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三节 拉大旗做虎皮
    点石成金 第三节拉大旗做虎皮

    叶枫,你今天找我干什么?”

    “有事。”

    “可是你现在是工作时间。”

    “我现在就是在工作。”

    “我只看到你陪我散步呢。”方竹筠甜甜的笑,恋爱中的女人,无疑是幸福的,也是美丽的,路边一个小伙子看的目不转睛,一头撞到电线杆上。

    “对了,叶枫,最近我找工作并不顺利。”

    “我知道。”

    “可是我还在找,我不是找不到。如果做销售的话,我甚至可以做到销售总临的位置。”方竹筠有些犹豫,“可是我在考虑,是不是还要继续做下去,我觉得,可能销售工作并不适合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方竹筠叹口气,“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为了现实放弃了理想,或者说,为了现实,已经忘记了理想,但是我们不能否认,这就是生活。”

    “我知道。”

    “你什么都知道。可是我还不知道,你要带我去哪里?”方竹筠停下了脚步,好像有些不满,眼中却带着一丝狡黠。

    “我带你去报社,都市娱乐报。”叶枫笑道:“哦,刚才你可能没有听到,我对陈胖子说了,我要去报社。”

    “你去报社干什么?”方竹筠有些错愕,“难道是为了那篇不实的报道。”

    “去了你自然会知道。”叶枫抬头望望天,突然有些感慨,“最近一直坐在办公室,好久没有注意到,原来天还是很蓝的。”

    “你这不是废话。”方竹筠有些好笑。

    “其实这不是废话,这你说的一样,你只看到了老板的面孔,却忽略了原来存在的一切,有得到,就要有失去,有的时候,失去的比你得到的更多,”叶枫嘴角一丝微笑。“这个城市在我看来,拥有的不少,但是实在有些冷漠,尽管它的表现很有活力。”

    “你想要说什么?”方竹筠好像明白了什么,活力和冷漠,听起来有些冲突,仔细想一下,却可以并行存在。

    二人见到贾大空的时候,贾大空正在繁忙的工作。

    方竹筠看到贾大空的忙碌,终于明白,就算作假,也是需要本钱和努力地,贾大空桌子上摞起来的稿子好像马列思想,他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烟灰缸的烟蒂堆积的类似行为艺术。

    “叶先生,怎么是你?”贾大空抬起头来,满眼的血丝,和他在外边风度翩翩很不一样,只不过在这在这态度还是热情,站了起来,指着对面的沙发。“请坐,你怎么说来就来,你早说,我也去接你了。”

    叶枫看到贾大空凌乱的房间,也有些郁闷,“你用什么接我,牛车?”

    贾大空怔了一下,大笑了起来,“当然没有叶先生的金色马车豪华,但是叶先生这样的贵客,请都请不到,就算租车来请也是应该的。”

    “你们报社看起来真的不大。”叶枫摇头道:“我开始还以为有贾记者这样的人才的,那门前应该是车水马龙呢。”

    他目光落在了一份报纸上,随手翻了翻,翻到自己和陈胖子的那张合影,看的很认真,却没有说什么。

    “叶先生取笑了,我这样地,就是混饭吃,报社是不算大。”贾大空有些尴尬,“报纸民营的,我们的总裁就是有点门路,资金肯定比不上官方的的报纸,现在基本一个人要做五六个人做的事情。”看了一下四周,压低声音,“叶先生,实不相瞒,飞库手打我一天累的和孙子一样,可是工资还是总克扣,这段时间,就是仗着叶先生的这几篇报道,吸引点销售量,老百姓虽然仇富,可是又喜欢议论富翁,你这种地传奇人物,他们喜欢,还有的打电话过来,催我要后续报道呢,叶先生这种人,是他们心目中的奇人呀。”

    “这张照片?”叶枫不理会他的恭维,知道贾大空的抱怨恭维都和他的文章一样,水分可以养鱼,拿起了报纸,明知故问。

    “这照片,”贾大空笑容有些尴尬,“叶先生,实不相瞒,我是从你那里拍到地,当时不是看到你叶先生在开会,在忙,就没有打扰,如果叶先生要怪,那也是应该的。”

    叶枫突然叹息一口气,“贾先生,凭借你我地交情,一张照片算得了什么。”

    贾大空的感动如同空穴来风,没有预兆的来临,“叶先生,就凭你这一句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可是就怕没有资格。”

    叶枫并不理会他套交情的话,“可是这个照片上并非张发财,他不过是我的一个朋友,贾先生你错把冯京当作了马京,让人误会可不好。”

    “假的?”贾大空眨眨眼睛,其实心知肚明,真假不重要,噱头才重要,“我真的不知道,我以为是张发财,叶先生,你放心,谁有质疑,你让他来找我,我可以证明叶先生完全不知情的。”

    叶枫搞定了一件事情,又向方竹筠侧面的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无辜,这才问道:“这件事情,就当过去了,对了,你们总裁呢?”

    叶枫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更不像来生事,这让方竹筠有些奇怪,只不过听到叶枫和贾大空的几句话,觉得原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看来真是怪不得叶枫,飞库整理陈胖子被炒鱿鱼,实在是阴差阳错的事情,她当然不知道,就算是阴差阳错,也是叶枫一手导演。

    “你说罗总?你找他干什么?叶先生,你不是因为这个照片的原因,要找我们领导反应吧?”贾大空倒是有点着急。

    “不是,我找他有点事情,”叶枫苦笑,很轻松的样子,“和贾记者你没有关系,不过说不定以后也有关系。”

    贾大空有些挠挠头,设想了五六个念头,没有一个稳妥的,“我问下罗总,看他方便吗?还有这位是?

    “她叫方竹筠。”叶枫一板一眼的介绍,多少让方竹筠有些奇怪,她不明白叶枫带她到这里干什么,可是她还是决定出去再问。

    “哦?”贾大空对于方竹筠没有什么印象,拔通了电话,说了几句,“叶先生,罗总有空,我带你过去。”

    罗总真的很有空,他和叶枫的一样的办事风格,闭目养神,听到门响才睁开眼睛,他的年纪大约五十出头,看起来聪明的把头发都挤掉了不少,只不过不是残留着一缕稀薄的头发,盖着有些发亮的头顶,仿佛迟暮的青楼女子不放弃的守候。

    “这位是叶先生?”罗总好像多少有点知道叶枫的样子,“久仰久仰,请坐请坐,贾主编,倒两杯茶来。”

    方竹筠这才明白,为什么贾大空说一个人在做五六个人的活,他这个主编,还兼职把前台的事情做一下。

    “不错,罗总,我是叶枫。”叶枫坐了下来,也不急于说出来意,等到贾大空把茶端过来的时候,接过来喝了一口,放在茶几上。

    他一系列的动作不急不缓的,罗总竟然也能沉得住气,等到看他目光望过来,这才问道:“叶先生不知道找我什么事?”

    罗总对叶枫的容忍是有理由的,若是别人,估计他早就端茶送客的,罗总叫做罗刚,十年前来到s城,倚仗有点关系,办了这家民营报社,到现在为止,报纸已经办了五年。

    都市娱乐报虽然是他苦心经营的,但是成绩惨淡,他有钱不舍得请什么有用的人,大报社的记者那是看都不看这里,一是他嫌人家要价高,二是人家觉得他报价太低,贾大空能留下来是因为他的圆滑,而不是因为他的能力。

    罗刚折腾的几年,成天想着的不是抓业务,而是拉赞助赚钱,拉广告赚钱,满脑子都是怎么靠这张报纸赚钱,他拉大度做虎皮的搞了很久,只能说勉强的维持开支,空有个总裁的头衔,却是总是裁员的那种总裁,叶枫这个人,罗刚听贾大空说过,好像有点本事,是个贵族后代,对于这点,罗刚那是嗤之以鼻,什么贵族,现在有钱,就算加入吃人族都是不成问题的,这个贵族不过是个幌子而已,说不定他的祖上在乌蒙山当过土匪也说不定,不过罗刚知道叶枫是个公司的老总,私下以为叶枫来做广告,心中有些窃喜,他们报纸卖的低廉,很多地方靠广告赚钱的,他安心的等待叶枫说出来意,就是想要要好价钱。

    谁能笑到最后,谁是笑是最好,罗刚准备笑到最后的,没有想到叶枫说的一句话,让他不要说笑,就是吃惊都来不及,“罗总,我向你推荐个人才,这是方竹筠,来这里坐个主编怎么样?”

    罗刚坐下了身子,觉得这个叶风果然出手不凡,他的思维有些跟不上形势,更难以理解叶枫的跳跃思维。

    方竹筠有些吃惊,吃惊叶机的脸皮够厚,他好像不认识罗总,可是一见面就为自己向他谋求个主编的职位?

    “这个嘛?”罗刚只等着要钱,倒是忘记了怎么拒绝要债的。

    叶枫又说了一句话,罗刚听了差点跳起来。

    “我可以帮你们融资两千万。”叶枫说完这句话,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嘴角一丝微笑,不急不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