓬络腮胡,多半是想要修补先天的缺陷,还显得文武双全一些,不过猛然望去,只觉得一个猴子带了个王冠,不伦不类。

    “身不由己?”那人年纪看起来比叶贝宫要大了很多,仔细望过去,脸上的皱纹密得过眉毛,眉毛一皱,却把脸拉的平整一些,“好一句身不由己,只不过,”他微微顿了一下,目光闪烁藏着什么,“只不过总是这样,可辛苦贝宫你了。”

    “辛苦?”叶贝宫缓缓摇头,若

    有深意道:“大哥,当初我们四个,不是兄弟,胜似兄弟,跟着沈爷,同心协力闯下了不小的名堂,其中的艰辛困苦还是记忆犹新,如今沈爷虽然已经洗手,我们却要更要努力才对。”

    提及沈爷的时候,叶贝宫本来淡然的脸上现出了尊敬,订婚那场戏,他操纵起来游刃有余,似乎有着无上的权威,现在看起来,却对那个沈爷有着敬畏,如何看来,那个沈爷似乎更不简单!

    那人听到沈爷这个名字,突然咳嗽了一声,伸手掩口,微微弯腰,半晌才直起身来,却已经满脸的通红,“贝宫,看来你还年轻,我却已经老了。”

    他本来活力十足,一声叹息过后,好像把全部的活力都吐了出来,缓缓的走到一张椅子的前面,坐了下来,凝望着桌面的花纹,有些出神。

    叶贝宫说的不急不缓,却一直留意他的脸色,“大哥这次找我们几个过来,不知道有什么吩咐?”

    “吩咐?不敢当的。”那个大哥连连摇头,脸上却闪过不忿之色,“沈爷看好的是贝宫你,我能跟你混混饭吃,就已经很不错的。”

    叶贝宫轻皱了下眉头,才要说些什么,突然向大厅外望去,“老三,你来了?”

    “你们又有什么名堂?”进来的人打了个哈欠,脸色有些发青,身材不胖不瘦,可以说是标准,“我在夏威夷好好的晒太阳,偏偏赶过来受罪,你们也知道,吃喝玩乐我还行,要是生意的事情,就免谈的。”

    “生意免谈?”叶贝宫望着老三,淡淡道:“我听说你在最近澳门,拉斯维加斯,还有太阳城三处都是赚了不少,好像就连大西洋城都有你的股份?老三,恭喜你了。”

    老三脸色不变,笑了笑,“我这都是小打小闹,哪里比得上二哥做生意的手段,二哥你稳扎稳打的发展,全世界就算南极北极恐怕都有你的产业,老三我这辈子拍驴拍马拍骆驼的都赶不上。”

    “你喜欢做生意也是好的,”叶贝宫望向窗外,“只不过我听澳门那方面说,最近葡京赌场的朴老大突然暴死在家中,那天他好像见过你?”

    “那又如何?”老三满不在乎,“二哥,你难道就因为我见他一面,就怀疑是我杀了他?”

    叶贝宫望了他半晌,突然笑了笑,“如果不是,当然最好,只不过这世上,向来纸里包不住火的,朴老大在澳门很有影响,我只怕暗算他的人,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老三坐了下来,还是那种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的表情,“二哥,冤有头债有主的,如果是我做的,尽管来找我,可是不是我做的,别人想要赖在我身上,那可是万万不行的。”

    叶贝宫还是如常的笑容,“原来如此,怎么老四还没有来?”

    “最近他去了金三角,”老大望着叶贝宫,缓缓说道:“听说和雷将军交往过密,老二,你要劝劝他,他最听你的,沈爷什么都做,可就是不让大伙染白,我真的怕……

    老大突然觉得大厅有些静,霍然转头,发现大厅门口站着一人,斜依着门柱,嘴里叼着一根牙签,神色有些懒洋洋的,可是别人一看到他的样子,没有谁会怀疑他有撕裂一个豹子的能力,老大表情有些尴尬,“老四,来了?怎么每次都是不声不响的,招呼都不打一个?”

    老四皮肤黝黑,年纪在这里算是年轻有为的,正当壮年,一步步走过来的时候,一点声息都没有,就算是猎豹也不过如此,走到三人面前的时候,却是‘砰’的一屁股坐了下来,咧嘴笑了起来,“大家都是兄弟,不用那么见外吧?”

    他一笑之下,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有些古怪的氛围轻松了些,“二哥,你把我招回来什么事?我们四兄弟真的很难这么齐整的时候。”

    叶贝宫望了老大一眼,“是大哥的主意,他说有些事情要说。”

    老三眯缝着眼睛,不耐烦的说道:“有话快说,有屁就放,和你们三个在一起,虽然能凑桌麻将,却是无趣到了极点,大哥,夏威夷那面还有光屁股妞等我,总比你这老脸好看很多吧?”

    他说的并不尊重,甚至有些嘲讽,老大却是笑笑,毫不介意,“今天来到这里,才发现我真的老了,我们年纪都不小了,我只是想说,我总不能占着个位置,无所事事,生意方面的事情,我考虑让我儿子打理一下,贝宫,你的意见呢?”

    老大说的很平常,只不过其他三人听了,脸色都有些改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