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八十四节 风波恶
    江湖谣传 第八十四节风波恶走出房间的时候,方竹筠嘴角一丝微笑,还有些害羞,有些感觉到自己太过胆大,好像还有些勾引叶枫的意思,这在以前,想想都是让人脸红的事情,飞库手打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这么神魂颠倒,只是却没有想到过,还没有等到自己害羞,叶枫有已经架不住的阵势,宣告战略性的撤退。

    没有想到自己到底如何是好,或许本来就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想那么多也没有用的,看到叶枫好像理屈一样的走出去买早点,方竹均心中得意,她发现,叶枫只有对自己才是这样的,那么这是不是说明了一点什么?

    “咣当”一声门响,方竹筠吓了一跳,“叶。。。。。。”

    本来以为叶枫这么快又回来了,扭头一看是邓莎,“邓莎,怎么晚上又没有回来?”

    “没回来就没有回来呗,我一直都是这样,有什么奇怪的。”邓莎拿着一张报纸,神色懒洋洋的,看了一眼好朋友,想要什么,话到嘴边却又改口,“叶枫呢?”

    “他出去买早点了。”方竹筠想要劝劝邓莎,外边这么晚不回家的,都不算是正经人,你和他们混什么,只不过这话说了很多遍,自己都有些厌烦,不想再说了的。

    “竹筠,问你个事情。”邓莎神神秘秘的凑了过来,好像转行做了特工。

    “什么事?大专点说,不用这么诡秘,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担心这里有窃听器呀。”方竹筠鼻翼动了一下,退后了一步,皱了下眉头,“邓莎,你喝酒了?怎么这么大的酒味?”

    “喝了一点。我喝酒不是很正常。我不喝酒才是不正常。”邓莎满不在乎,又回头望了一眼房门,“叶枫没有在房间吧?”

    “我都说了,他出去了买早点。”方竹筠有些不耐烦,又有些奇怪。

    “他,他。”邓莎犹豫了一下,好像很为难的样子。“他有没有和你说他很有钱?”

    “叶枫有钱?”方竹筠笑了起来,“邓莎你说的真的奇怪,你没有看到,就算是房租,他都是打了八折吗?”

    “亏得你养他,有些人就是小白脸。”邓莎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方竹筠声调高了一些,有些怒意,“邓莎。你把话说清楚了些!”

    “我什么也没说。”邓莎。你把话说清楚,你今天不是说清楚,朋友都没有做。”

    方竹均很少有这么愤怒的时候,早上好不容易有一丝丝的好心情,却已经被邓莎的一句话。破坏地荡然无存,邓莎可以开她地玩笑。可是不能诬蔑叶枫,这是她难以忍受的事情。

    “那个,”邓莎有些慌了神,“竹均,我是随口就是那么一说,人也知道,我这个人心大,随口乱说的。”

    “你这是泼人家脏水,怎么能乱说,”听到邓莎的道歉,方竹筠总算平息了些许的怒气。“你今天怎么了,神不守舍地?”

    “没什么,”邓莎又是犹豫了一下,“竹筠,你小心点叶枫,那人不像你想像的那么。。。。。。”

    蓦然觉得有些不对,察觉到方竹筠地目光越过了自己,邓莎慌忙回过头去,发现叶枫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门口,提着早点望着自己,更是心慌,把报纸放到了身后,“叶枫,是呀。”

    叶枫觉得是浊考虑让水浒三杰帮一下自己,再设计个圈套,把邓莎卖到非洲去,上次出手帮她消灾,实是个很大的错误,其实在他印象中,飞库手打一直觉得邓莎这个女人还是不错的,最少有些直爽,说话大大咧咧的,属于没心没肺那种,但是现在叶枫突然发现,那是沿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如果真的利益冲突,这个女人为了钱,说不定会把自己卖到非洲去。

    “早,不早能看到你吗?”叶枫淡淡道,却已经看到了她手听那张报纸,目光有些古怪,女人呀,祸水,眼前有一个,背后还有一个,他这个背后当然不是说的方竹筠,而是指林黛。

    “昨天一晚上没睡觉,好困。”邓莎打了上哈欠,遮掩住自己的惊惶,“我回去睡觉,你们不要叫我。”

    方竹筠见到叶枫回来,反倒不着急再问,她觉得这些话最好不要在叶枫面前问,邓莎地一句小白脸,让方竹筠头一回有想打人的冲动,但是个屋檐下的,没必要水火不容。

    “时间好像不早了。方竹筠看了下手表,”叶枫,我们边走连吃吧。”

    拉了一下叶枫,方竹筠倒不知道了听到了多少,去你们公司等那个小丫头,估计要一段时间,八眯半要到体育馆开始准备,时间很紧张地,我们不用早到,也不用迟到是不是?”

    叶枫点点头,却问道:“竹筠,好像要忙了天呢?演唱会是晚上开始的,是不是?”

    “当然是呀,很多准备工作要做的。”方竹筠看到叶枫只是望着邓莎的房间,把他推了出去,“看什么看,你还有透视眼不成?”

    一句话说出来,蓦然觉得有点毛病,两个人都涨红了脸,这下不等方竹筠发话,叶枫已经扭头就走,方竹筠关上房门,不忘记说一句,“邓莎,我中午不回来地,你自己做饭吧。”

    “嘭”的一声房门响,隔断了三个人之间的空间,却是不能隔断三个人的思想,叶枫想着邓莎,知道她看到那份报纸,多半会兴风作浪,邓莎和林黛属于一**人,太过自己以为是,方竹筠地在想着叶枫和邓莎,庆幸叶枫没有听到什么,或者就算听到了什么,但也是好脾气没有发火为。

    邓莎回到房间,耳朵支起来,兔子一样,听到二人离开,这才叹息一口气,坐到床头,展开了报纸,喃喃自语道:“怎么好好的一个金龟婿,就变成了假的呢?”

    望着报纸上的一则新闻,邓莎有些失神,那个记者叫做林黛,和林黛玉差了一个字,可是起的标题却和薛宝钗一样的丰满火爆,浮华背后的骗局,新闻还有一个副标题,写的也是从铅字上就能看出记者的大义凛然,一身正气,怒斥都市娱乐抵华而不实的报道,假象背后令人发指的道德欺骗行为。

    这个新闻对于叶枫来说,那是意料之中,已经算是旧闻,他知道林黛既然找上门,就不会善罢甘休,自己三言两语的让她不能下台,铩羽而归,肯定后串无穷,不过这早在他算计之内。

    女人嘛,像方竹筠那样的实在太少,林黛心中忿忿然,肯定会跟踪报道的,可是叶枫并不着急,也不反驳,他就是需要林黛来报道,因为他知道,八卦永远比真相能够吸引别人的注意力,而且新闻报道,很多时候,永远也找不到真相,或者是不了了之,因为大众的热情是有限的,很猜疑中丧失了注意力,可是几天的报道,损失他叶枫一个人的名誉,给开拓者搞点爆炸性,或者说轰动性的宣传效果,那是何乐而不为呢?

    邓莎还是拿着旧闻当新闻,咫满是沮丧,自从叶枫帮她出手解决了水浒三杰之后,她还是有点感激的,不过,感激是感激,感激不能当钱用的,她就一直琢磨着,怎么博得叶枫的好感,这些天都是准时下班,表现的和个良家妇女一样,她当然知道好朋友方竹筠喜欢叶枫,她不介意,可是她也知道,叶枫对方竹均也有好感,这她就有些介意。叶枫为什么喜欢方竹均?还不是因为她的小家碧玉,羞羞答答的,自己那天晚上的谈话,表现的比苏东坡的大江东去还要豪放,这人要改,但是她不急,她也知道,叶枫和方竹筠并不会很快的确立关系,下不真功夫,怎么钓金龟婿,可是不等花费多少功夫的时候,好就发现了林黛的新闻,看到林黛写的新闻第一眼,她就有些发蒙。

    叶枫是假的金龟婿?新闻写得很明白,君意礼仪公司才推出这各豪华婚礼活动,就被叶枫吃了螃蟹,叶枫是自己花了四十万搞的这次订婚,闹了半天空上金龟婿是个鳖呀,自己好在看到了这个新闻,这才没有上当受骗,不然岂不是被骗财骗色?邓莎想到这里,有些庆幸,上次隐约记得叶枫,还是竹筠提及过一回,叶枫做个大单,好像利润有几十万呢,叶枫够狠,多半是用这笔钱举办了豪华的婚礼,买到了女老总的欢心,这种人,实在太有心机,心机太深,可是也够卑鄙,一直把竹筠蒙在鼓里。

    这次假订婚竹筠还不知道吧?亏得她还在花钱为叶枫付房租,叶枫这个人,骗吃骗喝的,不是小白脸是什么?自己和竹筠是好朋友,这才告诉她真相,要不然,自己何苦做这个黑脸,邓莎有些忿忿然,却早已经忘记,为叶枫是大款的时候,自己拼命的隐瞒这件事情,早已经把朋友这两个字丢到一边。

    到底告诉不告诉竹均事情的真相?邓莎再次的陷入了为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