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二十一节 天道酬勤
    点石成金 第二十一节 天道酬勤

    “当这个社会,对弱势群体的关注,只能在报道专题来提及的时候,这不仅仅是弱势群体的悲哀,这已经是一个社会的悲哀。”方竹筠拿着纸,饭都忘记了吃,“叶枫,这是我做的一个专题。”

    “哦,这么快?”叶枫多少有些意外,“没有看出来都市娱乐报很高效嘛。”

    “你这是嘲讽,还是夸奖?”方竹筠很认真的望着叶枫,她可以不注重别人的轻蔑和误解,但是她不能不注意叶枫的意见。

    “我这个嘛,”叶枫有些苦笑,发现了方竹筠的认真,“我只是实事求是,你虽然是主编,不过好像才上班?就可以独立工作了?还出了份报纸,我以为最少要一个星期以后呢。”

    “这个不过是个样板,没有正式发行。”方竹筠摇摇头,“你今天不少做事,我也一样的。”

    “报社的事情熟悉了吗?”

    叶枫问的多少有些关心的味道,听到方竹筠的耳朵里面,化成了暖意,比冬瓜汤味道要好,“多是多,不过贾记者已经轻车熟路,我只要把资料给他,他很快的做了个样板,叶枫,贾记者真的很热情。”

    “或许他想追求你。”叶枫笑着打趣。

    方竹筠却是一丝笑容也没有,“叶枫,这个不好笑,他虽然并不是什么名记者,但最少还很专业,也很敬业。”

    狗仔队看来也要专业精神的,叶枫心中寻思,却被方竹筠的目光威慑住,连连的咳嗽,“我记得听谁说过,男人对一个女人,从来没有无目的关心,我只是借个分析一下而已。”

    “你对我也一直很关心,不知道有什么目的?”方竹筠嘴角带了笑意。

    叶枫一怔。半晌才道:“这个专题不错,有点另辟路径,不知道方大记者采访后,得出了什么结论?”

    方竹筠本来得意地笑,听到这里却是摇摇头:“叶枫,我知道你的想法,却有些震惊你的用意,你自己不声不响地拿出了二十万,虽然说是为了我找个工作岗位,更深的含意却是借这个机会,为这座冷漠的城市唤醒一点真情和感动,叶枫,或许你觉得没什么,可是就是这个没什么,却在我心目中是最重要地,一个人不为了什么功利,而是发自内心的去帮助人,那本身已经算是一种伟大,如果城市再多一些你这种人,我想已经不用什么真情在线的。”

    叶枫忍不住东看西看。“其实我也没有你想像的那么伟大地。”

    “对于真情在线这个栏目,其实就我本人的观点,那是十分喜欢。”方竹筠缓缓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城市已经是用金钱利益代替了一切。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虽然不能说是**裸的金钱关系。却已经为期不远,这其实是个十分可怕地现象,我实在难以想像,再过十年,或者是更久,人和人之间还能剩下什么。”

    叶枫缓缓点头,“我就想,这个工作应该适合你,因为竹筠,你有常人没有的热心和细腻,一件事情,你更能发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这点,我很高兴。”

    “可是只有我们两个,显然还是远远不够的。”方竹筠有些苦笑,伸手指着报纸,“这是我采访三类人群后,得到的部分结果,很让人沮丧,第一种是学生,年龄层次不一,结果让人深思,年纪越大的,对于弱势群体的关注反倒越冷漠,有的甚至斥责我在行骗,他们不能相信,这个社会,还有钤钤的那种弱势群体。”

    叶枫还是笑,只是笑容也有了一线无奈,“其实很难把责任都推到他们身上,子非鱼,安知鱼之痛,他们生活的实在太舒适,家长灌输地只有攀比求胜,他们的目光也只有向上看,穷困之流是他们鄙夷的,得出这种结论在他们眼中,可以说是再正确不过的结论。”

    “如果说第一种还是因为他们没有步入社会,经验不足,有情可原的话,第二种就是让人觉得很痛心地。”方竹筠垂下头来,望着那份报纸,目光很复杂,“我调查的第二类人群算是打工一族,觉得别人患难难能伸手地很少,多半都是冷漠无视,极端冰冷的麻木,他们只是反问我,你是干什么,别人的困难关你什么事,别人的困难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家人有困难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现,还有的认为我这不过是博取同情,制造噱头,捞取资本的不一而足。”

    叶枫反倒笑了起来,“竹筠,你难道不觉得这些现象,都是再寻常不过的反应?我本来以为你会有准备的。”

    方竹筠一愣,半晌才道:“你说的不错,可是平时我偶尔的见到,只是有所触动,如今一天的功夫,我见到了大面积的群体都是如此的反应,不免有些寒心,因为他们现在知道的只是索取,而没有强调付出,其实这是和献血一个道理,大家都要求献血,而事先没有人献血的话,那等待的结果只有死亡。”

    “第三类呢?”叶枫顿了下,突然道:“方筠,我现在发现,眼下对你好像很不公平,因为这种事情是我强加给你的,你本来应该是坐在办公室,心情也不用这么沉重的。”

    “叶枫,这你就大错特错了,”方竹筠摇摇头,“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做的事情,因为我高兴如此,而不是任何人的强迫。”

    “对了,你的工资是多少?”叶枫笑了笑。

    “基本工资一千二。”方竹筠不明白叶枫的思维怎么会蹦极一样的反复,“虽然比起我以前而言,是少了一些,可是钱不是问题,再说,”方竹筠嘴角一丝笑意,“贾记者说了,我们有补助的,而且还有外快,因为可以自己去拉广告,因为和做业务一样,都有提成的,但是我现在觉得拉广告并不着急。”

    叶枫愣了一下,钱不是问题这句话,他今天已经听了两遍,第一次当然是从斐少爷那里听到,第二次从眼前的姑娘口中听到,短短的五个字,含意却是大不相同。

    “竹筠,对于你的看法,我很高兴。”叶枫坐直了腰板,“我现在能说只是,天道酬勤一点不假,你现在的付出,一定能够得到加倍的收获,无论精神上,还是物质上,对于这点,我坚信。”

    “你这么肯定?”方竹筠笑了起来,“你不用总是拿个胡萝卜在我眼前晃悠,我既然上了你的贼船,肯定会尽力的让这艘船驶向彼岸的,其实我现在的精神上已经有了很大的收获,因为,因为我知道,有个人一直在关心,鼓励我,他和我的想法一样,看到他的内在和我想的一模一样,看到他的振作,我真的已经很开心。”

    叶枫只是笑,直视着方竹筠的目光,“你也不用总提醒我,竹筠,你放心,就算船翻了,我也能让你上岸。”

    二人都是笑,笑的很开心,因为他们有理由开心的笑,人生难免有挫折,可是只要你能笑着去接受,那还有什么不能面对?

    “第三类人群是一些贫苦人群,算得上三教九流的人物,”方竹均继续说道:“这本来是让人同情的一个群体,因为他们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可是我却只有在这里才发现感动,发现真情,叶枫,你说为什么?”

    “因为他们痛过,知道那种痛的滋味,”叶枫淡淡道:“如果按照这个说法,这世上可以划分为两种人,一种是自己经过刻骨铭心的痛苦,也希望别人也经历一次,另外一种是自己虽然痛苦,却不希望别人再有如此的痛苦,前一种人可耻可怜可悲,后一种人可敬可爱可叹。”

    方竹筠缓缓点头,苦有所思的望着叶枫,“叶枫,你划分的很准确,只不过,你算是那种人?”

    叶枫低下头来,躲开方竹筠灼灼的,探究的目光,“或许我还忘记了算一种人,那种人像竹筠你这样,虽然安乐自在,可是天生却有一颗敏感同情感恩的心,这种人可以让世界变的更美好的。”

    “我现在才发现事情并非我想像的那么简单,”方竹筠摇摇头,“先吃饭,吃饱饭才有能力继续说故事,叶枫,只不过我有一点相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花数百上千元,去听一场偶像的演唱会,却是吝啬哪怕的一言一行来帮助他人?沈孝天的这种人已经算是明星中的另类,他其实可以说是采用曲线的方法唤醒很多人心中的良知,他很成功,可惜,我不是沈孝天,说句实话,经过这次调查,我对真情在线能有多大的反响,没有太多的信心。”

    叶枫凝望着方竹筠,沉声道:“竹筠,你不需要是沈孝天,你是方竹筠,这就已经足够。”

    方竹筠拿起了饭碗,走向了厨房,笑着摇头,显然是觉得这个问题没有太多讨论的必要,叶枫望着她的背景,喃喃道:“沈孝天的确有名,可是方竹筠这个名字,以后的日子,却也不会差到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