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九十七节 逍遥三笑散
    江湖谣传 第九十七节 逍遥三笑散

    方竹筠回到住所的时候,心境已经平和了很多。

    她在路上把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过影片一样,反复琢磨,帝京的资料,为了避嫌,自己并没有拿回到住所,更没有卧房的电脑中保存,可是公司的客户资料,她在电脑中还是保留了一份,开拓者能够取得开荒者的客户资源,难道真的是从自己手中泄漏出动去的?

    方竹筠想到这里,有些失落,却没有什么愤怒,真的是叶枫偷去的,她会怎么办?方竹筠想了很久,还是摇摇头,她给了自己一个答案,那就是,不知道!

    打开了房门,叶枫竟然先了一步回来,坐在那里夜游神一样,邓莎照例不在,方竹筠有些心动,知道叶枫最近,很少深夜再出去,他好像已经换了一种生活方式,他这样的男人,下班就回的,算不算是标准的好男人?

    女人都是这么奇怪,老公在家的时候,会抱怨他的无能不知道出外赚钱养家,老公不在家的时候,就会担心他的花心朝三墓四,方竹均却只觉得,叶枫深夜不归的时候,她只有担心。

    “吃饭了吗?”方竹筠顺手打开了屋灯,“这么省电?”

    “没有,等你回来呢。”叶枫随口说了一句。

    “哦,什么事?”方竹筠笑笑。

    “和你说件事情,关于你们公司的。”叶枫望着方竹筠,并没有什么犹豫,“你现在可能已经知道了,最近我的公司。已经抢了你们公司的不少单子。”

    方竹筠愣在那里,“你要和我说什么?”

    她地心中有些忐忑,本来还在犹豫是否和叶枫提及这件事情,万一偷资料的事情真的是叶枫做的。他会不人觉得内疚,不辞而别,虽然窃取客户资料的确有些不妥,可是这好像算不了会什么大事,可是他没有料到地是,叶枫竟然主动提及这个事情。

    “其实我这也是自卫反击,”叶枫做个无辜的表情,“你愿意听我的解释?”

    “当然愿意。”方竹筠坐了下来,“我只怕你不说,叶枫,很多事情,我觉得,两个人知道,可能会更好一些。”

    “你保证听了之后,不要生气?”叶枫若有深意。

    方竹筠心中“咯噔”一下。只是想,莫非那些资料,真的是他从那里偷去的,那自己已经沿有别的办法,只有引咎辞职的。眼眸一霎不霎地盯着叶枫,方竹筠一字字道“我保证不生气,叶枫,不过前提是,你对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很想知道更多的事情!”

    叶枫望着她有些火热的目光。知道她有所指,只是笑笑。事实上,他也不知道怎么来说自己以前的事情,他现在的头脑一天比一天的清晰,好像原始社会在向**过渡一样,开始的时候,打个石器都很不容易,后来历史的车轮不断地滚进,想要阻挡都是有些困难。

    既然阻挡不了历史车轮,叶枫就选择了躲避,但是他见到沈孝天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这个人他认识,那是木头,和木头一亲接触电闪般的出现在脑海,不容他拒绝,他认出木头并没有痉,因为他记得木头真的是他地徒弟,他没有想到过,以前那么木讷的一个人,现在竟然成为家喻户晓的沈孝天,可是他不再想做木头的师父,沈孝天在虽然不知道这点,却显然很配合他的举动,或许在木头地记忆中,师父永远还是师父,可是叶枫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

    “你还记得上次戈民辉开地酒会?”叶枫早就想好了措辞,戈民辉当然不会说他的好话,所以他也给戈民辉准备了一盆污水,更何况这次,叶枫觉得,自己并不理屈,他本来就不是那种被人打了左脸一耳光,还把右脸凑过去的人,他觉得如果主真的那么主,那就不难解释世上为什么总有这么多嚣张可恶的面孔,他几年前肯定不是主希望的那种人,现在也不是!

    “当然记得,”方竹均有些奇怪,脸上又有些红晕,仿佛当初喝了那口红酒,还在心中发酵,日子久了,回忆只有更加的香醇,“你怎么了突然提起了那件事情?”

    “那天过后,戈民辉不知道为什么,对我一直都有成见,”叶枫很无辜,如果戈民辉见到,多半会拿个手雷塞到他的嘴中,“上次投标帝京小区,去见铭天集团的董总的时候,你也见到了,他明明到了预约的时间,却赖着不走,显然是在给我难堪,后来我们两个去董总家喝茶,他又是,唉,不说也罢,”叶枫采用春秋笔法,消消减减,又如独孤九剑,虚虚实实,最后问了一句,“竹筠,你知道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反感,我可没有得罪他,就算去了,都只是喝白开水给他省钱的,他准备的酒,我一杯都没有喝。”

    方竹筠嘴角一丝笑意,“我怎么知道,或许就是因为你没有喝酒,所以才让他反感。”

    其实她是知道戈民辉为什么对叶枫反感的,可是她只怕助长了叶枫骄傲的心,又怕叶枫会误解她和戈民辉的关系,索性当作不知道的样子,只是一颗心却是甜蜜的,又有些觉得叶枫是在装糊涂。

    “对了,怎么从单子扯到戈民辉身上了?”二人沉寂了一会,方竹筠终于打破了沉默。

    “哦,你听我慢慢解释,千万不要生气,”叶枫倒是不急不缓,“自从我从董总家回到公司后的几天,本来以为眼不见为静的,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在我身边安插眼线,我们公司有一个叫吴虹的被他收买。成天把我们公司的机密送给戈民辉。”

    “你说什么?”方竹筠霍然站起,难以置信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你不信我?”叶枫有些无奈,你说的的确是事实。

    “我,我想想,”方竹筠心思飞转,又坐了下来,“后来呢?”

    “后来他的手法极其恶劣,知道我们公司的客户,又又我们公司抢了两单过去,”叶枫有些无奈,“我向来觉得公平竞争的,也不想和别人起是非,可是看到他这样卑鄙,忍不住想要反击。”

    “于是你也抢了我们的单子。”方竹筠有些恍然,双有些痛恨,当然这里她恨的是戈民辉,如果不是叶枫说的,她还不知道有这种内幕,更不知道戈民辉道貌岸然的双料博士,也会做这种事情。

    “那个,我知道有些不妥,也知道,多半会牵连你。”叶枫有些苦笑,“可是我。。。。。。”

    “叶枫,这不关你的事情,他不对在先,”方竹筠截断了他的道歉,“那开荒者的资料你从谁的手中得到的?”看到叶枫不答,方竹筠摆摆手,“其实如果你早对我说,我可能真的会把资料给你。”

    叶枫暴汗,“竹筠,一想到可能会把你牵进来,我就觉得很有些惭愧。可是到底谁告诉我的资料,我真的不能说,不过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资料绝对不是出自你的手。”

    “我相信你,叶枫,”方竹筠握住了叶机的手,紧紧的,“我知道,无论如何,你也不会做伤害我的事情。”

    叶枫握着方竹筠的手,心中有些感动,他说的全是事实,虽然戈民辉听到,可能会大骂诬蔑,他这么说,多少有些利用方竹筠同情心的地方,他不想失去方竹筠这个朋友,也不想她心中有隔阂,他有些愧对方竹筠的信任,可是方竹筠有句话说的没错,叶枫无论什么时候,就算用点手段,也不会伤害这么个信任自己的女人!

    “事情原来是这样,”方竹筠犹豫了一下,“我去问戈民辉。”

    “你答应过我,不会生气的。”叶枫拉住方竹筠的手,“竹筠,事情过去就算了。”

    “可是,我现在已经被拉下水了,他们今天就在质疑是我泄漏的资料,如今看来,我不会承认,可是也没有否认的必要。”方竹均神色有些失望,“我本来以为戈民辉能带领公司上了一个新台阶,也觉得无论如何,都要尽心尽力的完成帝京小区的项目,现在看来……

    “竹筠,你放心,我相信这个世上,清白的始终会是清白,”叶枫尽量把息深意发挥的和消遥三笑散一样,不着痕迹,“你不用想的太多,所有的事情,和你无关,我只是和你说清楚,我们之间,当然不要有什么隔阂,是不是?”

    他说的本来没有什么深意,方竹筠却是挖掘出了深意,垂下头来,低声道:“叶枫你能这么想,我真的高兴,我发现,有你在身边,其实就算有困难,也很容易渡过的。”

    叶枫握着方竹筠的手,一时倒也不敢松开,“竹筠,好的,应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好好休息,说不定明天,一切都会恢复正常的。”

    “哪有那么容易。”方竹筠抬起头来,脸上更增娇艳,“只不过我开始觉得这件事情很严重,现在想想,倒也没有什么,休息什么,还没有吃饭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