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三十二节 针尖麦芒
    点石成金 第三十二节 针尖麦芒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只不过是因为说话的角度不同,听起来都是那么回事,可就像无数能人辨士讨论鸡生蛋,蛋生鸡一样,除了增加点唾沫横飞,产量增加不了,问题也是一样的无法得到定论。

    陈帮办很有理,说出来的话简直是参照马列思想的框框说的,他对付退休人员多了,一眼看过去,哪个有后台,哪个是软柿子那都是清清楚楚,真正有后台的怎么会自己前来?他昨天只是因为下班有饭局,饭局后舞局,舞局后有牌局这才有些急不可待,可是话让他一说出来,一个焦裕禄的形象已经出现在方竹筠的面前。

    方竹筠望着黄大妈的息事宁人的神情,轻蹙了眉头,有种让人心悸的美丽。

    陈帮办显然知道避重就轻的道理,看着方竹筠皱眉,记者的身份让他忘记了审美,只是觉得这不算一个棘手的难题,美丽不当饭吃,美丽的女人聪明的太少,她看起来也就是个实习记者的年纪,怎么混个主编的位置?这个让他心里忍不住龌龊的设计了多种可能。可他虽然看不起方绣筠的年纪轻轻,但是单耀武肩头上那个明晃晃的摄像机显然不是道具,那个镜头好像青天大老爷的狗头铡,让他不能不小心从事,这年头,记者无风还起浪呢,不要说自己昨天做的有问题。

    “黄阿姨的事情,到底怎么处理?”方竹筠和林黛不一样,林黛为了新闻,可以把姐夫卖给人贩子,方竹筠为了帮人,可以把新闻的事情先放放。

    “这个嘛。小陶,你查一下吧。”陈帮办觉得这个女人不识抬举,我害怕的是你的身份,不是你这个人,老子今天虽然不忙。可是昨天输钱的怨气,今天莫名地脾气加在一起,也没有闲空帮你查这些东西。

    “那个,很难查的。”小陶有些埋怨,事态平息后,她没有顾着扫地,先把自己的仪容整理一下,“牵扯的方面太多了,这老太太说的又不清楚。”

    方竹筠突然有点埋怨宋公明和林通,她不是埋怨他们今天地莽撞。只是觉得宋公明的那两记耳光实在有点轻,林通的那杯茶其实应该连茶杯一块扔过去,方竹筠不喜欢骂人,可是觉得林通骂人实在很有道理,这个陈某某真的不是人。

    记者显然要通晓人情世故,不然不要说吃肉。吃屁都吃不到。销售人员也是如此,方竹筠业务做的好,除了勤奋外,对客户的心理,人际关系也把握的十分到位,对于这个陈帮办的嘴脸,实在她见的最多的一种,“这就是你给我们地答案?黄阿姨准备拿这钱看病呢。”

    “有什么大不了的毛病,”陈帮办脱口说了一句。只是因为宋公明的两巴掌,脸上的红臊虽然褪去,心中的无名火起,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总是如此的不顺,只是抬眼看到单耀武地摄像机。知道有录音地功能,心中一凛。改口道:“方记者,你也知道,我们很忙。”

    “我看你和这位小陶,一直都很闲的。”方竹筠忍不住的讥讽。

    “方主编,陈帮办真的很忙。”黄大妈一直以为这个帮办是个职称,不然也不敢直呼其名,她本来一直委托方竹筠全权代理,听到这里,感觉好像有点火药味道,忍不住的劝,一脸的惶恐。

    方竹筠心中有种莫名的悲哀,自己挂个记者的身份,都是受到了这种礼遇,这也就难怪黄大妈把鞋底跑穿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社会已经到了把常态当成美德地落后状态,如果黄大妈经过一番周折,得到最终的社保费,第一个念头肯定是感谢,而不是埋怨,可是这明显是因为工作人员的疏忽,而应该承担责任的事情。

    “是呀,是很忙。”方绣筠心中的怒火变得有些刻薄,“我来地时候,就看着有人忙着喝茶聊天,到现在,还有人忙着修指甲。”

    小陶把干净的瓷砖地面大略地收拾一下,已经开始收拾起自己的指甲,听到了这里,差点没有剪断自己的手指头,望了方竹筠一眼,心中大恨,满面通红。

    “方记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陈帮办霍然站起,有些怒发冲冠为红颜的架势,“我看你是记者,所以给你个面子,接受你的采访,你不要以为我真的无事可作,既然这样,请你走人吧。”

    “黄阿姨的事情不解决,我暂时不会走。”方竹筠摇摇头,反倒很平静。

    “那个陈帮办,我今天来了,麻烦你再帮我看看。”黄老大有些急了,不觉得陈帮办无理,只觉得方竹筠好心办坏事,这些人,他不给你脸色看

    你就烧高香的,怎么你反倒指责起他工作的不对?

    “我现在很忙,一会儿还要开个会,”陈帮办望了那个摄像机一眼,其实有点进退两难,都市娱乐报,这是什么报纸,好像是搞点花边新闻的吧,怎么搞起民计民生了?

    “还有别人可以处理的。”方绣筠缓缓道。

    “我告诉你,方记者,这件事情其实很麻烦,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到底是社保局那面出了问题,还是别的环节有毛病,说不定是电脑系统出了纰漏,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够查的过来的,需要多方面查对。”

    黄大妈听了有些绝望,又有些胆怯,“陈帮办,那怎么办,总要给个交待呀,我该做的都做了,真的,我该做的都做了。”

    方竹筠看到黄大妈祥林嫂一样,终于按捺不住,冷冷道:“那要不要我帮你忙查一查。”

    “那好呀,”陈帮办脸上还以冷笑,“欢迎之至,其实对你们这帮记者算是客气的,因为很多人都是眼高手低,不知道我们的辛苦,只知道胡编乱造。”

    本以为方竹筠听了会勃然大怒,或者反唇相讥,没有想到方竹筠只是笑笑,“那我就帮你查一查,昨天我去社保基金管理资讯科查询,黄阿姨的社保费的确是被停发,工作人员说目前电脑中心系统目前并没有任何问题。”

    陈帮办脸色变了变,才发现这个方竹筠有备而来,

    “我询问了具体缘由,他们说黄阿姨社保被停发的原因,是因为‘生存证明’没有及时提交的缘故。”方竹筠用眼睛示意单耀武把镜头在自己和陈帮办之间适当的做个切换,增强一下效果,陈帮办本来皮肤不白,这下有了种灰败。

    “事情其实并没有陈帮办说的那么复杂,”方竹筠淡淡的笑,“所谓的复杂,不过是对黄阿姨这种不明白实情的人来说,‘生存证明’提交的过程也是单线,好像也很简单,首先是参保人员提交‘未死证明’,黄阿姨年纪大了,委托街道办帮忙代交,街道办为鳏寡孤独服务,统一交给你们退管办,你们再交给社保中心审核后,那面把资料上报给市社保基金管理中心的,根据我所查的一切记录,街道办的回执,海明社保中心的电脑记录来看,街道办已经把资料交给你们,那面海明社保中心却没有收到资料,那我可不可以认为,黄阿姨的‘未死证明’其实是卡在你们退管办,并没有上交?”

    陈帮办嘴巴叭嗒两下,竟然无话可说,其实这种事情多了去,在这里做事的,用脚后跟思考,都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可是对于外人而言,一直都是讳言高深,这么认真来查的,方竹筠应该算是群众里面的第一个!

    “根据我的调查资料显示,街道办把黄阿姨的年审已经提交了足足三月有余,可是贵退管办到现在还不把材料交上去,不知道你们到底什么事情这么忙?”方竹筠望了一眼黄老太,看到她神色的紧张,心中无奈。

    “这个,那个,可能是工作人员的疏忽吧,有时间,我找他们问问。”陈帮办狡辩都找不到台词,实际上这些他都是心知肚明,黄老太找到他的时候,他就知道是自己退管办的问题,好像是有一批年审没有提交,只不过当时太忙,又有些烦,为什么这么多人,就黄老太一个人找上门来。

    “我就想不明白了,”方竹筠冷冷的笑,站了起来,面对着摄像机,“几个月前已经递交年审,现在还没有上传,退管办工作上的疏忽,导致一个七十多岁患病的老人奔走咨询,还受到了呵斥对待的待遇,到现在为止,还是一拖再拖,是什么让他们把自己应尽的义务变成了所谓权利,直到现在,他们给予的答复还是有时间再问问,我不明白,他们的本职工作到底是什么,今天是周三,本报将继续持续跟踪报道,直到解决的那一天,好了,小单,关机吧,我们明天再来看看,黄阿姨,你放心,该你的,始终跑不掉。”

    陈帮办的汗珠子豆大的冒了出来,“方记者,不要激动,这事情,我马上解决!”

    xxx

    庞庞ps:反正只要墨武一要票,总有莫名其妙的大量陌生的从来没有见过的账号冒了出来,大叫要票不应该,或者这就是墨武书上经常说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不过只要看着每天的推荐票的涨幅,就知道还是有大量的读者在默默的支持,活动还是一如既往的搞下去,请跳梁小丑们休息一下吧,有点为你们感觉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