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十六节 王牌打手
    点石成金 第十六节王牌打手

    水浒三杰觉得自己是老鼠进入了风箱里面,两头受气,一面有钱,一面有势力,两面都不能得罪,他们听邹新说,给他们三个找个有钱的主顾,充当一下打手,那主顾穷的就剩下钱了,三个人一核计,这买卖倒也不错,没有想到来了一看,这位打不得的。

    三个人对叶枫都有一种敬畏,按理说,三人虽然混的不成气候,但是怎么说,也不是那么容易上当受骗的,只不过叶枫出手够狠,看起来混过黑社会,不要说和豹哥混过,就算是豹哥也是不过如此,三人拿了六千块回去的时候,都是有些庆幸,觉得这是个大好的机会,可是现在机会就要错过,不由的惶惶,“斐少爷,你不知道吧,这位叶先生认识豹哥的,我们三个当然不会和豹哥的朋友动手,这个钱嘛,我们退给斐少爷你就好了。’

    斐少爷心头火气,“什么豹哥?就算虎哥龙哥来了,今天我也要打他一顿。”转头望向邹新,“邹新,你都找的什么人?他们不动手,你上。”

    邹新听到豹哥的时候,也有些发怵,搞不懂叶枫这小子什么来头,刚才装的深沉好像在这小子面前没有什么作用,上前了一步,“这位朋友,其实斐少爷也是讲道理的,你给他道歉斟茶的。”

    “你是打手还是说客?”斐少爷才叼起雪茄,听到这话在他身后叫道:“好呀,都反了你们是吧?邹新,你再不动手,难道让我动手?”

    邹新缓兵之计宣告破产,他说的什么空手道跆拳道金三角什么的,都是噱头,他不过是个比较敢下手的混混,到这里后,又认识了几个不入流的混混,比如水浒三杰等,女人都是胸大无脑,斐少爷却是头大无脑,别人说什么信什么地,邹新跟着斐少爷也有几年,认识却是偶然的。

    斐少爷当年不知道怎么地,对黎叔说的那句话特别信奉,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人才!那一段时间他都觉得自己身边缺乏人才,当初斐少爷在外地,和别人一言不合,起了冲突,结果用钱砸不死人家,差点被人用拳头揍的满脑袋是包,邹新这个时候适时出现,帮助斐少爷顶住拳头,打退了几个地痞,斐少爷欣喜地发现了这个人才,邹新却发现斐少爷是个蠢材,心中一动,和一些找工作迫不及待的人才一样,捏造了假的工作履历,说才从金三角回来的,还没有事情做,听到这里,斐少爷当下心动,以他的阅历看来,有两个地方的打手比较厉害,一个就是越战的退伍兵。另外一个就是金三角出来的,当下见到这样地人才,重金留下,在自己老爸那些公司下,随便挂个经理职位,邹新也就正式成为斐少爷手下的王牌打手。

    不过邹新虽然是假的履历,做事却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斐少爷并没有怀疑,踢寡女门挖绝户坟事情还不会去做,最多也是做些打瞎子骂哑巴的事情,这些邹新做的倒是轻车熟路,后来斐少爷出国留学,留而不学,没有把邹新带过去,留在了本市,其实这两年来,斐少爷多少都有些忘记了这个人物,这下被陈小青气的勃然大怒,想要教训叶枫一下,这才记起了邹新,他觉得自己是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所以把做小人的事情交给邹新处理,只想让叶枫吃了苦头,知难而退。

    邹表这两年来,挂个经理的头衔,养尊处优的几乎忘记自己还是黑社会,接到斐少爷的指令,一时忘记了自己的拳头也是能打人的,当下找到了水浒三杰,没有想到这三人本事不大,眼力倒是不弱,这个叶枫竟然和豹哥有关系?邹新有些心中发颤,钱是好的,不过那也得有命花才行。

    “叶先生,我再奉劝你一句,你最好给斐少爷赔礼道歉,我数到三呀。”邹新其实很想数到三百万地,只不过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叶枫只是望着邹新在笑,笑的他心里发毛,“一,二,”邹新咽了下口水,很想再数一下两个半,可是感觉到斐少爷强大的压力,只是咬呀说道:“三!”

    三字一出手,邹新已经迈前一步,一拳挥了过去。

    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软,邹新拿了斐少爷两年的薪水,无论如何,都要出拳表现一下,至于得罪豹哥的事情,那是以后才能考虑地事情,只不过自己是把叶枫打个半死呢,还是只是打个两拳,让斐少爷出出气?这对于邹新来说,倒是个难题。

    只不过邹新突然发现,他所担心的一切,都不是什么问题,他一拳还没有到叶枫的面前,就觉得小腿突然被踢了一下,正巧还腿部受力取薄弱的力量。

    呼痛声没有发出的时候,邹新已经向地面倒了下去,他一拳击在空处,只能伸手去扶地面,只不过他手才一伸出,胳膊上又挨了一脚,虽然没有被踢断,却再也按不住地面,以头抢地,忍不住痛呼一声,痛不欲生。

    “狠狠的打!啊?”斐少爷见到邹新终于千呼万唤的出手,忍不住高声喝了一声,正以为花了钱,就可以看到一场大戏的龙争虎斗的时候,没有想到和众多失望的影迷一样,花了钱看到的大片,就只能用憋屈两个字来形容,邹新倒了下去的样子好像影片慢镜头回放一样,斐少爷直呼而出的畅快一下子变得千回百转,疑惑万千。

    所有的一切发生不过几秒的功夫,水浒三杰看到叶枫的出手,都是忍不住的又哆嗦了一下,豹子头甚至有些感觉腮帮子的假牙都有些发痛,没错,这个叶枘还是和从前一样,出手让旁人看起来,一招一式的,没有什么花俏,但是绝对的实用!

    这是真功夫,也是打人最实用的功夫,九纹龙暗想,也是发怵,不想去搀扶倒地的邹新,只是想着一会儿如何向叶枫解释一下,自己其实并没有恶意。

    斐少爷愣了几秒的功夫,突然暴怒起来,他觉得邹新在放水,这小子肯定不想得罪那什么豹哥,对于豹哥,斐少爷听说过,那是真正的黑社会,可是斐少爷并没有什么印象,这就像他听过拉登,却不知道他的恐怖一样,炸的大楼是别人的,不是他陆家的产业,所以他无动于衷,“***,你这是金三角出来的?你在金三角干什么的,拉皮条吧?”

    邹新想要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听到这句话,一口气差点泄掉,偏偏叶枫出手从来不讲究什么规矩,在他半起半倒的功夫又踢了一脚过去,邹新的鲤鱼打挺变成了打挺的鲤鱼,痛哼了一声,滚到了一边。

    “***,你们不行,老子上。”斐少爷不觉得叶枫这小子有什么恐怖,只是认为邹新没用,他忘记当初自己抱头鼠窜,邹新最少帮他打倒几个地痞的时候,袖子一挽,才要上前,发现多此一举。

    叶枫已经到了他的眼前!

    斐少爷反应不慢,手掌挥起来,就像要给猴子一个爆票一样,突然发现叶枫不是猴子,他好像是个有猴子敏捷的大象。

    叶枫一把就已经抓住了斐少爷的手腕,只是一用力,斐少爷就觉得一股痛意几乎从脚后跟窜出,一下子冲到了脊梁,等到他终于察觉到疼痛感是从腕子发出的时候,腕子几乎都已经麻木。

    “叶枫,叶总,叶大爷,我的祖宗呀。”斐少爷一声长呼,叫爹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情真。

    叶枫只是叹息,“什么事?”

    斐少爷感觉到腕子好像被个大号钳子夹紧,而且缩水了一半,痛的不仅忘记了爹,而且还忘记了恨,甚至忘记了对陈小青的爱,如果不是叶枫的手腕强劲有力的拉住了他,跪下去也是大有可能的,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叶枫这小子这么有劲,这么能打,邹新没错,看来错的是自己。

    只不过人家伟人不还是说过,犯错误的同志还是同志,再完美的苍蝇不过是苍蝇,犯错误不怕,错了就改,改了再犯嘛,斐少爷胡思乱想的减轻着自己的疼痛,不忘记语带哭腔说一句,“叶总,你能不能先把我手腕放下来再说,都,都,要断了。”

    叶枫松开了五指,笑了笑,“我这不是怕你打我嘛。”

    斐少爷打了个冷颤,终于明白不叫的狗是最咬人的道理,低头看了手腕一眼,竟然看到五个手指印,更是心寒,这会儿头脑也是转的飞快,“叶总,谁敢打你?在哪儿?你和我说,我帮你解决。”

    叶枫笑容不减,好像也忘记了斐少爷的叫嚣,“那多不好意思,我这人宁可自己动手,也不喜欢麻烦人的。”

    斐少爷听到自己动手四个字,打了个冷颤,听到他说不喜欢麻烦人,头一回反应这么快捷,“那我就不打扰叶总你了,我本来还想请你喝茶的,我先走一步。”

    他扭头才要走,叶枫的声音传了过来,“斐少爷,等一下,我找你有点事情。”

    斐少爷一愣,肱股打颤的转过脑袋,嘴角撕出一丝笑容,“叶总,你老还有什么吩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