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九十九节 祸嫁江东
    江湖谣传 第九十九节祸嫁江东

    林黛终于完成了签名的工作,拿个临时的纸牌贴在了胸口,感觉好像古代的卖身奴隶插了个草标,只不过有求于人,也顾不了那么多。

    跟在前台的身后,林黛到处乱看,只是猜测叶枫以前的两个月,坐在哪个位置?

    只是还没有等她发现的时候,一个人已经迎面走来,看到了林黛愣了一下,“你,你怎么来了?”

    林黛看着陈胖子,冷冷道:“我不能来吗?”

    陈胖子看了一眼四周,“你当然能来,对了,你姐昨天。。。。。。”

    “陈先生,我现在是在工作。”林黛好像对陈胖子有种客气的疏远,看起来又相识。

    “那个,我也在工作。”陈胖子脸色有些难看,“我有权对记者的采访,问明来意的。”

    “陈先生,”林黛脸色如冰一般,“第一,这件采访因为关系到你,所以我不方便向你透漏,第二,刚才戈先生已经说接受我的采访,你一个销售总监越级拒绝权限吧?”

    “和我有关?”陈胖子觉得有些不对,“什么消息,你和我说说。”

    “对不起,不方便。”林黛属于心的,像叶枫那样,用个胡萝卜钓在她前方,很快就能吸引她大步的向前,但是你用个缰绳去拉,她就只有后退。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是我小,”陈胖子才说了一句,戈民辉已经打开了房门,有些不耐烦的说道:“陈决,什么事?让林记者进来。”

    戈民辉接到林黛采访消息的时候,心情还是有些激动,自从帝京小区投标成功后,他就一直在等待。等待记者的蜂拥而来,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外界对这次投标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热情,上次好不容易来一次蜂,不过是马蜂,总是蜇的人有一种不期待的那种痛!

    记者问了几句,无非是开荒者为什么报价这么低。开荒者为什么还不如开拓者,开荒者为什么。。。。。。

    戈民辉强忍着怒意,没有说出个滚字,他要保持风度,只不过记者看着他的脸色,终于还是悻悻的离去,他希望这次林黛过来。能问些让他满意的问题,只是他在办公室看到陈胖子球一样的挡在门口,不让林黛进来,忍不住打开房门,想要把陈胖子的脑袋按到屁股上去。

    “好。”陈胖子也有些悻悻然,他其实认识林黛,这是个难惹的小姨子,自从娶了她姐姐之后,他就没有看到这个小姨子对自己笑过,他当然也不知道,他的大祸临头。也是因为林黛认识他的。

    林黛一直都在关注贾大空地新闻报道,叶枫已经快被贾大空捧成如来佛主,高高在上,又像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她这些日子来,一直收集叶枫所有的资料。很辛苦,但是对于她而言,却是很值得,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人这两年一事无成,没有一份工作超过两个月,看到张发财的合影地时候,林黛霍然站起,姐夫什么时候变成了张发财?她觉得,自己终于抓住了叶枫欺骗的真相,她要毫不犹豫的揭发他!

    “戈总,打扰你了。”林黛彬彬有礼。

    戈民辉心中比较舒服,觉得这个记者不错,比起上次那个横挑鼻子竖挑眼地,无疑强了很多,“怎么说是打扰,你过来采访我,这对开荒者,可以说是一个广告,我还要谢谢你呢。”戈民辉笑眯眯的望着林黛,暗想这个女人说话温柔,难得长的也不错。

    “这个,其实我来这里,并非采访戈总的。”林黛一句话给戈民辉泼了盆冷水。

    你不采访我,找我干什么?戈民辉这个郁闷,岂是一个愁字了得,脸上的笑容变成了埃及的那个狮身人面像,“那你来干什么?”

    “我只是希望戈总能帮个忙,共同的揭发开拓者叶枫那个小人地丑恶嘴脸。”林黛气愤填膺的说道。

    戈民辉差点跳了起来,一脸的诧异,“叶枫,小人?”

    他突然觉得林黛长的异常的美丽,听到她口中说出的几句话,有如天籁之音!

    “是呀,”林黛很很肯定的点点头,“最近我一直注意他,想要找出他欺骗的真相,我因为知道他在贵公司工作过,所以想让戈先生提供一些他的详细资料。”

    “就这些?”按期有些失望,“我对这个人也不了解,我只能说地是,他做事很狡猾,很少能给别人留下把柄。”

    “我也是深有同感,”林黛微笑道:“于是他终于还是露出了狐狸尾巴,而且,还留下欺骗的把柄。”

    “哦?”戈民辉精神大振,“什么把柄。”

    林黛从皮包中掏出了早就准备好地两份报纸,证据一样递给了戈民辉,“戈总你看看。”

    戈民辉接了过来,看了一眼,脸色突然变的很难看,他的目光盯着陈胖子和叶枫的握手那张照片上,一双手都有些颤抖!

    他终于明白自己大错特错,方竹筠是个好手下,内奸是哪个反咬一口的陈胖子!

    “对于都市娱乐报的报道,我只能说是完全的歪曲事实,”林黛一直看着戈民辉的脸色,多少有些奇怪,她觉得和叶枫握手的是姐夫,这没有什么大不了,她虽然比较讨厌这个姐夫,但是还不会特意过来拆台,她当然不知道开拓者,开荒者之间的斗争,全部的思维只是集中在陈方不是张发财这点上,“因为我想戈总也应该知道,照片上的这个人,并不是张发财,而贵公司的销售总监,陈方!”

    戈民辉强忍着心中被背叛的怒意,把相关的报道全部看完,记下了报纸的日期,这才放了下来,淡淡道:“这又说明了什么”?

    这是家丑,不能外扬的,戈民辉虽然很想借着这个机会整叶枫一把,但是却觉得要从长计议,根据目前的统计,开拓者已经从开荒者手中抢走了百来米万的单子,可是吴虹那个卧底已经被叶枫发现,而且根据她说,有证据落在了叶枫的手上,如果自己因为陈胖子做商业间谍的事情去告他,他会不会早已不动声色的准备好自己的资料,随时来个反戈一击?

    戈民辉想想就觉得有些寒心,开始的时候,他以为叶枫不过是个不堪一击的小人物,却没有想到他比牛筋还要坚韧,所以有举动,都是绝不张扬,但是总能给你致命一击,他早发现吴虹这个卧底,却是不动声色的给个虚假消息,让自己吃亏说不出,这种人,会不会在等着自己的动静?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在欺骗,戈总,我知道你很正直,所以你应该配合我的调查,积极的揭穿他。”林黛觉得有些郁闷,不知道叶枫哪里来的人缘,所有认识他的,除了自己,都是看不穿他的真面目,她当然不知道,戈民辉看的太穿,反倒不敢轻举谢妄动。

    “对不起,”戈民辉摇摇头,已经做出了决定,现在自己不应该出头,不过这个林黛给的资料倒是不错,最少自己可以凭借这个,给董事会一交待,借势炒掉陈方,再给方竹均一个人情,当一次断案如神的包青天,“我没有这个义务,对于报纸上说的一切,我也不知道真假。”

    “啊?”林黛没有想到戈民辉翻脸竟然比翻书还要快,他刚才好像很振奋的病根子,怎么这一会,就打起了退堂鼓?

    “那我可以找陈总了解一下事情的吗?”林黛一计不成,退而求其次。

    “这个嘛,”戈民辉沉思五睛,“现在是工作时间,很不方便,对不起,林记者,今天的采访就到此为止吧,我还有其他的事情。”

    林黛有些不解,却并没有请示,她觉得应该从姐夫那里下手最好,求助这个戈民辉看起来问道于盲,“既然这样,不耽误戈总的工作,这两份报纸,我留在这里,戈总如果想好了,随时可以找我。”

    “好。”戈民辉打发了林黛,已经迫不及待的拿起了电话,“陈方,你和方副总监过来一下。”

    二人进来后,戈民辉把报纸丢给二人,只是冷冷的望着陈胖子,如他昨天望着方竹筠一样,“陈总,这个你怎么解释?”

    陈胖子一看到照片,汗水已经泉涌搫滚出,心中暗那个小姨子做的好事,却不能不辩解,“戈总,我,我,这是别人偷拍的。”

    “是呀,”戈民辉淡淡道:“不偷拍又如何能让别人知道你和枫的关系?我记得陈总说,叶枫很恨你,可是我看到了,觉得你们一块喝咖啡的地方很不错的。”

    “戈总,真的不关我的事。”陈胖子百口莫辨,看到标题,却又想不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这是刊登在报纸上的,并非叶枫的蓄意嫁祸,自己怎么变成了张发财,老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戈民辉伸手一拍桌子,怒喝道:“陈总,够了,你不觉得现在已经很清楚了吗?你可以欺骗我的信任,但是你不能欺骗我的智商,现在,你是自己交份辞职,还是发给你一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