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十二节 五欲三毒
    点石成金 第十二节五欲三毒

    叶枫很少像今天这么的奢侈,他这个人的生活,其实很简单。

    《大乘义章》曾说过,‘于外五欲染爱名贪’,解释起来就是,众生在世间,以眼、耳、鼻、舌、身五体与外界相接触,产生色、声、香、味、触五觉,这些感觉能引起人的利欲之心,叫做五欲,对五欲执著并产生染爱之心。就会成为贪。

    叶枫不是佛家弟子,却也并不贪吃,他吃饭就是为了活着,他可以馒头对着白水吃上几天,没饭吃的时候,饿上几天也无所谓,他这两年来,可以说是过着近乎苦行僧一样的生活,他觉得只有那样,他才会心中安乐,很少有人了解他想什么,也更不知道他的痛苦,可是他并不在乎,他最近有了些许的改变,虽然在别人眼中,已经算是天翻地覆,可是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按部就班,毫不费力,他觉得自己好像慢慢的向另外一个人靠拢。不由自主的。

    叶枫不贪吃,陈小青对于吃的却很挑剔,她显然并不知道佛家的贪嗔痴三毒,就算知道,她也不会理会,她有大好的人生要去享受,要去挥霍,就算她知道佛家三毒,也会认为,佛家的贪嗔痴三毒并非毒药,而是三种良药才对。

    “叶枫,你喜欢吃粤菜吗?”

    “只要是菜,我就喜欢。”

    “我常去一家,粤菜,味道不错,我带你去。以后还有很多的机会,我可以带你把这里。所有的美食都吃上一遍。”

    叶枫听到这里,摸了下干瘪的钱包,有些苦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了陈小青,他脑海中竟然想地是铃铃,那个孩子,无疑是很容易满足,就算是一根铅笔,一块橡皮,就能让她高兴很久。

    “品酒我肯定不如你,可是若是论品菜,我不见得比你差,你要知道粤菜广采博收,追求生猛,只有你想不到的吃法,没有他们做不到的菜肴。”陈小青迈步进了一家装修讲究,看起来就宰人的餐馆,没有找单间,只是选个靠窗的位置,价格不是陈小青考虑的范围,她讲究的是情调。

    叶枫想说。**就是你们吃出来的。果子狸好像也快要被你们灭绝了。只不过话到嘴边,却只是说:“我是能吃饭就行地。”

    “我不信。”陈小青摇摇头,眼中满是期待,“叶枫。我不知道你的过去,可是我知道你的将来,我不信一个喝酒,演奏都是完美的男人,会对于吃一点不讲究?”

    “那就来个水煮鱼头吧。”叶枫只能赶鸭子上架。

    看着服务生诧异不解还有些轻蔑的目光,心道你这是鸡蛋里挑骨头,陈小青只能消防队一样救火,“他是在开玩,叶枫,你不点,我可不客气了。来份龙虎凤会,古老肉,冬瓜盅,再来一份脆皮烧鹅吧。”

    叶枫听到龙虎凤的时候,皱了下眉头,叹服陈小青果然生猛,这种菜一般都是男人喜欢点地,没有想到她竟然也要肆无忌惮,陈小青又说了一句话,让他恶寒了一下,“我只吃冬瓜盅,那个龙虎凤是为你点的。”

    “我们两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吧?”叶枫只能苦笑,他当然知道龙虎凤包含什么,这里很多当地老板都喜欢吃,听说吃了可以比较生猛,叶枫搞不明白,陈小地为他点这个菜,是暗示什么还是讥笑什么?

    “这个好像是客人应该说的。”陈小青只是笑,等到服务生走了之后,这才问道:“叶枫,你不会没有吃过粤菜吧?粤菜的口味求鲜、嫩、爽、滑、淡、脆的,你说的水煮鱼头,只有湘菜才有地。”

    叶枫有些目瞪口呆的望着陈小青,半晌才笑道:“我们是吃饭,又不是比学问来的,我承认,你比我会吃,这总行了吧?”

    陈小青见他并不接如,只是一笑,“看来我真的不够资格,能你方竹筠和董倩倩那样,让你炫耀一把。”

    叶枫有些汗颜,用上来的冬瓜盅堵上了嘴,二人才吃了几口,一个人已经凑了过来,“陈小姐,又在这里碰到你,看来你很喜欢这家餐馆地口味,这位是?”

    叶枫眼角余光看到,那人长的人模狗样地,二十来岁,只不过看起来就是有种油滑,有些奇怪陈小青怎么会有这种朋友,陈小青却是蹙下眉,“我在这里吃饭,还要经过你批准吗?”

    “当然不是,”那人笑了下,有些不怀好意的望着叶枫,“这位先生贵姓?”

    叶枫看了他一眼,觉得好像米粥里面看到了一只苍蝇,陈小青却已经抢先说道:“他叫叶枫,我的男朋友。”

    叶枫不等反对,那人脸色变了一下,“‘陈小姐的男朋友?这真的是稀罕事,不介意我坐下来一块聊吧?

    ”我介意。“陈小青重重的放下了筷子,“温怀良,你有完没完?我是在和男朋友吃饭,不希望别人打扰!”

    “哦?我还以为陈小姐的男朋友一直都是斐少爷,没有想到这么快又换了一个。”那人鼻子里面都是冷气的望着叶枫。

    叶枫正在郁闷自己最近和唐伯虎诗词中的那个桃花仙一样,种的桃花树有些过多,不然怎么桃花远不断,听到斐少爷三个字,心中动了一下,却只是望着陈小青。

    “温怀良,我警告你,”陈小青竟然有些动怒,“第一,陆斐不是我的男朋友,第二,做朋友要有分寸,第三,我和谁交往,那是我的自由,第四,做人要有礼貌,请不要打断别人就餐,难道你在法国,没有学习社交社礼仪这门功课?”

    “okok。”温怀良又望了叶枫一眼,嘴角满是冷笑,“既然陈小姐不欢迎,那我就马上走人,陈小姐,不要动怒,不要动怒。”

    那人来的突然,去的迅疾,走的时候,目光略过了叶枫,有些讥讽,陈小青本来以为叶枫会问,没有想到他头也不转,埋头只是吃,只能自己解释,“他叫温怀良,我法国认识的,见过几面,听说背景也不简单,和陆斐有交往,平时也喜欢到这里来吃饭,不过我不喜欢这个人,真讨厌,看到他,倒了胃口。”

    二人一顿饭下来,都是蜻蜓点水一样,叶枫付账的时候,却是感觉蜻蜓**落进了水塘,如果陈小青真的问他在这里吃饭,有什么感受的话,他只能说一句,这顿饭贵而不惠!

    出了餐馆,夜色已浓,华灯初上,街景绚丽,一轮明月挂在半空,皎洁如同往昔,只不过却是很有人抬头望上一眼,只是因为灯光的五彩更加吸引人的注意。

    忙碌的众人中,好像只有叶枫抬头望着月亮,他突然有些怀念那道刀光,s城是年轻的,充满活力的,可是人心却是沧桑的,有些疲惫的。

    一股幽香无声无息的袭了过来,钻到叶枫鼻子里面,手臂一紧,陈小青的胳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缠住了叶枫的手臂,软暖的身子靠了过来,陈小青脸色如常,耳根子却又不经意的红,目光像是望着前方,却又有些迷离的回顾,她如此主动的挽住一个男人的手臂,依偎过去,还是第一次,她喜欢这种感觉,这对她来讲是一种冒险,她想尝试一下,所以做起来毫不犹豫。

    叶枫出奇的并没有抽出手臂,目光不经意的望街道的一角望过去,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诮。

    “想什么呢?”没有遇到叶枫的反对,也没有听说他的说话,陈小青顺着他的目光抬头望上去,头一回感觉到月色的美好,都市是繁华的,喧嚣的,可是在这繁华喧嚣之中,有的只晃二人的静静伫立,这种美景下,陈小青突然觉得,什么维也纳爱乐乐团奏出来的音乐,也不见得能让自己的心境如此的美好,刚才温怀良带来的那点不快,早就烟消云散。

    “我在想,其实我们并不适合。”叶枫感觉到陈小青胳膊的僵硬,却径直说了下去,“因为我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什么两个世界?”陈小青从侧面望了过去,叶枫有两道浓重的如刀的眉毛,有又明亮如星的眼睛,挺拔的鼻梁三分倔强,七分的英俊,不说话的时候,嘴角一抿,看起来似笑非笑的。这是他脸上显得柔和慵懒的特征。

    他的表情很多时候都很木讷,可是他不但一张嘴会说话,他的眼睛也会说话,他很少望着你,可是你若是细心观察,才能知道他的眼眸深邃如海,里面总是藏着太多让人难以琢磨的东西,他一笑起来,陈小青一颗心竟然都会砰砰的大跳起来,其实她早就知道,她迷上叶枫,是因为他奇怪的性格,她被叶枫吸引,更多的是因为他英俊的外貌,她不能不承认,这样的奇特的男人,她陈小青这辈子,还是头一次见到。只不过她还不知道,有如佛经所云,‘诸烦恼生,必由痴故’,陈小青痴痴的望着叶枫,并不知道,烦恼已经在她心中,不知不觉的蔓延拓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