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十节 子非鱼
    点石成金 第十节子非鱼

    不同的人对于人生有不同的标准,而且很多的时候,都会认为自己的才是最正确的,陈小青的人生标准当然知道和斐少爷有着很大的区别,不过从社会大现象中来看,她和戈民辉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家庭背景雄厚,生活环境优越,在别人辛辛苦苦为生活,为前景不遗余力艰难打拼的时候,他们需要考虑的,只是让息的生活变的更加有品位一些。

    可是从本质上,陈小青和戈民辉还是有一些区别,戈民辉用温文尔雅掩饰着内心的争强好胜,陈小青却用咄咄逼人遮掩着她的敏感和情感,对于感情,他们的处理方式也是有着很大的不同,戈民辉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不能容忍失败,所以他就算喜欢一个人,也不肯把自己是天之娇子,不能容忍失败,所以他就算喜欢一个人,也不肯把自己感情表现的太过热烈,这只是因为他害怕失败,戈公子只有甩人的份,没有被人甩的时候,陈小青却不一样,她虽然知道叶枫已经有了未婚妻,但是这不妨碍她和叶枫的进一步交往,她觉得,进一步的交往才能决定自己的走向,被订婚戒指约束的婚姻,已经算不上爱情。

    陈小青想要和叶枫不知不觉的交往是潜移默化的,因为她发现,叶枫是个很独特男人,你和他接触一次,就能发现他的一处不同,这是在斐少爷那种一览无遗的幼儿园读本很不相同,甚至,就算戈民辉和叶枫都是相差太远的。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鱼、安知鱼之痛?陈小青因为不知道叶枫,所以她还是喜欢用自己的标准来为叶枫设想,人和人很多时候都是如此,这不过是因为人和人之间已经有了联系而已。

    看到叶枫的沉默,陈小青笑道:“请恕我说话的方式太过直接。”

    “那个,其实陈小姐说的也有道理。”叶枫望着陈小青白云般的笑容,有些感谢。“只不过基石并非那么好找的,过河地时候,能有一块垫脚,不落在河中,已经算是不错。”

    “其实基石并非叶总说的那么难找,就看叶总想不想找。”陈小青说的若有深意。

    “哦?”叶枫看起来很糊涂。四下看了看,“哪里?”

    陈小青“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叶总像个男人。”

    “陈小姐这么说,我很惭愧,”叶枫也笑了起来。“不过我内在其实也是个好男人。”

    “你内在好不好。要试过才知道。”陈小青说了一句话后,目光电筒般的望着叶枫。

    叶枫有如黑暗一样,见到电筒般光明,只能执行回避,这个陈小青,很不地道,叶枫暗处嘀咕,“那个陈小姐,你来这里。不是讨论我的为人问题吧?”

    “最近我的父亲有些疲惫,我们是家族生意,以前一直都是他在大权独揽,他可以说是勤诚信地大脑,但是就算是大脑。也有想要休息的时候,他现在已经准备把权力下放。”陈小青一笑,不讨论叶枫的为人问题。却又转到了自己的身上,叶枫有些头痛,却不好意表示反对,只是想起了王芳芳,心道陈友信也应该感觉到疲惫,王芳芳看起来实不比陈小青大了几岁,不过这只是在他的思考范围内,却不在他的管辖之内中。

    “我是父亲地长女,父亲把我送到法国留学,就是希望我学业有成,回国后,能够助他一臂之力。”陈小青还是凝望着叶枫,满是期望。

    “你父亲只有你一个女儿?”叶枫忍不住问道。

    陈小青犹豫了一下,“我还有一个弟弟。”

    “哦,”叶枫应了一句,不再追问,陈小青却已经笑了起来,“其实你也知道地,我弟弟年纪尚幼,你虽然没见过,却应该见过王芳芳。”

    叶枫有咱作奸犯科被当场拿获和惶恐,“是吧,我还不知道。。。。。。”

    “王芳芳是我后母。”陈小青说的竟然毫不犹豫。“叶枫,说起来好笑,我竟然一直不知道,你还是我家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我父亲提及,我竟然还蒙在鼓里。”

    ‘那个,不算什么救命的,’叶枫很怕人感激,感激这东西和仇恨一样,有的时候也是负担,“当时谁在旁边,都会出手帮忙的。”

    陈小青摇摇头,“那不见得,叶枫,我父亲说你很有心机,”看着叶枫的表情有些异样,陈小青笑了起来,“可是我不这么认为,当时我就反驳了他,我说有机心的是有,但是他不能因噎废食地,和你以后的几次相处,我发现,你这人其实很坦诚,从你和戈民辉在铭天投标的这件事情来说,我就觉得你很是光明正大,相比之下,戈民辉反倒显得太过小家子气。”

    叶枫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有些荒谬,他乐心助人的时候,被别人怀疑另有机心,可是他算计别人的时候,反倒被陈小青认为是光明正大!转念一想,戈民辉多半觉得家丑不可外扬地,也没有把两家公司的明争暗头说给了陈小青听,不然陈小青绝对不会得出这种结论。

    “你后母,很年轻,”叶枫被自己的正气憋地不行,竭力想要转移话题,说出这句话后,却觉得有些不妥,可是亡羊补牢的时候,发现羊圈的羊已经跑的精光,补也没有用的。

    “是有些年轻”,这个我并不责怪父亲。“陈小青说的淡淡的,眉间却好像有一丝忧愁,“对于男人,你不能奢求太高。”

    叶枫很惭愧,觉得自己孔明不能被要求太高的那种。“我母亲过世的早,”陈小青犹豫了一下,“我说这些琐事,叶总多半是没有时间听吧?”

    叶枫望了一眼办公室,已经空空荡荡,楼道的喧哗已经消尽,偷偷的看了一下时间,下班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只不过面对陈小青的问话,为了公司的以后发展,却只能伟大的牺牲一下个人的利益,“哪里哪里,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时间。”

    “我母亲过世后,我还很小,”小青叹息了一口气,“我父亲考虑到我,十年来一直没有再娶,因为他怕娶到了后母,会引起我的不开心。”

    叶枫对于陈友信的印象多少有了些改观,他开始对于陈龙信的印象并不算好,他觉得这个人可能商界混的久了,对谁都有一种天生防范的心理,可是为了女儿,竟然能够十年不娶的男人,已经和熊猫一样的稀少了。

    “叶枫,你是男人,也应该知道,这十年对于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陈小青脸上有了感激。

    叶枫只能点头,他怕摇头就是否认自己不是男人。

    “我其实很感激父亲的,他已经算是少见的男人,”陈小青笑道:“我其实一直都在劝他再找一个,我也知道,他其实还想给我添个弟弟,他亲手开创的事业,显然还想有人传承下去,所以我在出国前,他他终于为自己找到了爱人,虽然很年轻,可是我还是祝福他们。”

    “那个陈小姐,对于这点,我觉得你做的很不错,真的,”叶枫竭力想要挽回一两头失散的羊,“现在的女子,考虑自己的时候多,为父母考虑的实在太少,像陈小姐这样开明大义的,真的少见。”

    “我父亲年纪大人,最近心脏也不好。”陈小青缓缓道:“他实在有些累,我作为长女的,当然有责任分担一下他的劳累,可是我回来后才发现,管理并非书本上说的那么简单。”

    “是呀,是呀。”叶枫连连点头,尽着听众的本分。

    “首先,我是个女人,这个社会对于女人本来就有一种偏见。”陈小青摇头道:“那些手下当然服从我爸的统帅,可是突然换成了我,多少就有些怀疑的态度,第二,我还太年轻,他们并不相信我的管理经验,说句实话,就算是我自己,都是有些心中忐忑,因为我父亲的公司实在不小,我觉得自己能力还不够。”

    “那个陈小姐,你不用这么妄自菲薄的,”叶枫有些汗颜,“我管理这几人的小公司都是感觉到些吃力,勤诚信的人有数众多,想想都知道,不会是那么容易管理的。”

    “的确不容易管理,但是不是说不能管理。”陈小青凝望着叶枫,“叶总,我现在觉得,需要一个帮手,我父亲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那个,这个,陈小姐,你的决定,想必是不错的。”叶枫知道有些问题,后悔听了她的心事,如此一来,好像有帮她分担困难的义务。

    “叶枫,你说我长的漂亮吗?”

    “你不漂亮,这世上漂亮的就算太多了。”叶枫这次恭维的倒是没有什么负疚感。

    “那你说如果有男人有我这样的女朋友,应该不算太丢人吧?”

    “应该说很荣耀才对。”叶枫只是笑,笑的很心虚。

    “如果一个男人娶了我,会不会对他的事业有很大的推动?”

    “应该是这样,只是不知道谁有这个机会。”叶枫有些脑门冒汗。

    “机会?”陈小青嘴角一翘,很有诱惑的笑容,“其实在我看来,叶总,你机会比任何人都要大很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