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三十节 雅典娜和麦当劳
    点石成金 第三十节 雅典娜和麦当劳如果证明一个人没死?

    这个问题听起来很简单,一个人有生理活动,能喘气,能眨眼应该就算没死,可是水浒三杰不想让人看成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楷模,所以觉得方竹筠这么雅典娜的人,问出的问题绝对不会很麦当劳。

    雅典娜当然是睿智的,麦当劳无疑以简单方便为主,九纹龙想到这里,抢先问,“那人失踪了?”

    “死没死,应该是验尸官的事情吧?”宋公明见到方竹筠摇头,忙炫耀一下自己的见多识广。

    “屁个验尸官,那好像是古代的称呼,现在应该叫做法医才对。”林通忍不住纠正,念念不忘刚才被掐的一下。

    “什么法医,是凶杀现场才需要法医的,一个人死不死的,一个医生足矣。”宋公明急于树立威信,没有谁想在美女面前跌面子的。

    “你怎么知道方主编采访的不是凶杀案?”林通反驳了一句。

    方竹筠只好解释,生怕议论久了,几个人就变成血淋淋的第一现场,“事情说简单也简单,我们要帮助一个老人家黄芍英,证明她还没死,老太太前几天社保费用给停了,说没有提交未死亡证明,她现在有病,又是高血压,又是糖尿病的,昨天她带病跑了一天,但是和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的,都让她用事实证明她还活着,我正巧知道这件事情,决定利用手上的这点权利,帮她解决一下问题。”

    “什么叫做是事实证明还活着?”九纹龙忍不住问。

    “哦,”方竹筠想了想,有些苦笑。“就是用一张纸,上面有张照片,左手摸右耳什么的,按照他们指定的动作照相,再加盖个公章。”

    “我站在这里。还不能代表我活着?”九纹龙深表疑惑。

    方竹筠望了他半天,缓缓道:“按照规定,是不能,你必须得有一张纸加盖公章证明。”

    九纹龙为之气结。

    “方主编你有什么权利?”林通忍不住问。

    “我可以像你说的那样做。曝光呀,”方竹筠笑中多少有些气愤,却不是对这三个人,“我下个专题就想写一个,证明自己活着。有多难!”

    三人都是连连点头,“那是,那是。”其实他们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可心中都在想,当初三人欠高利贷的时候。证明自己活着不难,难地是想办法让债主相信自己已死才对。

    几人议论着的功夫,已经来到了旧式楼房,白天见不到光的那种,方绣筠显然轻车熟路,带着几人进屋后。才觉得人多不见得是好事,五人加上床上躺着的黄老太,转身都有些困难,黄老太看到方竹筠,混浊的双眼突然现出点泪花。哽咽说道:“方主编,你来了。我还没死,活地好好的,怎么就证明不了呢?”

    华夏中文网玄幻武侠zrurtij3a4

    水浒三杰不是好人,好人的大概定义就是品德好,行为端的人,叶枫当了几次好人,深受其苦,可是水浒三杰听到了方竹筠地主要陈述,黄老太的补充说明后,觉得自己虽然不算好人,但还算是个人的,只是可惜,在这个社会上,由类人猿进化而成,能够制造和使用工具进行劳动的动物,不见得算得上人的。

    事情很简单,却搞地复杂异常。

    黄老太鳏寡孤独占了两样,失去了老伴,还没有子女,七十来岁,开始看着的时候,水浒三杰还觉得老太太有些胖,本以为生活条件不错,后来才知道那是浮肿,老人老了,常见病自然伴随,因为钱不多,所以也买不起什么太太口服液,驴胶补血,只能依靠医保卡来开点药,可是就在前两天,去了医院,突然被告知,医保卡上没钱了,老太太有些发蒙,问了半天,终于明白社保费没到,怎么没到呢?老太太忍不住问,刷卡的不耐烦了,这虽然不是谁用谁知道,可是总是谁没谁知道吧?你问我,我问谁?

    这本来对很多人都是不起眼的事情,打工仔碰到这事情,一赌气可能不要了,黄老太不行,她这辈子就靠这个活着,感觉到天塌下来一样,后来终于有个高人说了,好像是因为社保局觉得你死了,所以停发你社保费了,老太太没死,却差点气死过去,我怎么就死了?高人说,去街道办开个“未死亡证明”吧。

    黄老太胳膊拧不过大腿,去街道办办了个证明,又被告知要去月秀区社保中心办理相关手续,黄老太辛辛苦苦的赶到月秀社保中心,一看,那家伙,人山人海,锣鼓喧天地,当然不是因为欢迎她,而是因为很多人在退保,这比春运售票口还要热闹,黄老太足足等了两个小时,等到把证明一交,人家抬眼一看,你这不归我们管,去海明社保中心吧。

    欲哭无泪的老太太只能跑断大腿的去了海明社保,又排了两个小时,人家接待态度很好,

    老太太,你这不归我们管,老太太快晕了过去,我这快成了三不管了,工作人员有些无奈,这个不归我们管,我们想管也管不了,我告诉你,你要去建设八路的退管办,这次绝对不会错的。

    老太太仅存最后一口气爬到退管办,这次没有一脚把她踢出去,工作人员眼皮都懒得抬起来,更不要说抬脚,上嘴唇一碰下嘴皮,轻巧的说道,去上对面两个街道外地银行,把折子打印一下,看看这个月的钱到底到没有到帐,老太太有些感动,终于烧对香了,奋起神勇去了对面街道的银行,又等了好久,因为最近炒股的人实在太多,急着开户,老太太把存折打了出来,一看,这个月的救命钱果然没到。这时地老太太没有失望,反倒有种喜出望外的感动,不是因为自己地失误给人家添麻烦呀,最后再去了退管办,把存折一交。换了个姓陈地工作人员,姓陈的工作人员一看,怎么成天就碰到这种麻烦事,下嘴皮一碰上嘴唇。说了句,不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下周一再来。

    黄老太有些着急,我说的是中国话,你怎么听不懂?陈工作人员一指对面墙上的电子石英钟。你没有看到这都快要下班了吗?让你下周一来,就下周一来,怎么那么多的废话!

    事情地经过就是如此,记得臧克家说过一句,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黄老太从来没有想到过,人家老臧有着未卜先知的能力,知道她黄老太有这么一天,所以提前说了一句,有地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上次方竹筠来到这里,忘记把单耀武带过来,这下看他录的差不多,看了下时间,“现在离他们下班还早。我们赶过去,还来得及。大妈,你留在家里,史禁,你们三个照看着大妈,我和小单去就行。”

    史禁三人望了一眼,有点不情愿,他们才知道他们是坏人,那个陈工作人员可以说是不是人,就算他们看到这种老太太,都会好心的搀扶一把,竟然还有人忍心对她如此的羞辱?

    “他家没有老人吗?”林通满脸通红,拳头握的‘咯咯’响,想起了自己地老母,更是怒不可遏。

    “我要跟着去,我不能在家,”黄老太挣扎的坐起来,弯腰穿鞋,“方主编,我知道你是好人,可是昨天我一个大活人去了,都不被承认活着,你们去了,那能管用?”

    方竹筠说了半天,也不能让黄老太放弃这个念头,有些无奈,水浒三杰都有些按捺不住,“方主编,没关系,这次黄大妈走不动的话,我们哥几个背都要把她背过去。”

    方竹筠心中一热,不再坚持,一行六人又是浩浩荡荡的出发,单耀武一路上录制个不停,好像现场直播一样,黄老太多了人撑腰,胆气带动了力气,一路上倒也没有让水浒三杰充当运输工具,却只是问,“方主编,你说他们这次能证明我活着吗?”

    心中满是悲哀的方竹筠,其实并没有多大把握,她所谓地报纸上曝光,只怕少有人问及,只是希望单耀武的这个摄像机能有点威力的,“黄大妈,你放心,一切有我们呢。”

    六人到了退管办,黄老太眼前一亮,指着一个人就说着,“就是他,他就是陈帮办。”

    方竹筠有些好笑,帮办,还港督呢,黄老太显然对于这里职称并不熟悉,才要上前,林通已经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那人的脖领子,“陈帮办是吧?你tnd的是人吗?”

    那人戴个二饼,长的挺像九筒地兄弟,侧面看满脸的麻子,均匀分布,正在端着茶杯,低头的和一个女办事人员**,听到一个声音,还没有拿个官腔,衣领子被抓住,大吃一惊,手一抖,茶杯的水泼了出去,溅在对面女人的脸上,烫地她哇哇大叫。

    华夏中文网玄幻武侠bxjmlvckkeljpf3rzyla

    林通愣了一下,紧接着听着‘喀嚓’一声响,茶杯摔的粉碎,黄老太见到这里,不由跺脚只是叫,“完了,完了,这下没死也得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