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三十三节 制度性羞辱
    点石成金 第三十三节 制度性羞辱沈阳心情舒畅的拿着几个包子走进来的时候,差点撞在董倩倩的身上。

    “道这么宽,你怎么横着就过来。”董倩倩别里科夫一样,见到是沈阳,拍拍胸口,一幅胆颤心惊的样子。

    沈阳很好的心情,看到董倩倩的时候,宣告默哀,“董秘书,麻烦你以后能不能不要穿的和木乃伊一样,好不好,这很影响我们观感和工作心情的。”

    “什么眼神,我哪里木姨奶了?我以前成天打扮的花枝招展,也不见你赞美,穿的脱俗一些,只听到你们的批评,”董倩倩摘下墨镜,很是不满,又有些奇怪问道:“我怎么打扮成这样,你还能认出我来?”

    沈阳只能摇头,“董秘书,你可以侮辱我的眼神,但是请不要侮辱我的智商,你成天穿的这样,没有改变,脑袋被门板夹过的,才认不出是你吧?”

    “这么说我要换个行头?”董倩倩若有所思,“沈总,你不知道,这几天可累死我了,名人真累,天天提防着别人签名不说,还要小心那个什么,什么荆大头来打击报复,我这两天来上班,可是冒着生命危险的。”

    沈阳上上下下的望了她半天,满是瞻仰,“真的那么有名?那最近是不是签名签的手抽筋的?”

    “那是,那是,”董倩倩扬扬自得的向叶枫的位置走去,又差点和沈阳撞在一起,“拜托。路这么宽,办公室这么大,你不要总往我身上撞,第一次,我还可以当作意外。可是第二次,我就觉得你好像别有用心地。”

    沈阳心道,你恐怕是希望我别有用心的,我找恐龙也不会找你的,人家毕竟是女的,还是食草的,你就说不准了,“我找叶总有事。”

    “我也找叶总有事。”薰倩倩理直气壮地说了一句。

    “那我们倒是惺惺相惜,情不自禁了。”沈阳一举包子,“叶总最近工作忙。忙的早饭都没有时间吃,我这是送早餐来了。”

    “没看出来,最近你还加入早餐送爱心工程呢,”董倩倩变魔术的拿出个面包,“叶总,吃这个吧。包子没有营养。”

    叶枫正在端着一本书看。搞的弼马瘟上了天庭一样,看起来不成体统,书皮很黄,当然此黄非彼黄,只是说明年代久远,看起来应该进入博物馆,很有收藏价值的样子,封面上写着新唐书几个字,目光从书上移开。望着二人拿着早餐,笑了笑,都接了过来,便宜不占白不占的,“找我有事?”

    “叶总。这么用功,准备考状元呀?”董倩倩顾左右言其他。

    “那个。随便看看,”叶枫合上了书,“昨天在地摊看到的,觉得人家大冷天的也不容易,都是休息的时候,他还在摆摊,就随便买了本书。”

    “叶总真的菩萨心肠,”沈阳连连点头,脸上地笑容好像阳光灿烂的日子,“现在这社会,有你这种心思的越来越少,其实也不能怪我们心硬,关键是你分辨不出到底哪个是真的值得可怜,我出差的时候,每次在火车站,都发现有行乞的孩子,开始给一个人点钱,好家伙,不一会儿地功夫,他带来一帮,现在地人心呀。”

    沈阳连连摇头,董倩倩却是笑了起来,“分辨这个有什么难处,我告诉你个窍门,你想听吗?”

    “要收费?”沈阳忍不住的问。

    “免费的,”董倩倩睿智的样子,“以后你碰到要钱的,就给他买点东西吃,你碰到要吃的,就给他点钱,就这么简单,真可怜,装可怜一下就能看出来。”

    沈阳想了一想,认真点头,“还真的是这个道理。”

    叶枫看了董倩倩一眼,发现她没有带工作工具,扫把,忍不住问,“薰秘书,今天的地扫了没有?”

    “还没有,我找你有事。”薰倩倩有些犹豫。

    “你放心吧,”叶枫缓缓道:“你的事情,荆文军和虎哥不会再找你麻烦了,我已经找他们谈过了。”

    “真地?”董倩倩高兴的跳了起来,“叶总,你真是我的偶像。”本来想跳起来亲叶枫一下,看到他拿书挡着脸,只好作罢,燕子一般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轻松愉快,叶枫笑了笑,咬了一口面包,“沈总,好像还没有到一个月吧?”

    沈阳看到叶枫好像看着别人肚子里面地蛔虫一样,只能笑,“叶总做事,我们还有不放心的,我只是想说,业务最近没有什么问题,业绩蒸蒸日上地,可是上次和叶

    总说的技术方面,好像还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这个现在已经是公司的瓶颈,我们有客户,但是没有产品,或者买别人的产品二次转手替代,终究不是长远的办法。”

    叶枫点点头,“你说的对,姚工的确有些太忙,力不从心的,我上次给了他一个点子和样本,可是他很难举一反三。”

    他忙?沈阳表示怀疑,觉得这个是姚君武能力已经值得怀疑,只不过人家是叶总的小舅子,他也只能点头,“那叶总应该招几个人的,姚工一个人做不过来的。”

    “你说的对,”叶枫放下了新唐书,好像还在念着什么,“沈总,今天和我去人才市场一下。”

    “去人才市场干什么?”沈阳深表疑惑。

    “你认为呢?”叶枫倒有些奇怪,“去人才市场当然是去招人,难道是去卖人肉包子?”

    “那个,我的意思不是这样,”沈阳只能解释,发现这个叶总有的时候,你一开口,他能把你的肠子都研究明白,可是有的时候,他可能把你肠子打个结,让你胀气,“去人才市场招人,要申请,等位置,还有,要交钱的,这些叶总都准备好了?”

    最近的叶枫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来的时候,多半也是无所事事,等着吃饭,所以沈阳对于叶总一个人能搞定这么复杂的事情,深表怀疑。

    “哪有你说的那么麻烦,”叶枫摇摇头,“沈总,你在名企呆的太久,忘记了一个道理,不是在盘子里面的都是菜,所以不是人才市场里面的才是人才。”

    “那你说是外边?”沈阳若有所悟。

    “你终于明白了,”叶枫笑了起来,望着公司的其他人道:“你们明白没有?”

    众人倒。

    沈阳来到人才市场才明白叶枫说的道理,人才市场那家伙,可以说得上人山人海,锣鼓喧天的,楼外的人比楼里面还要多,沈阳不去应聘好多年,来到这里,也感觉到了一种冲动的惩罚。

    考大学,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年代终于过去了,他们挤过去是挤过去了,最终这么多人都挤在这里,每个人都是盯着前方的屏幕,神色凝重的如果当初校园外的父母,“叶总,我们不进去?”

    叶枫不理会沈阳的申请,找了半天,眼前一亮,发现了前面报摊上竟然有都市娱乐报卖,实在有种意料之外的惊喜,花五毛买了一份,找了个台阶,把牛皮癣,老中医什么的坐在屁股下,认真的读起其中的一张,看到标题的时候,笑了下,制度性羞辱-最严厉的羞辱!

    排版的显然是贾大空,深知道吸引人眼球的道理,性这个让人看到面红心跳的字用红字标注,比别的字体足足大出了两号,显然有种误导读者的嫌疑,为了这个标题,聚集在报摊的真有几个,只不过有的看了下,发现和自己内心想的有些差别,吐了口唾沫,子弹一般的出膛,骂了句三字经,扬长而去,有的却是认真的看了下去,惹得报摊主的白眼,当然,还有几个像叶枫一样,掏出五毛钱,买了一张,或蹲或坐,文盲一样的阅读。

    “叶总,我们?”沈阳有些茫然,不知道叶枫来这里,是不是有偷懒的嫌疑。

    “我这是守株待兔,”叶枫笑笑,“不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沈阳才要兔子一样蹲下来,守株一下,叶枫瞪了他一眼,“你蹲下来干什么?”

    “我也要守株待兔呀。”沈阳不解。

    “你要主动出击的。”叶枫只能摇头,不明白为什么总是很少有人明白他的心思,“我在这里等,你也等,那不是资源浪费的?你要去四周看看,找一找,人才是在于发现的。”

    “叶总,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沈阳忍不住的问。

    “你说。”叶枫头也不抬,对报纸上的专题显然很有兴趣。

    “为什么你说的什么,都显得很有道理?”沈阳真的不明白,本来道理只占在一方面的,可是听叶枫的解释,好像是养在他家抱窝的。

    “这你都不明白?”叶枫抬起头来,挥挥手,笑的很欠扁,“因为我说的本来就是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