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七十八节 最宝贵的东西
    吴虹看到自己发的邮件,竟然能在叶枫的电脑中出现,脸色苍白,一时说不出话来。

    沈阳有些恍然,又有些茫然,还有心虚,自己当然也发过私人邮件,而且还写的肉麻的情话,不知道有没有落在叶总手上?“

    王军臣也是没有些发蒙,当然这里不消毁蒙的只有董倩倩,因为她还不会发邮件,可是看到匪夷所思的一幕,本来以为商业欺诈只有在电视中才能看到,没有想到今天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实在精采绝伦,不错不错。

    这个吴虹,自己早就看她是反骨仔,董倩倩其实想在站出来说一句,可是看到吴虹的脸色,又有些害怕的退后一步,因为根据剧情需要,这个时候的反骨仔,通常都是拔出手枪,威胁一个人质才行,转瞬间又觉得好笑,这是商行诈骗,又是不黑道,吴虹怎么可能拿出手枪?

    “你这是犯法的,你知道不知道?”吴虹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突然嘶声叫道:“你偷窃别人的邮件,这是侵犯别人的**,你拿到哪里,我都可以告你。”

    董倩倩一怔,本来觉得吴虹有些可怜,现在只觉得她可恨,又有点为叶总担心,不知道他如何应对。

    叶枫淡淡的笑“是吗?你准备告我?”

    “我,我”吴虹有些艰难的咽了下唾沫,“我要看你的态度才行,叶总,这里是**律的地方。”

    “法律?”叶枫摇头道:“法律我不熟悉,只不过我前几天看过一个新闻。一个大公司好像监听员工的聊天记录。员工好像准备告,不过后来也是不了了之,说员工是工作时间,做私人的事情,这个立法不好管什么的。你窃取我们公司地机密,发给别人看。也是作私人地事情吧?我这才放心的把证据拿出来,不然我真的很怕。”

    吴虹几乎气的吐血。

    “不过这个如果能算作是证据,”叶枫思考了一下,“我不太懂法,却知道商业机密这个立法比较成熟,如果给原公司造成巨大的损失的,不但要赔偿金额,她像还要做几年牢地。”

    吴虹脸色苍白,说不出话来。

    “沈总。我们好偈是损失了几千万是吧?”叶枫突然问道。

    “啊?”沈阳吓的有些心惊肉跳,正在仔细回忆自己发地邮件,有没有给公司造成损失。好像有一次给朋友发了封邮件,说什么报销车票的时候,占了点公司几百块的便宜,不知道叶总知道不知道?

    只是这么一想,沈阳的汗都冒出来。听到叶枫发问,一时没有反应。

    “我是说。因为有人房间泄漏公司的标底,造成我们开拓者几千万的损失吧?”叶枫大声说道,震的沈阳耳朵发痛。

    “是呀,是呀”沈阳连连点头,“如果不是那样,我们说不定还中标了呢?几千万呀,可惜了。”

    说到这里,沈阳觉得自己很无耻,又有点为吴虹担心,这个几千万,就是把她卖到非洲去,恐怕几辈子都还不过来吧?

    “几千万还是小问题,”叶枫笑着说道,好像他现在手头有个几百亿一样:”只不过这好像是个很严重的数额,做几年牢恐怕真的难免,沈总,就算你偷窃别人洗澡,也最多赔礼道歉道德教育就行吧,我看看别人地邮件,好像没有偷窃别的洗澡严重吧?“

    “啊?”沈阳有些发怔,实在难以回答,半天才说:“叶总,我没有偷窃别的洗澡。”

    “哦”叶枫点点头,“我这不过是个比喻。”

    你怎么不拿自己做比喻?沈阳暗自痛恨,可是自己发的邮件,到底叶枫看没看到,这就像个胶纸一样贴在心中,记他很郁闷,“是呀,叶总,你这个没有我的严重。”

    董倩倩睁大的眼睛,“你真地偷看别人洗澡过?沈总,你是不是有点无耻?”

    小丫头倒是言语无忌,沈阳神色尴尬,一指王军臣,“我上次做方案的时候,看过他洗澡,这不无耻吧?”

    董倩倩没有想到这个答案,有些好笑,又有些脸红,王军臣却是‘咕咚’晕倒。

    叶枫只是望着吴虹,嘴角一丝笑,笑的吴虹一颗心有引起发皽,“叶总,你到底要怎么才以放手?”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叶枫笑了笑,“我想问一下,你要怎么样才能放手?”

    吴虹脸色苍白,感觉四周鄙夷的目光,如坐针毡,“叶总,我想辞职,别的不要,只是希望你能让我走。”

    “哦,叶枫点点头,我接受你地辞职。

    望着吴虹收拾东西,走出了公司,沈阳骂了一句粗口,“叶总,吴虹这次外地人的不地道,害地我们损失惨重,你就这么让她走了?”

    “不然地?”叶枫有些不解,“这个麻烦的女人,我能把她悄无声息的送走,就算很不错了,再说,我这人心软,总不能真的送她去坐牢。”

    “叶总你真是的是男人。”董倩倩一口一个夸张,叶枫满是冷疙瘩。

    “可是我闪公司因为她损失了几千万呀。”沈阳很想臭揍吴虹一顿,他心痛的不是公司的损失,而是自己的两个单子,足足有七八十万的。

    “其实没有她,我们也不见得中标。”叶枫笑笑,“我们应该有容人之量才好。”

    “可是,可是”沈阳终于说了现为:“这个臭婆娘,坏了我的单子,我恨不得打她一顿才好。”看着董倩倩投来的目光,有些汗颜“我我不是没打吗?”

    “你要打刚才就打,现在说是什么本事,”董倩倩一句话就把沈阳整个跟头,“我觉得你这种男人才不是男人,犹犹豫豫的,反倒不像是叶总,他开始就没有准备把吴虹怎么的,不然早就把证据交了上去,他只不过是想让吴虹知难而退中,无声无息的消失,叶总,我说的对不对?”

    董倩倩望着沈阳的眼神有些古怪,真的感觉沈阳现在的点不男人,油光水滑的,原先在那次吃晚饭的时候,就觉得他和叶总有一腿,不过只是猜测,现在竟然沦落到偷看男人洗澡的地步同,还是个同事,对于女人,却从来不知道心软,这更加证明他有问题!

    沈阳立脚才稳,不知道董倩倩的思想,还是一往情深的望着叶枫,只是希望老总能还他个公道。

    叶枫望了董倩倩一眼,“你现在很聪明呀。”

    “哪里,哪里,还不跟着叶总,才变得聪明了起来。”董倩倩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有如月牙。

    “可是,可是,”沈阳有些心有不甘,仰天长叹,看来公司没有损失,叶总也没有损失,损失的就是自己。

    “不就是几个单孱,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叶枫看到焦急的样子有些好笑,按了下鼠标,已经打出了两张纸来。

    “叶总,你忙什么?”沈阳忍不住问道。

    “过来领任务吧。”叶枫嘴角一丝狡猾的笑,好像狐狸一样,:还有小王。“

    王军臣才从郁闷中醒转,望了沈阳一眼,“沈总,我能不能先说件事情。”

    “你说,什么事?》”沈阳有些奇怪。

    “虽然你真的不错,背景也好,”王军臣有些犹豫,“可是我喜欢的真的是女人。”

    沈阳想打他个红星闪闪,再让他来个满地找牙,“你喜欢不喜欢女人我不清楚,不过我喜欢的也是女人。”

    “得了,得了”叶枫也是忍不住的笑“内奸踢出去了,做正中要紧,现在时机已经成熟,剩下的事情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沈阳比较郁闷“叶总,我们累了一个多星期,虽然是白忙了,就算做广告了,可是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吧,你能不能让我们休息一会呢,你是好老总,你看看我,这几天很压抑,肚子有点不舒服。”

    “哦?”叶枫很是理解的点点头“我知道你辛苦,不过这个业务不是硬性指派的,想接就接,不想接的可以不接,小王你呢?”

    “我还是看一看吧。”王军臣有些疑惑,拿出一张纸,只是看了一眼,就又目放光,差点流出了口水:“沈总,你累了,就多歇息一会,任务不是一天完成的,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

    他不说还好,沈阳说不定已经拂袖而去,听到这里就觉得有猫腻,一脚踹了过去:“你一关心我,我就知道有问题。”劈手抢过桌子上的那张纸,站立不稳,看起来有些眩晕的样子。

    董倩倩很是奇怪,过来看了一眼,发现都一些资料联系方式,有些奇怪,“这是什么?”

    “一个业务员最宝贵的是什么?”叶枫笑着问道。

    “贞操?”董倩倩抢先回答,脸都不红一下。

    沈阳和王军臣撞在一起,有些胆怯的望着董倩倩,握着手的纸,好像生怕董倩倩抢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叶枫也差点从椅子上翻了过复查,等到清醒过来的时候,这才咳嗽一声:“董秘书,其实那个,业务员最宝贵的应该是客户资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