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二十七节 做鸡做鸭
    点石成金 第二十七节 **做鸭中年人见鬼一样的指着叶枫,神色激动,叶枫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你认识我?”

    “你?”中年人眼中满是疑惑,“叶公子,我是司徒空!”

    “司徒空?很有名吗?”叶枫想了半天,摇摇头,“我不认识。”

    司徒空一愣,看了叶枫半晌,眼神有了点古怪,“那对不起,我认错人了,这位先生,你贵姓?”

    “我姓叶,叶枫。”叶枫目光从司徒空头部扫描到手掌,再到了他脚下,发现这人很干净,就算指甲这种细节都能注意,修剪的齐齐整整,皮鞋虽然算不得什么高档货,可是和西裤很般配,这种人很有素养,出现在这里拜访黑社会,宛如鸡窝中出来的一个鹌鹑,相当的另类,叶枫也不记得自己以前能结识这种人物,他结识董耀那种人物那算是个意外。

    “叶,”司徒空嘴角动了几下,发现荆文军满是诧异的望着自己,摇头道:“人老了,眼神也不好使的,对不起,叶先生,你长的比较像我的一个,一个,”司徒空犹豫了一会,好像很为难的样子,“很像我的一个亲人。”

    叶枫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然一暖,“真的?那我不是要很荣幸?”

    司徒空笑了起来,“叶先生开玩笑了,应该是我很荣幸才对。”他目光从叶枫的脚上望到了头顶,看的虽快,却也很仔细,二人显然都知道,为人不能以貌取人。可是穿戴举止也反应了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司徒空看到叶枫的衣服,鞋子和发型的时候,神色略过了一丝诧异,蜻蜓点水般。等到扭转头望向荆文军地时候,所有的神色已经一如既往。

    “这位是叶总,开拓者的总经理,司徒先生认识?”

    荆文军知道虎哥的心思,客人的名字都不提起,本来不想让叶枫知道这个司徒空,可是看司徒空已经主动报出了名号,想遮也是遮不住,他知道虎哥地意思,也知道虎哥很忌讳别人知道他们和这个司徒空有关系。别人在这里,当然就是龙哥!

    “开拓者的总经理?”司徒空喃喃念了一遍,缓缓点头,“叶先生果然年轻有为,只不过我想我真认错了。”司徒空断然摇头,“荆先生。向先生在吧?”

    叶枫愣了一下。他当然知道虎哥叫做向虎,他所有的举动看似随意,拜访好像被迫而来,却可以称得上处心积虑,别人找向虎,除了白老大和龙哥之外,大多称呼虎哥的,司徒空称呼林先生有几种可能,一个原因是他不是黑道的。另外有一种可能就是,向虎不够他称呼虎哥的资格!

    不等叶枫继续猜测下去,司徒空已经跟着荆文军向楼上走去,铁闸门将要合拢的一刻,司徒空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缓缓低声问了一句。“叶先生,凡冤而无告者?”

    叶枫愣了一下,“什么?”

    “哦,没什么。”司徒空最后看了一眼叶枫的神色,摇摇头,转过身,消失在大闸门之后,‘叮’的一声响,割断二人若有若无的亲近,水浒三杰却是忍不住问道:“叶老大,他认识你?”

    发话地是宋公明,及时雨刚才表现的和干旱天一样,虎哥的威严下,不敢多话,这下压力一去,在叶枫面前就像害了腹泻一样,疑问脱口而出。

    “那我不清楚。”叶枫向楼下走去,心中只是想,凡冤而无告者?司徒空的本意是?

    “他是不是认识你,你自己怎么会不清楚?”宋公明摇头晃脑,只恨没有折扇摇两下,加强一下语气。

    “你认识沈孝天吗?”叶枫突然问了一句。

    “当然认识,怎么了?”宋公明有些愕然。

    “那他认识你吗?”叶枫又问道。

    “他怎么会认识我?”宋公明觉得叶枫这个问题蠢不可及,“他是个大明星,万众瞩目的人物,他如果认识我,我还混什么黑社会?”

    叶枫淡淡道:“这道理你都明白,为什么刚才问的却是蠢不可及?”

    宋公明一愕,终于明白叶枫地用意,李逵一样地低下头来。

    四人出了小区,叶枫本来想要拂袖而去,却被史禁一把拉住,“叶老大,慢走。”

    “慢走?你准备请我吃夜宵?”叶枫倒是生出了期望,“答应你们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

    “那个做到是做到了,可是……九纹龙有些尴尬,其实他的本意不是如此,这个都说是闻弦琴知雅意的,本以为叶枫是明白人,做事却是糊涂,他既然认识豹哥,三人如果能够顺势加入黑社会,说不定这三万块就是一笔勾销的,可是叶枫丁是丁卯是卯的,曲线迂回的救国,却是革命尚未成功,诸君尚需努力,并不能解决他们的根本问题,三万块,他们做不成鸡,做鸭也没门路,像邓莎那种人才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又是什么时候能够赚到?

    “可是什么?”叶枫有些不解,一本正经道:“那个老史,我只能告诉你,就算混黑社会,欠账也要还钱地,更不要说你还不是黑社会。”

    “不是这样,”史禁讪讪的松开手,顺势帮叶枫弹弹衣袖,“我是看到了叶老大衣袖上有点灰。”

    “哦,那还要谢谢你了。”叶枫又要抬步,胳膊又被抓住,“叶老大!”

    “又是哪位?”叶枫有些出离疑惑,回头一看,却是豹子头。

    豹子头对于叶枫向来都是敬而远之的距离,如此的主动,倒还是头一回,叶枫挥了挥衣袖,看到路人看自己的眼神。倒有些惶恐,“拜托你们说话就说话,我又不耳聋,拉拉扯扯地,影响不好。”

    “叶老大。”豹子头胀红了脸,“我还没有谢谢你给地六千块。”

    叶枫倒有些惭愧,“过去地事情,就过去了,不用再提的。”

    “帮助我的人很多,叶老大你,史老大,还有宋二哥,”豹子头说的声情并茂,看起来初上梁山地样子。“这三万块其实和史大哥,宋二哥没有关系,应该我自己偿还的,可是我就算做牛做马也赚不到这三万块的。”

    “你言重了,”叶枫笑了起来,“其实你有体力。也不笨。找不到好工作,在这里,一个月千八的工作还是不成问题的。”

    “那有什么用?”豹子头有些悲愤,“我要吃饭,要住房,老妈不住院了,总要吃些营养品,每个月千八的,叶老大。你说够干什么的?”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叶枫看起来有些不悦,“这些不归我管的,你难道让我负责?”

    “是不归叶老大管的,”豹子头也觉得自己有些过火,“老大。我只是说明一下情况,你以为有做好人的机会。谁愿意做被万人唾骂厌恶地混混?我没文化,也没有人教,除了知道谁对我好,我要对他好外,别的也不知道什么,我看到不顺心的,好打架,在家里被人天天指着脊梁骨,想做好人都不行的,这才来到了这里,史大哥是好人,对我好,本来我们都商量好了,要赚点钱,以后给我娶个老婆,可是穷人就是命贱,我妈又摊上这事,我这个做儿子别的没有,孝心还是有的,欠地三万我想还,可是找个工作,三个人每个月省下地钱,连利息都不够的,这三万块,要不是中个彩票,恐怕就是奥运过后都还不上的。”

    叶枫看了三人一眼,“怎么的,又想去骗人打劫?”

    “不是,不是,”宋公明连连摆手,“老大,我们三个合计一下,黑社会白社会的,都不见得是那么好混的,我们眼前就有条明路,可是以前眼瞎,一直都没有留意,叶老大你一直在帮我们改过自新,可笑我们竟然茫然不知,我们决定,以后就和你混的。”

    叶枫连连摇头,“你们这是在算计我,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花花肠子,我是你们的老大,想必帐也是要帮还地,这个买卖做不得。”

    “我们可以上叶老大的公司打工还债的。”史禁三人显然早有预谋,围了过来。

    “那更不行,”叶枫叹息一声,“你们说说,你们能做什么?我养了你们三个,不但现在公司的员工要有意见,我也觉得没用的,不如我叫你们三个老大,你们放过我如何?”

    三人面面相觑,本来以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一说,就算铁石心肠都能为之落泪,没有想到叶老大的心是铝合金做地,“叶老大,其实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的,只要你说一声,我们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的。”

    叶枫只是摇头,“我是正经人,做的是正经生意,不用你们打打杀杀的,不过怎么说,我们也是结识一场,替你们还钱暂解燃眉之急还行,当然我的利息不高,按银行的算就行,可是你们有什么保证可以还钱?你们可不要告诉我用你们三个做抵押,你们三个除了能花钱,我可看不到半点赚钱的潜力。”

    “叶老大,实在不行,我还有个妹,”豹子头一咬牙,杨白劳一样,“她叫喜儿,长的还不错,你要是不嫌弃,押给你也行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