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二十五节 风过草偃
    点石成金 第二十五节 风过草偃 叶枫虽然像走进自家的大门一样的不见外,水浒三杰却是没有这样挥洒自如,唯唯诺诺的上前,话都有些忘记了怎么说,三人的态度让虎哥放下了心事,觉得这三人一眼看去,就是不成气候的小混混,这么说叶枫这次来,虽然带了三个人,不见得是打架来的。

    当然,就算来打架,虎哥也是不会害怕的,能让他虎哥害怕的人,绝对不会是叶枫和眼前的水浒三杰。

    “坐吧。”虎哥觉得叶枫用一句马中赤兔,人中吕布来形容自己,还算有点眼力,这也让他对叶枫的观感大为改观,而荆文军才形容叶枫的一番话,显然是有些过火。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的道理,叶枫是比任何人都明白,他随口的一句,可以让戈民辉郁闷一天,当然别有用心的奉承,也可以让虎哥高兴半刻的。

    “虎哥,今天我来找你,拜访是一个方面,其实主要是想找你商量点事情。”叶枫坐下来,开门见山的提出问题,让水浒三杰的很是感激,觉得叶枫念念不忘的是他们的旧债,而叶枫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们的高兴化为了乌有,“我觉得董倩倩的事情,不宜操之过急的。”

    “拜访?拜访有像你这样两手空空的吗?”荆文军一听,迫不及待的反驳找漏洞,叶枫否定董倩倩的事情,无疑就是在否认荆文军地成绩。“我们公司的情况,自然有我们决定。”

    “那个。决定地好像应该是虎哥吧,”叶枫说话不咸不淡,不温不火,一句话让荆文军不敢反驳,“其实我来的时候,本来想带点东西孝敬一下,但是一想到,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虎哥这种人。当然是君子。风过草偃。拿来了俗物,反倒让虎哥不喜的,所以我两手空空前来觉得一腔真意足矣。”

    叶枫‘当当当’的几句话说出来,水浒三杰小学没有毕业,愣是没有听懂。荆文军大学本科,也是一知半解,总觉得有些不对,可是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对,虎哥是不是君子不好说,他荆文军长八个脑袋也不敢说虎哥是小人的。

    虎哥也是没有听明白,不过对于叶枫形容自己是君子还是知道的,既然如此,想必其他话也是好的,君子嘛,当然之交淡如水,拿来茶叶都算是过火,虎哥觉得自己非常明白,“你的一腔真意是什么,为什么董倩倩的事情,不能操之过急?”

    打了个良好的基础,叶枫这个君子四下望了下,贼一样地,“有些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屋内没说话地还有个女人,人到中年,脸上地粉底抹的几乎高过了鼻子,一笑起来却是渣子都不掉一颗,凸现出化妆品的质量,“叶先生既然是君子,又有什么不敢讲的?”

    “这位是?”叶枫倒不骨被反驳的尴尬,脸皮实在比那女人的粉底还要厚。

    “这里都是自己人。”虎哥脸上闪过一丝无奈,这都是男人在介绍自己黄脸婆的表情,“有什么话直说就好。”

    叶枫一幅男人都知道的了然,也不追问,“其实君子固然坦荡荡,却也要防小人常戚戚地,想当年竹林七贤何尝不是君子,只是一些话被人听了去,掉了脑袋,现代人当然要以史为镜,虎哥是君子,只是怕小人从中作崇的。”

    我觉得你就是小人,荆文军见他抢了自己的风头,忍不住想要喝骂,虎哥把他的想法扼杀在萌芽,“我的兄弟,我信得过,只是不知道你带来的人会不会多嘴?”

    “他们也是我的,兄弟。”叶枫顿了一下,“我带他们来,当然就是信任他们。”

    他这兄弟两个字一说出来,水浒三杰眼圈都有些发红,连连的点头,话都说不出来。

    “其实我今天想要和虎哥说的,并没有什么不可对人言。”叶枫望了那女人一眼,觉得她好像比虎哥难对付一些,“只是怕一些人以讹传讹,曲解了我的本意。”

    “你说了半天,都是废话。”荆文军忍不住讥讽说道。

    “废话总比坏话好。”叶枫缓缓道:“其实我最近虽然和白老大没有见面,却也知道,我现在比以往,已经改变了很多,他不向你提起我,多半有他的深意,我这次来到这里,倒有些冒昧。”

    “哦?既然来了,要说的还是说的。”虎哥其实一点都不虎,相对而言,他甚至有着狐狸一样的狡猾,只是他倒也没有想到过,一个人撒谎竟然比讲真话还要镇静自若,叶枫总是强调他和白老大有一腿,言之凿凿,就连白老大最近性格转变都知道,这倒让他信了个八成,虽然他还是摸不透,叶枫是何方神圣,但是这会倒也不敢小瞧了他。

    “白老大手下二将,龙哥,虎哥,还有豹哥。”叶枫神色有些凝重,“我虽然和虎哥初次见面,却也一眼看出来,虎哥绝非等闲人物,只不过最近白老大一心慈善事业,无心生意,龙哥一直都在生意上卓有成绩,所以现在主要接管白老大手上的生意,而虎哥显然不甘心屈居人下。”

    “你这是什么意思?”虎哥心中一凛,顿生警觉。

    荆文军却已经上前了一步,厉声喝道:“叶枫,你想挑拨龙哥和虎哥的关系不成?”

    氛围瞬间已经变得剑拔弩张,叶枫却还是轻松自若,“我若是想挑拨,来都不必来的。”

    虎哥伸手止住手下的进一步举动,皱了下眉头,“叶先生这句话什么意思?”

    “若是虎哥还是和以前一样,别人倒也察觉不了什么。”叶枫缓缓道:“虎哥从谏如流也是好的,可是却也要注意甄别一下意见的好坏,白老大生意一放手,龙哥接管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虽然虎哥有能力,有实力,但是在白老大的眼中,还是稍逊龙哥一筹的,虎哥想要扭转在白老大心目中的形象,这才迫不及待的想在生意场上有所作为,想要签约董倩倩不过是其中的一步,其余的举动,我不说,虎哥其实也是心知肚明的。”

    虎哥和荆文军都是变了脸色,互望了一眼。心中竟然有些颤粟,“叶先生,你这些话,是白老大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思?”

    “我最近很少和白老大联系。”叶枫叹息的摇摇头,“这些不过是我的私下一点看法,虎哥,为人积极向上那是好的,只不过这次虎哥却是大错特错。”

    “你说什么?虎哥怎么会有错!”荆文军脸色一沉,大声呵斥,虎哥却已经手一摆,沉声道:“让叶先生说下去。”

    叶枫连连点头,“虎哥这样的胸襟,实在让人佩服,犯错误不怕,可是犯错误不知道改正,那就不是聪明人所为。”

    “叶先生是聪明人。还希望说句痛快话的。”旁边的女人脸上的粉底太厚,倒是遮住了脸上的诧异,对于叶枫一针见血的说出他们最近的举动,她也是感觉到不安和威胁。

    “常言说的好,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叶枫淡淡道:“豹哥我并不有见过,不过却知道他为人脾气火爆,一向都是得不到白老大的重用。”看着虎哥诧异的目光,显然奇怪他怎么知道的这点,叶枫表现的更加高深莫测,好像和白老大天天在一起喝茶一样,“虎哥现在兄弟,也可以说是竞争对手,无疑只有龙哥一个,我觉得这世界就算兄弟,也是需要竞争的,虎哥想要竞争的思想不错,白老大肯定也希望手下更加出色,但是以已之短,比人之长实在不智,你现在积极的发展生意并不算妥当,第一,你不擅长这方面,第二,你没有得力的助手。”

    虎哥听到这里,缓缓点头,“你说的实在不错,我现在也觉得这些兄弟们,打打杀杀的可以,若是真的做什么生意,可能还是不如我的,年代变了,现在不是打打杀杀就能一统江湖的时代,相比之下,龙哥本身就是个商业人才,他手下能处理这方面的人也不少。”

    “对呀,”叶枫一拍大腿。深表赞同,无视荆文军铁青的脸色,“如今就算是黑社会,也是要有技术含量的,以前的那一套,早就吃不开的,虎哥既然明白这点,怎么做起来,却是反其道而行之?”

    “这个。”虎哥嘴角闪过一丝苦笑,望了身边的女人一眼,“这个说来话长。”

    “虽然说来话长,但是虎哥需要改变已经刻不容缓。”叶枫脸色再交次凝重起来,“你现在做事方式不对,极有可能徒劳无功,却很大程度会引起龙哥的猜忌,白老大的不满,你的手下还是采用老一套威胁恫吓的手段,结果可能就是得不偿失,到时候想要悔过,可就晚矣。”

    “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虎哥若有所思的望着叶枫。

    “我要说的还是那句老话,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叶枫沉声道:“和对手竞争,诡道是从打击对手着手,王道却是提升自己的实力开始,如果虎哥真的想要出人头地,得到白老大信任的话,我只能奉劝你四个字。”

    “哪四个字?”虎哥急问。

    叶枫凝神望定虎哥,吸口长气,这才一字字道:“以德服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