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十七节 化腐朽为神奇
    点石成金 第十七节 化腐朽为神奇

    花有别样红,世人多不同。

    水浒三杰一直以为自己和斐少爷是有区别,而且好像还是互补的,因为斐少爷穷的只剩下钱,他们什么都有,就是缺钱,可是现在他们终于发现,斐少爷和自己三个还是有一些相同,好听一点的说法就是不打不相识,难听一点就是都有欠揍的本质。

    斐少爷前倨后恭的态度和他们三个当初如出一辙,也就是说现在斐少爷无耻的样子,很有他们当年的神韵,“叶总,你贵人事多,就不用在我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了。”

    叶枫有些意外,没有想到这个大少爷说话竟然也有这么动听的时候,“斐少爷,我算什么贵人,我和少爷你不同,你穷的只剩钱的,我却穷的只剩下时间。”

    斐少爷笑容有引起发苦,“叶总说笑话了。”

    “不是笑话。”叶枫说的生一本正经,仿佛二人一直都是推心置腹的亲兄弟,“其实斐少爷一直都是误会我和陈小姐的一切,不知道你听过这么一句话没有,那就是耳听三分假,眼见未为真?”

    “我书读的少,小学才读了三年,中学倒是为了等小青,读了四年,”斐少爷有些惭愧,“没有听过这么深奥的话,叶总,你说的那是什么意思?”

    叶枫心道,你其实和那个董倩倩有得一拼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听到的不见得是正确的,你看到的也不见得是真实的。”

    斐少爷有些疑惑,心道暗道,我看到的不真实,难道只有你看到的才真实?只不过现在需要的不是和叶枫争辩,水浒三杰不用指望的,邹新还和死鱼一样,自己回去就把死鱼炒成鱿鱼,只不过现在不是秋后算账的时候,最要紧的是凭借自己的智慧逃脱性命,“叶总说的真好,我一听,就恍然大悟。”

    “你悟到了什么?”叶枫忍不住问道。

    “你的意思是不是,我虽然看到你和小青在一起,其实你们并没有在一起?”斐少爷不知道大儒王阳阴的花开花寂,却把他的唯心论发挥的淋漓尽致。

    叶枫觉得这位现在被自己七窍通了六窍,还是一窍不通地,“我的意思不是这样。其实斐少爷。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对于陈小姐,只是业务上的往来。”

    “我信你。”斐少爷连连点头,把才怪两个字咽到肚子里面。

    “你不信我?”叶枫好像斐少爷肚子里面的蛔虫。

    “我信不信的有什么要紧的,”斐少爷觉得手腕子还是很痛,痛的嘴上说的言不由衷,“关键是小青喜欢哪个。”

    “其实我现在和陈小姐生意上的往来,还是因为斐少爷你的原因。”

    叶枫嘴角一丝苦笑,“当然要不是你抢我们公司的单子,我也不会去和勤诚信往来,我不和他们往来,也和陈小青扯不上什么关系,要不是因为我们要做勤诚信的业务,今天我也不会和她去音乐会,引起你的误会,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斐少爷你的原因。”

    “啊?”斐少爷有些头晕,一时也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听起来好像是这个道理,却总觉得有些不对,他现在手痛心乱的无从思考,可是就算手不痛的时候,也无心思考,只是说,“叶总,怎么说,都是怨我的,我知道上次暗地抢你地单子,是我的不对,要不戈民辉有什么单子,我再花点钱去给你抢两单?”

    叶枫心中暗道,你也就能做这些损不利已的事情,“那倒也不用,其实斐少爷你刚才并没有注意到陈小姐为什么生气,斐少爷你虽然风流不下流,但是你还是不了解女人。”

    “那个,”斐少爷觉得这个叶枫真的和唐僧一样。“叶总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是说,谁都看出你对陈小姐的那个意思,可是为什么陈小姐会不喜欢你,斐少爷不知道对这点考虑过没有。”叶枫另有打算,倒也对他谆谆教导。

    “这个原因其实很简单。”斐少爷毫不犹豫,“我们因为距离太近,太熟悉,所以产生不了美的。”

    叶枫多少有些诧异,“你这不是什么都知道?距离产生美是不错,只不过斐少爷你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点。”

    斐少爷多少来了兴趣,“哪点?”

    “斐少爷,我可以告诉你一点,陈小姐不是喜欢钱的那种女人,”叶枫微笑的开导,“她本身就算是千金小姐,当然不会对钱在太大的兴趣,斐少爷最大的优点是有钱,可是缺点也是有钱,因为你有钱,所以在陈小姐眼中,你始终是个暴发户的形象,我想除了一些拜金女子外,没有谁会喜欢暴发户,可是陈小姐显然不会拜金,她不拜金,所以不会喜欢你,可是如果她拜金,多半就已经少了优雅的气质,而且那样你不见得再会喜欢她,就算你喜欢她,依照你的背景,也不可能到现在,还不能讨得她的欢心。”

    这么复杂地道理斐少爷竟然听的明白,“叶总,你是不是准备说,只有我变成穷光蛋之后,小青才会喜欢我吧?”

    他并没有发现叶枫有一种独特地方法,不知不觉已经把二人的关系拉近,斐少爷现在倒不着急逃走,只是因为又觉得叶枫有些可爱,而不是刚才的凶神恶煞一般。

    “当然不是这样,”叶枫连连摇头,“女人不喜欢钱,那是因为她觉得钱并不重要,这种情况通常分为两种,一个就是她本身有钱,二就是她认为浪漫更重要过钱。”

    斐少爷听的口水都快流了出来,“叶总,我发现这个风流而不下流的称号,更适合你的,你对女人的分析,那是相当的透彻。”

    叶枫一怔,没有想到自己的胡诌被他当作了金科玉律,不过这不妨碍他把话题继续下去,“陈小青本身有钱,所以她对钱并不看重,斐少爷你看起来,比我长的要魁梧有男人气概很多,她能和我说话,而且说的很投机,这么说她看重的也不是外貌。”

    斐少爷连连点头,觉得手腕子都不是那么的痛了,仔细的想想,好像一直都是自己算计叶枫,叶枫不过是自卫反击,可是人家就是到了现在,还是为自己考虑,如此一想,斐少爷又觉得,原来一直都是自己的不对。

    水浒三杰听的都有些迷糊,不知道叶枫到底什么用意,只不过九纹龙和及时雨都知道,这小子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很明确的目的,上次三是就是被他东扯西扯的,套出了欠条,这次不知道他又要算计斐大头什么东西,看到邹新还在那里躺着,毕竟几人还是酒肉朋友,三个站着觉得脚底板有些害臊,只好走过去扶起邹新。

    邹表被叶枫连踢了三脚,腿上胳膊腰上的痛都不如心痛,两年来的安逸生活看来就要结束,斐少爷逃得性命,逃不得性命的,自己都是逃不了被炒鱿鱼的命,却没有想到本来山重水复,却又柳暗花明,叶枫这人竟然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和自己的老板熟的不可开交,他只想施展一下苦肉计,只不过水浒三杰过来扶他,只好讪讪的站起,低声问道:“这个人什么来头?”

    “听说是豹哥的朋友,”九纹龙以前对于邹新也有点敬畏的,这会儿见到他被叶枫轻易打倒,和林通一样倒觉得大家无非五十步百步的区别,“上次承蒙他看得起,随手给我们六千块花差花差,这件事林通最清楚。”

    林通咬着牙,一个劲的点头。

    “啊?这么说,他也挺有钱?”邹新没有注意到林通腮帮子抽搐了几下,问的有些急切。

    “有没有钱我倒不清楚。”九纹大言不惭,“只不过你看看人家这为人处世的利落,我就想算豹哥也不过如此的,我想不用多久,白老板手下的龙虎豹就会再多出一人的。”

    邹新不明所以,只能点头,“那是,那是,今天我对叶先生多有得罪,三位认识叶先生,那是最好不过,到时候,还请为我美言几句。”

    那面的斐少爷已经问了最关键的问题,“叶总,那你说小青看重的是什么?”

    “她看重男人的方面其实很简单,”叶枫顿了一下,这才一字字道:“那就是事业!”

    “事业?”斐少爷有些茫然不解,“我现在难道还没有事业?”

    “你的这种事业,比起我来,当然有过之而不及,”叶枫淡淡道:“可是你现在的所有的事业,却都是从你爸那里获取,算不上什么真正的事业,陈小青这样的女人,对于这点当然心知肚明,所以可能私下还认为。你的事业甚至还不如她。”

    “那我怎么办?”斐少爷问的急不可待。

    “你其实可以尝试一下从头创业,比如说,收购一家报社进行经营,抛却你老爸对你的影响,开创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做一个真真正正的男人,事后陈小姐如果知道,必然对你刮目相看的,”叶枫微笑的有如一个老狐狸,看到送小门母鸡咯咯的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