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点石成金 第一节 走投无路
    点石成金 第一节走投无路

    托尔斯泰曾经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林敏不认识老托,也不知道这句话,不过她现在学得自己是不幸的,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和她一样的不幸,她现在觉得自己和师太有一点很相像,那就是最近都在吃素,她拿着一点青菜走回了家中,看到了男人还是坐在沙发里面,和尚练功一样,飞库手打手中的烟头冒出的烟雾好像发功到了火炉火纯青的地步,心中无名火起,把青菜重重的望在地上的掷,声音冷的如同冰箱里面才拿出来的一样,“今天还没有找到工作?”

    陈胖子最近减肥成功,情人那里已经好久不去,家里的营养又是明显的不足,他现在觉得自己真的很有郁闷,别的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默默的支持,他现在不成功的原因是因为,他背后有三个女人。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事业会毁在小姨子的手中,听到了黄脸婆的唠叨,手中的烟头往地上一丢,“你以为现在工作这么好找的?”

    “没有见过你这么没用的男人,林敏不甘示弱,“我不知道好不好找,可是你在家等,能等出工作来?”

    陈胖子心情烦躁,情人那里不能去,却就要花钱,老婆这里又很烦,成天除了工作就是谈钱,好像婚姻只有这两们在维系,怪不得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自己以前怎么能看上她这种女人,“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妹妹吃饱了撑着没事,非要去抓叶枫的把柄,飞库网站我至于到现在没有了工作?你知道我在开荒者已经将近八年,我现在四十一了,都是面试别人的年纪,你难道让我拎着包去受那些青皮小子的讥笑?现在这个称定的工作,说丢了就丢了,再找一样待遇的,你以为那么容易的?”

    提起了妹妹,林敏沉默了下来,嘟囔道:“这也不能怪她。”

    “不怪她难道怪我?”陈胖子吼了起来,这段时间地压抑只能在老婆身上发泄,“你莫要让我看到她,我看到她一次,就会打她一次。”

    他话音才落,门铃响了一下,林敏过去开门,一张很让陈胖子觉得欠扁的脸,带着身子走了进来,“姐夫。”

    陈胖子‘哼’了一声,坐回到了沙发,转过身子,一言不发。

    “黛,你来干什么?”林敏虽然有些埋怨妹妹的鲁莽,毕竟还是亲姐妹,不像陈胖子那样,屁股相对。

    “我过来看看姐夫,”林黛想打叶枫一把,没有想到自己的亲人反倒先倒下了一个,她虽然不满意这个姐夫,可是她还没有想到要让他丢掉工作。“姐夫,我真的不知道你和叶枫的事情。”

    “你知道不知道还有区别?”陈胖子阴沉着脸,“我现在工作丢了,你总满意吧?”

    “姐夫,真是你泄漏地公司客户的资料?”林黛忍不住问道。

    “鬼才知道哪个泄漏的!”陈胖子吼了起来,“你难道又想挖掘什么到报纸上,去给你们增加点花边?”

    “不是,姐夫,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林黛在亲人面前,毕竟有些理亏,虽然她觉得自己是问心无愧,“既然不是你泄漏的,那你就可以告开荒者,他们无缘无故地炒你鱿鱼,那是不符合劳动法的,你要学会用法律来保护自己。”

    看到陈胖子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林黛有些不解,“怎么的,我说的有错吗?我们这里是**律的地方!”

    “你还嫌我丢人不够吗?”陈胖子怒吼了起来,看样要掐死林黛的样子,林敏这个时候还是站在丈夫一边的,拉了一下妹妹,退到一边,“黛,你不知道,你姐夫也有苦衷,那面说了,马上走人,可以给一笑补偿,如果赖着不走,一分钱都没有,再说你去告,飞库整理不见得能赢,他们拖得起,你姐夫养家糊口,能拖得起?再说这件事情真的闹开了,双方都是丢人,还有哪个公司敢要你姐夫这样地?”

    “那这个哑巴亏就白吃了?”林黛大为不满,她年纪轻,头脑比较热,有失败的本钱,所以也不会在乎一个工作职位,“姐夫,他们就拿准了你这点,所以才要挟你,你要拿起法律。。”

    “够了!”陈胖子怒喝了一声,几乎想拿起桌子上的烟灰缸,敲开林黛的脑瓜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豆浆,这种弱智,总是以自己的角度来看问题,从来不考虑别人地感受和困难,如果不是念着是亲戚的份上,他早就拿起菜刀砍死她。

    屋内的空气感觉好像是在水里,淹死个人,林黛望着姐夫眼中的怒火,还不明白他到底想着什么,这是个懦弱的男人,林黛悲哀的想着,他不知道捍卫自己地权力,又过了一会儿,她自以为姐夫已经消了气,转移了话题,“姐夫,我想找你说个事。”

    看着陈方不搭理,林黛只能继续说了下去,“其实姐夫你的这件事,说穿了,都是叶枫的原因,”看着陈胖子睁大眼睛望着自己,林黛又道:“如果没有他,姐夫你也不会被炒鱿鱼。”

    正确的来讲,应该说你妈没有生出你,我也不会被炒鱿鱼,陈胖子心中暗自诅咒,你要不是屁颠屁颠的拿着报纸去给戈民辉,我至于被炒鱿鱼?叶枫这个人,开始我以为不过是个无赖,现在看起来,无论他是什么,自己都不能得罪的,自己是个本分人家,有老婆孩子,还有把柄在他手上,你这个猪脑袋,难道想让我去揭发他的身份?

    果不其然,林黛已经继续说下来,“所以我们要一致对外,你去揭发叶枫的谎言,我。。。”

    “你有完没完?”陈胖子觉得喝问都没有力气,摆摆手,“拜托你饶你姐夫吧,你愿意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我没有时间陪你,你没事了吧?你没事就回去当你的大记者去,你就不耽误你的工作了。”

    “姐夫,我就想不明白。”林黛还是不放弃最后一丝努力,“你因为钱的原因,怕戈民辉还有情可原,可是你为什么要怕叶枫?你工作是他的原因丢的,你难道不恨他?”

    “我现在最怕的就是你,”陈胖子心中一动,起身拿起了外套,“你不走是不是?你不走,我走!”

    陈胖子摔门而去,只留下林黛满腹的不满,“姐姐,你说姐夫怎么这样,你怎么找这样无用的男人?”

    陈胖子隔着门能听到林黛的唠叨,只想冲进去捅她几刀,不过念在她刚才的一句话,提醒了自己,倒不着急动手,出门后看了一眼自己的私家车,想了一下,还是让它继续休息,现在不是开它出去的时候,出了小区,直接坐上公车,心情忐忑的来到了开拓者。

    叶枫这个人既然不能得罪,那不妨向他靠拢,陈胖子记起来叶枫走的时候曾经说过,我随时欢迎你接受我的帮助,自己当初觉得是个笑话,现在看起来,真的大有深意,这个老板有头脑,比戈民辉强的太多,虽然公司小,但绝对有大作为。

    商场上没有什么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陈胖子抗战八年,当然明白这点,到了奥神大厦,总算打听到开拓者的位置,陈胖子没有先打电话给叶枫,只是怕自己听到他说话,就过有过来的勇气,来到开拓者的门口,望里面望一眼,发现叶枫在那里闭目养神,稍微的心安,那个上次投标的沈阳已经忙碌个不停,春风满面,整个办公室一片祥和的气氛。

    “请问你找谁?”张小娟抬头问道。

    “我找你们公司的叶总,喏,就在那个椅子上坐着的。”陈胖子伸和一指,声音不大,但是估计耳朵没毛病,都能听到了,叶枫还是闭目养神,让陈胖子心中有些后悔来了这一趟,他当初那句话多半是无心的,自己来到这里,说不定要招到一番叶嘲笑?

    “登记吧。”

    “啊?”陈胖子有些发愣,还是拿起笑来。

    等到签名完毕,被张小娟带到叶枫面前的时候,陈胖子一番勇气几乎快要冬眠。

    “叶总,有人找你。”张小娟声音低了八度,几乎趴在叶枫耳边说话。

    叶枫睁开了眼睛,看到陈胖子,倒有些惊喜的表情,“陈总,是你?稀客呀,哪阵风把你吹到我们这里,快请坐。”

    叶枫说着请坐,面前却是凳子都没有一张,陈胖子心中多少暖和了一些,只能说:“不用,我,我就是过来看看。”

    “你只是过来看看?”叶枫看起来有些失望的样子,“我现在公司缺人,还想请陈总过来帮手呢。”

    “啊?”陈胖子愣了一下,脑袋转的很快,“我是过来看看叶总这里有没有空缺,如果有的话,现在兄弟走投无路的,不知道叶总能不能看在昔日的情份上,拉兄弟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