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七十七节 对不起,你是卧底
    “叶总,你刚才怎么总是挡在我的前面?”

    “我挡了吗?”

    “你挡了!”

    “我真挡住你了?”

    “你真的挡住了,我亲眼看到的。”

    一阵沉默。

    不在沉默中变坏,就在沉默中变态,叶枫明白这点,所以他主动打破了沉默。

    “我这是为你好。”

    “为我好?”

    “是呀,为开拓者争光的事情,我都让你去,可是刚才在镜头前面丢脸的事情,只有我这个老总才肯承担,别人的痛苦,就是我最大的痛苦,我宁愿为你们忍受这种痛苦,所以我,真挡在你的前面。”

    又是一阵沉默。

    这次沈阳终于又开口说话,“叶总,你太见外了,以后其实我也可以帮你分担这种痛苦的。”

    “真的?”叶枫很是期待,“你放心,丢人的事情,一定有机会。”

    沈阳吓了一跳,只能摇头,“假的。”

    叶枫只是笑,“沈总,你放心,这次你的辛苦绝对不会白费,你看看,第一,我们经过了这场竞标,有了一次专访,报纸上一害虫传,开拓者的我声已经和金迪集才相提并论,这是公司免费的广告,放在平时,你得花多少广告费才能有这种效果?”

    沈阳点点头,“叶总,听着好像是这个道理。”

    “听着是这个道理,做起来也一样,”叶枫大言不惭,一副蒋干的样子,“沈总,实话对你说,这场竞标不过是宣传,是噱头。你以为我打贾大人只是为了自己?我就知道,他这种人,一定会我们公开发中心免费宣传,却还好像得到了莫大的好处,你现在看看,这又省了多少宣传费用?”

    “叶总真的高瞻远瞩。”沈阳很郁闷,总是觉得。好像本来不是这么回事吧,怎么一让叶总一说,他好像就有了焦裕禄的精神呢?

    “沈总,现在我们又联合上了金迪集团,陈小青的诚信,前景一片光明呀。”叶枫有些感慨。

    沈阳却觉得自己有如扣在玻璃杯里面的苍蝇,前景是光明地,出路没有。“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这场宣传,现在不是不暂时结束,可以告一段落?”

    “结束?”叶枫嘴角一丝微笑,望了一眼吴虹,“沈总,所有的一切。不过刚刚开始而已!”

    “啊?”沈阳有些头痛,不知道这个开始指的是什么。

    三人回到了开拓者,董倩倩和张小娟在聊天,王军臣在发呆,看到了叶枫走了进来,都围了过来,“叶总,投标的事情,怎么样?”

    其实他们也是心中没底,打定了主意不问的,只是看到沈阳一脸喜气,吴虹一脸晦气的,搞不懂到底怎么回事,本着关心的精神,还是要问问。

    “结果是显然的。”叶枫回到了座位上,“沈总,把这件事说一下吧。”

    “到底怎么样?”沈总?“董倩倩有些迫不及待,虽然在开拓者没有多久,她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融入了这人大家庭,内心来讲,还是渴望公司中标的。

    “中标的是开荒者。“沈阳笑了笑,阳光灿烂。

    “你有病呀,”董倩倩看到他地表情和内容并不相符,大为奇怪“他们中标,你那么开心干什么?”

    “事实不像你们想像的那么简单。”沈阳望了叶枫一眼,只能把他灌输的思想说一遍,结果当然是遭到了三人的唾骂,这让沈阳很郁闷,为什么叶总说出来的效果,就和他的截然不同?

    “输了就输了,找那么多借口干什么。”董倩倩扁扁嘴,不是哭,是显示自己的轻蔑,“我最讨压不敢承担责任地男人的。”

    “那个不是我不承担责任。”沈阳的些急了。

    “那是谁不承担责任?”董倩倩问道:“你不承担责任,你解释什么?”

    沈阳觉得自己辩论不动也没有这么费劲,想要说承担责任的是叶总,可是刚才说完的分担痛苦的,好像不好这么快改口,他终于发现了好事过后就是坏事,坏事过后才是好事,每次叶枫总能抢到好事的时候出马,等到自己的跟风的时候,只能背黑锅。

    “这次竞标失败,的确要有人承担责任,”叶枫打开了电脑,这才淡淡道:“不过不应该是沈阳。”

    沈阳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不会叶总你来承担责任吧?”董倩倩满是谄媚地笑容,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取佩服的就是叶总这样能担当地男人。”

    “很可惜,你不用佩服我,我也不有责任。”叶枫对这位那是敬而远之。

    “你不会让我承担责任吧?”董倩倩笑脸一转,怒目圆睁,“我连项目都没有参与,才来了几天,你难想把我炒鱿鱼?还是你对我不满,不想帮我要沈孝天的签名了?

    “你想的太远了,”叶枫叹口气,转头望向一个角落,“吴虹,到现在,你是希望主动离职呢,还是我发你一封信?”

    “叶总,你说什么?”吴虹脸色有些苍白,她虽然从标底的事情隐约觉得不好,可是还是有一丝侥幸地心理。

    “我可以容忍手下的失误,但是不能容忍手下的失职,”叶枫的笑容有些淡,表情有些冷,“就算他有什么失职,我也要看看,他到底是有心的,还是无心地。”

    “叶总,你想说什么?”吴虹鼓起勇气。想到自己发信后,所有的邮件全部删除,除非戈民辉那里拿出证据,不过这显然不可能,如如一想,底气硬了起来,开荒者那面显然不能再去,她这个搞个无间道,恐怕却了只能被老大砍死,可是就算走人,她也要拿到最裣才走。

    “我只是想说,找不能我手下地员工,拿着公司的薪水,却给别的公司卖命。”叶枫笑笑,“很多事情,给你面子你不要,那就不要怪自己丢面子的。”

    “我不懂。”吴虹煮熟的鸭子。嘴还是硬的,“叶总,我发现你不是男人。”

    “哦?”叶枫只是笑,并没有什么怒意,他对地痞可以出拳头,对沈阳可以软硬兼施,对无他当然也有更的办法,吴虹这样的人他见的多了。知道控制主动的重要,不然被她反咬一口很麻烦,部不成和她对咬。

    “这次投标,本来就是你地失误,”吴虹毫不留情的指出,:“你说的那些,华而不实,都是空的,最少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的人力,我们去竞标,根本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是我们在你的威迫下,只能尽好员工自己地本分。我没日没夜的奋战近乎一个礼拜,可以说应该做的,都已经超额的完成,可是如果这都要承担责任的话,那不是太让员工心寒吗?”

    叶枫只是笑,沈阳和董倩倩都有些不安,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很和气的叶总有些冷。

    “叶总,我知道,你这次竞标不利,难免有脾气,”吴虹突然叹息一口气,“可如查不是开荒者压价太低,我们还是会有机会,你发胀气,我不会怪你。”

    “哦,说完了?”叶枫缓缓道。

    “嗯。”吴虹倒宁愿叶枫拍桌而起,大发脾气,可是看到他如此的平静,她实在心中没底。

    “我喜欢给别人一个解释的机会,”叶枫淡淡道:“只不过你地解释实在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这让我很失望,我给你个面子下台,可是你不知道珍惜,那就只能逼我说出来?”

    “你说什么?”吴虹涨红了脸,“你胡说什么,你有什么证据?”

    “我当然有证据,”叶枫笑的很开心,“我最少有十来个证据在手里,沈总地两单要不是你的通风报信,开荒者的戈民辉怎么会恰到好处的半路截杀?”

    沈阳一怔,联想起叶枫让自己做了两个报价,一个内部看,一个投标使用,还有吴虹少有地殷,不经意的试探,转瞬怒不可“虹,叶总说的是真的?”

    “你有证据就拿出来,不要含血喷人,”吴虹冷笑道:“叶总,我还想说,那资料是你泄漏出去的。”

    “哦?”叶枫摆摆手,“不着急,戈民辉给了你两万让你当卧底,是不是?戈民辉许诺你在这次事成后,却开荒者工作,是不是?戈民辉让你探得这次地标底,许诺再给你一万是不是?你从沈总那里得到报价当即发给他,所以开荒者的报价才和你在开拓者盾到地那个报价一模一样,是不是?”

    叶枫连续几个是不是打的吴虹有引起发蒙,可是她已经知道,叶枫绝对不是凭空恫吓,他说的金额都是一点不错!

    伸手一转电脑屏幕,让它正对着吴虹,叶枫笑笑,:“对于员工,我向来手下留情,只不过对于你,我只能说是遗憾,因为你不是开拓者员工,你不过只是个卧底。”

    吴虹看到电脑屏幕的邮件明细的时候,已经变了脸色,叶枫淡淡道

    :“现在的通讯是发达,只不过很遗憾,你多半不知道,公司所有发道:”现在的通讯是发达,只不过很遗憾,你多半不知道,公司所有发出去的邮件经过我这儿,都可以过滤出去,这里有着你发给戈民辉的十封电子邮件,不知道这些,算不算是你说的证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