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十五节 仇人见面
    点石成金 第十五节仇人见面

    叶枫从陈家走出来的时候,只觉得背脊冰凉,察觉到身后一家三口只六道目光几乎有了八种情感。

    陈小青和叶枫离别时,情人分手一样的缠绵婉转,依依不舍,就算脚伤都不能阻止她对叶枫的送行,叶枫这才发现,原来感情不但有精神上的治疗效果,就算对于听便打损伤也有难以置信的奇效,这个如果让医学家见了,一定是叹为观止,探讨一下精神治疗的可行性。

    叶枫不是医学家,可他比医学家还能肯定,陈小青的脚伤并不严重,甚至有可能是装出来的,这个女孩子实在花费了太多的心思,一举一动都有着悠远流长的深意,叶枫也才知道,原来陈小青并不经常回到这个家的,她是个独立的女性,早就一个人分出去住的,这在很多人眼中算是个难事,因为现在无论租房还是买房,对于老百姓来讲,都不比第三次世界大战容易多少,可是因为陈家有钱,所以这个困难迎刃而解,陈小青在外边住的房子很阔绰,那可能是很多人辛苦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她没有把叶枫带到自己单独住的地方,而是带到了这里,应该也是很有深意的,她看起来已经开始宣布,老爸小妈,这位叶枫同志从今天开始,就已经正式加入我的男朋友的行列!

    看着王芳芳用着候补丈母娘的眼光望着自己,笑意溶溶,叶枫只想落荒而逃的,他就算想都不敢想,如果娶了陈小青这样的女人,再面对王芳芳这种丈母娘,那是一种多么让人觉得滑稽的事情。

    陈小青对叶枫的好感,就算智障都能明白,而对于娇妻王芳芳对于叶枫的好感,陈友信也是心知肚明,要不是王芳芳总是念叨,长生阁地单子,叶枫也不可能接到,陈友信相信自己的老婆,可是却不能相信叶枫,他本来以为,长生阁之后,自己和叶枫就是泾渭分明,再无瓜葛的,女儿向他询问叶枫为人的时候,他苦口婆心的对女儿说,这个男人有心机,会算计,自己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女儿总是有一种逆反的心理,自己的一番劝告反倒成了加速二人关系发展地助推器,叶枫这么聪明的人,如何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陈小青见到家人后,热情洋溢的向他们介绍着叶枫,举手投足都是带着十足的暧昧,因为她受了伤,所以从道义上,还是从情感上,叶枫绝对没有一脚把她踢开的可能。

    对于陈小青的这些举动,叶枫并没有什么的反感,毕竟自己是个男人,一个女人为了获取你的好感,不择手段,你不能求全责备,她喜欢你,才弄出这么多名堂,就不见她对陆斐搞出这么多名堂,而且无论如何,对于喜欢你地女人,男人都不会太大的反感,相反的,大多会有一种自豪和满足,叶枫怎么说都是个男人,也不例外,当然这个不反感地前提是喜欢你的恐龙除外。

    陈友信怀疑的目光徘徊在叶枫身后,绕圈三周,这才被叶枫摆开,只是他才逃脱陈友信的深意的目光,就碰到另外一个让他很意外的人。

    拐角处晃出一个人,营养不良的样子像猴子,一只眼睛肿起来,却可以媲美稀缺的大熊猫,见到叶后,有些喏喏的说道:“叶先生。”

    “卢唯偕?你在等我?”叶枫有些奇怪。

    “叶先生,原来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卢唯偕有种出乎意料的惊喜。

    “就三个字,不算太难记忆的,”叶枫笑笑,“你找我什么事?”

    他并没有因为卢唯偕是陆斐的跟班而有轻蔑和警惕,这让卢唯偕更加感动,“叶总,我提前过来就是让你小心一些,斐少爷在前面等着你,他带来了几个地痞,还有邹新。”

    “邹新是谁?”叶枫皱下眉头,心道原来斐少爷的单挑是他们一帮人挑自己单个的意思。

    “邹新是斐少爷手下最能打地,我听说他是金三角出来的,手下够狠,是空手道三段,跆拳道四段,柔道五段,反正无论几段,他一个人打你几个都不成问题的,”卢唯偕好心劝道,“他认识的人不少,斐少爷怕他一个人搞不定你,又让他找了几个人过来,叶先生,你是不是考虑绕道走?”

    叶枫并没有把金三角,几段什么的放在心上,却对卢唯偕产生了兴趣,“你为什么要帮我?听你的口气,你好像对斐少爷身边的人并不是很熟悉。”

    卢唯偕有些苦笑,说了一句让叶枫很费解的话,“其实斐少爷人还是不错的。”

    “哦?”叶枫淡淡道:“他和别人抢女人不过,就找人过来争风吃醋,动手动脚,这也算不错?”

    “他是真的喜欢陈小姐。”卢唯偕有些着急,看到叶枫的表情和木乃伊一样,补充了一句,“只是可惜陈小姐不喜欢他。”

    叶枫不知道这位是来做月老,还是来当和事佬的,只能拍拍他的肩头,“谢谢你的提醒,不过你这样通风报信,小心斐少爷再把你另外一只眼打青了。”

    卢唯偕揉揉青肿一只眼,“没事,我习惯了。”

    “你喜欢受虐?”叶枫忍不住问道:“他成天对你拳打脚踢的,我觉得,你去做,做什么都比这好一些吧?”

    “我,”卢唯偕有些叹息,摇摇头,“我什么特长都没有,离开斐少爷能做什么?”

    叶枫望了他半晌,缓缓道:“你没有去尝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

    卢唯偕咬咬牙,“这段时间再说吧。”

    叶枫摇摇头,已经向前走去。

    “叶先生,”卢唯偕有些着急,“那条路不能走,我不骗你的。”

    叶枫头也不回,只是摆摆手,“我知道你没有骗我,可是我正要找一下你们的大少爷,还有,很多时候,机会都是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的,过段时间有的时候,不过是个惰性的借口。”

    卢唯偕怔了一下,嘴张了两个,手摆了一下,无力的放下,神色却有些沮丧,看到叶枫走远,喃喃自语:“你以为我真的想成天当孙子?我也想堂堂正正的做人,只不过,做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叶枫走的远了,没有听到卢唯偕的嘟囔,只不过前方陆斐的声音却传了过来,“叶枫,真巧,又在这里碰到你了。”

    “无巧不成书嘛。”叶枫笑笑,继续前行,一直走到斐少爷面前几步,这才停了下来,看了一眼他身边的人,温怀良竟然不在,多少出乎他的意外,只不过更让他有些意外的,斐少爷的身边竟然站着三个他的老相好,水浒三杰竟然跑到这里客串了一下打手的角色。

    水浒三杰见到叶枫,多少也有些意外,互相交换了个眼神,想要说什么,却又忍住。

    “小青你护送回家了?”斐少爷看起来底气大壮,他一直觉得自己要做个文明人,可是却发现,自己文明起来,实在不是人,他更喜欢的是直来直去的,指着身边的一个脸色黑的锅底的人笑道:“还没有给叶先生介绍一下,这个叫邹新,很能打的。”

    锅底黑面人看起来正当壮年,一身的腱子内呼之欲出,一拳一掌的对撞了一下,啪的响了一下,清脆悦耳,冷冷的望着叶枫,见到他不动声色,邹新暗地皱了下眉,这小子看起来好像有点来头,不像那种吓吓都变色的人物。

    “哦?”叶枫看了他一眼,扭过头来,“我记得斐少爷说过单挑的。”

    “是单挑呀,”斐少爷洋洋得意,退后一步,“你一个人单挑他们四个。”

    “斐少爷你不出手?”叶枫笑的有些讥诮,不像邹新一样,迫不及待的活动关节,水浒三杰都是暗中嘀咕,知道这小子是个笑面虎,说不定什么时候抽冷子下手的,豹子头林通更是悄悄的退后一步,上次才装的烤瓷牙,不想这么快再去装,不然被人看做黑社会的,就很容易被人误会是打黑市拳的。

    水浒三杰看到叶枫,都有些后悔,这是白老大豹哥的手下,不能得罪的,可是邹新手头也有两下子,也不是好得罪,这让他们多少有些左右为难,他们来到这里,不过是壮壮声色,他们都认识邹新,看着邹新的面子过来一下,因为在斐少爷看来,人太少,不像黑社会的。

    “三位,又见面了?”叶枫目光移到水浒三杰的身上,“豹哥上次听到我提起你们,很是欣赏,说过几天可以考虑见见你们的。”

    “啊?”九纹龙有些胆怯,“叶先生,我们不知道是你,真的不知道是你,要不斐少爷。”九纹龙扭过头来,“这件事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了吧。”

    斐少爷愣了一下,“怎么回事?你让我算了?你们是黑社会,还是白莲教的?我找你们过来是打人,不是来劝架的,怎么的,难道我给你们的不是钱,是白纸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