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十三节 交响变奏
    点石成金 第十三节交响变奏

    叶枫走向歌剧院的时候,最终并没有解释什么,陈小青也没有再问什么。

    世界可以有多咱划法,陈小青挽着叶枫的手臂,情人一样,心中却在琢磨着叶枫话中的含意,他是说和自己身份地位的不同?可是这好像不是问题,因为自己不是在乎身份的人,更何况从叶枫的种种迹象表明,他的背景并不简单,可是就算他背景一片空白,陈小青也觉得,那没有什么大不了,依照叶枫的能力,他完全可以跻身上流社会,做个高人一等的名流。

    他说什么两个世界?陈小青坐到座位上,听到音乐响起的时候,思绪还是有些混乱,台上的指挥是目前维也纳爱乐乐团最出色的指挥大师之一瓦基什,陈小青对他也是十分崇拜,可却没有沈孝天的演唱会一票难求的场面,来到这里听音乐的,都算是上流社会的人,或者是准备,自认为要做上流社会的人,叶枫在这里,当然算是个另类。

    前排一男一女听着音乐,开始窃窃私语,说是窃窃私语,却是多少带了让旁人听到的味道。

    “达令,这票没有白买,你听听,人家弹的,比起天桥那些人弹的,就不是一个档次。”

    “甜心,为了你,不要说买票,就算把月亮摘下来,我都会为你去办到。”

    二人效仿着电影中地称呼,向旁人展示着恩爱和博学。

    “达令,你认为这个指挥怎么样?”

    “我认为,你应该算是維也纳这五十年内,最伟大的一个指挥家!”

    男人的这句话陈小青听到,嘴角浮出一丝笑意,响起了叶枫酒会上说过的一些话,还有那瓶,八二年的拉菲。

    “真的?”女人有些惊喜,“我也这么认为。”女人晃了晃身子。只是恨白金项链贴着白肉,发不出响声,男人暗地里摸了一把冷汗,想着外国人名就是难记,自己在海报上看到了这个指挥家的名字,什么瓦尔特的,可是他不敢确定,也不知道他和萨拉热窝有没有什么关系,只好含糊其辞。好在蒙混过关。

    “这次演出真是千载难逢,是提高一个人素质地绝好机会,”男人继续炫耀着自己的博学,坐直了身子,却伸着胳膊搂着女人的腰,“你听听,被这音乐一洗礼,人都纯洁高贵了很多。”

    陈小青听到这里,多少有些厌恶的情绪,觉得有这两个炫耀的活宝,再高尚的音乐也会被他们污染,心中只是认为,这两位属炭的,怎么洗都是黑的,斜睨了叶枫一眼,看到他微闭着双眼,好像竟然睡着的样子,心中没好气,只有好笑,他这个人,总是如此的慵懒,他喜欢方竹筠吗?凭借女人地直觉,她认为好像有点,不然他怎么会在酒会上看出了方竹筠的尴尬,一杯红酒为她成功解围,让她变成了万人瞩目的焦点人物,可是他如果喜欢方竹筠,为什么却和许舒婷订婚,方竹筠会不会介意?陈小青想着都觉得这里关系混乱,却不介意再掺和进来。

    “真的!”女人随声附和,“我也这么认为,本来我最近吃海鲜吃的有些反胃,可是听到这音乐,就觉得周身的舒坦,达令,你对我真好。”

    陈小青想找个龙虾的钳子掐死这对男女,可是那样不免降低了自己的层次,好在有点唐突的大管独奏响了起来,好像要和那对男女比一下音量,二人都是吓了一跳,不够安静下来,陈小青心思却是更乱,竟然也和叶枫一样,闭上了双眼,以前听起来,心旷神怡地音乐也激荡不了她的心情,唐璜,蝴蝶夫人,奥赛罗都变成了陌生的看客,当布鲁克纳的c小调第二交响曲响起来的时候,陈小青这才意识到,音乐会已经接近了尾声,她混乱地思绪错过了前方的窃窃私语,错过了以前让她觉得最为美妙的音乐,她由始至终和叶枫竟然一句都没有交谈过。

    当规模庞大终曲由第二小提琴上的颤音开始的时候,陈小青忍不住又向叶枫望去,发现他如果刚才不是假寐话,现在好像真的睡着了一样,可是陈小青望着叶枫的脸庞,一颗心却仿佛和小提琴产生了共鸣,震颤了起来,她发现了叶枫孩子般的一面,他睡着的时候,脸上很是各级缓,但若是细看,才发现他眉宇中,还有着难以察觉的忧郁,他在音乐声中的表现,好像和他平日里面木讷截然不同。

    想起父亲曾经说过,以我在商场的经验来看,叶枫这个人不简单,你弟弟的事情,他虽然不参与,可是我不信有那么巧的事情,陈小青有些不满,望着叶枫的一张脸,心中只是想,若说能有如此表情的一张脸,其下也是隐藏着邪恶的话,那这世上还有什么值得相信?

    察觉到叶枫如针一眼睫毛颤了颤,好像那个美丽的kynie的旋律,陈小青慌忙扭过脸去,心中又是一阵跳,交响曲在极强的力度演奏着三连音,凯旋式的结束全曲,伴随而来,是满场潮水般掌声,起立的敬意,前面的两人站起来用力的拍掌,好像不这样,不足以表现自己的欣赏,陈小青鼓掌的同时,扭头望向了叶枫,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却是动也不动,只是望着台上的那个指挥大师瓦基什,眼中有些惘然。

    “叶枫,音乐会结束了。”陈小青低低的声音。

    “音乐会结束了,不过人生还要继续。”叶枫恢复了散漫,懒洋洋的站了起来,喃喃道:“很久没有听到如此高尚的音乐了。”

    “有多久?”陈小青忍不住问道,曲终人散,观众依次退场,都是低低的声音,好像心灵还是震撼在刚才恢弘的音乐中。

    “一辈子吧。”叶枫回了一句。

    “你不如说,你以前从来没有听地。”陈小青忍住了笑,想要挽住叶枫的手臂,却发现他已经顺着人群走了出去,撅撅嘴,摇摇头,跟着走出了歌剧院。

    才一出场,扑面来了一股凉意,夹杂着炽热的喧嚣,众人仿佛由天堂到了人家,演绎着叶枫的预言,人生还要继续,压抑很久的咳嗽和议论一块释放了出来,夹杂在歌剧院外边的车水马龙中,尘土飞扬。

    “叶枫,你不喜欢听这种音乐吗?”陈小青苦笑问道,“我看到你满场都在睡觉,你的不喜欢,我下次不会勉强你来再听的。

    陈小青有些后悔带着叶枫来到这里,她觉得以前听过的音乐并非一定要听,能够在这恬静的夜色下走走,都会比听什么音乐好过了很多,她觉得叶枫对这种音乐好像真的不感冒。

    “下次?”叶枫喃湳念着,眼眸已经望向了前方,“先过了这次再说吧。”

    “你说什么?”陈小青目光只是放在叶枫身上,却没有注意到几个人围了过来,察觉的时候,霍然扭头,一只手不由的握住了叶枫的胳膊,有些吃惊的问道:“陆斐,怎么是你?”

    “可不就是我,怎么的,小青,这种高尚的音乐,只有你才有资格听?我这个大老粗就算在外边听听残渣都不行?”陆斐没有听到阳春白雪,在歌剧院外当了半天下里巴人,吃的灰尘吃的冒出了火气,忍不住反唇相讥。

    “你有病呀!”陈小青抓住叶枫的手臂是下意识的动作,可是抓住了竟然也不想放开,“我不过是问了一句,你至于这样吗?”

    斐少爷望着叶枫的手臂,凸出的眼珠子恨不得有了放大镜的功效,能把叶枫的手臂灼烧个洞出来那是最好,“叶枫,你答应过我什么?”

    “我答应过你什么?”叶枫笑着问道。看了一下四周,温怀良赫然在列,明白了罪恶的根源,耶稣的悲哀。

    卢唯偕站在陆斐的旁边,一脸的苦意,“斐少爷,这里风大人多,我们找个地方去喝茶吧。”

    “喝你老木。”斐少爷抬腿就给了马仔一脚,***,老子听你的,距离远的和嫦娥一样,还是和吴刚一样,傻的只能伐木?美个屁,美都让叶枫tnd的占去了,你小子给我闭嘴,不然老子罚你去月球!”

    卢唯偕噤若寒蝉,低下头来,陈小青把音乐会没有拍完的巴掌送给了斐少爷两声,“好威风,好煞气。陆斐,不过你这招杀鸡给猴看用的太多,也就不值钱的。”

    “陈小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斐少爷对你还是关心的。”温怀良没有怀良,肚子里面看起来怀的都是坏水,“我路上碰到斐少爷,说起了你,他一听,大冷天就赶了过来看看你,你怎么还对他这个态度?”

    “温怀良!”陈小青也知道斐少爷这时候赶到,多半是这位功劳,搞不懂这人损人不利的是为了什么,“你怎么知道我们来听音乐会?你跟踪我们!你不觉得有些卑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