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八十三节 你够狠
    江湖谣传 第八十三节你够狠董倩倩虽然表现的不淑女,却认为那是自己的不屑,女人,要那么淑女干什么?可是她并不认为自己不如淑女,她认为自己真的做起来,那是比淑女还淑女!

    可是听到电话中那个女人的声音,董倩倩突然发现,淑女不是自己想像的那么简单,最起码,这种温柔动听,不急不火的声音,自己一辈子也学不来。

    这个叶总在一起?难倒她就是叶总说的,一起住的两个女人之一?董倩倩问完你是谁之后,混乱的思想已经如同涡轮发分理处机一样的高速旋转,带动了封存的电影胶,叶枫的形象闪现了出来,有些满不在乎说,小董,我住的地方,除了我,还有两个女人呢,你去了,不方便的!

    “哦,我是他的,叶枫,你出来了,有人找你。”那人并没有解释什么,电话那面传来了让董倩倩觉得很欠揍的声音,“谁呀?这么早,催命吗?”

    “叶总,不就是我。”董倩倩心中嘀咕,好像催命的就是你,只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既然有求于人,就得低三下气,忍气吞声。

    “不就是我?”叶枫好像想了半天,“你以为你是谁,谁都能听出你的声音,你到底是谁呀?”

    董倩倩恨不得用电话线勒死叶枫,“叶总,我是小董,董秘书,倩倩,董倩倩,董耀的女儿呀,叶总,你刚才是不是给我打过电话?”

    “你是倩倩呀?”那面的叶枫一下子回过神来,“怎么不早说,我才起来,牙都没有刷呢。”

    “叶总,你找我什么事情,你把事情说完了。就去刷牙吧。”董倩倩温柔的说了一句,只是差点咬碎了牙齿。

    “那不好,我还是说完再刷牙吧。倩倩,你说是不是?”叶枫那面悲天悯人,不管董倩倩这面只想杀人,“我主要是和你说一声,今天沈孝天演唱会,”叶枫声音拉长了一些,差点把董倩倩吊死,误以为因为叶总没有刷牙的原因,演唱会被取消了,“我带你进去看看。至于能不能要到签名,我倒是不敢保证,因为你也知道,沈孝天和抢劫银行的土匪一样,抢完钱就走,不会停留太久的。”

    “叶总。让你破费,真的不好意思。”董倩倩有些感动,没有敢质疑叶总地这个比喻不太恰当。

    董倩倩虽然追星,可能算是个冒牌追星族。也就是喊喊,她想要签名,不过是盯呢主让一帮朋友面前去炫耀一下,从这个角度来看。她当然是冒牌追星族,她不算追星,但是有几个朋友一直在追星,追的比猩猩还要迅疾,为了朋友。她也要表现出追星的样子,她地一举一动多少带有了朋友影响的烙印。这就像你进入了黑社会,总要打打杀杀的,显示融入了这个大家庭,不然装的文明人一样,不如去做白领。

    董倩倩就有一个朋友,年纪和她差不多,追星追到台湾,同时庆幸祖坟埋对了位置,拿回了一张签名,幸福的一张脸如同包子蒸过了火,馒头放大了碱,表现的却只能让董倩倩想为她点一首陈小春的歌曲,你够狠。

    所以董倩倩一直也想拿一张签名回来,扔到朋友面前,说一声,不就是个签名嘛,我就不在乎,看你成天捧着和捧着祖宗的牌位一样激动,美的像日本那个横渡劲二一样的愚蠢,老娘我洞天福地以为多难要呢,就去看看,结果票都没有要我地,我就一了沈孝天的面前!沈孝天看到大美女,感动的字都不会写了,一口气写了下多张给我,我都不满意,他写了二十多张纸,我才打了一张不错的,说真的,他的字写地也不怎么样呀,如果不是我知道他的名字,愣是不是他写的是什么字,董倩倩为了这个美丽的幻想和威风八面,不惜在叶枫面前卑躬屈膝,一副强颜欢笑地嘴脸。

    虽然最代的门票不是一百八,可是在董倩倩眼中认为,买票入场,那是有钱烧的脑袋不正常,父亲当然能搞到免费的,还是贵宾票,最高档地那种,可是他不会去弄的,虽然董倩倩在叶枫面前说自己每个月两千块的消费,那是她在叶枫面前为老爸挣面子,其实她是个乖乖女,知道挣钱的辛苦,也知道节俭,虽然这个城市消费很高,猪肉都快二十块一斤了,可是她也就是一个月几百块的消费,因为猪肉不归她买。

    “当然不要票,你想想我是谁呀,我是张发财地好朋友,张发财是谁呀,沈孝天的大大大老板呀,我去看看小小小地手下,那是他的荣幸,还要我掏钱,那不是天大的笑话,你七点半到公司门口等我,我们那里接头。”叶枫当然不知道小丫头的想法,不然会郁闷的吐血,还是说的洋洋得意,脸都不红。

    “叶总,你真的有本事。”那小丫头这下真的是心服口服,叶总别看人比较低调,可就是做事实的那种人,沈孝天演唱会,多少人买张门票孝果打破脑袋,他竟然能带自己不要票就进入,够面子,实在太给面子了,这也是个吹嘘的本钱,董倩倩牢牢的记在心中,准备一点一滴的夸大,然后向几个好朋友那里去吹嘘。

    “好的,不用佩服了,记得准时到,过时不候的。”叶枫挂了线,笑容满面,觉得评委会星期天的开局,就是爽,不知道戈民辉现在干什么?昨天晚上睡着了没有,要不要再打开电话催他起床?

    看到方竹筠走了过来,叶枫放弃了这个念头,要打也不能这么早用方竹筠的电话打的,不然等自己抢他的单子打击他,估计就得上殡仪馆支看望他了。

    “竹筠,不好意思,用你的电话打了这么。”叶枫把手机递给了方竹筠,不敢正视方竹筠的目光,神色有些不自然。

    方竹筠也有些不自然,说了一句,“你昨天睡的好吧?虽然去做义工,也不用这么早的,准时去就行。”

    “好,好,知道了。”叶枫转移开目光,“昨天睡的不错。”

    “那今天早上,怎么到我房间那么早?”方竹筠好像问的漫不经心,叶枫耳朵却红了起来,“竹筠,你等等,我去买早饭。”

    “咣当”一声响后,叶枫瞬息已经不见了踪影。

    方竹筠只是笑,笑的很得意,这个叶枫,这种态度,真的要不得!

    昨晚叶枫和方竹筠聊了很久,不知道哪里有那么多的话题,叶枫很多时候,还是发扬了下属听上级做报告的精神,时不时的应上两句,像下属的鼓掌喝彩一样,方竹筠却是发挥了上级的批示精神,滔滔不绝的讲个不停的。

    从理想到现实,再从现实去了理想,从家人谈到朋友,又从朋友想起了家人,方竹筠在为帝京小区的原因,这段时间一直都是避免和叶攀岩资料谈论过多,她这是有着“瓜田不弯腰,李下不摘帽”的职业精神和做人标准,竞标一结束,有了机会抓住叶枫,当然要把以前欠下的心里话好好的谈一谈。

    二人好像都不累,叶枫也奇怪方竹筠怎么这么多的话题。只不过他十分喜欢听方竹筠讲话,她是个让人能够心静的女人,就算她有些情绪低落的时候,这和邓莎不一样,邓莎属于搅拌器那种类型,无论你多么平静的心情,都给你卷动的一团麻。

    方竹筠一番郁闷压抑的心事,终于能够得到释放,心中愉悦十分,只是当时看了下手表,都十二点了,还不见邓莎,多少有些奇怪邓莎迷为什么又消失不见,夜不归寝,方竹筠看到眼中,却没有和叶枫明说,觉得叶枫看这种人还是很准的,第二天早上不到六点,叶枫起床过来敲门,让方竹筠紧张的不得了,却只是说了一声,门没锁,叶枫你进来吧。

    叶枫推门进来,发现方竹筠还在被子里面,只露了个脑袋不知道穿衣服没有,叶枫一张脸没有红,脚后跟却差点烧了起来,尴尬的问了一句,我的手机这次真的没钱了,借你手机用一下,给我的同事打个电话,让她早点来,怕耽误你们奉献的精神,方竹筠伸出了胳膊,白玉一表晶莹,却是也和白玉一样,不着寸缕,指一下桌子,手机在桌子上呢,叶枫,你自己拿吧。

    叶枫本来就是如芒在背,站立安,看到方竹筠的胳膊,联想到了什么,一张脸如同剽窍了关公的专利,拿过手机的时候,说了一句,我出去打电话,做贼一样的溜了出去,留下方竹筠躲在被子里面,吃吃的笑。

    叶枫是个老实人,她是知道,可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叶枫竟然老实到这种地步,起床穿好了衣服的时候,方竹筠却是忍不住脸红,要是叶枫真的不规矩,走了过来,坐了下来,自己应该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方竹筠只是笑,又有些脸红,心中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甜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