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九十节 师父
    江湖谣传 第九十节师父

    董倩倩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滑稽的问话,虽然这个徐头说的很实在,她的确想要沈孝天的签名去炫耀,可是不当的场合,说出正确的话语,本身就是一场滑稽。

    徐头这个时候问自己是不是要签名?董倩倩听听就觉得好笑,从更衣室出来,她总是觉得外边会围着一群保安,一见三人出来,就蜂拥而互通有无,拳打脚踢才对,董倩倩觉得好笑,却笑不出来,看着徐头的一张脸,她心中只是在想,那两个保安呢,?多半是去找救兵,这会徐头东扯西扯的就是不扯正题,一定是在用缓兵之计!

    方竹筠却是想的更多一些,可是想的越多,越不明白。

    首先,这个徐头的态度实在很恭敬,这和刚才已经有了天壤之别,这不像是缓兵之计,他的一句话透漏了太多的信息,刚才没有人说要沈孝天的签名,甚至倩倩已经否认自己是歌迷,这个人能够知道一个可能就是他在编造,另外一个可能就是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查出三人的底细,想到这里的时候,方竹筠就些心中打鼓,她看不出徐头到底什么用意!

    “是呀,你有办法?叶枫好像没有她想的那么多,他从更衣室出来后,已经变的很平静,一如既往的懒散,“我们只不过是久工,本来以为没有签名的。”

    “义工?”徐头喃喃的念着这两个字,好像很难理解的样子,半响之后才延道:“义工也是人,而且是很不错的人,默默无闻的奉献,不计回报,我一直都钦佩的,沈先生这次是总善演唱,也是多亏了信明慈善义工的支持。没有想到,叶先生现在也是义工,实在让人意外,”他顿了一下,好像在寻找如何表达心中感慨的词语,语气一转,“实在让人钦佩。”

    同样的人在说话,差别咋这么大呢?董倩倩想起刚才那两个保安的嚣张,再听听徐头说地。就觉得到底是领导,说话的水平就是不一样。方竹筠心细,听到方人意三个字的时候,等了半天下文,却弄出一个钦佩来,心中蓦然一个疑惑,他要说什么,让人意外还是让人意想不到》可是无论是哪个,这句话没有说完的话都说明,徐头是认识叶枫的,可是刚才看起来,又是不像。

    “别总说些没用地,”这个徐头态度越恭敬,董倩倩心中越没底,现在只是想从这里完整无缺的回到家中,一想到某些报道中,保安的穷凶极恶,蛮不讲理。她就忍不住的心审,“义工当然是人,你有签名就给一张,没有笱我们也会怪你,是不是,叶总?要不,我们不要打扰沈先生休息了,还要抓紧时间回家吧?”

    “叶?”徐头脸上有了一丝惘然同,“这位小姐,很不好意思,我没有沈先生签名。”

    “你没有?你没有说那么多干什么!”董倩倩用不满掩饰着心虚。

    “可是沈先生肯定会有?”徐头只是望着叶枫,“叶先生如果想要签名的话,我可以让你们去见沈先生,当然,如果叶先生想见沈先生的话,沈先生一定很高兴见到你,嗯,见到你们这些默默无闻地义工,他也很钦佩你们的,就没有时间见上一面。”

    “既然来了,总要要个签名再走。”叶枫缓缓点头。

    “那好,请跟我来,”徐头得到叶应承,脸上竟然露出一毕喜意,潜匆匆的走到一个房间前面,轻轻的敲了下,没的反应,索性推开门走了进去,回头招了下手,三人跟了进来,董倩倩本来以为外边打的天翻地覆,这个沈孝天没有道理不出现,这个时候还是无动天于牙,一种可能是耍大牌,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耍大刀,只不过一进入房间,才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房间不小,里外两怪的,进入了外边的房是,就已经觉得进入坟墓,再推开里那个房间地时候,感觉就像进入了棺材。

    坟墓里面可能还会有声响,因为坟墓里面可能会有盗墓贼,可是棺材里面多半不会再有声音,董倩倩进入了里面的那个房间,突然有种心悸的感觉,她只觉得一种难以名状的静,静地可以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心跳声,或者血液流动的声音。

    屋内唯一的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个人,好像陷入冥杨的状态,他穿着朴素,神色很庄重,双手很秀气,却把脸埋在了手里,董倩倩几乎叫了起来,这是沈孝天,?开什么国际玩笑?

    她实在难以想像,一个舞台上抒情唱地那么婉转,摇滚唱的那么劲的人,会在这么一个安静的屋子里,和尚一般的坐禅!

    可是宁静的房间内,也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就算她这样的调皮捣蛋的,竟然大声问一句都不敢,她只怕一声说出来,会震破自己的耳膜。

    “沈先生?”徐头走了进来,几乎没有什么脚步声,望着深陷地沙发中的那个年轻人,弯腰轻轻的唤了一声。

    年轻人还是在沉思,动也不动。

    “沈先生,有人找你”徐头并不急躁,又叫了一声。

    年轻人还是不动,仿佛入定几天的和尚,正在参悟着一个无上的玄机。

    董倩倩虽然不能确认这个到底是不是沈孝天,沈阳孔明沈先生呢,但是心中只觉得他在摆谱,这个时候,不要说沉思,就算在做梦,都会醒转的,这人不理会徐头的呼唤,只能说他是做作。

    徐头还想叫第三遍,一个哈欠声已经响了起来,打破的这本来宁静如水的空间。

    董倩倩吓了一跳,已经知道是叶总在发飙,徐头身子好像一震,直起了腰,因为他不需再叫,那个年轻人已经放下双手,睁开眼来,目光有引起诧异,已经准确十分的定住了声音的来源,他看到叶枫的第一眼,霍然站起,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光芒!

    董倩倩心中一震,发现这个年轻人竟然真的就是沈孝天!

    她虽然对沈孝天并不痴迷,但是没有吃过猪肉,毕竟看过猪跑,几个发烧友的钱包皮包,卧室房间里面都有着他的照片,两道浓眉斜飞,说不出的张场,一双眼眸深邃,说不出的事情,他的粉丝们甚至都在说,沈孝天无疑是女人心目中的最完美的男人,若说沈孝天还是有缺点的话,那就是他的神情的些忧郁,少了一分阳刚!

    董倩倩从照片,从电视,从朋友口中得到的林林总总,归纳总结,剥茧抽丝的,都觉得这个沈孝天是属于那种少得志,不可一世的类型,他出道的时候,本来是三个联手闯天下,f3组合不到数月的功夫,已经算得上风靡东南亚,可是谁都不能否认的是,喜欢f3的,很多人就是因为喜欢沈孝天,没有沈孝天,f3什么都不是,甚至三流的歌手组合都算不上,f3最近已民趋近瓦解,因为三人都是各自开各自的演唱会,传说很多,但是最让人们服的一种版本就是,沈孝天已经觉得两个同伴阻碍他的事业的发展,很多人都这么认为‘有茶有酒多兄弟,急难何曾见一人’虽然说的刻薄,但是大多时候的确如此,打江山的时候是产要兄弟,守江山的时候,只希望是独生子,沈孝天有资格要求出来单干,他也有这份能力,所以董倩倩也是认可那个流言,可是令天看到沈孝天的第一眼,她内心的这个观点已经动摇了起来,因为无论怎么看,沈孝天都是一个很低调,又很盾的人!

    他的日常表现,竟然和舞台上的风可知差个十万八千里。

    沈考天只是望着叶枫,叶枫并不出众,他的刻意平淡已经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他不张扬,别人忽略他的存在,方竹筠和董倩倩都算是百里挑一的女人,各有各的神韵风采,三人在一起的时候,别人都会忽略他的存在,就算注意到他的存在,多半也会觉得这是白粥里面的一颗老鼠屎,捣乱别人的胃口,可是沈孝天一直目不转睛望着的,竟然就是叶枫!

    对于叶枫身边的两个美女,沈孝天竟然能够视而不见!

    邪门了,董倩倩心中有些苦笑,最近看到男人,都是不喜欢女人的,沈阳如此,王军臣有这个苗头,如今看起来,沈孝天也是如此,叶总虽然长的不错,可是毕竟是个男人,你这么看他,难道真的是有龙旭之癣,所谓的人有疾?

    董倩倩心中暗道邪门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句更邪门的话,沈孝天终于口,开口的第一句就是:“师父,怎么是你?”

    方竹筠眼中一阵错愕,董倩倩几乎以为自己听觉出了问题,沈孝天竟然称呼叶枫为师父?这,怎么可能!

    董倩倩多少还是专科三年,知道的不少,也知道师父有多种解释,一种就是对教师的能称,比如猪八戒呼唤唐三藏,一种就是对技艺者的尊称,比如打铁的师父,磨豆腐的也可以是师父,还有一种,就是称呼出家人,也可以是师父,可是沈孝天称叶枫,又该做如何的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