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七十六节 虚虚实实
    江湖谣传 第七十六节虚虚实实

    人的感情很奇怪,若是看上去一个人,那人就算是中华英雄,他也会尽心尽力的去诋毁,相反的,若是看上了对方,那人就算放个屁,他也会去解释,屁是人体废气,焉有不放之理。

    现在的叶枫,被彭建兵看在眼中,就满是道理。

    这个年轻人,胜不骄,败不馁,失败中总结教训,人情做的又足,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董耀也就是没有听到,不然多半拿着茶叶过来拍拍老彭的肩头,老彭呀,以我多年看人的经验,还看走了眼,你万万不能重蹈覆的。

    “叶总真的有心。”云雅琪说了一句让叶枫心惊肉跳的话来,转瞬间才明白不是他想的那么回事,“开拓者有你这样的一个老总,实在是幸运,不吃饭可以,一块出去总可以吧?”

    “当然可以,”叶枫回头望向沈阳和吴虹,“今天大家辛苦了,不过还是回公司总结一下,有人反对没有?”

    沈阳心道你这么问,是不是准备把反对的炒鱿鱼?我和你累死累活的一周,驴子一样,今天就差几个小时下班,你就不能让我轻松一下?吴虹想着心事,和沈阳一样的沉默。

    ”哦。没有反对的,我的这些手下,就是和我一样着急,“叶枫摇头有些歉然。”彭总,你看看,他们因为落标地事情还沮丧呢,看来我还要安慰他们一下。“

    沈阳很想拿板砖拍死叶枫,彭建兵已经大笑起来“老总好,手下也不错,走,一块出去,这总不耽误叶总你宝贵的时间吧?”

    他一把抓住了叶枫的胳膊,犹如情人一样的缠绵,叶枫只有苦笑,几人走出了铭天总部,董耀忙着签约后续的工作,无暇请他们再吃个晚饭,众人出了铭天,突然楞了一下,眼前突然冒出了一堆人,镜头霍霍地围了上来。

    “请问你是金迪集团的彭总吧?”

    “请问你是开拓者的叶总吧?”

    两个记者不约而同的发问,包抄了几人的后路,刹那间灯光闪耀,‘噼啪咔嚓’的响个不停。

    众人都是一愣。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效果,也不知道这些人要采访什么。

    彭建兵,云雅琪对于这种场合虽然有些错愕,却还是见怪不怪。只是不知道这帮人采访失败者干什么,叶枫却是想向后退,嘟囔着,“要不要人活呀。”

    “叶总,没事。”彭建兵一把抓住了叶枫的胳膊,“叶总,这就是你的不是,你刚才还说了,要勇于面对失败,这下怎么能退却呢?”

    沈阳却是急的不行,刚才争光争地颜面无光,这下有出镜的机会,却被叶枫退了一步挡住了镜头,想翘起脚,却只能露个额头,心中不由产生怨念,原来这个叶总丢脸的事情都让手下去做,这种露脸的事情,却是全部他去出头!

    ‘咔嚓’又是一声响,彭建兵拉住叶枫胳膊的场景已经被记录下来,有如案底,贾大空愣是杀出一条血路,钻了出来,“叶总,你让我好找。”

    叶总有些愕然的表情,“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不能说,不能说。”贾大空连连摇头,“我说了不能说的,叶总,难道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你还要遮遮掩掩?”

    叶枫心中暗道,你就是不说,我也知道是哪个在八卦,王军臣八杠子打不出个屁来,那个董倩倩和张小娟和鹦鹉一样,一天不说话会的,我知道你会来,也知道你肯定会知道消息,却没有想到你来的这么巧。

    “叶总,请问你对这次失败有什么感想?”旁边一个记者好像嘴里含着块冰,散发着冷气。

    叶枫看了那个记者一眼,早就看到是林黛,头痛她的阴魂不散,本来以为她吃了几次,知难而退地,没有想到这人冤鬼缠身一样,总是不经意的出现,看来她晃不抓住自己地把柄,不会轻易放手的。“很抱歉,因为私人的关系,我只能接受贾记者的采访。”

    他话音一落,周围静寂了下来,贾大空觉得叶枫真够朋友,没有话说,林黛一脸地冷笑。

    彭建兵云雅琪都已经准备好腹稿,没有想到人家记者竟然只盯着一个叶枫,不由有引起错愕,现在世道变了,怎么好像一个金迪集团竟然比不上一个小小的开拓者?

    望着彭建兵还在握着叶枫的那只手,贾大空提出了第一个问题,“请问叶总,这位是金迪集团的副总彭建兵吧?”

    彭建兵有些好笑,心道你不问本人问别人,你这个记者可是真的有趣,叶枫望了彭建兵一眼,“不错,这是彭总,我们是,是......”

    “是朋友!”彭建兵已经抢着回答了一句。

    “哦,”贾大空善于挖掘题材,“这是不是说明,金迪集团已经有和开拓者开始合作地意向呢?”

    “这个嘛”彭建兵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目前我只能说,一切皆有可能。”

    贾大空满意的点点头,觉得这个回答已经够他发挥个几万字,一个记者不识趣地问道,“叶先生,听说你这次竞标失败了?这是不是说明贵公司实力不济呢?”

    叶枫脸色一板,铁闸一样,“对不起,刚才我说的很清楚,我只接受贾压民者的发问。”

    那个记者自讨没趣,嘟囔了一句,别的记者听了,看起来要拿照相机,摄像机的砸他,“叶总都说了,你就不要废话,贾记者,你问呀。”

    贾大空的自尊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觉得的叶枫这个人,到底是个贵族,你看看人的做事,那是相当的给面子”

    “叶总,我知道这个时候你心情肯定不好,”贾大空脸上竭力和叶枫竞争着悲痛,荣辱与共的表情,“可是一次失败,不等于永远的失败,我想问一下,这次失败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失败的主要原因,我不方便直说,”叶枫对着明晃晃的镜头,尽量的把沈阳挡在身后,“开拓者的员工,包括我,都已经尽力了,可是你们要知道,金迪集团,也就是彭总他们,也是失败落选,这说明其中已经没有什么实力的因素,金迪集团,是个大公司,这个都是众所周知,彭总,是我的朋友,他也很气愤,我呢,我觉得,也很气愤。”

    他说了一圈,众人都是找不到北,彭建兵觉得叶枫这个人说的很给面子,为金迪集团宣传了一下,可是好像又有些不对,云雅琪总算听出点门道,心想叶枫这个人说话技巧可以开个演讲和口才的培训班,大家都是失败,可是失败的原因大不相同,你们开拓者是实务真的不行,我们可是被恶性压价的后果,但是经过你这么一说,好像你们开拓者也是赫赫有名的,可以和金迪集团并肩站立一样。

    虽然知道叶枫动着心思,云雅琪却没有什么反感,毕竟朋友这话,是彭总说的,拉着人家出来,也是彭总做的,人家为公司宣传一下,还是情有可原的。

    “叶总这么说,是不是这次竞标有什么内幕?”贾大空天生就是狗他仔队的材料。

    “这个嘛,我也不方便直说。”叶枫摊摊手,“可是我觉得做生意,竞标,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公平竞争,不然一切都是失去的意义,老彭,是不是?”

    “啊?”彭建兵一直陪在太子读书,却没有什么不耐烦,他甚至有些喜欢这个年轻人,听到他称呼自己老彭,有引起啼笑皆非,又有些亲近感觉,“小叶说的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

    “这次竞标失败,我不方便说什么,我和彭总都不是诋毁别人,暗中说别人坏话的人,”叶枫一脸的无奈,“可是作为恶性压价的受害者,我只能希望,这种事情,以后不要再发生。”

    叶枫问心无愧,他有确没有暗中说别人的坏话,他是不面说的。

    只是他一番含糊其辞,深有苦衷的说法,让贾大空连连点头,“叶总,我知道你是好人,绝对够交情,为光明磊落的,对于这次竞标遗憾,我也深表遗憾,不知道叶总这次想对镜头前的观众说些什么呢?”

    “我只是想说,要有信心,就会有希望,”叶枫一本正经,“尤其是那些身处逆境中的人们,坚持下去,你会到自己想要的,对不想,贾记乾,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这次的访问到此为目,你说怎么样?”

    贾大空连连点头:“知道叶总你忙,好的,有机会我再访问。”

    林黛突然问道:“叶总,听说你这次得到了张发财的帮助,才能竞标,不知道这次失败,会不会让张发财很失望?我知道,张发财被人称作最精明的商人,他这次是不是失算?”

    “无可奉告。”叶枫脸色一板,拂袖离去,留下了彭建兵和云雅琪的一你讶然,张发财,叶枫认识张发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