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二十三节 识破陷阱
    点石成金 第二十三节 识破陷阱

    “我怕什么?”方竹筠有些脸红,“罗总,叶枫这个人,谁变坏,他都不会变坏的。”

    “说的好,说的好,叶总,方主编对你很信任嘛。”罗刚只是笑,心想度方竹筠看起来聪明,其实却不了解男人,男人不变坏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没有变坏的条件而已。

    申赢听了却是大大的头痛,只是想有空的时候,请教一下叶枫这小子,到底有什么本事,可以在女人面前表现的这么游刃有余,左右逢源。

    “因为我根本就是值得信任的男人嘛。”叶枫笑着站了起来,大言不惭,“好了,罗总,你也忙,我还有事,改天再聊。”

    叶枫把工作当作聊天来处理,轻松的不能再轻松,申赢目光从三人身上转来转去的,好像已经想到了什么,暗自有些侥幸,这三人分明是设下仙人跳,诱使斐少爷入局的,自己忠心耿耿,有义务提醒斐少爷不上当。

    叶枫起身告辞不久,申赢也是迫不及待的起身告辞,“罗总,今天的资产评估先到这里,我看看,不否明天再来。”

    罗刚翻看着报纸,也不起身,“那好,我就不送了。”

    申赢看着他的傲慢,暗自咬牙,一出了报社,径直去了斐少爷那里,斐少爷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面,心情却很不敝亮,见到了申赢,第一句话就是,“合同签了没有?”

    “斐少爷。哪有那么快的。”申赢有些苦笑,不知道陆斐他老爹怎么这么有钱,而且任由这个儿子胡闹。

    “那你一天干什么了?”斐少爷大为不满,“申赢,做事要有效率,知道不?”

    “斐少爷,我今天和王律师主要进行了一下资产评估,”申赢慌忙申辩。

    “你评估个毛?”斐少爷手中的雪茄一丢,“我现在就是要拿下都市娱乐报地股份给小青看,百分之五十一,你懂不懂?为了让小青知道我事业有成,我花多少钱无所谓,老子什么都没有,可就是有钱!”

    “是。是,斐少爷,”申赢连连点头,“可是你总不想让陈小姐看到你做冤大头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斐少爷愣了一下。

    申赢知道每个人都有要害,斐少爷的要害无疑就是陈小青,只要把她的看法搬出来,对于斐少爷来讲,那才是绝对有杀伤力地,“如果一个公司值一千万,可是斐少爷你却花两千万只买了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陈小姐如果知道这点,对你的看法显然只有更差。”

    “你说什么?”斐少爷终于认真的思索了一下,“你说都市娱乐报连一千万都不值?那叶枫什么意思?”

    “斐少爷,我只能说,他对你不怀好意,”申赢想起了叶枫的那张脸,心中乐开了花,“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有屁快放。”斐少爷打断了申赢故作高雅,申赢有些郁闷,“斐少爷,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怎么洽谈的,可是我想叶枫让你掏出两千万,绝对不是想让你在陈小姐面前露脸,相反的,他是想让你在陈小姐面前现眼。”

    “你说什么?”斐少爷霍然站起,怒不可遏,“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申赢却是不为所动,知道这位少爷怒气有如夏天地雷雨,来的快,去的也快,“斐少爷,你不要发火,你可以不听我地建议,可是陈小姐看重的却是事实。”

    斐少爷果然愣了一下,“事实是什么?”

    “事实就是,叶枫那小子想借这件事情,让你在陈小姐面前丢脸,”申赢沉声道:“斐少爷,所以我才尽量拖延资产评估的时间,让你有充分的时间考虑。”

    申赢一番鞠躬尽瘁,让斐少爷觉得死而后已,“我,我,我怎么办?”

    “其实收购是可行地,但是价格要合适,”申赢心中一动,“其实关于这些事情,斐少爷你可以问一下戈总的,他和你是哥们,又是个总裁,对于这方面,肯定是轻车熟路的。”

    “对呀,我正要去找他。”斐少爷一拍大腿,记得自己当初和叶枫商量地时候,也想过戈民辉,怎么现在就忘记了这茬,“申赢,和我一块去见民辉,你为我着想,很好,我下个月加你工资。”

    斐少爷风一样的来到戈民辉面前的时候,戈民辉的心情却有如梅雨季节的小雨,淅淅沥沥的正烦,最近他倒没有想着陆斐,甚至已经忘记想念叶枫和方竹筠,他现已经有些焦头烂额。

    戈民辉来到开荒者没有太长的时间,来到这个被收购的公司当总裁,别是眼中看起来是风光,开荒者也觉得他是年轻有为,可是戈民辉却知道,事实远非如此,这里的总裁,还不如总部一个副总来的实在,他作为一个太子爷,来到一个被收购的公司,不过是想在华天内部的政治斗争上,添上一个捞取资本的筹码,他决心把这个开荒者做大,做的有声有色,这样他再回去的时候,从经验而言,就不会逊色他人,他来的时候很有信心,可是这个世上,有信心并不是解决问题的万能药,他现在可以说是一败涂地。

    方笔筠和陈方相继离任,开荒者目前的生意被抢的七七八八,目前公司还在赔本做着帝京的业务,整个公司可以说是人心涣散,戈民辉才发现,自己不是想像中的那么能干,陈胖子也不是想像中的那么没用,业务已经和劣质羊毛衫被雨浇了一样缩水,浮躁和失落的情绪却如扔到河里的面包一样,膨胀了数倍,望着眼前地斐少爷,他已经没有心情再去让陆斐找叶枫的麻烦,如果能可能的话,他当然希望陆斐能帮自己解决麻烦。

    “民辉,我有事要麻烦你一下。”斐少爷地一句话就让戈民辉郁闷的想吐血。

    “什么事情,你应该知道,我现在很忙。”戈民辉隐藏了自己的不耐烦。

    “你老木的,你忙个屁,”斐少爷最近除了有钱,破,新加坡之外,又多了屁和老木两个形容,“我刚才走过来,看到你的手下聊天的聊天,打游戏的打游戏,一幅要倒闭的样子,你现在不是在忙破产清算吧?”

    戈民辉恼火中有了点诧异,从斐少爷嘴里吐出破产清算四个字,实在是让人意外的事情,“最近你在忙什么,小青那面还联系吗?”

    “嗯,”斐少爷有些郁闷地应了一声,看到戈民辉眼中的揶揄,有些怒火,“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那你来找我做什么?”戈民辉有些叹息这个斐少爷地蠢笨,如此大的靶子,别人施放冷箭,断然没有不中的道理,叶枫那小子却是奸狡如鬼的,只看到他的影子,想要抓他很有些困难。

    斐少爷好像捉到了戈民辉的思想,又开口道:“我找你是和叶枫有关,你不是一直想要算计他?”

    戈民辉老脸红了一下,看到申赢探照灯一样的目光,竭力的想要发掘人地阴暗面,只能大度的挥挥手,“过去的事情,就算了吧,我们算是扯平的,对于那种卑鄙小人,我就算对付都没有兴趣。”

    “可是我目前准备和他合作,”斐少爷一句话差点没把戈民辉噎死,口气中有了一丝吃惊:“你和他合作什么?”

    “事情是这样的,”斐少爷倒算简洁明了的把事情说了一遍,这才问道:“民辉,你觉得这次合作怎么样?”

    戈民辉只是冷笑,“这小子阴险,可惜只能骗你这样的傻,嗯,没有心机的人。”

    斐少爷却是听懂了他的省略,不由大怒,“你是说我是傻子?民辉,你聪明在哪里?你不是被他骗的团团转?”

    戈民辉就算是老脸皮厚,也架不住这粗人一斧子劈下来,陡然站了起来,“无论是聪明蠢笨的,现在好像是你在求我出主意!”

    申赢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结果,本来想让二人并肩作战,对付叶枫那个小白脸的,没有想到内部倒是先打了起来,对于叶枫,申赢仅仅接触过一天,本来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恨,只不过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那就是有着莫名其妙的嫉妒,他觉得叶枫比他长的帅,比他发展的好,比他强的太多太多,所以他就想给叶枫找点麻烦,虽然他不会从这件事情中得到任何好处,可是申赢还是乐此不疲,从别人的失败中获取乐趣的,这种人不算太多,可是也不少,“戈总,斐少爷,你们不要吵了,说穿了,大家的矛盾都是叶枫,你们这样的吵,叶枫只有暗地看笑话的。”

    斐少爷重重的哼了一声,“民辉,我们是哥们,我不和你吵,但是你要说出我笨在哪里。”

    戈民辉也坐了下来,不知道自己这么个冷静的人为什么一提到叶枫就会恼怒,“根据申赢的调查,那个公司资产不过千万,叶枫让你出资两千万只是购买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他从你这获取百分之二,只要想办法再花个千万买到罗刚手中剩下的股份,从资产总值来算,我的斐少爷股权,还有盈利,赚的钵满盆满的,不知道对于这点,我们聪明的斐少爷想到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