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七十四节 开标
    江湖谣传 第七十四节开标

    叶枫内心应该有愧,因为觉得有些辜负了眼前这两位的信任。

    可是他内心又实在没有愧疚,别人不来暗算他,当然也不会中了他的暗算。

    这个道理说穿了很简单,我在家里放个老鼠夹,老鼠偷东西,自己踩了下来,你总不能说我在暗算老鼠吧?

    “沈总,就知道吃。”叶枫看起来有些不满。

    “叶总,你不是一直叫我们以德服人吗?”沈阳站了起来,有些苦笑,不忘记拍叶枫一记无敌马屁掌,“刚才的事情,我是气愤,可是再气愤,你说过,也绝对不能动手的,你受些委屈算得了什么,只要不给董总难看,就算天大的委屈,我们都要,都要忍,要忍!”

    叶枫觉得在自己的潜移默化下,沈阳这小子越来越聪明了,自己不记得什么时候说过这些,只是沈阳真的说出了自己的心声,现在就算自己说出来,大义凛然地样子恐怕也是不过如此。

    “你莫要装的这么可怜兮兮,”董总淡淡道:“你就算忍的变成忍者神龟,不中标的还是不中标。”

    沈阳愣住了,众人却是一阵笑。

    “他们走了,还不过来和彭总。云小姐打个招呼,董总你当然认识,我送过他茶叶呢,可是彭总和云小姐我还没有送过茶叶,都说点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可是现在不一样,有的人,你就算再给他好处,也是白狼一个,反倒是彭总仗义,没有好处也会出手,这种人实在越来越少,。”叶枫有引起感慨的样子,指桑骂槐地含沙射影。

    董总一怔,“叶枫,你说什么?”对于戈民辉的失态。这里也就是他还清楚一些,他知道戈民辉的发怒有些原因,戈民辉为人出身虽然不错,可是显然没有经历什么挫折,上次喝茶就有些发飙的迹象。这下失态倒可能是日积月累的效应,只不过二人为什么争斗,他却是一无所知。

    不过董耀终于有些懊悔,刚才应该出头帮助戈民辉,打叶枫一茶杯才过瘾,自己只以为他是朋友情深,却没有想到他却是小人得志。一盒几百块茶叶的友情,一直挂在嘴边。

    “我没说什么呀。”叶枫有些不解“我只是说,刚才要不是彭总两人为我出头,说不定我这个以德服人的老总已经躺到医院,沈总,我告诉你,这样地才是朋友。”看了董耀铁青的脸一眼,叶枫嘴角一丝笑意,“以后金迪若是有什么和我们开拓者竞争的地方,我们能不竞争,当然还是不竞争的好,朋友之间,需要的理解和支持,而不是无动于衷。”

    董耀脸色发青,气的吐血,想向戈民辉唱一曲,你的心事我最懂“叶枫,你什么意思在”

    “哦,我什么意思?”叶枫有些诧然,“董总,你说我什么意思,难道我感谢彭总都不行?”

    彭建兵也是觉得奇怪,觉得一向老狐狸的董耀怎么看起来和戈民辉一个架势,难道发飙是一种传染病,?云雅琪只是笑“就算是朋友,该竞争也是要竞争的,只是我希望,叶总能一结跟我们竞争地本钱才好,不然我们总是唱独角戏,不免太过地我趣。”

    她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已经把话题岔了开,却也多少看到叶枫好像在高高董耀,内心觉得这个叶枫实尖是牛人一个,投标的,还是对甲方冷嘲热讽的,难道是觉得自己中标无望,这才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怼?

    “云小姐目前说唱独角戏未免过早了一些,”叶枫淡淡地笑“没有开标的时候,金迪不见得是胜利者,难道彭总认为,能够稳当取胜,只是因为和董总关系?”

    虽然不知道董耀和彭建兵什么关系,叶枫却知道他们肯定有瓜葛,所以知道扯上关系绝对不错,沈阳听了却是大为摇头,暗想许总多半上午受到打击过大,刺激过度,可能本来雄心勃勃的来竞标,发现别的公司的产品和技术,有些心理落差,不然也不会四处挑战,刚才气走了戈民辉,现在对董总冷嘲热讽,眼下倒好,矛头指向了金迪集团,他这样四面为敌,看来终于知道前景不容乐观,撕破脸皮也是在所不惜。

    彭建兵一愣,看了眼董耀,反倒大笑了起来,“你说我竞标是靠老董的关系?”

    “难道不是?其实彭总,你我都知道,”叶枫叹息一声,让沈阳起了一身冷疙瘩,“业务就是做关系,关系好,业务就好。”

    “叶总,你这样房间地激怒我,不知道到底想要做什么,?”彭建兵本来看起来愤怒不已民,转瞬间就已经平静了下来。

    叶枫心中一动,知道彭建兵老谋深算,不容易被激怒,看到云雅琪只是微笑,更知道两人远非戈民辉可比,“我激怒你?我激怒你有什么好处?”叶枫笑了起来,“我只希望这场竞标能够在公平公正公开的情形下进行,如果那样的话,我觉得金迪不见得是最后的胜利者。”

    “这么说叶枫先生对自己的公司很有信心?”云雅琪有些好奇,本来以为叶枫是个人物,却没想到,他实在自高自大地可以。

    “这个嘛,不好说。”叶枫有些高深莫测,看起来就差穿个产道袍,拿个挑木剑,“最少我知道,我们价格还是占优势的。”

    “价格虽然是竞标的主要参考,。但不见得是决定性的,中标的其余因素很多,当然,不是你说的那种因素,”云雅琪笑道:“叶总这么说,倒是让人觉得有些外行地。”

    “是吗?”叶枫笑了笑,“我是外行不外行的,自己真不清楚,不过若是内行的金迪赢了,那不是更大的笑话?”

    云雅琪一怔,觉得这叶枫说话怎么喜欢到处刺春,“如果这次金迪赢不了,以后金迪见到开拓者,也就可以像刚才叶总说的那样,退避三舍的。”

    “哦?”叶枫只是笑笑,不再挑衅。

    “老董。这次竞标一定要公平,”彭建兵走到董耀身边,用力拍他地肩头,“我要让某些人输的心服口服。、”

    董耀叹口乞道:“现在我能不公平,我只怕稍微偏袒一些,某些人恐怕就会拎着两斤茶叶告上去的。”

    叶枫只是笑。胜券在握的样子。

    云雅琪望着叶枫,多少有些好奇,觉得这个人要不就是精神病,要不是神经病,只是怎么看,他都是很正常的栗子同,还没的就是,笑起来,有那么一点点有是帅。

    几人稍微休息一下。直接参与下午一点的开标,按照董耀的说话,如果差距太大,那就会当场宣布中标人选,当然如果差距不大,结果还要商讨一下,到下周一公布,董耀说到这里地时候难免又刺了叶枫一句,有些有可以不用参加的。

    云雅琪看着两人的关系,好像比较微妙,并非赌气,倒是多少放下心事。

    开标过程除了叶枫,都算是轻车熟路,首先是要按顺序开启投标文件,然后由唱标人公布各投标单位的报价,计标评标。

    第一个被启封的标书地是金迪集团,叶枫坐的离戈民辉远远地,这才安心的闭目养神,云雅琪对这个男人多少产生了好奇,不知道他量为投标的,还是来睡觉的,按照中午的说法,叶枫应该更关心金迪集团地报价才对。

    金迪集团的标底一公布,会议室内产生了一丝轻微地骚动,三千二百五十万!

    方竹筠感觉到一股热血冲上了头顶,霍然扭头望向戈民辉。

    戈民辉对于这样的结果有些许的不安,金迪集团这次报价竟然和方竹筠预期的相差不过几十万!

    这么说,如查按照方和竹筠的报价,开荒者极有可能中标,眼下当然也可以,但是......

    方竹筠从正确的角度,思考了正确的问题,可是却被戈民辉一手否决。

    深深的感觉到内心的失落,方竹筠长出了一口气,本想质疑戈总的间谍到底是如何打探来的情报,只是看到他的脸色似乎比自己还要难看,终于忍住了疑问,只是头一回的感觉到,戈总不见得是那么英明,虽然最初他的一番前景展望,鼓舞激励犹如在耳。

    第二个被启封的标书是开荒者的,戈民辉望着那标书,脸色有引起苍白,进行签字确认的手也有些发抖,他实在不想签字,可是他不能不签字,因为他已经准备不出另外的一份标书。

    一千九百一十万,当喝标人公布开荒者的投标报价时,会议室突然变得很静,静的掉一根针掉下来像都能听到,转瞬间一片哗然,董耀手中的杯子差点掉了下去,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还是唱标的说错了,等到唱标人再次确认的时候,彭建兵和云雅琪也是掩饰不住自己的惊诧和疑惑。

    叶枫嘴角一丝微笑,已经站了起来,向会议会外走了去。

    “叶总,你等等。”云雅琪出声拦住了叶枫,“贵公司还不有开标,你这么着急退场干什么,莫非是知道夺标无望?”

    “不错,”叶枫叹口气,摊摊手,只是眼中流露出淡淡的笑意“这次我输了,而且输的心服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