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十四节 冲突升级
    点石成金 第十四节冲突升级

    常言说的好,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陆斐对于陈小青多少有些敬畏,那是从骨子里面培养出来的,不过温怀良对于陈小青的喝骂有着很强的免疫能力。

    “陈小姐,你这可是冤枉我了。look,”一伸手,温怀良脸色不红不白,竟然拿出两张音乐票来。

    “看什么?”陈小青一怔。

    “陈小姐你当然有资格听音乐会,我有没有资格听音乐我自己不知道,但是我也有票的,我因为不想让这票浪费,也就勉为其难的来这一次。”温怀良一副被冤枉的奸商表情,“我在这里等朋友的时候,看到了这位叶先生搂着陈小姐走了过来,我的朋友却一直没来,我不想一个人去听,回转的路上碰到了斐少爷。”

    “你说什么?”斐少爷双目圆睁,表现的如同火山口的板栗,“你说他搂着?”

    “我是说这位叶先生。”温怀良好像个衣服脱了一半的妓女,见到主顾的火爆,剩下的衣服脱的就是有些犹犹豫豫,不过这个更加增加了斐少爷的怒意和他对叶枫的痛恨。

    “叶枫,你!”

    “够了,温怀良,你有完没完!”陈小青有些失去了冷静,“陆斐,你别拿棒槌当个针,叶枫别说没有搂我,就算他搂了我,吻了我,和我上床,你能怎样?”

    陆斐还没有气晕过去的时候,叶枫差点晕了过来。

    “陆斐,你记住。”陈小青一字字道:“我们是朋友,除了这个,什么都不是!你没有任何管我的资格。”

    “是呀,陈小姐一直也说这位叶先生是朋友,可是没有想到后来。”温怀良又是话说一半,欲说还休的架势。

    “我。”陆斐有火。可是面对陈小青,地是无从发出。

    “你什么你?我没有想到你越活越差劲。”陈小青盯着陆斐,“你自己没有出息也就算了,怎么找个朋友也越来越差劲,除了打个小报告,盯梢,说小话,做小人之外,难道没有别人本事?陆斐。今天和叶枫没有任何关系,是我去找他,是我去请他听的音乐会,这是我给你的答案,不知道你满意没有?”

    “你?”陆斐哑口无言,扭头望向了叶枫,“叶枫,你这个小人!你等着!

    叶枫只是淡淡的笑,辩解都没有一声,只是斜睨了温怀良一眼,看到他也在望着自己,心中不免有些奇怪,从哪里来看,这个温怀良此行都没有什么好处,他煽风点火地,难道仅仅是为了陆斐?

    “他等什么?他等着你继续抢他公司的单子?”陈小青冷冷笑道。

    “你说什么?”陆斐脸色变了一下,神色有些异样。

    “陆斐,你用卑鄙的手段抢了他的客户资源,希望借用这种手段来打击叶枫,你太让我失望了。”陈小青脸色铁板一样。“你若是真的有出息,靠自己的真本领去竞争,你知道我为什么看不起你?你没有本事我不怪你,你不学无术我也不怪你,都说是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你书读地少,却更加不仗义,只要是个男人,就要光明正大的做事,你什么事情和都和这个温怀良一样,偷偷摸摸的,怎么能让人佩服?”

    陈小青句句如刀,陆斐听了并没有幡然醒悟,反倒是恼羞成怒,“你,你好,你总是这么说我,我说不过你。”头一转,已经望向了叶枫,“叶枫,你是男人不是?你是男人,就走出来,咱们两个单挑,不要和个吃软饭地一样,躲在女人背后。”

    叶枫不等说话,陈小青已经上前一步,“你以为男人就是像你这样,凭着一句口角就要大打出手?陆斐,我告诉你,那种不能算是男人,只能说是没有大脑的莽夫,有什么出息?叶枫,我们走,不用管他。”

    “少爷,我们回去吧。”卢唯偕感觉到斐少爷现在已经和火山口一样,竟然还敢上前劝阻。

    陆斐打不也敢,骂又骂不过,一腔怒火憋在胸口,难得有人来担待,用力一推,“回去你老木,你再敢说。”

    他话未说完,卢唯偕已经退了出去,脚下好像绊了什么,一下子撞在了陈小青的身上。

    陈小青早就算定陆斐不敢动手,却没有想到卢唯偕出乎不意的冲了过来,猝不及防的被撞的退后几步,脚下一软,“哎哟”叫了一声。

    叶枫伸手搀住她地胳膊,发现她皱着眉头,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陈小青本是蹙眉,听到叶枫问话,反倒展颜一笑,“有什么事,叶枫,都是我不好,让你平白的找个这个麻烦,我们走,不用理他们。”

    她站了起来,看起来腿脚有些不方便,一瘸一拐,陆斐本来想要表示一下关心,看到叶枫的手搀扶着陈小青,爱心变成了炉火,鼻子只是放着热气。

    “请让开。”陈小青冷冷说了一句,气鼓鼓的斐少爷怔了一下,看了一眼她地脚,终于还是退后了一步,卢唯偕满脸的歉意,却是望着叶枫,看到他也望着自己,嘴角挤出了点笑,比哭还难看,只有温怀良云里雾里的远远望着,好像这出他策划的戏份,和他并没有关系。

    叶枫到了这个份上,不想当护花使者都不行,搀扶着陈小青,伸手拦了辆的士,陈小青刚才还和战场花木兰一样,义无反顾,这会反倒和林黛玉一样,呼痛连连,叶枫无奈,为了不再伤她金贵地脚踝,几乎抱着她,把她塞到了车里,陆斐看着二人暧昧的姿势,不由地心头火起,手中握着手机,‘咯咯’的作响。

    等到叶枫也坐了进来。出租车一溜烟的开去,回头望了一眼,只看到三人还是伫立在寒风中,神色迥异。

    “叶枫,刚才真要谢谢你。”不等叶枫开口,陈小青竟然抢先表示感谢。

    “谢我?”叶枫反倒有些诧异,“谢我干什么?”

    “谢谢你默默的支持我呀。”陈小青‘咯咯’的笑,“我正愁甩不开那个麻烦的活宝,这下子,他若真的是男人,估计也不会再缠着我。”

    “他缠不缠你我不清楚,”叶枫只能叹息,“不过我想他以后肯定会缠着我的,你不见得金蝉脱壳,我却恐怕从此冤鬼缠身的。”

    “你以为生意那么好做的?”陈小青又是笑,“我算准了,给你生意做,把那个包袱再甩掉,以后就算你甩掉我,我也不吃亏的。”

    她执著的目光只是望着叶枫,借着伤病,身子早就依偎过来,靠在叶枫身上,喘息连连,脸色潮红,叶枫用着比唐僧还柳下惠的定力道:“看起来你真的是个做生意的料,所有的一切,都被你算计的一清二楚。”

    陈小青本来以为叶枫会说,我怎么舍得甩掉你,却没有想到他这样回答,没有听到想要的答案,陈小青有些失望,伸手抓住叶枫的胳膊,“你放心,陆斐那方面,你不用怕的,一切有我。”

    叶枫只是想,我怕的就是你,陆斐头大无脑,倒是容易解决,唯一有些让人起疑的是那个温怀良,这小子有心机,有算计,卢唯偕退后的时候,别人没有注意,自己却发现温怀良偷偷的伸脚绊了卢唯偕一下,这才撞到了陈小青,这人看起来油滑,不动声色的阴损,煽风点火的功夫都是不差,为的又是什么?至于那个卢唯偕,叶枫倒有些奇怪,他这个人看起来不错,只是他为什么要跟着陆斐,良心好像还不差的样子,他总是竭力的帮助自己,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当初为他不经意的解围?

    “哎哟。”陈小青见到叶枫有些沉思,并不理会自己,夸张的叫了一声。

    叶枫终于把头扭向了陈小青,“脚好痛?”

    “当然痛,刚才被猴子撞了一下,”陈小青抓住叶枫的手臂,紧紧的,“不小心伤到了脚踝,现在不能走路了。”

    “哦。”叶枫应了一声,低头看了下,才发现陈小青今天穿的是短款西装配黑色的宽筒皮靴,很有一种矫健的感觉,有些惋惜的说道:“可是我不是医生,不然要帮你按摩一下就好,这个不能随便按摩,会伤到骨头的。”

    陈小青本意就是借这个机会,进一步的发展二人超友谊的关系,没有想到叶枫随意一句话,但让他的关心由肢体接触达到了精神层次上,心中有些遗憾,却又有些喜悦:“是吗,那我倒不知道,你可真细心。”

    空气中的浓情稠密的有些让人窒息,叶枫在被闷死之前欣喜的发现,陈小青竟然到家了。

    陈小青家也不算豪华,不过是个小区里面独立的一座别墅,这种样式这个小区也有十几栋,算不上另类,可是也是造价不菲,车子才一停下,铁门一打开,一个老妈子见到陈小青受了伤,不由呼天盖地的一番喊,惊动了屋里人,陈友信和王芳芳竟然一块走了出来。四人见面,不由的面面相觑,半晌无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