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二十九节 潜规则
    点石成金 第二十九节 潜规则方钟筠最近很忙,也有些累,可是她还是在积极思考怎样来扭转颓势。

    真情在线的问题比她预料的还要艰难,她虽然知道都市娱乐报影响不大,可是没有想到过,都市娱乐报说穿了,只是比街上散发那些牛皮癣,夜总会招公关的广告传单要正规一些,除去一些花边新闻,畸形恋情,暴力凶杀诸如此类的东西外,很少有人关注到别的,这也怪不得读者,大环境如此,你怎么能指望死海能养淡水鱼?

    如今的社会,人们对于一只流浪狗,一只受虐猫的关注,都比对一个流浪汉关注要多的多。

    方竹筠焦头烂额的无语,却也知道物以稀为贵的道理,流浪汉显然太多,而因为生活改善,宠物狗激增,流浪狗如今倒已经成了稀缺的现象。

    她从业到出专题,不过短短的几天的功夫,效率是高效,可是效果却是不好,她这几天,采访到太多的真情,也看多了无数的假意,一只笔写不了那么多,凝聚到一个专题上,反倒觉得泛泛。

    贾大空很支持方竹筠,大多都是在精神上的,偶尔教教她的一些报社的潜规则,反正贪官污吏,社会阴暗,诉诸于公众眼前的,要抓住痛打落水狗的特点,别人都打,你也跟着打肯定没错,一些硬骨头和自身弊端,视而不见的习以为常,别人不去惹的,那是有势力,你也少惹为妙。

    妓女卖身,记者卖心,反正大家都是卖的。关键在于脸皮的厚薄,每个版面位置决定着报社对吹捧对象的收费价格,叶枫那是另类,采访宣传不要钱的,就算快要濒临倒闭破产地小企业。快要携款潜逃的大老板,只要他给钱,天下第一,标兵劳模,救死扶伤的称号随便挑选。

    方竹筠听到这里,觉得上了贼船,想要问一声贾大空,你这么做,难道不觉得良心有愧吗?贾大空当时好像读懂了她心中的质问,只是苦笑说。规则都告诉你了,照做不照做那是你的自由,这是市场经济,都是钱闹地,你到医院没钱可以看病吗?开发商没钱会让你住房吗?孩子没钱能上学吗?咱这已经很善良了,最少主动权是掌握在百姓的手中。他愿信不信。不信一笑了之,你要是上了手术台,你把房子抵押给银行,你不信一下试试?

    贾大空也知道最近方竹筠在做什么,他说方竹筠这样的人应该多一些,可惜出水的白莲虽然不染,但是污泥的环境下,臭虫癞蛤蟆只有更多,贾大空有着落魄政治家的敏感预测。知道都市娱乐报有叶枫的关注,绝对不会败落,他不动声色的得到了方竹筠的信任,只是为了叶枫真的控股后,自己能捞到点实惠。方竹筠不知道他地九曲十八弯的心思,只是一个念头的想要把真情在线做出成绩。

    “贾主编。小单和我出去一下吧,我今天有个事情。”方绣筠今天到了报社,收拾了下装备,已经准备出发。

    “没有问题。”贾大空笑容可掬,“方主编,我们是平级的,有什么事情,不用向我请示,罗总也说了,尽量给你提供最大的便利,你不用客气的。”

    方竹筠知道现在已经不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地年代,钱地魔力之大,应该叫做有钱能使磨推鬼才对,叶枫二十万,她虽然看着心痛,但是却知道很有用。

    “喂,你们找谁?”单耀武整理下摄像机,突然抬头问道。

    方竹筠扭过头去,就看到三个很别扭的人,他们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脸上堆满了笑容,却是衣服不配发型,发型不配脸型的,方竹筠看了第一眼就猜测,他们多半是这辈子头一次穿西服,不过怎么看着西服比较别扭,三个人却有些眼熟?

    “这位是方主编吧?”九纹龙热情洋溢的走了过来,老脸不动声色的红,其实他也认识方竹筠的,却是希望方竹筠忘记他,“我姓史,史禁,叶老大,不是,应该说叶先生说,让我找你,以后有什么工作,尽管吩咐。”

    “啊?”方竹筠有些发怔,今天早上,自己说工作不顺利,叶枫随口应了句,你工作进展的不顺利,没关系,我会找几个人来帮你,她从来没有想到叶枫的效率这么高,几个小时后,给她找了三个民工过来,这里是报社,他们来干什么?过来和泥吗?

    仔细看了一下,不由有些诧异,退后了一步,“是你们?”

    她突然发现,这几人是旧相识,当初邓莎就是中了他们的仙人跳,不过后来让叶枫摆平了,怎么摆平地却是不清楚,但是这是三个恶人呀,叶枫怎么会让他们来帮自己?

    “原来方主编还认识我们,都说贵人多忘事,方主编可是贵人记性好

    ,九纹龙笑了起来,老脸不红不白。

    方竹筠心生警觉,还不等回答,手机响了起来,告个歉,接了电话,发现是叶枫,应了几句,放下手机的时候,心中虽然还是疑惑,脸色却已经如常,叶枫打电话过来,几句话就已经让方竹筠确认,这三个人的确是来找事而不是找茬,也是受到叶枫的委托前来,那是确信无疑,“我当然记得你们,你们,你们很难让人忘记。”

    水浒三杰有些尴尬,听出来方竹筠对己方三人没有什么好感。

    贾大空却有些发蒙,“方主编,罗总又要招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的事情,贾大空一直以为只有旧社会才有,没有想到今天竟然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难道罗总现在有大事,已经绕开了自己,只有方竹筠有知情权?

    “没有招人,”方竹筠摇摇头,“史先生,叶枫说了,以前是一场误会,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我,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你们……

    “方主编有事我们才来呀。”宋公明穿上了西装,身上一直都是冒汗,一直想当个正经人,没有想到,正经起来,这罪真不是人遭的,三个人早上去吃包子地时候,认识的人都是包子质量不过关的笑,可是这是叶老大的吩咐,叶老大说了,工作期间,必须要穿西服的,他可不想让人误会,找了三个打手在身边。

    “我是去访问,帮人的。”方绣筠只能解释,真的觉得叶枫有些莫名其妙,可是她只认为叶枫有深意的,“那很累的。”

    “累才需要我们呀,不然我们吃白饭吗?”宋公明不离不弃的游说。

    “我也没有工钱发给你们的。”方竹筠有些头痛,不明白叶枫给自己找了这三个人,看起来虽然笑容满面,却因为以前的疙瘩,总不那么顺眼。

    “不用工钱的,”史禁也是摆手,“为方主编做事情,还要什么工钱。”

    方竹筠愣了半晌,“真的不要工钱?”

    “当然。”三人异口同声,心照不宣。

    方竹筠走出报社的时候,感觉到队伍前所未有的浩浩荡荡,心中有些迷糊的时候,九纹龙一旁问道:“方主编,我们要去做什么?”

    方竹筠好气中带有好笑,“你们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你是主编呀,还兼任记者的工作。”九纹龙答道。

    “既然你们知道,就应该知道我是去采访,不然你们以为是旅游吗?”方竹筠摇摇头,心中一动,叶枫难道是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不是好人,可是人无完人,说不定

    “我是知道采访,我是想问你采访什么人,是不是准备敲他一笔钱?”九纹龙三句话不离本行。

    “是呀,这个行业好,”林通一直闷葫芦一样,听到这里也是有些兴奋,“我就知道叶老大有深意,我看过一个记者,我家乡的,很牛的,上人家企业采访,说要曝光内幕,什么黑心棉吧,结果那厂长塞了几千块红包,不了了之的,方主编,你放心,你尽管敲,他们如果敢不搭理你,我们几个帮你解决。”

    宋公明总算能够察言观色,看到方竹筠脸色有些发青,笑了起来,“你们就会开玩笑,你们看看方主编一身正气的样子,怎么会做敲诈勒索的事情,方主编,你不用搭理他们,这两人就会开玩笑。”

    林通还想说,我知道的记者就是这样,被宋公明暗中的掐了一把,怪叫了一声,方竹筠不由有了笑容,“其实我们这次的采访对你们来说,很枯燥的。”

    “不枯燥,不枯燥。”三人同声同气,同气连枝。

    单耀武不知道方竹筠这么个灵巧的人物,怎么识得这三个活宝,当然,在他的眼中,水浒三杰无非是奴颜屈膝的,他并不知道这是叶枫的调教,三人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今天我们采访的任务其实很滑稽,只不过是证明一个人还没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