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三十四节 不是成功的成功
    点石成金 第三十四节 不是成功的成功“快去,快去,我们时间紧,任务重,争取今天就把人才找到,对了,如果你到中午的时候,还找不到电子方面的人才……”看着沈阳不动,叶枫只好劝,觉得最近这帮人架子大了,没有关系,他们都有把柄在自己手中,只要适当提点一下,不信他不动,也不怕他敢造反。

    “那怎么办?”沈阳有些郁闷,他三年名企的经验,不是没有招聘过,可是流浪汉一样的招聘方式真的第一回碰到。

    “那你就买两瓶水。”叶枫咽口唾沫。

    “买水干什么?”沈阳本来悲观的以为,叶枫会让他买豆腐撞死。

    “当然喝呀,再买两份盒饭,最好有点肉,带点辣的,”叶枫又咽了下口水,“下午我们再接再厉。”

    “叶总,我没带钱。”沈阳违心道。

    “沈总,你可以侮辱我的肠胃,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智商,”叶枫直接套用沈阳的名人名言,并不担心侵权,“以你三年名企的经验,我知道,你每天带的现金不会少于一千的,不然你混什么小资?我也可以成小资了,再说现在什么年代,打卡年代,你以为我乡下来的?不信随便你拿出一张银行卡,我们去对面提款机看看有没有钱?”

    “算你狠。”沈阳仓皇而逃,叶枫笑笑,埋头继续看报,几个路过的女人花枝招展,看到他盯着那个性字不放,慌忙的加快了脚步,生怕被这个色狼看到。套用沈阳的常用腔调,不但侮辱了她们的眼睛,还侮辱了她们地清白。

    最严厉的羞辱,制度性羞辱?叶枫念念有词,几个男人听了。转过了目光,心想这位老兄难道昨天制服诱惑看的多了,发明了什么制度性羞辱,几个女人加快了脚步,暗骂了一声流氓,叶枫倒是问心无愧的一本正经。

    不羞辱,尊重公民,是衡量一个社会是否正派,正义的重要尺度,当未死证明。穷人证明,入厕证明等成为一些公民必备通行地时候,我们更应该注重制度建设是否有所偏颇,而将“美德”变成不必倡扬褒奖的常态,当一个民族处在了“把常态当美德”的落后状态中,是否值得我们深思?

    叶枫看到连连摇头。几乎想要掏出手机。给方绣筠打个电话,怎么贾大空搞了这么个诱惑的标题,内容却变的如此的一本正经?让他这等有才学的看了,还是要仔细的阅读,才明白什么意思?内容虽然说的很对,但是这调起的可不是一般地高。

    只是想了下,还是放下了这个念头,方竹筠第一次做专题,还是顺其自然。让她慢慢找感觉的好,往下看过去,多少有些动容,除了标题开头外,方竹筠援引的例子。都是亲身经历的事情,除了黄大妈。还有一些鳏寡孤独的心声,叶枫知道方竹筠不会捏造,她一是一,二是二的,这些事情如果是她地亲身经历,那她一天都能跑断腿地。

    手机没有拨打出去,却已经遥感一样的响了起来,叶枫掏出来看看,认得是方竹筠的电话,“竹筠,什么事?”

    “我出了一期专题。”方绣筠那面道。

    “我在看。”叶枫晃晃报纸。

    哗啦哗啦的声音隔着话筒传了过来,方竹筠听了,心中一暖,却只是说,“你觉得怎么样?贾记者联系了一下,因为正巧有人做广告,所以加大了印刷份数。”

    “我觉得贾记者不错。”叶枫笑道。

    “你知道我不是问的这个,我是问你对专题的看法,”方竹筠那面有些坚持的问道:“叶枫,你最清楚我目前做什么,你也最有资格进行评论。”

    “最有资格评论的,不是我,也不是那帮报评家,”叶枫很认真的说道:“而是应该是黄老太,那些被人帮助地老人家,那些等待被帮助的人,还有,很多这个阶层的人物,你反应的是他们的心声,所以你目前不用指望斐少爷那样地人会引起共鸣的。”

    电话那段沉默了一段时间,“叶枫,我知道你地意思,我也不会太在意一些人不着调的看法,因为我觉得自己能够反应一些人的心声,能够帮助一些弱势群体,这已经足够,斐少爷那样的,我只是希望有机会潜移默化,但是能不能成行并非我能预料的事情,如果因为这个,没有让你拉到投资的话,我只能对你说一声抱歉。”

    叶枫笑了起来,“竹筠,你说的太严重了,我的意思是说,你要有被人喷口水的准备,至于投资方面,你完全不用担心,就算他不投资,我相信,以目前报纸的潜力,投资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就算拉不到投资,如果我这二十万能够借你的光,帮助到几个人,能够在一些人的心中造成一些影响和思考,那都是物有所值的。”

    方竹筠又过了一会,这才说道:“那我就放心了,不过我还是想问问你对专

    题的看法,刚才好话说过了,可以提提批评意见的。”

    “那个,”叶枫想了一下,“这个是以事实为依据的,”听到那面方绣筠‘哼’了一声,慌忙把下句以法律为准绳咽了回去,“可是调子太高一些,估计很多人不会分析你的深意,说句实话,这就像你去天桥底下弹奏广陵曲一样,当然广陵曲是好的,你的技术也不差,可是受众面显然很多不会理解,或者说是鄙夷,甚至有的会骂,你为什么不弹个,弹个那个下里巴人。”

    “哦?”方竹筠应了一声,显然在思索。

    “所以这个你要考虑一个受众面的问题,”叶枫考虑了一下措辞,“这个说穿了,就是你想让什么样的人接受认可你的专题。以及这个真情在线的影响力是从哪点开始,逐渐把网铺开,若是你觉得,你要拉赞助,拉投资。那显然要从道德,规矩,虚荣心方面着手,可是你若是想要把真情从你采访那些人扩展向外延伸,那目前来说,还是要通俗一些,比如你地那个穷人证明,四个字说出来,别人并没有什么概念,可是有个笑话说。一列火车上,一名残疾人因为忘记带残疾证,而被要求补买全价票,面对乘务人员的置疑,他只能问,难道我少掉的一条腿。还不能证明我残疾么?而乘务人员却回了一句。我们只认证件,不认人的,你说好笑不好笑?”

    “这不好笑。”方绣筠那面应道。

    叶枫缓缓道:“可是这个更容易让人懂。”

    “听你这么说,我有些明白了,”方竹筠叹口气,语调反倒轻松一些,“我刚才一直在想,原来我一直想要抓住所有的人心,却发现。失去地只有更多,看来这期报纸是不成功的。”

    “不是不成功,”叶枫摇头道:“只是可以做的更好一些,对于黄大妈而言,你已经很成功的。”

    “算你有道理。晚上你多加个菜奖励你一下,”方竹筠笑的好像有些狡黠。显然是对叶枫手艺的充分肯定,“好了,我还有事要忙,先挂了。”

    叶枫微笑放下电话的时候,目光已经落在不远处的两个学生的身上,那两个人从装束来看,显然是来找工作的学生,衣着并不光鲜,甚至可以说,有些寒碜,他们正在看着一张广告栏上地招聘广告,双拳紧握,好像要上战场一样。

    进入这个本市最规范的人才市场,需要五块钱的入场费,代价并不高昂,因为工厂天天在炒人,这里也天天在招人,可是这两个人好像舍不得的样子,叶枫理解他们,因为这五块钱可能是他们一两天的伙食费。

    这样的人实在太多,叶枫看地多,因为他也经常在这里混,他留意这两个学生,不过是因为他们地目光是停留在电子厂招聘广告上,那里招的人五花八门,从清洁卫生的技术工人,到可以让人清洁的项目经理,叶枫却觉得他们两个有可能是电子专业的大学生。

    不等他有所举动,一个西装革履的体面人已经走了过去,用着满腔冒出来的热情开始了自己的兜售,叶枫才离开报纸的屁股又坐了下来,他知道这人也算是猎头,不过大猎头是为什么职业经理人找工作,这个人不够档次,只是猎获一些兔子山鸡之类地,良心好的,会让你在工厂做一个月再想办法炒掉你,良心不好的,可能收了你的报名费,就是不知所终。

    叶枫对于他们骗钱的手法略知一二,可是却也无可奈何,这些社会顽疾有如病毒一样,无处不在,繁殖能力极强,有好像这里地蟑螂一样,无处不在,打击一两个完全没有任何效果,或许,这也是在这里找工作,必须经过的一个欺骗,很多大学生是从这里,才发现现实地残酷。

    两个学生脸上有了欣喜,或许还是多少有些疑惑,但是显然是被找工作的迫切心理冲淡,连连点头下,跟着体面人向不远处的一个大厦走去,大厦远远看去,冰冷无情,入口好像黑洞般,等待吞噬一切接近的物体。

    叶枫知道他们进去的后果,几十块,几百块的被欺骗不等,几千块的不是没有,只不过这两人身上显然没有,他望着三人离开,只是笑了笑,屁股坐的更牢固一些,目光不是落在报纸上,而且抬头向天上望过去,天,不再的蔚蓝,有了一层如今海水中荡漾的白,浓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