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二十节 汤淡情浓
    点石成金 第二十节 汤淡情浓

    叶枫回到住所的时候,虽然说要去见白老大,神色好像轻松的不能再轻松,水浒三杰当时都以一种高山仰止的目光送他回归,艳羡他见白老大好像见白菜一样的简单写意。

    叶枫向来都是如此,他虽然总是以工作的态度去做一些生活中的事情,却是以游戏的态度去处理工作或者别人眼中很重要的事情,就算是在投标的时候,叶枫都是是把最累的活推给手下去做,他自己美名其曰是宏观调控。

    他一向觉得,劳心者治人一点不错,当然他对觉得一帮人肯定不会这么说,他表现的通常都是很信任手下,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样子,沈阳等人在这种指引,充分的体会到了公司的宽松的人文气息,可是他们并没有因此懈怠,他们觉得,在叶总手下做事,轻松但是又出成绩,这里有着一种快乐,是他们在以前公司中体会不到的,他们可能是被叶卖掉,还会为叶总数钱的类型,可是他们是快乐的,这就已经足够了。

    方竹筠显然没有这么轻松,她是做任何事情,都很投入专注的一个人,叶枫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她在电脑前少见的拧着眉头,手边散乱的放着几张报纸,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邓莎照例的不在,自从知道叶枫是假的金龟婿后,她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本色,几天不见踪影的,她有很强的目的性和功利性,虽然这不是什么好性格,不过在邓莎的眼中看来,世人很多都是如此,无非是五十步笑百步的区别。

    叶枫对于邓莎,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却也没有什么强烈的厌恶。她这不过是世要面态地一种,她当然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无论对或错。

    “还在忙?”叶枫没有敲房门,只是因为房门并没有关,方竹筠对于叶枫从来没有什么防范,如果说二人还有什么隔阂地话,那一定是叶枫的原因。

    “是呀,还在忙。”方竹筠随口应了一句,扭过头来,望见了叶枫。笑了一下,“今天好像回来的很晚?”

    “嗯,陪人去听场音乐会,又送她回家,中途遇到了斐少爷,又被他请去喝茶,一直到了现在。“叶枫实话实说。

    “吃饭了没有?”方竹筠问道。

    “吃完了,你呢?”叶枫终于良心发现的问了一句。

    “还没有。”方竹筠摇摇头,“本来等你的。不过做事忘记了做饭。你吃了那就好,我自己随便对付点。”

    “我去做吧。”叶枫倒是抢先站了起来,“你先忙。”

    “你会吗?”方竹筠有些怀疑,虽然叶枫上次评价邓莎的番茄炒蛋很有水冷,可是会吃蛋的不见得会下蛋的。

    “会点儿,”叶枫淡淡的笑,暖意溶溶,“我把你强行拉离了原来的行业,送你到了陌生的领域,没有经过你的同意。这个就算将功补过吧。”

    “不能这么说,”方竹筠摇摇头,想要说什么,终于忍住,“快去做饭吧。我真的很饿,我等你。”

    叶枫点点头。不慌不忙的向厨房走去,方竹筠望着叶枫背影,嘴角浮出的微笑进入了心中,甜甜的,只不过望向手边的报纸,脸上又有些愁云,淡淡地。

    叶枫做菜和他做人一样的简单,男人现在能做饭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可是像叶枫做菜做的简单又好实在不多见。

    方竹筠还在电脑前工作的时候,就已经闻一股香味传入过来,不是那种刺鼻的油烟,烧焦的伪劣假冒的秀香气,而是一种真能勾起别人食欲的香气。

    忍不住站了起来,方竹先犹豫了一下,悄悄的直到了门口,她不想走入厨房显示自己的不信任,叶枫无论做什么,都应该鼓励的,她从来没有见到他做饭,就像见不到他做事一样。

    叶枫已经端着两个盘子走了过来,见到她站队门口,笑了下,“看来你真是饿的不轻。”

    方竹筠望到叶枫手中的两盘菜的时候,期望中有了些吃惊,叶枫为人虽然看起来糊里糊涂,可是他做地菜却是清清楚楚,方竹筠一直以为自己托是不错的,可是她突然发现自己错地厉害,先不廉江菜的味道,最少从颜色来看,叶枫做的就比自己已经高上一筹。

    虽然称不上姹紫嫣红,可是两盘菜看起来就让人赏心悦目,食欲大增,等到叶枫把手中的盘子放下来的时候,方竹筠认出一盘菜来,不由哑然失笑,“这个是番茄炒蛋吧?叶枫,你的厨艺不错呀。”

    方竹筠的表扬并非违心的言论,实际上,邓东曾经做的番茄炒蛋和叶枫的林起来,只能说番茄浆拌蛋泥,“这盘是什么,我买的绿豆芽!那有些白的是什么?”

    “你猜猜。”叶枫只是笑。

    “猜不出来,”方竹筠摇摇头,却已经用筷子夹起来吃了一口,品了一下,还是摇头,“很好吃,可是我还不知道是什么。”

    “是鸭肉。”叶枫摇摇头,好像有些遗憾,不过转瞬又笑了起来,“我看到你买了半只烤鸭,所以直接切成丝,炒了个鸭丝豆芽。”

    “那这些黄色的呢,是豆皮?”方竹筠忍不住又问。

    “是鸭皮,切丝的。”叶枫本来还想说什么,终于忍住。

    方竹筠以又吃了一口,肚子却咕咕的叫了起来,有些汗颜道:“叶枫,你的水平比我高很多呀,我吃了一口,反倒更饿了起来,你却一直装作不会做菜的,实在是大大的狡猾。”

    “我从来没有说过不会炒菜,”叶枫笑了起来,“你这可真是冤枉我的。”

    方竹筠仔细的想了一想,只能摇头,“你虽然没有说不会做菜,可是你表现的就是不会做菜。”

    “你这口气好像是强盗打劫时候在说,你表现的那么有钱,所以我抢你就理直气壮一样。”叶枫有些无奈。

    方竹筠想了一下,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不错,以貌取人不应该是子羽的错误,不然老夫子也不会发出那种感慨。”

    叶枫扭头又走进了厨房,再出来的时候,端了一碗汤出来,方竹筠当然也会做,可是捞出骨牌一样齐整的冬瓜块的时候,方竹筠又看了其余两道一眼,有一丝疑惑。

    “不是我切的,难道是邓莎、”叶枫坐了下来,“吃饭吧,做的简单,你就也对付一下吧。”

    “不简单,不简单,”方竹筠摇摇头,“叶枫,你做的这几道菜,不要说味道一流,就算是刀功都是一流的,你的这几块冬瓜好像都是一个尺寸大小,”忍不住向厨房的方向望了一眼,方竹筠中是摇头,“如果不是知道你一直在厨房,看到你从厨房出来,我真的以为你是从中华一品厨买回来的,我真的有些不舍得吃,不敢吃。”

    “为什么?”叶枫有些不解。

    “我只怕吃了以后,再也吃不到这么好的,”方竹筠眼中有些狡黠,“这就好像你吃了鲍鱼燕窝后,再吃粗菜,难免有些索然无味的。”

    “什么东西吃多了,也会厌倦的。”叶枫缓缓道。

    方竹筠轻抿了一口虾仁冬瓜汤,感受着那种清淡却又回味无穷的鲜,凝望着晶莹透亮的冬瓜中那种虾仁点缀的粉嫩,半晌摇头道:“不会的,你做的汤,颜色味道我一辈子都不会厌倦的。”

    “你只要喜欢”,叶枫淡淡道:“我天天给你做也没关系。”

    “真的?”方竹筠埋着喝汤,没有抬头,嘴角甜甜的笑。

    “我还是那句话,”叶枫眼中很复杂,“什么东西吃多了,都会平淡,我倒是做不厌,只怕别人吃的厌倦。”

    方竹筠终于抬起头来,“叶枫,你怎么了,好像有什么颓唐,你工作不顺利,还是你说的那个融资不顺利?我不做这个还可以做别的,你不要太辛苦,只是你给了罗刚二十万,能要回来吗?”

    “融资?”叶枫嘴角浮出了微笑,“这反倒不是很难事,应该已经差不多的,这几天资金应该就能到位,可是融资不是目的,关键是我们如何利用这笔资金,利用你现在的资源,做出一道可以为很多人应用的套餐。”

    “可是这很有难度,”方竹筠放下了汤匙,笑容有些苦意,“叶枫,我喜欢这个工作,因为通过这个工作,我才发现,我的价值观有了根本性的颠覆,我才知道,原来这个社会,还有着如此多的贫苦百姓,这显然是小资他们坐着办公室,吹着空调,喝着红酒无法想像,也不会去想的事情,我能为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做些事情,我很高兴,但是,并非所有的人都和我想的一样的,这是个问题,很难解决的社会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