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九节 水能煮粥
    点石成金 第九节水能煮粥

    叶枫很多时候都是慵懒的,能够坐着的时候,就绝对不会站着,能够休息的时候,他很少要工作,可是他处理起事情,好像总比别人效率高上一点点,此刻他说起电路术语,反汇编通用协议什么的,好像和萝卜白菜一样,张口就来,这让沈阳和胖子多少有些吃惊和不适应。

    “叶总,你太有才了。”沈阳抢先说道。

    “叶总,你能还原开荒者的程序?”在陈胖子看来,叶枫好像是个火星人。

    “这个嘛,我是不能,可能武可以吧?”叶枫看着两个手下期待的目光,打起了退堂鼓,这个自己是能,上次帮助姚君武修必电路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能,可是这个偶尔做做还有情可原,长此以往,那是绝对不行的,“君武现在事情太多,要找几个人帮他一下,陈总,你那要抓紧联系,我也注意一下。你们要知道,挑战无处不在,但是挑战也是一种机遇,谁能战胜挑战,谁才能先人一步,更加的接近成功。”

    两个拍马屁的的手下看着叶枫,不是崇拜,而是觉得他越来越接近领导的假大空,说法泛泛,空洞无物,只是领导说的话,手下都是义务去捧场的,掌声起来的时候,沈阳望了眼陈胖子,陈胖子正在望着沈阳,二人才发现,彼此都没有鼓掌,掌声是从门口传过来的。

    “说的好,”陈小青站在门口,一脸的赞赏,“叶总,我发现。你在成功绝非偶然,你有着常人没有的新奇见解,比起陆斐来,你强上太多。”

    这就是女人呀,沈阳有些悲哀,女人喜欢你地时候,你的呼噜声都是有河马特色的,可是她若是讨厌你。你的呼噜声简直比杀猪还要难听。

    挑战无处不在,这个女人好像也是无处不在,有女人的地方,话多,麻烦也多,忍不住向门外望了一眼,发现那个新加坡的有钱破少爷没有来,沈阳舒口气,“叶总,我有事,先走一步,其余的事情,你和陈总商量吧。”

    本以为姜是老的辣,陈胖子会沉着老练地应对。没有想到好望了陈小青一眼,脸竟然红了一下。沈阳正疑惑他和陈不青之间,有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的时候,陈小青已经笑着向陈胖子打了个招呼,“陈总,没有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你。”

    陈胖子有些尴尬。陈小青去过开荒者,认识他是戈民辉的手下,这次见面多少有些出乎意外的难堪,刚才还在讨论开荒者的墙角,悖逆知道陈小青听到没有,心虚之下,只能做略性的撤退,“叶总,你安排我的事情,我也抓紧去办,没事我也先走一步。”

    树还未倒,猢狲已散,陈胖子球一样的出了办公室,董倩倩早已骑着扫把不知所终,沈阳和臣踏着张小娟地夜半歌声离去,只剩下叶机枫望着陈小县城,无语想望。

    “你的手下下班都是很准时的。”陈小青只是笑。

    “我下班也很准时的,”叶枫苦笑,“对了,陈小姐,来到这里,有何贵干?”

    “没有事情,不能找你?”陈小青用不满掩饰着什么,她当然知道叶枫的准时隐有逐客地味道,可是这年对,不是流行个难得糊涂嘛。

    “当然能找氏,”叶枫只能说,“可是我知道,陈小姐,你很忙,我占用你的时间,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你对每个人都是这么客气?包括你未婚妻?”陈小青突如其来地一句有如神来之笔,叶枫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我的未婚妻”?

    “叶总把我们瞒得好苦,”陈小青淡淡的口气中,怎么听都有一丝幽怨,“订婚了,也没有通知我们这帮朋友。”

    “那个,叶枫才明白,那场订婚宛如木板上钉了一个钉子,就算自己以为已经拔了出来了,可是那个扎出来的洞还是难以弥补,“说穿了,这个嘛,一言难尽。”

    “是不是所有地男人都喜欢这样,”陈小青幽怨变成了微笑,“订婚只能拴住女人的心,男人却喜欢遮遮掩掩的不说出来?”

    “那个,”叶枫突然问道:“你听谁说的,戈总?”

    “你们倒是惺惺相惜,”陈小青笑起来,“他关心你,你关心他的。”

    戈民辉只是恨不得掐死我,叶枫心中暗道,看来自己的几招连环出击还不算猛烈,最少戈民辉这小子有芶且残喘,无风不起浪的机会,不过他这次做的真的不错,属于无心插柳,自己正准备施展这招男人伤女人心的必杀之计,没有想到戈民辉竟然他使出,不过看起来陈小青竟然好像毫发无损的样子,不由让叶枫有些奇怪。

    “戈总现在怎么样,我挺想念他的,要不是他最近接了帝京小区的单子,没有时间,我准备请他喝茶呢。”

    叶枫说的笑意融融,言不由衷。

    “你们可真的是好朋友,”陈小青笑意复杂万千,“他也是这么说呢。”

    二人共同语言围绕戈民辉进行展开,不知道遥远的戈民辉已经焦头烂额,喷嚏连连,他现在正在准备迎接家族的质疑,他虽然是长子,也是双料博士,便是最近展的一系列活动实在算是小学没有毕业的水平。

    “对了,叶枫,”陈小青不知不觉改变了称呼,“听的未婚妻去了马来西亚?”

    “陈小姐的消息真的灵通,”叶枫笑问,“好知道你的关心,一定会让我代向你说一声谢谢。”

    “其实在我看来,男女之间的关系,可以有多种上,不见得一定要是绑在一起的那种。”

    陈小青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叶枫心惊肉跳,“看不出,陈小姐你还很开明。”

    愕然了一下,陈小青突然醒悟了过来,有些脸红,“没有看出来,叶枫你看起来这么老实,其实也不老实,我说的除了那种关系,还有亲情、友情,红颜知己诸如此类,可惜陆斐并不明白这点,也不知道,很多事情,不能够勉强的。”

    叶枫一拍巴掌,大觉放心,“陈小姐这句不能勉强说的实在的好,”看着陈小青幽怨的望着自己,叶枫只能把下文改头换面的说出来,“下次我见到陆斐,一定要让他明白这点,我看陈小姐玫斐少爷之间,也算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其实斐少爷这人真的不错,有钱,那个,有钱。”

    想了半天,叶枫除了钱,想不出这个少爷还有别的优点,陈小青已经笑了起来,“你刚才说什么都是是不能勉强,又说了这番话这不是自己相矛盾吗?”

    叶枫只是笑,一个劲的说陈小姐兰质蕙心,叶某人实在佩服佩服。

    “对了,叶总,”陈小青的称呼不停的改变,好像女人善变的心思一样,“我不知道我们算不算知己,也不知道有些话当讲不当讲?”

    “你说,我是洗耳恭听。”叶枫知道水能载舟,亦能煮粥的道理,现在开拓者形势一片大好,只要技术再上了一个台阶,人员配置完整联合起勤诚信和金迪集团,只要不出现大的失误,定能稳定中有升,一改许舒婷在这里的颓唐秘书处,他看似取巧散漫,不事生产,这一段时间的举动却可以称得上稳扎称打,八面玲珑,只要开拓者产品再上了一人台阶,他叶枫也能功成身退的,叶枫想到这里,不由想起马来西亚的许舒婷,嘴角笑容有一丝苦意,许总,你要回来了,我在这里,时间实在是有点太久。

    陈小青竟然他的一丝表情也不放过,“叶总,你好像并不想听我说什么。”

    “不是,不是,”叶枫回过神来,“我只是想起些事情。”

    “想你的未婚妻许舒婷了?”陈小青望着叶枫,眼中若有深意。

    叶枫倒没有想到陈小青感觉这么敏锐,却只是点头,“的确有些想念她。”

    “你们怎么认识的?”陈小青很有深究的含意。

    “这个说来话长,”叶枫提起这个就头痛,“还是请陈小姐说说来这目的吧。”

    “哦,”陈小青放弃了追问,“不知道有句话叶总听过没有,如果说我比别人看得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们的肩上。”

    “这个好像听过。”叶枫知道这是老牛说的,可是却在想陈小青说这句话的用意。

    “我十分钦佩叶总的魄力,能够把这样的一个小公司动作的有声有色,那是常人难以做到的事情,”陈小青对于叶枫,自从酒会后,向来只有赞赏,“当初我才见到叶总的时候,听麻工说,叶总不过是个销售人员,可是这几天的功夫,我才发现,叶总就已经是开拓者的总经理,因为许舒婷的原因,我说明这个,不是说叶决依靠的是裙带关系,其实在我看来叶总完全可以胜任这个职位,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陈小姐过奖了。”叶枫表现的很汗颜。

    “我这不是过奖,而是说事实,”陈小青盯着叶枫,一字字道:“可是开拓者再发展,不过是开拓者,叶总你要想看的更远,一个开拓者显然不以称作是基石,相反,它却极大的制约你的进一步发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