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二十六节 像雾像雨又像风
    点石成金 第二十六节 像雾像雨又像风叶枫有如做出师表的那个诸葛亮,把天下三分的大势一说,虎哥当下怦然心动。

    虎哥不能不着急,如果早几个月叶枫这么说,虎哥已经一脚把叶枫踢出了房间,以德服人?他们是黑社会,不是慈善堂的,靠的是拳头!白老大以捞偏门起家,最近几年虽然把很多生意都是由地下转为合法化,可是本质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但是现在叶枫一说,虎哥就不能不思量一下,前一段白老大几个月前住了一次医院,好像换个大脑走了出来,无心生意,专心慈善,虎哥不知道叶枫让白老大做了些明修栈道的改变,所以他有些怀疑,白老大是不是如同电影桥段中,被龙哥暗杀掉,然后找个面貌相似的人出来代替,不然以前心狠手辣的白老大竟然开始热心公益起来?这在以前要是虎哥听到,那是会捧腹大笑的,可是现在,他只是想哭。

    “什么才叫以德服人?”虎哥缓缓问了一句。

    虎哥为人谨慎,他从一个不入流的角色混到现在,其中的苦辣酸甜只有自己知道,他看多了太多人一夜暴富,也目睹了很多人嚣张跋扈的却是暴死街头,别人都是看到了他的风光,可是自家房门的一道铁门已经彰显了他的惊惧。

    他有的时候,甚至害怕,白天出去,夜晚能不能再回来,天天打打杀杀的日子他过的多了,也倦的,勇气和年纪很多时候,都是成反比例的,年轻的可以经得起失败。因为有本钱,虎哥现在年纪不小,更加深沉阴险,勇气却少了很多,他已经输不起!他现在地目的也不高。希望白老大看着他以前劳苦功高的份上,分他点生意打理,让他舒舒服服的过下半辈子,可是现在龙哥却是大权在手,这就不能不让他有些焦虑。

    “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仇敌多堵墙,”叶枫一直留意虎哥的脸色,见到他犹犹豫豫,患得患失地,就知道自己此行不会走空。老狐狸虽然狡猾,可是也有猎手能够捕获,超人虽强,却也有喜欢反穿内裤进行炫耀的缺点,关键是看你能不能抓住,不知道为什么。他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幅画面。一个纨绔弟子坐在高堂,望着虎哥一样的人物,嘴角一丝难以捉摸的笑意,旁边几个人物却是唯唯诺诺的应承,他甚至都能感觉到记忆中那个纨绔弟子的快意,可是那种快意是让人心悸的,颤栗的。

    “白老大显然已经明白了这点,可是虎哥你还没有明白。”叶枫强自把那段记忆压了下去,他不喜欢那个纨绔子弟的处理方式。那个纨绔子弟是自己吗?为什么自己最近的一段日子,机会恢复地前所未有的快,沈孝天好像就是那个导火索,他送给叶枫的木盒,叶枫并没有打开。虽然他还不知道那是什么。

    叶枫不想再追究下去,因为每次认真的想下去。知道的越多,他的心痛会比头痛来地厉害,就算他知道虎哥是黑社会地,可是他不会采用记忆中,那个纨绔子弟的做法,他觉得自己有更好的方法,“白老大最近热心公益,形象已经转变了不少,虎哥如果也是以德服人,热心公益的话,一方面可以缓解和龙哥的利益冲突,解决燃眉之急,另一方面可以起到古人千金买骨的良好效果,到时必定有大量的人才过来投靠,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虎哥投白老大所好,和他一个心思,那其中的好处不用明说,虎哥也应该知道,如此一来,以德服人四个字可以说是一箭多雕,大善之计。”

    “热心公益是要钱地。”女人已经冷冷的笑道:“没有看出来,叶先生除了生意做的好,口才也是不错,你这样的人才,不去推销保险实在可惜。”

    叶枫淡淡的笑,“热心公益,无非行善,献爱心,爱从心,只是加惠于人之意,亦即怀福人之心,有利人之行,岂止是一个钱字能够形容和代替?我想只要虎哥心中有善,一分钱不花,也能造福四方地。”

    女人一滞,真的不明白叶枫来这里到底什么用意,说他为名为利好像都是不像,只是这世上,不为名利地是人吗?

    虎哥一直犹豫不决,他和叶枫不一样,叶枫是空手套白狼,他是铁公鸡的亲戚,不喜欢拔毛,叶枫这句一分钱不花深深的打动了他铁石的心肠,“那叶先生觉得我怎么做才算是热心公益?而又,”虎哥顿了一下,饶是老脸厚的赛过脚底的老茧,却也热了一下,“而又尽量能够节省开支,叶先生,你知道,我和白老大不能比的。”

    “真水无香,大善无行。”叶枫缓缓道:“虎哥真的想从公益着手,反倒不用着急,过

    于炫耀,大肆张扬的慈善难免有做作的嫌疑,虎哥如果信得着我,听我的建议做几件事情,相信不用多久,就能看到成效。”

    “要做什么事情?”女人心中一动,暗想终于到了正题。

    女人叫做夏春媛,是一直和虎哥打江山建立起来,升华的男女关系,虽然虎哥并没有明媒正娶,可是向来以虎哥的那位自居,她觉得自己对虎哥是真心真意,让她有些不安的是,每次提起结婚的时候,虎哥都要推三阻四,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男人都有花花肠子,夏春媛觉得两句话已经概括了世上所有男人的本质,叶枫按照这个观点,也不是好东西,可是让她疑惑的是,以她多年看男人的经验,叶枫虽然就在她的眼前,可是她竟然看不穿他的本质,叶枫这个人如果让她来描述,只能用一个歌名来形容,像雾像雨又像风。

    “这个倒是不能说,”叶枫认真道:“我相信虎哥也明白,很多事情,说出来就不灵的。”

    荆文军觉得叶枫对自己是个威胁,虎哥如果相信了他,哪里还有自己的地位,忍不住又问道:“那你说了半天,不是和没说一样?你不是想让虎哥听你的,什么都不做,坐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吧?”

    “当然不是,只不过这需要时间,”叶枫笑了起来,“好在时间不需要太长,虎哥等了几年,不在乎这几天,”他茅山道士一样,掐指算了一下,“给我二十天的时间,在这期间,虎哥只要肯配合,我担保你能有意料不到的效果。”

    “虎哥凭什么听你的。”荆文军忍不住大声道。

    “凭什么?”叶枫悠远的笑,“我想虎哥是个聪明人,肯定能做出自己的判断。”

    虎哥如罗刚一样的想,可是想了很久,还是想不出叶枫说的对自己有什么坏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没有人会和利益过不去,虎哥也是人,当然不会例外,“我可以信你的,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我,只是为了董倩倩?”

    “我相信以虎哥的侠义和气量,怎么会和一个小女孩为难?”叶枫笑容恢复了淡然,“就算我不提及董倩倩的事情,我想虎哥也不会自贬身价的,董倩倩虽然有潜力,可是不能虎哥眼下危机的。”

    “那你可以称得上圣人了。”夏春媛笑的冷,“什么利益都没有,这么上心的,我还从来没有见过。”

    众人的目光都是望着叶枫,就算虎哥也是如此,叶枫嘴角还是笑,看来并没有把各种目光放在心上,“如果说我来这里,还有一点目的的话,那就是我的三个兄弟欠了豹哥一点钱,最近被逼的紧,只是请求虎哥能帮忙说情,宽限几天。”

    “多少钱?”虎哥心中一动,这小子和己方的龙虎豹三人都有关系,不知道葫芦里面卖者什么药。

    “本金三万,现在加上利息,有六万多。”叶枫已经望见了水浒三杰感激涕零,却又有些不解的表情,三人显然不明白,叶枫既然认识豹哥,为什么要绕个圈子上虎哥这里求情?

    “才六万?”虎哥有些诧异,本来以为最少三十万才够叶枫出马的资格,“小问题,我和老三说一声,利息就少算点。”

    “那就依仗虎哥说情了。”叶枫还是不咸不淡,站了起来,“打扰了虎哥这么久,我就先行告辞,过两天我必定和虎哥再联系。”

    虎哥不等说话,门铃响了一下,荆文军望了不远的监视器一眼,有些惊喜,“虎哥,是司徒……

    虎哥一伸手,掐断了荆文军的下文,“文军,送送叶先生,把客人接进来。”

    荆文军有些不情愿的挥挥手,“叶总,请。”

    叶枫笑着走出了房门,隔着铁闸望见了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神色有些憔悴,举止却是不俗,可以说斯文的很,这是一种天生的风骨,也是很多人后天模仿不来的,叶枫注意到了他的特异,有些奇怪他这种人怎么会也来找虎哥,却是忍不住向那人笑了一下。

    那人听到楼梯上房门响动,抬头望上去,目光划过叶枫,落在荆文军的身上,嘴角才露出一丝笑容,突然脸色有些诧异,扭头又望向叶枫,陡然神色巨变,“叶公子,怎么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