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三十八节 十九层
    点石成金 第三十八节 十九层姚君武没有遭遇过海啸,却知道海啸的恐怖,听到叶枫若无其事的说出,额头已经冒出了汗水,“我姐姐呢,她怎么样?”

    “你不用担心。”叶枫拍了拍他的肩头,“你姐姐她吉人天相,应该没事的,不过她现在肯定需要帮手,根据我的经验,那里经过海啸袭击后,估计已经成了重灾区,你能赶过去,就尽量过去吧,公司的其他事情,暂时先放一放。”

    “我怎么过去?”姚君武六神无主,“现在那里交通通讯一定会断绝的!再说办手续很繁杂吧?”

    “你去找一个叫十九层的人物,这里是他的联系方式。”叶枫发现姚君武并没有失去理智,递给姚君武一张卡片,“他会安排你去马来西亚所有的一切。”

    姚君武不知道十九层到底是干什么的,他只知道有个十八层地狱。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姚君武不是佛,却本着入地狱的精神去见十九层,听到海啸发生的那一刻,姚君武脑海一片空白,强忍着惊骇没有把消息告诉母亲。

    他的姐姐在那个受苦受难的灾区,生死不明,他只觉得叶枫是在安慰自己,大水无情,不会区分你是贫贱富裕,好人坏人,有的时候,在水中淹死的,好人只有更多!

    可是看到十九层的时候,他多少有些心安,觉得这人或许能帮助自己去见姐姐,十九层长的很平常,扔到人群中就找不到的那种,可是他很镇静,或者说。他有着常人没有的冷静,姚君武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一个夜总会喝着红酒,身边有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身上地衣服不比婴儿多几件。

    女人蛇一样的缠着十九层。十九层却是望着手中的酒,在嘈杂的音乐中,竟然能够觉察到姚君武的到来,姚君武没有来过这种场合。一进来就是感觉到燥热混浊地空气迎面冲过来,然后是那种对姚君武而言,声嘶力竭的音乐,五颜六色的灯光把人照的七彩斑斓,没有人有自己地本色。

    比灯光还要让人感觉到眩晕的。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放荡形骸,姚君武只是感觉到面红心跳,又有些奇怪叶枫为什么会知道这种场所,难道他经常来的?

    十九层一点都不难找,姚君武捏着叶枫给自己的卡片。在指定地时间,来到了叶枫指定的夜总会,随便找个喘气的问了声,人家伸手指指大厅的一个角落,姚君武就看到了十九层,他有些欣喜。却没有注意到指引他那个人目光有些古怪。当他径直向十九层走过去的时候,突然发现音乐好像有点不对劲,中间停顿了一下,转瞬恢复了正常。

    十九层叫段天愁,最少卡片上是这么写地。姚君武没空琢磨这个十九层和段天愁有什么联系,见到段天愁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段天愁?”

    十九层一直望着姚君武,听到他问话,眼中竟然流露出失望之意,一挥手,“把他扔出去!”

    华夏中文网玄幻武侠bcykakrmxwf

    夜总会的音乐又停了一下,转瞬更响,好像竟然充斥着杀气,姚君武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身边突然出来两个彪形大汉,一人架着他的一条胳膊,姚君武技术好,可是抓鸡都抓不牢固,有些发急,“是叶枫让我找你的!”

    姚君武一直在怀疑叶枫的身份,现在除了叶贝宫,可能没有人知道叶枫真正地身份,认为他是骗子的不少,认为他是骗心的也很多,你知道他的越多,却发现他的迷雾更多。

    本来以为叶枫这两个字能起到点作用,没有想到十九层听到叶枫两个字,皱了下眉头,“叶枫?叶枫是谁?”

    姚君武差点晕了过去,暗想难道就因为自己对姐姐境况不满地缘故,说了叶枫几句,他竟然陷害自己?

    “扔他出去。”十九层问了一句后,好像都感觉有些多余,有些不耐的摆摆手。

    姚君武被拖了几步,丝毫没有挣扎地力气,手一松,手中捏出汗的卡片落了下来,翻了几番,滚到了十九层的脚下,姚君武无心看那个卡片,只是痛恨叶枫的不仗义和落井下石,挣扎了一下,“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姚君武有心无力,不想去马来西亚,只是想回去,和叶枫好好的打上一架,十九层目光从酒杯落在那个卡片上,突然动作有些僵硬,缓缓的放下了酒杯,弯腰拣起了那张卡片,只是看了一眼,脸色在灯光的照耀下,有些发青,挥了一下手,“放开他。”

    他的声音实在不算高,嘈杂的音乐中更是细微,姚君武几乎被两个大汉拖到

    了门口,垃圾一样的丢了出去,可是偏偏停了下来,姚君武落在地上,不明所以,十九层又说道:“带他回来。”

    姚君武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这个夜总会好像是十九层开的,这里他有着无上的权威,有些人不明白,总以为声音越大,越有权威,却不知道泼妇骂街的声调只能让人鄙视,真正有威严的人说话,别人通常都是把耳朵扯长了去听的。

    不明所以的又来到了十九层的身前,十九层再次打量了姚君武一眼,伸手指着对面的沙发道:“请坐。”

    十九层的态度算不上亲热,甚至可以说有些倨傲,因为他甚至没有起身,可是在姚君武看来,这已经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讪讪的坐了下来,不等开口,十九层已经问道:“喝茶还是喝酒?”

    “茶。”姚君武总觉得这里有什么阴谋,憋出了一个字,有些面红耳赤,却突然发现,就算大厅的音乐都显得柔和了很多,可能是心情吧,姚君武只能这么想。

    一杯茶几乎瞬间出现在姚君武的面前,蒸腾的热气让他更是觉得在做梦,一时间已经忘记了此行的目的,十九层目光从姚君武身上回到了那张卡片上,似乎那比姚君武要好看了很多,“这是谁给你的?”

    姚君武有些奇怪,不知道那张卡片上有什么名堂,除了十九层和段天愁六个字,剩下的就是一个地址,纸质普通,钢笔写的字,姚君武觉得除了字体比自己好很多外,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当然姚君武的字只能用狗爬两个字来形容,“叶枫给我的,叶枫让我来找你。”

    到现在为止,姚君武没有撞到南墙上,却还是坚持认为,叶枫绝对认识十九层,可是十九层又说了一句让他抓狂的话来,“叶枫是谁?”

    “叶枫是谁?”姚君武一时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问道:“他不认识你?他不认识你,让我过来找你?”

    十九层笑笑,知道眼前这位已经钻了牛角尖,换了个角度,“叶枫就是写这张卡片的人?”

    “废话。”姚君武斥责的理直气壮。

    十九层眼前一亮,有如夜空中的一道闪电,“他让你找我做什么?”

    姚君武经历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波折,终于想起了自己前来的目的,“他让你安排我去马来西亚!”

    “去马来西亚?”十九层皱了下眉头,“你去哪里干什么?那里发生了海啸,你不知道?”

    “我知道,”姚君武忍不住道:“我姐姐在那里,我要去找她,劝她回来,你不能送我去?”

    “送你去马来西亚?他的要求竟然这么简单?”十九层笑了起来,笑的很淡,多少还带有些诧异。

    “简单?”姚君武觉得目前这种情况去,实在是很难很难,“你不是吹牛吧?”

    “不要说送你去马来西亚,就算送你去太空,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十九层回了一句,目有沉思,却没有望向姚君武,只是喃喃道:“我等了这么久,却没有想到需要做的,只是这么一件事。”

    姚君武听到他的许诺,有些欣喜,没有注意到十九层最后说的什么,“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你想什么时候出发?”十九层淡淡问道。

    “我想尽快,可是我什么手续都没有准备,也没有签证。”姚君武实话实说。

    “那就明天清晨吧。”十九层并没有什么为难的表情,“你什么都不用准备,只要准备个人就行。”

    姚君武到现在还不知道十九层到底做什么的,可是他很快就明白,十九层是个很有能力的人,第二天他坐上了去了吉隆坡的飞机,证件全套,身份全假,可是却受到了贵宾级别的待遇,他一个人坐上了飞机,心中忐忑,三个多小时的空中之旅让他心情如同空中之城,没有依靠。

    下了飞机,姚君武拿着证件,本以为自己会被直接驱逐出境,却没有想到波澜不惊的出了机场,迎面碰到一个衣冠楚楚的人物,也没有打个什么招牌,直接问了一句,“姚君武先生?”

    “是我。”姚君武回了一句,已经发现自己坐到了一辆加长版的林肯上面,车子开了一个小时,那人有些歉然的说道:“姚君武先生,因为你姐姐许舒婷小姐所处的地方,已经断绝了交通,所以麻烦你下车,坐直升飞机过去,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