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三十一节 先下手为强
    点石成金 第三十一节 先下手为强鸡飞狗跳女人叫,本来安静的退管办突然变成了集中营,惨叫声不绝于耳,林通忘记了气愤添膺,松开了陈帮办的衣领,有些歉然的望着那个女人。

    方竹筠才慢了一步,就发现本来理直气壮的事情变了模样,单耀武低声问了一句,“方主编,这段怎么办?”

    “把这段到时候掐了吧。”方绣筠积极的想着对策,看着黄大妈就差去撞墙,有些着急,目光滴溜溜的一转,已经落在了九纹龙的身上。

    九纹龙比伯牙要聪明的多,一捅宋公明,“军师,你来搞定。”

    宋公明到底是及时雨,当初怒斩阎婆惜的时候,都没有来的这么果断,知道今天路有两条,要不解决方竹筠,要不废了陈帮办,今天如果不帮黄老太要回社保费,那就等着叶枫给自己发伤残补助吧。

    二者权重择其轻,宋公明一个箭步窜了上去,‘啪’的一声,给了陈帮办一个耳光。

    耳光的声音不算太过响亮,但是却好像嘈杂声中的天籁之音,以茶洗脸的女人停止了叫嚷,陈帮办看到林通的样子,本来以为可以借机训斥,被这一巴掌的云山雾罩,莫名其妙,方竹筠本来以为这一巴掌是给林通的,借以赔礼道歉,没有想到中彩一样的落在陈帮办的脸上,一时的愕然,就算黄大妈看到了,都是止住了跳脚,刚才还有一口气的,现在完了,活死人了。

    “小子,你不地道。竟然勾引我大哥的老婆。”宋公明一句话让九纹龙比较郁闷,更是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你大哥是谁?”陈帮办捂着脸,发现屋子里面突然雨后春笋般的冒出了一堆人,林通五大三粗,九纹龙横眉立目的。不由有些胆怯,

    “看来你小子勾引地**还不少,记不得哪个是哪个,”宋公明觉得手掌有些发痒。急于找个地方磨一下,顺势又是一巴掌打在陈帮办的脸上,“今天我就让你清醒一下。”

    ‘啪’的又一声响,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却都是看着热闹。报警的当然不会有,常言说的好,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一听人家说地,勾引别人老婆。劈腿出墙什么的,这些是人民内部矛盾,没有必要惊动官方的。

    “大哥,你过来,”宋公明扭头望了一眼九纹龙。

    九纹龙头上没有绿帽子,脸上却有些发绿。只不过看了方竹筠一眼,只好硬着头皮走了上去,“什么事?”

    “就是这小子勾引嫂子的吧?”宋公明大义凛然,看起来耳光上瘾,还要再来一下。陈帮办一下就软了下来,“大哥。你认错人了吧,我可是个老实人。”

    “你是老实人?那我***地还是圣人呢。”九纹龙看到宋公明丢的眼色,终于明白过来,毕竟合作多年,虽然算不上心有灵犀,也是惺惺相惜的,“你小子叫程帮办吧?”

    “我不叫程帮办,我叫陈帮办。”陈帮办有种惊喜,咬着舌头把陈字发的清楚一些。

    “***,认错人了。”九纹龙知道今天不是来找茬的,是做事地,倒也不能过了,把这小子打到医院去,那也解决不了黄老大的医保问题。

    “是呀,是呀,”陈帮办被打的有些发蒙,连连点头,“这位大哥,我是个正经人,你不信问问别人,小陶,你倒是说句话呀。”

    对面那个女人也是陈帮办一样捂着脸,好在陈帮办**的时间比工作时间要长,一杯茶水到了现在,已经和被老公遗弃的女人一样,瓦凉瓦凉地,女人被水泼到,只是受到了惊吓,直勾勾的望着陈帮办,倩女幽魂一样,却是说不出话来,多半心中在想,你老实?那你刚才和我说的那些黄段子,是屁股抽筋吐出来的吗?

    “小桃,还小枣呢,大哥,你说怎么办?”宋公明向九纹龙眨了下眼睛,九纹龙最近和伯牙比较靠近,犹豫了一下,“那看来,我们还要道歉了?”

    “那个,这个,”这里是退管办,陈帮办软柿子捏多了,突然碰到个硬的,两个耳光下来,一时脑筋都有些转不过来,“那就不用了吧,这位大哥,我理解你。”

    九纹龙听到这里,突然觉得场面好像有些眼熟,当初叶老大对付三人好像就是这招,看来先发制人一点不错的,“那就不好意思了,那个姓程地小子,也叫帮办的,是你兄弟吗?”

    “那个一个姓程,一个姓陈的,怎么会是兄弟?”陈帮办瞄了一眼门外,见到看热闹的不少,解围的一个没有,不由地心里恼火,却又不能不解释一下,不然自己有什么桃色新闻的话,所有地前途都被断送在那个莫名其妙的程帮办手中。

    那可说不定,说不定一个妈两个爹呢。林

    通一旁忍不住说道。

    九纹龙看着陈帮办的白眼,几乎笑破了肚皮,“那这件事就算了,我们走,去找那个程帮办,”转过身来,看到单耀武抗个摄像机,不知所措的,用手指着,“你***的拍什么拍,记者吧?老子我不怕曝光的。”

    单耀武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方竹筠已经拉了一把,把路让开,九纹龙路过黄老太身边的时候,又说了一声,“老太太,好,那个什么不挡道的,你年纪这么大,不知道吗?”

    众人都是群情激愤,可是看到三人几乎横着出来,都是敢怒不敢言,陈帮办倒是怔了一下,搞了半天,这几人不是一路的,等到宋公明三人走了出来,找个拐角猫了起来,宋公明洋洋得意的说,“老大。这次我做的漂亮吧?”

    “漂亮是漂亮,只不过下次拜托你把绿帽子不要戴在我的头上。”史禁有些不满,夹杂点伤感。

    “看你说的,大嫂,不是。应该说前大嫂不都和你离婚了。”宋公明满不在乎。

    史禁只是叹息一声,转移了话题,“老二,我们这么做。方主编应该知道我们地苦心吧?老三,你实在太冲动了,要不是老二聪明,今天黄大妈的事情,真的难以解决的。现在我们和他们划清了界限,剩下的事情,只能让方主编自己处理地。”

    “我看到黄大妈,就想起我妈了。”林通显然还是有点不服,“这小子不服能怎么的。我能给他捏出尿来。”

    “那你能给他捏出钱来吗?合法的手段?”宋公明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

    “那倒不能。”林通实话实说。

    “老三,刚才要不是我,我们就算揍这小子一顿,都是于事无补地,那只能让我们痛快一下,你没有看到黄大妈的担心和忧虑?”宋公明苦口婆心。“很多时候,都要动动脑袋,光靠拳头没用的。”

    “老二,我发现你最近脑袋好像被驴踢了一样,聪明了很多。”史禁看不惯他的得意,忍不住讥讽。“是不是最近喝那个什么尿白金喝多了?”

    宋公明笑了笑,“其实我这手都是和叶老大学的,你们如果用心一下,也能发现他一举一动地妙处。”

    三人话题转移到叶枫身上的时候,方竹筠也把话题带到了正题,“这位是陈帮办吧?”

    方竹筠刚才看了下挂在墙上的照片,瞻仰到了陈帮办的仪容,才发现这个帮办是他爹给他取的名字,估计老子当初从香港偷渡到大陆来地,这才给儿子起了这么个奇怪的名字。

    陈帮办脸上余热未退,莫名其妙的因为名字挨了两个耳光,这下心中想要否认,下意识的用手护住了脸,退后了一步,“我是,你是?”

    “我是都市娱乐报的记者。”方竹筠伸手掏出名片,贾大空办事效率就是高,主编两个字印的占了名片地三分之一,就算都市娱乐报几个字都是显得退避三舍,贾大空的解释就是,这是突出方主编你在我们报社的地位。

    “哦,”陈帮办接过了名片,看了下黄老太,有些头痛,预感到了什么,“什么事?”

    “这位黄老太陈帮办还记得吧?”方竹筠开门见山。

    陈帮办想要拒绝,脖子有些发硬,只能点头,“她昨天来过吧?不过当时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我让她今天再来的。”

    记者?陈帮办心思如电,已经觉察到有些不妙,“小陶,把地上清理一下。老人家,坐。”

    若是别人,肯定会揭穿陈帮办地谎言,黄老太却有些懦弱,“那个,我昨天真的来了,好像,好像还没有下班吧?”

    陈帮办刚才被人先下手为强,心中不爽,看到黄老大地态度,更是心中有底,“这个方记者,事情当时是这样的,这位黄老太太昨天过来,说社保费没有发,我们就让她把存折打印一下,这个是规定,我们总要知道,是不是老人家的失误,可是她回来的时候,我们这里已经下班一段时间了,可是我还是等着她,告诉她,因为过了下班时间,电脑系统都已经停止运行,让她今天再来看看,不知道怎么会惊动了方记者的大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