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九十六节 不白之冤
    江湖谣传 第九十六节不白之冤

    房门响了几下,戈民辉抬起头,望见一张胖脸,心中一阵厌恶。

    “进来。”戈民辉放下饭盒,看起来胃口不算太好。

    陈胖子几乎想的把自己压扁了再进来,面对着戈民辉灼灼的目光,他心中没底,他其实很累,也很辛苦,家里一个老婆,外边一个情人,看起来虽然风光,飞库网站但是这个工作万一丢掉,重新来过,那也是很辛苦的事情,为什么男人都是这么难做,陈胖子有引起感慨。

    “戈总,吃饭呢?”陈胖子额头油光光的一片,好像是汗水掺和着油脂。

    “嗯。”戈民辉无意和他废话,真接问道:“这几天的销售业绩怎么样?”?帝京虽然要做,但是绝对不能放下。”

    戈民辉现在对于帝京无话可说,能够交给董事会看的,只有最近销售业绩。

    陈胖子脸色有些难看,“戈总,因为帝京的原因,我们公司的大部分单子,都有些情况不好。”

    “你这是什么话?”戈民辉拍案而起,“我们做了帝京的单子,应该引起轰动才对,他们更应该相信我们的实力,选择我们才对。”

    “戈总,你听我说。”陈胖子急急的解释。

    “我不想听过程,我要看的是结果,”戈民辉敲着桌子,“我只是问你,这一个月能不能做下一千万的业务?”

    陈胖子愕然:“戈总,这怎么可能?”

    “我们明年的目标是八千万地销售额。而我查了下销售业绩,发现年前年后的几个月,基村不会有什么业务,现在是今年最后出成绩的几个月,这个时候不抓紧,你这个销售总监认为什么时候抓紧?”戈民辉看着陈胖子就觉得不顺眼,觉得他就应该是替罪羊,前提上竹筠如果对他好一点脸色的话。

    方竹筠是不错,可是总是吊着戈民辉的胃口,让他看也看饱了。这就像一个狐狸,总是望着葡萄架上的葡萄,不管甜的酸的,总是流口水,也是慢慢的不会再渴的,他戈民辉如果要女人,比方竹筠出色地还不有的是,戈民辉忿忿然。又给陈胖子定个高一点地任务,以进为退。一千万是有点难度,不过六七百万,按照最近的情况,应该不算太难。

    “最近我们的客户大批的出现了问题,?”陈胖子脸色有些发青,艰难的咽了下口水,“戈总,我正在努力的挽回国。”

    “你说什么?”戈民辉脸色微变,“出现什么问题,怎么会出现问题?”

    陈胖子如果不是顾忌这份工作,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戈部,心想你吃什么长大地,些都是你的原因,让我们下属来抗,只不过这种念头只能在心中转转,为了保全这份工作,他还是尽量说地委婉一些,“戈总,我不知道谁把我们在帝京小区竞标的低价报价,告诉给我们的客户,他们都已经回复了,要不按照那个报价来做,不然免谈。”

    戈民辉倒吸了一口凉“你说什么?”

    陈胖子尽量和戈民辉竞争着脸上的悲痛,一副忠君爱国的样子,递给了戈民辉一份文件,“戈总,你看看这个我们客房地联系名单,最近三天内,根据我的消息,不但不和我们合作,竟然有三家和开拓者签约,总共的金额达到九十七万。”

    “你说什么?”戈民辉吃惊的只记得这么一句,伸手接过名单,看了几眼,脸色阴睛不定,陈胖子也是望着祖上牌位的表情,不能表示什么愉悦,不然很容易被人棒打,“戈总,我在尽力地联系客户,希望能够这补救,可是帝京的报价,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致命地。”

    戈民辉突然一声冷笑:“陈总,你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有什么问题?”陈胖子眨着眼睛,疑惑不解,其实心知肚明,他就在等着戈民辉发问。

    “我们帝京的报价被泄漏,这件事一定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所为。“看着陈胖子想说什么,戈民辉一挥手,”我现在就怀疑是叶枫那小子做的。“

    “哦。”陈胖子其实也有这种看法,只不过上次叶机来找他喝过咖啡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他总是感觉到见了叶枫后,就像见了个死老鼠一样,心里有说不出的舒服,后来虽然没有再次联系,却也一直避免提及这个人,但是内心总有些不安,觉得这家伙是个随时会爆炸的摇控炸弹。

    “我最近才知道,原来叶枫以前在开荒者做过事?”戈民辉只恨才知道这点,以前见有提这个,实在是损失。

    “啊,是呀,他这个人,”陈胖子看了下戈民辉,飞库手打决定还是顺着他的语气去做好一些,“很懒惰,不做事,来到开荒者两个月,一单都没有成,我看他不顺眼,炒了他的鱿鱼,没有想到再见到他的时候,竟然做了开拓者的经理,实在让人奇怪。”

    “我也奇怪这点,他是何德何能,能坐上总经理的座位,?”戈民辉感慨总经理不值钱的时候,有些疑惑,他虽然是双料博士,但是若论勾心斗角,无疑还是小学没有毕业,他甚至没有调查过叶枫一下,更不知道他和许舒婷的关系,“可是这样的一个人,”戈民辉语所顿了一下,“你还和他联系?”

    陈胖子心中剧烈的跳动一下,想起了喝咖啡的事情,胃里有些不舒服,“我炒了他的鱿鱼,戈总,不用问,他肯定是会恨我的。”

    “哦,可是他不会恨方副总监的。”戈民辉冷冷的笑。

    “戈总,你说什么?”陈胖子故作惊讶,心中得意的笑。

    “我一直以为有容人之量,有识人之明,没有想到,”戈民辉冷冷的笑,握着桌子上的一个杯子,可惜手劲不足,不能捏碎增加心中的愤怒效果,“可是却没有想到提拔出一个商业卧底!”

    “啊,戈总,你是说?”陈胖子一脸的不信。

    “陈总监,你显然也想到了这点,”戈民辉头一回觉得陈胖子不是那么的讨厌,“我们的客户不和我们做生意,还是有情可原,但为什么找的都开拓者,也就是叶枫那小子,?这里电子厂比他们强的很多!”

    “是呀,是呀。”陈拦子连连点头,“我也奇怪这点。”

    “虽然标底都已经知道,但是我们帝京的细报价叶枫怎么会知道?我们的客户开拓者怎么会知道?”戈民辉忿忿说道:“突然想了电话,拨通了内线,”方副总监,麻烦你过来一下。“

    不一会儿的功夫,方竹筠已经敲门进来:”戈总,什么事?“

    戈民辉竭力装成平静的样子,把陈胖子的那张纸递给方竹筠,”不知道方副总监对于这个,有什么解释?“

    方竹筠有些奇怪,接过了那张纸,看了一眼,更加的诧异,”解释什么,这不是我们目前联系的客户名单吗?不过我最近主要负责帝京的项目,这个已经移交给陈总处理了。“

    “可是现在这些资料已经泄漏了出去”戈民辉淡淡道为:“我们这几天发现,这些业务都已经被抢,而且接手人就是叶枫。”

    “叶枫?这和叶枫。。。。。”方竹筠听到这里,突然脸色变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戈总,你是说我们的客户最近被开拓者抢走了?”

    “不错”戈民辉盯着方竹筠,“他们抢走我的客户不稀奇,只不过他又是如何知道这些客户名单?”

    方竹筠脸色有些发白,“戈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戈民辉本来身子前探,好像个捕捉猎物的样子,听到这话,反倒把身子深深的陈陷回到沙发中,双手支起,看了一眼陈胖子。

    陈方明白了他的意思,也知道这个时想要自己出头的,“方副总监这么聪明,几个月的功夫就坐到这个位置,难道还不明白戈总的意思?”

    “陈总,你又是什么意思?”方竹筠脸色苍白不过是一刹那,转瞬正常,因为她问心无愧,“我坐上副总监的位置,是戈总的提拔,你这们说,是在质疑戈总有用人?”

    陈胖子一怔,看了一眼戈民辉。

    “这个,小方,不要激动。”戈民辉先把职称降了下来,其实在他心目,还是希望方竹筠表现的低调一些,她有权说自己是冤枉的,她有权让自己心软,只要她说说好话,对自己客气一些,自己肯定她的,自己要让她知道,虽然叶枫在利用她,可是这世上还有一个人,是站在她的身边,永远的支持她。

    戈民辉甚至在想像,经过了这场的波折,说不定方竹筠会发现自己的好,选择自己,可是不等他继续想下去,方竹筠就已经硬邦邦的说道:“这件事和我无关,我可以随便戈总怎么查,或者是去报警,只要找到一丝我泄漏的证据,完全可以按照公司的单程进行处罚,戈总,我还有事,要去忙了。”

    “嘭”的一声门响,方竹筠走了出去,留下房间里的两个男人面面相,陈胖子神色有些异样,戈民辉脸色阴沉,不知道想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